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藏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论藏》(巴利语:Abhidhamma-Piṭaka),音译为“阿毗达摩”,是对世尊教法要义精确及系统的分类与诠释。

概述

阿毗(abhi)的意为上等的、殊胜的、卓越的。达摩(dhamma)的意思是法。法有很多种意思,有时候指一切,例如说一切诸法;有时候指有为法,例如说诸法由因生;有时指法所缘法界法处善法佛陀的教法等等。因此,法在不同的场合,表达的意思也不同。在这里,法的意思是指究竟真实的教法,特别是指佛陀所教导的教法。

论藏是解释或讨论“”()的,也可说是法的特别补编,将教理作有系统的说明,包括佛教伦理、心理、宇宙、知识,以及圣者证德等,作各种论说。但它的形式和义理,要具有学养的人才可了解。[1]

七部论

南传上座部佛教的《论藏》一共有七部,称为“上座部七论”或者“南传七论”,它们依次是:《法集论》、《分别论》、《界论》、《人施设论》、《论事》、《双论》和《发趣论》。

⑴.《法集论》,或称《法聚论》(Dhammasangaṇī)。dhamma是法,sangaṇī是聚集、集合在一起。

⑵.《分别论》(Vibhaṅga)。Vibhaṅga的意思是分别、分析。在这部论里,把等法义分为经分别(Suttanta-bhājaniya)、论分别(Abhidhamma- bhājaniya)和问分(Pañhapucchā)三种方式来讨论。经分别是把经藏的内容列出来讨论,然后又以论的方式进行分析,再用问答来反复抉择。

⑶.《界论》(Dhātukathā),以问答的方式编排,依蕴、处、界来讨论一切法。

⑷.《人施设论》(Puggalapaññatti)。puggala是人;paññatti是概念。这部论主要讨论不同种类的人。

⑸.《论事》(Kathāvatthu)。这一部《论事》是在第三次结集的时候由摩嘎离子帝思(Moggaliputta Tissa)所造的,目的是批驳当时流行于阿首咖王时期混入僧团的那些外道的邪见。

⑹.《双论》(Yamaka)。《双论》的目的是为了解除种种术语名相含糊不清的地方,再解释它正确的用法。因为这部论所提出的问题都是以一对一对的方式来讨论,比如说:“是否一切善法都具有善因?是否一切善因的都是属于善法?”以这种方式来提问,所以称为《双论》。

⑺.《发趣论》(Paṭṭhāna)。此论在《论藏》里是最重要的一部论。在传统上称它为《大论》(Mahāpakaraṇa)。此论跟前面的六部论稍微有点不同。前面的六部论侧重在分析诸法的名相,这一部论则用二十四缘的方法贯串一切诸法。缘的意思就是关系,把前面所讲的诸法都贯串在一起。如果把前面这几部论所讲的诸法比喻为珠宝,而这部《发趣论》就是用二十四缘这一条金线把全部珠宝串在一起,所以它的价值和意义就可贵在这里。上座部佛教的正统传承把这部论视为佛陀具有一切知智的证明。因为这部论非常复杂,必须先通透前面的那几部论,才有可能通达这部论。它属于组织法,把前面几部论里所讲到的诸法整理、统合起来。

论藏的来源

上座部佛教传承认为《论藏》是佛陀所说的。觉音论师曾经说:《阿毗达摩》并不是属于弟子的范围,而是属于佛陀的范围。在批注《法集论》的义注殊胜义注》(Atthasalini)里提到佛陀在证悟无上正自觉后的第四个星期,坐在菩提树附近的宝屋(Ratanaghara)省察「阿毗达摩」。这里所说的宝屋,并非由宝石所建造的房子,而是当年佛陀省察「阿毗达摩」的地方。世尊在这里从《法集论》开始省察、思惟「阿毗达摩」的内容。当他在省思前面六部论的时候,身体并没有发出光芒,但省思到第七部论《发趣论》的时候,他的身体发出了非常强烈的光芒,这些光芒一共有六种颜色,分别为蓝色、黄色、红色、白色、橙色,以及这六种颜色的混合色。因为这证明世尊当时在省思非常深奥的法,最能够体现佛陀所拥有的一切知智是在《发趣论》。我们现在有时看到佛像的背光所发的这些颜色光,呈现出蓝色、黄色、红色、白色、橙色跟这六种颜色的混合色,以及现在佛教所使用的六色教旗,就是根据这个典故而设计。

上座部佛教也认为“阿毗达摩”是佛陀教导的,佛陀并不是在人间直接向弟子教导,而是在三十三天界,向来自一万个轮围世界的诸天以及梵天人所开示的。并且佛陀把当天在天界讲的那些法要讲给拥有四无碍解智的上首弟子沙利子长老听。沙利子长老又把他从佛陀那里所学到的法要,再传授给他的五百位弟子,这样就形成了“阿毗达摩”的传承。[2] [3]

阿毗达摩教法

有三种“阿毗达摩”的教法:

  • 第一种是详尽法,这是佛陀教导诸天人的方法;
  • 第二种是简略法,是佛陀教导沙利子的方法;
  • 第三种是中等法,就是沙利子长老教导他弟子的方法。

我们现在看到的“阿毗达摩”,是沙利子长老对佛陀教导的诠释和发挥,我们既不能够把“阿毗达摩”直接说成是佛陀一字不漏的说,它毕竟还是沙利子尊者对佛陀所讲到的法要的解释。

现在我们所看到的《论藏》其实还是指中等法,佛陀在世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阿毗达摩”的论母,称为(Matika)。当我们阅读经典的时候,就会发现佛陀在世时,有几种人是专门背诵经典的。专门背诵《律藏》的,叫作vinayadhara,“律藏持者”;专门背诵经典的叫作suttadhara,如果专门背诵长部的,叫作“长部诵者”,专门背诵《中部》的叫作“中部诵者”,专门背诵《相应部》的叫“相应部诵者”,而专门背诵论母的称为“持母者” (Matikadhara) 。

佛陀在世的时候,“阿毗达摩”主要是以论母的方式流行。在第一次结集的时候,就把论母编在《小部》里面。在《律藏》里就提到了,第一次结集的时候,阿难尊者诵出了五部,其中的《小部》,就是除了四部之外,一切的佛语都编在《小部》。而在《心义灯》里更补充说,当时阿难尊者是在诵完了四部之后,再把论母诵出来,之后再诵出《小部》里的其他经典。在第三次结集的时候,就是阿首咖王时代,七部论已经定型了,然后再由马兴德阿拉汉传到了狮子岛,就是现在的斯里兰卡,就形成我们现在看到的《论藏》。

经之论母

合诵经》(Saṅgīti sutta)也译作《等诵经》是《经藏·长部》第33经[4]波婆城末罗族,建立新讲堂,佛陀令沙利子代为说法,即为本经,其阿毗达摩之色彩甚为浓厚。列出了一法二、二法三十三、三法六十、四法五十、五法二十六、六法二十二、七法十四、八法十一、九法六、十法六、之法数标准为十段二百三十法[5]

十上经》本母
应多所作 应当修 应遍知 应断 舍分 胜分 难解 应令生 应胜知 应作证
一法 于诸善法中不放逸 可意俱行之身念 有漏有取之触 有我之慢 非理作意 如理作意 无间心定 不动之智 一切有情是依食而住 不动心解脱
二法 正知 无明有爱 恶言恶友 善言善友 诸有情染因及缘
诸有情之清净因及缘
灭尽智无生智 有为界无为界 解脱
三法 善士交友
正法之听闻
法随法行
三定 三受 三爱 三不善根 三善根 三出离界 三智 三界 三明
四法 四轮 四念处 四食 四瀑流 四轭 四离轭 四定 四智 四圣谛 四沙门果
五法 五勤支 五正定支 五取蕴 五盖 五心芜 五根 五出离界 五正定智 五解胜处 五法蕴
六法 六和敬法 六随念处 内六处 六爱身 六不恭敬 六恭敬 六有胜分 六恒住 六无上支 六通
七法 七财 七觉支 七识住 七随眠 七非正法 七正法 七善士法 七想 七殊妙事 七漏尽力
八法 根本梵行之慧八因缘 八圣道支 八世法 八邪 八懈怠事 八精进事 梵行住之八不时不节 八大人觉 八胜处 八解脱
九法 九正思惟根法 九清净勤支 九有情居 九爱根法 九害心事 九害心调伏 九种种 九想 九次第住 九次第灭
十法 十依因法 十偏处 十处 十邪 十不善业道 十善业道 十圣居 十想 十尽事 十无学法

四究竟法

在《论藏》里一共有四种究竟法:心所涅槃

对照四究竟法与蕴、处及界
四究竟法 五蕴 十二处 十八界
二十八 色蕴 眼处 眼界
耳处 耳界
鼻处 鼻界
舌处 舌界
身处 身界
颜色处 颜色界
声处 声界
香处 香界
味处 味界
触处 触界
五十二心所 受蕴 法处(微细色+心所+涅槃 法界(微细色+心所+涅槃
想蕴
行蕴
涅槃 (无)
八十九 识蕴 意处 眼识界
耳识界
鼻识界
舌识界
身识界
意界
意识界

引用

  1. 《南传佛教史》.净海著
  2. 《清净道论.说神变品》:“据说世尊曾作双神变,使八万四千生类解除结缚。他念“过去诸佛行过双神变后至于何处?”并知至三十三天。于是世尊以一足踏于地面,置另一足于持双山,又拔其前足踏到须弥山顶,于崩陀根跋罗宝石上作雨季安居,对聚集在那里的一万轮围界的诸天,最初讲说阿毗达摩。当乞食的时候,他便化作另一化佛在那里对他们说法。而世尊则嚼龙蔓的齿木,到阿耨达池洗了脸,往北俱卢洲去乞食,又到阿耨达池之畔来吃。舍利弗长老到那里去礼拜世尊。世尊授长老以纲要说:“今天我对诸天说这么多的法”。他这样连续的说了三个月的阿毗达摩,听法者有八亿诸天获得法现观。”
  3. 《阿毗达摩讲要》玛欣德尊者:佛陀在成道之后的第七个雨安居,到了三十三天界,Tavatimsa。三十三天,古代又翻译成忉利天,就坐在珊瑚树下的黄色石座下面,用相当于人间的三个月时间向诸天开示佛法。当时,最主要的听众是佛陀——就是菩萨以前的母亲,他的母亲在菩萨出生之后的第七天就去世了,去世之后就投生到都西答天(Tusita),当她投生到都西答天之后,就不再是个女性了,已经是一个男性的天子了。当佛陀在天界讲“阿毗达摩”的时候,为了维持色身,佛陀也会到人间的北古卢洲去托钵,当佛陀托了钵之后,就会到无热恼池用餐,用完餐之后就走到旃檀林去做日间的住处,也就是做午休。那个时候,法将沙利子长老就去到那里,履行弟子的义务。然后佛陀就把当天在天界讲的那些法要讲给了沙利子听。他说:沙利子,我今天讲到的就是这么些。佛陀把自己在天界讲的法要交给了拥有四无碍解智的上首弟子,就象一个人站在岸边,用手指着海洋。同样的,世尊只是把法要交给沙利子长老,长老又可以用十种、百种、千种乃至十万种方法来解释佛陀讲到的法要。之后,沙利子长老又把他从佛陀那里所学到的法要,再传授给他的五百位弟子,这样就形成了“阿毗达摩”的传承。
  4. 本经相当于汉译《长阿含》卷第九之《众集经》(《大正藏》一),及《大集法门经》(大正藏一二),于 Hoernle:Manuscript Remains found in Eastern Turkestan Vol.I 有相当本经梵文 Sangitisutya 的断简存在。
  5. 元亨寺汉译《长部·合诵经》:尔时,尊者舍利弗告诸比丘曰:“友!尼乾子最近死于波婆邑;而其死后,尼干徒分裂为二派……乃至……如不得为依处之跛塔。友!于所询,彼非正说、误说,非导[出离],非令至寂静,如是非依正等觉者之所说法、律。然者,友!我等是世尊之法,是正说、善说,引导[出离],令至寂静,依正等觉者之所说也。[故]我等之一切,今其结集之,当不令纷诤。盖令此梵行永续、久住,为众多有情之利益、安乐,慈愍世间,为诸天、人之义利、利益、安乐也。 说一切有部六足论》之随一的《集异门足论》(大正藏一五三六),是以有部的立场来注释本经。

参见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