邪见心所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转至:导航搜索

邪见心所巴利语diṭṭhi)此见是指错见。其特相是不明智(错误)地分析事物;作用是错误地认为(行法是常、乐、我、净);现起是错误的理解或相信;近因是不愿见圣者(ariya)等等。[1]


经律语源

律藏

经藏

《中部经典三·第八四·马度拉经》[2]

“尊者迦旃延!实则如是,此等四姓为平等。就此等我不认有何等之差别。”“大王!依此理由,可知:婆罗门始为最高之种姓。其他之种族为卑劣……乃至……‘梵天之嗣子。’此不过为世间之巷说。大王!卿对其作如何思耶?兹有刹帝利,行杀生、行不与取、于爱欲行邪行、行妄语、行两舌、行粗恶语、行戏语、有贪欲、有嗔恚心、有邪见、其身坏命终,生于恶生、恶趣、堕处、地狱耶?或不然耶?就此汝作如何思量耶?”

“尊者迦旃延!刹帝利行杀生,行不与取、于爱欲行邪行、行妄语、行两舌、行粗恶语、行戏语、有贪欲、有嗔恚心、有邪见,其身坏命终之后,生于恶生、恶趣、堕处、地狱。我如是思之,又,此为我闻自阿拉汉者。”

《长部经典三·三三·合诵经》:

八法者何耶?一、八邪:邪见、邪思、邪语、邪业、邪命、邪精进、邪念、邪定也。

《长部经典三·三四·十上经》:

四 云何八法是应断?[谓:]八邪。即:邪见,邪思,邪语,邪业,邪命,邪精进,邪念,邪定也。此等八法是应断。

《中部经典一·三六·萨咤咔大经》:

如是予心等持、清净、皎洁、无秽、无垢、柔软、堪任而得确立不动、吾引心向有情生死智。彼予清净而以超人之天眼见有情之生死,知卑贱、高贵、美丽、丑陋、幸福、不幸福者,各随其业:‘实此等之有情身为恶行、口为恶行、意为恶业,诽谤圣者,抱著邪见、持邪见业。彼等身坏命终生于恶生、恶趣、堕处、地狱。又实此等有情以身为善行、口为善行、意为善行、不诽谤圣者,抱著正见,持正见业。彼等身坏命终而生善趣、天界。’


论藏出处

法集论·心生起品·第二·不善心》:

三六五 云何为不善法耶?即喜俱行、成见相应而以色为所缘,以声为所缘,以香、(味)、触、法为所缘,依彼彼令不善心生起时,其时有触、受、想、思、心、寻、伺、喜、乐、心一境性,进根、定根意根、喜根、命根、邪见、邪思惟、邪策励、邪定、进力、定力、无惭力、无愧力、贪、痴、贪欲、邪见、无惭、无愧及止、观、勤励、不散乱,其时更有他缘已生无色之诸法-----是等为不善法。
三八一 云何其时有邪见?其时有所有之见、成见、见稠林、见旷野、见诤、见恼、见结、取、执取、现贪、取见、恶道、邪路、邪性、外道处、颠倒执-----是为【其时有邪见】。


注释书解说

清净道论·第十四·说蕴品》:

(2)(与诸不善心相应的行)在不善的诸行之中,先说与贪根中第一不善心相应的十七行,即决定依自身生起的十三,不论何法的四种。此中:1.触、……13.邪见,此等是决定依自身生起的十三种。……(13)依此而(相应法)邪见故,或自己邪见故,或只是邪见故为邪见。它有不如理的见解的特相;有执着的作用;以邪的见解为现状;以不欲见诸圣者等为近因。当知邪见是最上的罪恶。


《清净道论·第二十二·说智见清净品》:

(3)(断那应断的诸法)‘断那应断的诸法’,是说在此等四(道)智中,当知以什么智而断什么应断的诸法。即此等(四道智)如理

的断那称为结、烦恼、邪性、世间法、悭、颠倒、系、不应行、漏、暴流、轭、盖、执取、取、随眠、垢、不善业道、(不善)心生起的诸法。

  此中:…… ‘邪性’一因为是于邪而起之故,即邪见、邪思惟、邪语、邪业、邪命、邪精进、邪念、邪定等的八法,或加邪解脱及邪智为十法。……

……‘’--因为依所缘至于种姓智及依处所至于有顶(非想非非想处)而漏落故,或依常流之义,如水缸之漏水,因不防护(眼等之)门而漏故,或者是轮回之苦的漏,故与欲贪、有贪、邪见、无明的语义是相同的。……

……‘执取’--因为这是从超出了自性以及执着其他的不实的自性之相而起,故与邪见之语同义。……

……在‘邪性’中:邪见妄语邪业、邪命是初智所断。邪思惟、两舌、恶口是第三智所断。当知这里是说为语。绮语、邪精进、(邪)念、(邪)定、(邪)解脱、(邪)智是第四智所断。


《清净道论·第十七·说慧地品》:

(8)(爱缘取)关于‘爱缘取’一句:……取的辨别如下:“四种取”,即欲取、见取、戒禁取、我语取。

((Ⅱ)以法的广略)其次依法的广略,……十事邪见为见取,即所谓:“此中见取如何?一、无布施,二、无供养,三、无祭祀,四、无善行恶行诸业的果报,五、无此世,六、无他世,七、无母,八、无父,九、无化生有情,十、于世间中无有依正直行道而于此世他世自证及(为世人)说法(的沙门、婆罗门),这样的见……乃至颠倒执着,名为见取”。……


现代解释

玛欣德尊者《阿毗达摩讲要》

  • 邪见的特点是错误地分析事物;作用是错误地推断或执着为“永恒”、为“乐”、为“我”或者为“净”;表现为错误的见解或者错误的信仰;近因是不愿意去见圣者,不愿意亲近圣者。
如果是指邪恶的见解,在巴利语里往往叫做恶见pāpa-diṭṭhi,恶见是一种很错误,错误到很大程度的邪见,才叫恶见,但一般错误的见解都通称邪见。
  • 邪见有很多种,佛陀用林、用网来比喻它们。在《长部》第一部经《梵网经》里,佛陀就列出了一共有六十二种邪见,包括常见、断见等种种的见地,所以佛陀也把这一部经叫作梵网,见网、意网或者法网。
  • 一、有身见sakkāya-diṭṭhi,是指执着有我的邪见。kāya是“身”,加sa就是“有”,加diṭṭhi是“见”。古代也音译为萨伽耶见,或者称为身见,或者简称邪见。有身见可以分为三种:
(1)“执取五蕴为我”的邪见。即使是一个没有宗教信仰的人,都会认定这个身心是我。例如,这个是我的身体、这是我的头、我的手、我的脚、我的眼睛、我的心;这个是我的爸爸、我的妈妈、我的儿女、我的妻子、我的丈夫等等,已经认定的,这些称为我见。如果已经变成一种执着,又称为我执,这是一般普通的人都拥有的邪见,即使连动物也会认为这是我的身体等等。
(1)“身体是我。”一旦我没有了,所有的心识也没有。因为佛陀要破除这种邪见,所以佛陀就教导,应该如实地以正慧观照“色是无我”的。
(2)“受是我。”例如,有些沙门、婆罗门拥有很高的定力,在禅定当中,体验到很清净、微妙、殊胜的快乐,他们认为这个才是究竟的我、殊胜的我。佛陀为了破除这种邪见,他也教导,应该观“受为无我”。
(3)“我能够记忆,我能够想起这个、想起那个。”因为有心想,所以他们认为有心想的是我。佛陀为了破除这种邪见,所以教导“想无我”。
(4)“能够造作的是我,我能够造这个、造那个,我能够造业,造善业、造不善业,而我又能够体验到所造的善业或不善业的结果。”所以执着于能够造作、行作的“我”这种邪见。佛陀为了破除这种邪见,因此教导了观“诸行无我”。
(5)“有个永恒的灵魂,有个心识为主体”。佛陀为了破除这种邪见,所以也教导“识无我”。
(2)“认为心识为我”的,这里的心识是特指认为有所谓的灵魂。这种邪见认为有个灵魂存在或者认为心识是轮回的主体,这种邪见在婆罗门教(后来发展成印度教)表现得特别明显,在一般的宗教里,只要认为有灵魂,还是属于这一类的邪见。这种邪见认为人可以分为身体和灵魂,或者身与心,在经典里面也叫做命和身这两种。他们认为心和身是可以分开的,心是主人,身体是客人,就好像一个人可以不断地换衣服,衣服破了就再换新衣服,或者一个人可以不断地换房子,如果房子住坏了、旧了,再搬新房子。这种邪见认为灵魂是不变的,但是身体可以不断地变换,就好像换衣服、住房子一样。
这一类的邪见,他们认为心识是永恒的。因为它可以记忆。在《梵网经》里特别讲到了,由于这一类的沙门、婆罗门拥有神通。通过神通观照很久远的过去世,发现到一直以来我都是在轮回,而身体不断地生了又死,生了又死,世界成了又坏,成了又坏。于是他认为:“这一连串一直都存在的称为‘我’,称为‘心’,称为‘灵魂’。而作为物质的身体却不断地生了又死,生了又死。”所以他们认为:“‘心’是轮回的主体。”
(3)另外一种邪见认为离蕴有“我”。这离蕴“我”指本体、本体我,又可称为至上我、究竟我,就像婆罗门教和印度教认为有所谓的宇宙本体一样,他们认为一切都是由梵天所造,梵天是世界的根本、根源。梵天是无形无相、无所不在的,因为有了梵,才有了这个世间,世间的一切都是由梵显现。从究竟的角度上来说,梵是终极我、本体我、是至上我,而轮回的灵魂是小我,因此执取有所谓宇宙本体或者有真我、有大我,这也是一种邪见。[3]
在这种种印度教的流派当中,发挥本体我(梵我)和个体我达到最高境界的就是吠檀多派Vedanta(吠檀多)。Veda是吠陀,anta是终极。意思就是他们认为:他们把《吠陀》的经典发挥到最高的阶段,已经是终极了。吠檀多派的不二学说认定了有一个我在,无论是个体的我,称为灵魂也好,称为命我也好,或者他们说的离蕴的一个本体的我,他们认为这个是属于究竟的,而个体的灵魂、个我或者称为命我,最终还是要回归到究竟我,但他们在究竟意义上是没有区别的。这种执着于“本体我”,还是属于“我见”、属于邪见。
  • 在这三种有“我”的见、“有身见”里面:第一种:执取“五蕴我”的,是一般普通的人。普通的凡夫都会执取的“我”,这是一般所称的邪见;第二种执取灵魂和心识的“我”,是一般的宗教认定有个灵魂、有个心识,这样的一种邪见;第三种执取“本体的我”,或者世界本体、“究竟我”这种是属于高等的高级的宗教所执取的邪见。
  • 二、常见,可以分为几种:
(1)宿命论,认为我们的命运是由上天主宰的,认为人的吉凶祸福都是上天注定的,比如认为:“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这种称为命定论。
(2)神创说,这种邪见认为有所谓的神、主、上帝创造了世界和人。这个世界和人是上帝所安排的,因此我们应该要称颂神,应该要相信神、要敬奉神。
(3)灵魂说,这种邪见认为灵魂是生死的主体,就是我们刚才讲到的“有身见”里面的第二种,认为“识是我”的见。也就是说,他们认为这个身体、色身会不断地生而又死,但是作为心、作为灵魂,它是恒常不变的。
(1)无因见。认为苦乐是没有因的。虽然有人享福有人受苦,有人的福报很好,有人的福报不好,但这些都是没有原因的,这些都是偶然的。这些人并不认为一切都是有原因的,它们都是偶然的。你偶然得到生命,偶然享福,这世界存在也是偶然的,一切都是偶然存在的,它们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纯粹只是物质上的一些机械的因果关系。或者有些人不承认有过去世,他只认为有今生,没有过去世的因,人突然就有了生命,这也是一种邪见。
(2)无作用见。认为所造作的善或恶是没有结果的,现在即使布施、持戒、禅修、行善,不会有什么好的果报;即使杀人、放火、偷盗、奸淫,没有什么不好的恶报;无论人造好或不好,都不会带来果报,没有果报。这些人不相信因果,不相信行为和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这种称为无作用论,就是行为没有结果的这种邪见。
(3)虚无论。认为人死了归灭,一了百了,什么都没有了,人死如灯灭,人死了只是变成一堆尘土,哪里还有未来世呢?哪里还会投胎呢?他们拨无因果,否定因果法则,否定三世轮回。这种断灭见,现在在很多国家都很流行,无论是西方也好,其它很多国家都很流行。由于他们否定了业果法则,所以他们认为行为和结果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
  • 四、因果方面的错见,这一类的因果错见和断灭见有某种的类似,而又有一种是和常见有某一种的类似。
(1)无因无果的这一类邪见,又称为虚无见。就是认为人所造的任何善恶都不会带来果报,没有所谓的善恶行为,也没有果报,这称为无因无果见。
(2)有因无果见,这一类人也承认人会造善、造恶,但是他不相信善恶会带来果报,也就是相当于无作用见。
(3)无因有果见,无因有果见就是这类人也承认人有吉、凶、富、贵、寿、夭、健康、多病、智慧、愚痴、美丽、丑陋等,但是他们认为这些都是没有原因的,这类邪见相当于无因见。
(4)邪因邪果,其实就是错因错果的意思。这类邪见主要是把本来不是因果关系的,硬要把它解释成因果关系,也就是乱套因果。
  • 五、有关修行方面的邪见,即戒禁取见。也就是执取遵守某一类的行为、某一类的仪式能够导致升天、能够导向清静、能够导向解脱的这一种方法。认为修某一类的方法能够导向解脱,这一类的邪见,称为戒禁取见。戒禁取见又可以分为若干种:
(1)苦行,苦行的特点就是自我摧残、自己折磨自己。
(2)执取仪式,例如:祭祀、祈祷,经咒等等。就好像婆罗门教,婆罗门教非常注重祭祀。因为在婆罗门教的三大纲领里面就讲到了:第一婆罗门至上,第二吠陀天启,第三祭祀万能。他们认为任何的东西都可以透过祭祀来达成,来完成。所以作为一个婆罗门,他们应该要读诵吠陀。吠陀经典很多就是讲到如何执行祭祀的,他们认为透过这些祭祀可以达到升天,可以达到解脱。
(3)修定解脱论。也就是有一类的外道认为禅定即是最终的解脱,即是最上的涅槃。佛陀在世的时候,有一部分的婆罗门和一部分的苦行僧,他们拥有很强的定力,他们在入定的时候体验到非常微妙殊胜的快乐,然后他们认为那个就是定境,那个就是最上的解脱。
  • 如果要完全地断除邪见,惟有一个人证得了初果。因为一个初果圣者在修名色识别智的时候,他已经透彻地看到了究竟名法和色法,不会认为五蕴有个实在的我,他已经能够见到过去世跟今世的因果关系,见到今世与未来世的关系,不会怀疑因果。而且他确实透过修习戒定慧的道路而证得了圣道、圣果,他不会相信苦行、祭祀等等能够导向解脱。由于他通过实践而证明了、断除了疑,断除了邪见,那么我们可以说初果圣者断除了三种最粗的(最粗糙的)烦恼,即:第一有身见,第二戒禁取见,第三是。因此要断除所有这些邪见,惟有在初果的时候才能够连根的拔除。


邪见和无明之间的分别

  • 无明和邪见虽然很相像,但它们(1)在程度方面不同,它们的区别是:如果只是认为对象是“永恒的”、是“乐的”、是“我的”、是“净的”,这称为无明;如果是进一步相信、坚信它,认定对象就是“常的”、“乐的”、“我的”、“净的”,认为世间法有“常、乐、我、净”,这种坚信、相信是邪见。
  • (2)在不同的出世间道当中被断除:一切的凡夫都有邪见,也都有无明,一切的圣者都没有邪见,但惟有漏尽者(阿拉汉圣者)才没有无明。
  • (3)它们对于众生在轮回当中的作用也不同,只要一个有情、一个众生还拥有邪见,他必定有可能堕落到四恶道;而如果一个众生只要还有无明、还没有断除无明,那他必定还会轮回。因为一切圣者已经断除了邪见,所以圣者不可能再堕落恶趣,叫做avinipāta-dhamma,就是不堕法。一个圣者因为已经断除了邪见,所以他不可能再堕落恶趣,有时候也把初果和初果以上的圣者叫作具见者,就是拥有正见的人。
但是初果圣者、二果圣者、三果圣者都还没有断除无明,所以他们还要轮回。即使是一位三果(不来圣者),己经没有任何的欲贪和嗔恚了,也就是说,他对一切的欲乐已经不会再有贪着、贪染,对男女的、饮食的、睡眠的这些欲乐,他都不会有贪着,而且他也不会有任何的嗔恚,乃至一丝的忧伤也不会,但是由于他还有无明,所以还是要轮回,他死了之后还是会投生到色界或者无色界梵天去。惟有一位漏尽者(阿拉汉圣者),由于他断除了无明,所以不会再轮回。
因此,邪见是使有情堕落恶趣、堕落四恶道的根本、元凶;而无明是使有情轮回的元凶、根本,这是它们的区别。

参见条目

注释与引用

  1. 《阿毗达摩概要精解》
  2. 元亨寺汉译《南传佛教经藏》
  3. 玛欣德尊者《阿毗达摩讲要》:婆罗门教认为,这个世间的根本、起源是梵。梵叫做BrahmāBrahmān或者也称为真我(Atman阿特曼,阿旦摩),又称为大我,众生的灵魂称为小我。后来印度婆罗门教发展成为印度教。印度教到了中世纪又发展成六大派,六大派分别是胜论派、数论派、瑜珈派、正理派、弥曼沙派、吠檀多派。所有这些派别,称为正统的印度的宗教。而佛教、耆那教这些沙门思潮,印度教把他们称为非正统的宗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