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舍智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转至:导航搜索

行舍智(巴利语:Saṅkhārupekkhā ñāṇa):此观智引发对身心之行法舍离,再也不会对身心产生执着和贪恋——身心是长久以来我们妄执为“我”“我所有”“我自己”的东西。

概述

行舍智由前一观智审察随观智”(Paţisankhāñāņa)发展而来,能够强烈而清楚地照见五蕴(行)的不坚实性:非男、非女、非人、非上帝等等——而且生命一天天地消失了,可能很快就会死——对于身心实在是毫无乐趣可言。

以智慧体会到身心是空的、非男、非女的时候,不会再对身心产生兴趣了。同样地,觉得世界也是空的。因此舍心——对身心无爱憎之念,但这是与厌离相应的舍。现在,心想要证得涅槃而再也不想管身心了,也不想再生于三界之中了。

行舍智是世间范围内最高的观智,此智可以启发修行者的道心(道识)和果心(成果),而使修行者成为一个圣者。这是一种很猛利的智慧,并且能断除大部分的烦恼,因为此智可以很清楚地见到三相,所以引发了实证涅槃的强烈意愿。[1]

经典出处

现代解释

行舍(Saṅkhārupekkhā)或称观舍(vipassanupekkhā),行舍是一个智慧的名称。行就是诸行法,一切拥有生灭相、无常相、苦相、无我相的因缘和合之法。心对于这些世间法、行法保持中舍的状态,这是一种智慧的体现。当一个人在修行修到很高级的观智的阶段,有一个阶段在十六种观智当中是属于第十一种观智,称为行舍智。为什么称为行舍智呢?因为这一种智慧对诸行法已经离了两边:喜边和厌离边。

如果一个凡夫还没有禅修、没有修行的时候,他会对诸行法、对事物、对人、对“我”会贪著、会染著、会喜爱,会陷于一种喜边而容易生起贪染。之后,由于他开始观照诸行法的三相,观照诸行法的无常、苦、无我,由于时时观照诸行法的无常、苦、无我,他见到了诸行法的过患,就是极快速地生灭,没有任何所谓的人或者什么可以执取的地方。对于色法来说,是无常、苦、无我的,是不净的、很肮脏、厌恶的,极快速生灭的。对于名法比色法生灭得更快,那个时候由于他看到了诸行法的过患,他的心会厌离。当他持续地再保持对行法的这种观照,等到他的观智变得越来越强有力的时候,那个时侯他的心会对一切的行法保持一种中舍的状态。他既不会像在没有修观之前会染着于这些诸行法,又不像在观智还没有完全强有力的时候,那时心对诸行法的那种厌离,那个时候他只是用一种中舍的状态看着诸行法的无常、苦、无我,这样而已,处于这种状态的智慧称为行舍智。这种对诸行法保持中等、平等状态的称为行舍。

观舍也是,当一个人在修观的时候,他很平等、中舍地观照诸行法,不会落于染著那一边,也不会落于心厌离那一边。只是很平等地,就好像我们旁观着它,旁观着一个人不断地死去,或者看到那些东西在那边,像泡沫一样生了又灭、生了又灭、生了又灭……那时他的心不会感到恐怖,也不会感到喜欢这些东西,这种称为观舍,称为行舍。这种舍是属于慧根,是属于一种智慧的表现。[2]

参见

注释与引用

  1. 泰国·阿姜念《身念处禅观修法》之十六观智
  2. 玛欣德尊者《阿毗达摩讲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