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俱疑相应不善心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转至:导航搜索

舍俱疑相应不善心(巴利语:upekkhāsahagata-vicikicchāsampayuttam-citta)如由于愚痴,某人怀疑佛陀的证悟,或怀疑佛法对于导向涅槃是否有效。[1]

概述

主要性质

  • 舍俱(upekkhāsahagata):即使是面对可喜所缘(目标),若生起的是痴根心,该目标的体验则不再是可喜,由此悦受也就不会生起。同样地,当不可喜所缘不被体验为可厌时,忧受也不会生起。再者,当心受到疑或掉举困扰时,它无法对目标下个正面或负面的判断,由此它不能与悦受或忧受相应。基于这些原因,与这两种心俱行的受是舍受(upekkhā)。
此受与这种心“俱行”(sahagata)是因为它与心不可分离地交织在一起,有如二河之水会合之后,融为一体而不能分别。
  • 疑相应(vicikicchāsampayutta):对于巴利文vicikicchā,诸论师提出两个词源学的说明:一、由于思绪纷杂困乱而致的困惑;二、缺少智慧解决问题。这两项解释皆显示“疑”是指由于显著的愚痴而致的困惑、怀疑或犹豫不决。与此疑相应的心是第一种痴根心。

名法组成

舍俱疑相应不善心包括16个名法:[2]

  • 在五门心路过程中,此心再次缘取根门心路过程刚刚识知的所缘;[4]
  • 7个遍一切心心所:触、受、想、思、一境性、命根、作意;
  • 3个杂心所:寻、伺、精进;
  • 4个遍一切不善心心所:痴、无惭、无愧、掉举;
  • 1个疑心所。 [6]

作用

  • 速行:直译巴利文javana的意思是“迅速地跑”。在心路过程里,这是确定之后的心识作用,由一系列的心(一般上是七个同样的心)执行,“快速地跑”向目标以识知它。在道德的角度,这速行阶段是最为重要,因为善或不善的心即是在这阶段生起。[7]


论藏出处

《法集论·第一·心生起品·不善心》

  • 十二不善法·十一
四二二 云何为不善法耶?即舍俱行、疑相应以色为所缘,若以声为所缘、香、味、触、法为所缘,依彼彼令不善心生起时,其时有触、受、想、思、心、寻、伺、舍、心一境性、进根、定根、意根、舍根、命根、邪思惟、邪策励、进力、无惭力、无愧力、疑、痴、无惭、无愧及勤励-----其时更有所有之他缘已生无色之诸法

参见

注释与引用

  1. 寻法比库中译《阿毗达摩概要精解》
  2. 依据帕奥禅师著《智慧之光》第十章·名业处
  3. 《智慧之光》中将此译为“识”:根据复注的解释:jānanam nāma upaladdhi——“能获得(所缘)名为识知”。《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一章·心之概要:巴利文citta是源自动词词根citi(认知;识知)。诸论师以三方面诠释citta(心):造作者、工具、活动。作为造作者,是识知目标者。第二章·心所之概要:诸心所必须依靠才能协助识知目标,所以是识知的主要成份。心与心所之间的关系就有如国王与大臣。虽说“皇上来了”,但国王是不会单独来的,而时常都有随从陪伴。同样地,每当生起时,它决不会单独生起,而必定有心所陪伴。
  4. 《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四章·心路过程之概要:列迪长老解释:明确地识知所缘是发生于这些随起心路过程;在纯五门心路过程里并没有如此明确地识知所缘。例如,在眼门心路过程之后,首先生起的是“彼随起意门心路过程”再次缘取根门心路过程刚刚识知的所缘。随后依次生起的各个心路过程则整体地识知该所缘、识知所缘的颜色、领会所缘的实体、识知所缘的实体、领会所缘的名称)、以及识知所缘的名称。
  5. 当六所缘的任何一个直接呈现于意门,而不是在五门心路过程之后发生时,“独立意门心路过程”即会生起。
  6. 《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二章·心所之概要:诸心所是与心同时发生的名法,它们通过执行个别专有的作用来协助心全面地识知目标。心所不能不与心同时生起,心也不能脱离心所而单独生起。虽然这两者在作用上互相依赖,但被视为是最主要的。
  7. 《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三章·杂项之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