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巴利语:vipassanā)音译为“维巴沙那”,又称为“观禅”、“内观”、“正观”、“慧观”,古音译为“毘婆舍那”或“毘钵舍那”,是观察一切名色法无常无我本质,培育观智,导向解脱的修行方法,是上座部佛教的根本修习方法。

概述

观禅”,即连续不断地观察五蕴六处六界等的无常、苦、无我的现象,或随观集法及灭法,它将渐次地引导由粗略到细腻的观察。

所谓的“细腻”是观察和辨别“究竟色法”(地、水、火、风之四界等)、“究竟名法”(心法心所法)的“自相”(sabhāva-lakkhaṇa 自性相,各自的特质)和“共相”(即无常、苦、无我的三相),以及十二支缘起的因缘流转与还灭。

透过修习观禅而不被爱染、邪见牵引,最后体证究竟色法、名法灭尽而证入“涅槃”。[1]

经典记载

比库们!只有一条道路可以使众生清净、克服愁叹、灭除苦忧、实践真理、体证涅槃,这条道路就是四念住

是哪四个念住呢?比库们!比库持续地就身体观察身体,精勤、觉知、时时彻知无常,去除对身心世界的贪嗔;持续地就感受观察感受,精勤、觉知、时时彻知无常,去除对身心世界的贪嗔;持续地就心观察心,精勤、觉知、时时彻知无常,去除对身心世界的贪嗔;持续地就诸法观察诸法,精勤、觉知、时时彻知无常,去除对身心世界的贪嗔。

小部·无碍解道》:

如何是七十二正观力智?由无常而长入息依随观义而有正观,由苦而长入息依随观义而有正观,由无我而长入息依随观义而有正观。由无常而长出息……乃至……由无我而长出息依随观义而有正观……乃至……令心解脱由无我而入息:……乃至……出息依随观之义而有正观。如是是七十二正观力智。
[2]贤友!于此处有比库,先为寂止而修习正观[3]。彼依先为寂止后修习正观而道生[4]。彼习此道多作修习[5]。依习此道多作修习而断诸结、离诸随眠[6]

贤友!复次有比库,先为正观而修习寂止,依先为正观后修习寂止而道生[7]。彼习此道多作修习,依习此道以多作修习而断诸结、离诸随眠。

贤友!复次有比库,修习俱存之止观,依修习俱存之止观而道生[8]。彼习此道多作修习,依习此道多作修习而断诸结、离诸随眠。

贤友!复次有比库,意有被诸法掉举之所捉。贤友!彼之心内惟定住,于定坐时,彼一趣得定而道生[9]。彼习此道多作修习,依习此道多作修习而断诸结、离诸随眠。

贤友!凡比库或比库尼于予之现前记说阿拉汉性者,必依如是四道或依其一。

[10]诸比库!比库由观见无常一切诸行而具足随顺忍者[11],是有此理,具足随顺忍而入于正性决定者[12],是有此理。入于正性决定而或现证入流果、或一来果、或不来果、或阿拉汉果者,是有此理。

诸比库!比库观见一切诸行苦而具足随顺忍者,是有此理。具足随顺忍而入于正性决定者,是有此理。入于正性决定而或现证入流果、或一来果、或不来果、或阿拉汉果者,是有此理。

诸比库!比库观见无我一法而具足随顺忍者,是有此理。具足随顺忍而入于正性决定者,是有此理。入于正性决定而现证入流果、或一来果、或不来果、或阿拉汉果者,是有此理。

诸比库!比库而由涅槃乐观见而具足随顺忍者,是有此理。具足随顺忍而入于正性决定者,是有此理。入于正性决定而或现证入流果、或一来果、或不来果、或阿拉汉果者,是有此理。......

以四十行相获得随顺忍,以四十行相入于正性决定。......

以五蕴观无常、苦、病、疮、箭、罪、疾、他、坏、疫、害、怖畏、祸、动、毁、不坚固、无护、无安处、无归依处、缺、虚、空、无我、过患、变坏法、不实、罪根、杀者、无有、有漏、有为、魔财、生法、老法、病法、死法、愁法、悲法、恼法、有染法。[13]

注释书解释

诸经论义注说:

Aniccādivasena vividhehi ākārehi dhamme passatī’ti vipassanā.

以无常等不同的行相观照诸法为观。(Ps.A.83)

在《清净道论》和《阿毗达摩概要精解》中,把佛陀所教导的修习的方法和次第归纳为:

一、戒清净;二、心清净;三、见清净;四、度疑清净;五、道非道智见清净;六、行道智见清净;七、智见清净[14]
1、名色识别智 2、缘摄受智 3、思惟智 4、生灭随观智 5、坏灭随观智 6、怖畏现起智 7、过患随观智 8、厌离随观智
9、欲解脱智 10、审察随观智 11、行舍智 12、随顺智 13、种姓智 14、四种出世间道智 15、四种出世间果智 16、省察智
去除我执的无我随观名为空解脱门;
去除颠倒相的无常随观名为无相解脱门;
去除爱欲的苦随观名为无愿解脱门。[15]
  • 道与果的解脱
若人以导向出起[16]之观观照无我,其道即名为空解脱;
若是观照无常,其道即名为无相解脱;
若是观照,其道即名为无愿解脱。
如是根据观照的方式而得三种名称。同样地,在道心路过程里的也依道的方式而得三种名称。[17]

参见条目

注释与引用

  1. 《巴汉词典》vipassanā。
  2. 《无碍解道·二·俱存品第一·俱存论》:如是我闻,一时尊者庆喜,在高赏比国果西达园。尔时,尊者庆喜告诸比库曰:“友,诸比库!”彼诸比库应答尊者庆喜:“贤友!”尊者庆喜作如是说:“贤友!凡比库或比库尼而于予之现前记阿拉汉性,必依四道,或依其一。如何为四?......
  3. 《无碍解道·二·俱存品第一·俱存论》:先为寂止而修习正观者如何?依出离之力心之一境性而无散乱是为定。于其处所生诸法依无常随观于义是为正观,依苦随观于义是为正观,依无我随观于义是为正观。如斯初有寂止,后有正观,故言先为寂止而修习正观。......
  4. 《无碍解道·二·俱存品第一·俱存论》:“道生”者,如何而为道生?依见义而正见之道生,依现前解义而正思惟之道生,依摄受义而正语之道生,依等起义而正业之道生,依清净义而正命之道生,依精勤义而正精进之道生,依近住义而正念之道生,依无散乱义而正定之道生。如是而道生。......
  5. 《无碍解道·二·俱存品第一·俱存论》:“多作”者,如何而为多作?倾心而多作,知而多作,见而多作,观察而多作,心摄持而多作;依信胜解而多作,以精勤精进而多作,令近住念而多作,定心而多作,依慧了知而多作;证知应证知而多作,遍知应遍知而多作,修习应修习而多作,现证应现证而多作。如是而为多作。......
  6. 《无碍解道·二·俱存品第一·俱存论》: “依习此道多作修习而断诸结、离诸随眠。”如何断诸结、离诸随眠耶?依一来道者,断粗之欲贪结、嗔结之二结,离粗之欲贪随眠、嗔随眠之二随眠。依不来道者,断细之欲贪结、嗔结之二结,离细之欲贪随眠、嗔随眠之二随眠。依阿拉汉道者,断色贪、无色贪、慢、掉举、无明之五结,离慢随眠、有贪随眠、无明随眠之三随眠。如是而为断诸结、离诸随眠。......
  7. 《无碍解道·二·俱存品第一·俱存论》:先为正观而修习寂止者如何?依无常于随观义是为正观,依苦于随观义是为正观,依无我于随观义是为正观。于其处所生诸法之最舍所缘性为心之一境性、无散乱而为定。如是初有正观,后有寂止。故言先为正观而修习寂止。......
  8. 《无碍解道·二·俱存品第一·俱存论》:修习俱存之止观者如何?依十六行相而修习俱存之止观。谓依所缘之义、行境之义、断之义、永舍之义、出离之义、退转之义、寂静之义、妙善之义、解脱之义、无漏之义、度之义、无因相之义、无愿之义、空性之义、一味之义、不超越之义、俱存之义。依所缘之义修习俱存之止观者如何?若断掉举,是心一境性、无散乱、定以灭为所缘。若断无明,依随观之义正观以灭为所缘。如是依所缘之义而俱存之止观是一味、是俱存,为相互不超越。故言依所缘之义修习俱存之止观。......
  9. 《无碍解道·二·俱存品第一·俱存论》意有被诸法掉举所捉者如何?若由无常之作意而光辉生。“光耀是法”倾心于光耀,彼之散乱是为掉举。意有被其掉举所捉者,乃不如实了知无常之近住、不如实了知苦之近住、不如实了知无我之近住,故言意有被诸法掉举所捉。其心于内只为定住、定坐时,彼乃一趣得定、道生。如何而道生?……乃至……如是而道生……乃至……如是而断诸结、离诸随眠。若依无常而作意者智生、喜生、轻安生、乐生、胜解生、精勤生、近住生、舍生、欣求生,“欣求是法”倾心于欣求,彼之散乱是为掉举。有意被其掉举所捉者,不如实了知无常之近住,不如实了知苦之近住,不如实了知无我之近住,故言意有被诸法掉举所捉。其心于内只为定住、定坐时,彼乃一趣得定、道生。:......
  10. 《无碍解道·二·慧品第九·正观论》:如是我闻,一时,世尊在沙瓦提国揭达林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对诸比库说:“诸比库!”彼诸比库应答世尊:“世尊!”世尊如是说道:......
  11. 随顺忍:随顺智。PṭsA.CS:p.2.7.:Anulomikāti lokuttaradhammānaṁ anulomato anulomikā. Khantīti ñāṇaṁ.(随顺:随顺出间诸法的随顺。忍:智。)
  12. 正性决定:种姓智。SA.25.1-10./II,346.︰Okkanto sammattaniyāmanti paviṭṭho ariyamaggaṁ.(入正性决定︰进入圣道。)
  13. 《清净道论·第二十·说道非道智见清净品》:(以四十行相思惟五蕴)怎样思惟呢?即彼(瑜伽者)思惟一一蕴:(1)“是无常”——因为其结果不是常的,而是初后(生灭)之故,(2)“是苦”——因为给生灭所逼恼,是苦的基地。(3)“是病”——因为由于缘而得维持,是病的根本。(4)“是痈”——因为与苦痛相应,常流烦恼之不净,由生老死的膨胀,成熟,及破坏之故,(5)“是箭”——因生逼恼,刺击于内,甚难取出之故。(6)“是恶”——因为是可呵责,使无增益,为恶的基地之故。(7)“是疾”——因为不生独立性,是疾病的直接之因。(8)“是敌”——因为无自由,受支配之故。(9)“是毁”——因为被病老死所毁坏之故,(10)“是难”——因为招来种种的不幸之故。(11)“是祸”——因为招来意外的广大的不利,是一切灾祸的基础,(12)“是怖畏”——因为是一切怖畏的矿藏,是称为苦之寂灭的最上入息(圣果)的对抗之故。(13)“是灾患”——因为给种种的不利所追随,为过恶所牵制,如不值得忍受的危险之故。(14)“是动”——因为被病老死及利等的世间法所动摇之故,(15)“是坏”——因为被手段及自然的破坏所迫近之故。(16)“是不恒”——因为这是可能落于一切地位的,没有坚定性之故,(17)“是非保护所”——因无救护,不得安隐之故。(18)“是非避难所”——因为不值得去隐藏,不能对避难者尽避难的工作之故。(19)“是非归依处”——因为不能对依止者遣去怖畏之故。(20)“是无”——因为无有如遍计的常净、乐、我的状态之故。(21)“是虚”——亦如无,或者少故为虚,如于世间说少为空虚。(22)“是空”——因无有主、住者、作者、受者、决意者之故。(23)“是无我”——因为非自非主等之故。(24)“是患”——因起(轮回之)苦,是苦的灾患之故;或者因为进行至于悲惨故为灾患——与悲惨之人是一同义语,诸蕴亦如悲惨者,因为象悲惨者的悲惨,故为灾患。(25)“是变易法”——因为由于老死二种的自然的变易之故。(26)“是不实”——因为力弱,如树壳的易于破坏之故。(27)“是恶之根”——因为是恶的原因之故。(28)“是杀戮者”——因为如朋友之间的敌人,破坏友谊之故。(29)“是不利”——因无吉利,从非吉利(爱见)而生之故。(30)“是有漏”——因为是漏的直接之因,(31)“是有为”——因为是因缘所作。(32)“是魔食”——因为是死魔及烦恼魔的食物。(33~36)“是生、老、病、死法”——因为有自然的生老病死之故。(37~39)“是愁、悲、恼法”——因为是愁悲恼之因。(40)“是杂染法”——因为是爱、见、恶、行、杂染的境法之故。如是以这样所说的(四十行相的)区别及以无常等的思惟而思惟。此(四十行相之)中,是无常、毁、动、坏、不恒、变易法、不实、不利、有为、死法,于一一蕴,各有这十种思惟,成为五十“无常随观”。是敌、无、虚、空、无我、于一一蕴,各有这五种思惟,成为二十五“无我随观”。其余的苦、病等,于一一蕴,各有这二十五思惟,成为一百二十五“苦随观”。以此无常等的二百种思惟而思惟于五蕴者,则他强化了称为方法观的无常、苦、无我的思惟。
  14. 《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九章:业处之概要 节廿二:这七清净必须次第地成就;每一层次的清净是更上一层清净的基础。第一层次的清净相等于三学的戒学;第二层次相等于定学;较高的五个层次相等于慧学。首六个层次属于世间,最后一个层次则是诸出世间道。
  15. 《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九章:业处之概要 节卅五:当观智到达顶点时,它即会依禅修者的倾向而平静地只观照三相之一,即无常,或苦,或无我。根据注疏,信根最为显着者会平静地观照无常;定根最为显着者会平静地观照苦;慧根最为显着者会平静地观照无我。由于这最后阶段的随观是禅修者即将体验出世间道的管道,所以称它为「解脱门」(vimokkhamukha)。于此,被称为解脱的是圣道,而导向该道的随观即被称为解脱门。无我随观被称为空随观,因为它透视诸行为无我、无有情及无人。无常随观被称为无相随观,因为它去除「颠倒相」(vipallāsanimitta),即由于颠倒想而呈现的欺人的常相与稳定相。苦随观被称为无愿随观,因为它通过去除对诸行错误的乐想而断除了欲。
  16. 《巴汉词典》vuṭṭhānagāmi, 出起(因为「道」乃从所执著的事物--即外在的相--出起,也从内在的烦恼出起,所以「道」被称为「出起」。)。《清净道论》Vism.671.︰gotrabhuñāṇaṁ vuṭṭhānagāminiyā vipassanāya pariyosānaṁ.(种姓智为至出起观的最终)。
  17. 《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九章:业处之概要 节卅六:当禅修者通过无我随观证得道时,该道从空而无我的一面缘取涅槃为目标,所以它被称为空解脱。当他通过无常随观证得道时,该道从无相(无行相)的一面缘取涅槃为目标,所以它被称为无相解脱。当他通过苦随观证得道时,该道从无愿(脱离渴爱)的一面缘取涅槃为目标,所以它被称为无愿解脱。果也依在它之前生起的道而得该些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