跏趺坐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伦敦博物馆的泰国十八世纪佛像,双盘。
斯里兰卡佛像,单盘。

跏趺坐(巴利语:Pallaṅka):“结跏趺坐”者,是足盘跏趺而坐之事。[1]

姿势概要

那烂陀长老:东方人通常结跏趺坐,身体挺直,把右脚放在左腿上,左脚放在右腿上。这是圆满坐。如果这样很困难的话,肯定许多人都会这样认为,则可以采纳单盘方式,即简单地把右脚放在左腿上,或左脚放在右腿上。当以此三角形态的姿势坐好后,整个身体就得到了良好的平衡。右手应该放在左手之上,脖子伸直,鼻子和肚脐在同一条垂直线上,舌头应贴在上颚。有些人喜欢闭上眼睛,不见所有不必要的灯光和外界景物。闭上眼睛虽然有一些好处,但是,这并不值得推荐。佛陀禅坐时,一般微闭双眼,观看鼻端,把视线收在二四英尺远之处。[2]

叶均:“结跏趺坐”,就是平常说的盘腿而坐。有双盘腿和单盘腿两种。双盘腿是先把左脚压在右腿上,再把右脚压在左腿上,两脚足心向上。单盘腿是先屈右脚放在座位上,足心向上,再把左脚压在右腿上,坐好以后,把两手重叠放在盘腿上面,手心向上,左手掌在下,右手掌在上。[3]

玛欣德尊者:对于坐姿,建议大家用双盘。如果双跏趺坐不行的话不要硬撑,单盘也可以。[4]

律藏

律藏.小品.比库尼篇章》:

诸比库尼结跏趺坐而受足跟接触。诸比库以此事告知世尊,世尊说:“诸比库比库尼不得结跏趺坐,坐者堕恶作。”

当时,有一病比库尼,她不结跏趺坐不得安稳。诸比库以此事告知世尊,世尊说:“诸比库!允许比库尼半跏趺坐。”

经藏

长部.大念处经》:

诸比库!于此,比库往森林,往树下,往空闲处而结跏趺坐身正直,思念现前。彼正念而入息,正念而出息,或长入息,而知:‘我在长入息,’又长出息者,知:‘我在长出息。’又短入息,知:‘我在短入息,’又短出息者,知:‘我在短出息。’修习:‘我觉知全身而入息,’修习:‘我觉知全身而出息。’修习:‘我止身行而入息,’修习:‘我止身行而出息。’。

长部.昙花经》:

若苦行者,有如是四种禁律仪,彼之苦行,于此中有成就者,彼得增益而无退转。彼好远离、独坐,愿乐园林、树下、山腹、岩窟、洞穴、祠堂、林间、空处、穰积之处;彼食后,持钵而归,结跏趺坐,持身正直,专注住于正念;彼于世间断贪欲、住离贪心、净化贪心;断嗔恚、不住嗔恚心、利益及哀愍一切之生类有情、净化嗔恚心;断睡眠、离睡眠而住、自觉明慧之心、净化睡眠之心;断悼悔、住不悼悔、内心平静、净化悼悔之心;断疑念、住无疑心,于善法去疑念、拂除疑念、净化心。

中部.九十一.梵摩经》:

彼入僧园,坐于所设之座。坐已,拭足。彼尊者果德玛不专念于足之庄饰。彼拭足已,结跏趺坐。身端正,面前起念。彼不思自害、不思害他、不思自他两害。彼尊者果德玛,常以自利、利他、自他两利、利一切世界之念心而坐。

增支部.经典四.六集.第三.无上品》:

贤者!修意比库夜明之时,结跏趺坐,端身直置,对面令念住之时,彼之身者盈于精气,彼者思惟是诸佛教之安乐。

增支部.经典一.三集.第二.大品》:

我将彼处所有之草或叶集于一处而住,结跏趺坐,端身于定,面对起念。我即如是知:我是断贪者、截根者,如切除多罗树之顶,不复生,未来亦不可能生。我是断嗔者,截根者,如切除多罗树之顶,不复生,未来亦不可能生,我是断痴者,截根者,如切除多罗树之顶,不复生,未来亦不可能生。

注释与引用

  1. 小部.经典十八.大品.第三.入出息论》
  2. 《觉悟之路》第三十六章·涅槃之道——定 斯里兰卡那烂陀长老著 学愚 法师/译
  3. 叶均著《略谈南传佛教修定的方法》:“但有人腿子硬,不能结跏趺坐,也可用别的方法,如交腿而坐,或把两足放在地上端正而坐,把两手放在膝盖上,手背向上亦可。要以身体舒适为主。但身子不前倾,不后仰,要正直自然。此时,把左右肩稍微摇动几下,以通血脉,再把视线收到眼前最近之处,眼看自己的鼻端,不完全闭眼(因闭眼容易昏沉睡眠),然后放松全身。
  4. 《上座部佛教修学入门》:“有些人可能天生就不能够盘腿,那么散盘也可以。对于肥胖的人来说,即使是散盘也不行,那么他可以把一只脚放在前面,一只脚放在后面。总之,对于坐姿要注意两个要点:1、要坐得舒适。2、要持久。身体保持正直的最好方法是从鼻梁一直到肚脐处能够成一条垂直线。保持上身正直之后,你的手怎么放都可以,既可以叠掌,也可以垂在两脚前,或者放在膝盖上,只要觉得自然就行,不要造作。总之,头、颈、身、手、脚都要保持自然、舒适的状态。然后把眼睛闭上,不要睁着眼睛,也不要微微睁开眼睛,要闭着眼睛来禅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