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禅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四禅(巴利语:catutthajhana):亦可成为第四静虑。修行者“由断乐及由断苦故[1],并先已[2]灭喜忧故[3],不苦不乐故[4],舍念清净[5]第四禅具足住”。如是一支舍断,二支具备[6],有三种善十相成就,证得第四禅。第四禅分为色界无色界出世间的第四禅,色界的第四禅包括异熟果报)、唯作三种,加无色界十二种和出世间的八种第四禅,共有二十三种[7]

律藏

《巴利律藏·经分别·大分别(比库戒)·巴拉基咖》:

舍乐离苦,灭前之喜忧,成就不苦不乐,舍念清净之第四禅而住。

《善见律》:

如是比库得第四禅定,善记识之,令其增长,若欲进至真处,此第四禅五事善,一者安置心,二者入,三者勅,四者起,五者反[8],取已此禅支依止心中,心依倚四大观四大身,从此禅支,言非处为初,是色非色等法而见识,从此四大为初,色共诸色等,法识非色也。若从三昧起,出息入息,身心即是其因,见如是已,譬如锻师有皮[9],出息入息亦复如是,因身心故,息得出入,此比库见出息入息见身,见色心等与诸法此非色,如是名色已。复观其因缘见已,于三世中连续名色不断,因续名色而生狐疑,断狐疑已,而观三相,观三相已,复观起灭,因观起灭故,先见光明,离十毗婆舍那烦恼,离已而起道智慧,起已舍起法见,生灭法已,念念相灭,若二法起已,于三界中而生厌患,如是次第得四道已,至阿拉汉果。

经藏

长部. 沙门果经》:

更有比库!舍乐离苦,前所感受之悦、忧具灭,不苦不乐,成为舍念清净,达第四禅而住。彼以纯净心,偏满其身而坐,其纯净之心,无不普洽其全身。

大王!犹如有人,从头至足,被覆白净之衣而生,其白净衣,无不普洽其全身。大王!比库以如是纯净之心,偏满其身而坐!以纯净之心,无不普洽其全身。大王!此亦沙门修行现世果报,比前者更为殊胜微妙。 

如是心寂静、纯净,无烦恼、远离随烦恼,柔软、恒常活动,而且在安住不动之状态时,比库之心,倾注于智见。彼如次知:“我此身是由所成、四大种所成、父母之所生,饭粥所长养者,是无常、破坏、粉碎、断绝、坏灭之法。我之识与此相关连、依此而存在者。”

大王!犹如琉璃宝珠,美丽而玉质优异,为八面之结合体,善磨精制而光耀,清澄无独,具足一切美相,浓青色、或浓黄色、或赤色、或纯白色、或淡黄色,以通此等之质色,具眼者以此置于手中而善观察:知“此琉璃宝珠,美丽而玉质优异,为八面之结合体,善磨精制而光耀、清澄无浊、具足一切美相,浓青色、或浓黄色、或赤色、或纯白色、或淡黄色,以通此等之质色。”大王!如是心寂静、纯净,无烦恼、远离随烦恼,柔软、恒常活动,而且在安住不动之状态时,比库之心倾注于智见。而彼如次知:“我此身是由色所成、四大所成、父母所生、饭粥所长养者,是无常、破坏、粉碎、断绝、坏灭之法。又我之识与此相关连、依此而存在。”大王!此亦沙门修行现世之果报,比前者更为殊胜微妙。

……

如是心寂静、纯净,无烦恼、远离随烦恼,柔软、恒常活动,而且安住在不动之状态时,比库之心,倾注于漏尽智。而彼如实证知:“此是苦”,如实证知:“此是苦之集”,如实证知:“此是苦之灭”,如实证知:“此是到达苦灭之道”。如实证知:“此是漏之灭”,如实证知:“此是到达漏灭之道”。如是知、如是见故,其心解脱欲漏、解脱有漏、解脱无明漏,而“于解脱,解脱”之智慧生,证如:“生已尽、梵行已修、应作已作、更不再生。”

《长部.大般涅槃经 》:

于是,世尊即入初禅;由初禅起而入第二禅;由第二禅起而入第三禅;由第三禅起而入第四禅;由第四禅起而入空处定;由空处定起而入识处定;由识处定起而入无所有定;由无所有定起而入非非想定;由非非想定起而入灭想定

尔时,尊者阿难,如是告尊者阿那律言: “尊者阿那律!世尊般涅槃矣。”

“友!阿难!世尊非般涅槃。世尊入于灭想定。”

于此,世尊由灭想定起而入非想非非想定;由非想非非想定起而入无所有定:由无所有定起而入识处定;由识处定起而入空处定;由空处定起而入第四禅;由第四禅起而入第三禅;由第三禅起而入第二禅;由第二禅起而入初禅;由初禅起而入第二禅:由第二禅起而入第三禅;由第三禅起而入第四禅;由第四禅起后,世尊直入于涅槃

《中部.善生优陀夷大经》:

复次,优陀夷!比库舍乐故,舍苦故,先已灭却喜忧,故不苦不乐,成就舍念清净,第四禅而住。彼对其身以清净皎洁心令遍满而坐,彼身到处无不以清净皎洁心所透彻。优陀夷!譬如有人以白衣从头盖覆而坐。如是,比库其身以清净皎洁心令遍满而坐,其身到处无不依清净皎洁心而透彻也。于是我众多弟子达于通智圆满究竟而住。

《中部.鹑喻经 》:

比库由舍乐……乃至……成就第四禅而住之,此为彼之超越也。优陀夷!予亦说:‘其为未完成也。’予说:‘汝等应舍断之!’予说:‘汝等应超越之!’云何为彼之超越?优陀夷!在此比库超越一切色想,消灭有对想,由不作意种种想故,[作意:]‘虚空为无边也。’成就虚空无边处而住之,此为彼之超越也。优陀夷!予亦说:‘其为未完成也。’予说:‘汝等应舍断之!’予说:‘汝等应超越之!’予说:‘汝等云何为彼之超越?优陀夷!在此,比库超越一切虚空无边处,[作意:]‘识为无边也。’成就识无边处而住之,此为彼之超越也。优陀夷!予亦说:‘其为未完成也。’予说:‘汝等应舍断之!’予说:‘汝等应超越之!’云何为彼之超越?优陀夷!在此,比库超越一切无边处,[作意:]‘无有任何物也。’成就无所有处而住之,此为彼之超越也。优陀夷!予亦说:’其为未完成也。‘予说:‘汝等应舍断之!’予说:‘汝等应超越之!’云何为彼之超越?优陀夷!在此,比库超越一切无所有处,成就非想非非想处而住之,此为彼之超越也。优陀夷!予亦说:‘其为未完成也。’予说:‘汝等应舍断之!’予说:‘汝等应超越之!’云何为彼之超越?优陀夷!在此,比库超越一切非想非非想处,成就想受灭而住之,此为彼之超越也。优陀夷!实如是予说:‘非想非非想处亦舍断之。’优陀夷!此不见或细或粗之结,予对其不说舍断耶?”[优陀夷曰:]“实不如此,师尊!” 世尊说此已,悦意之具寿优陀夷大欢喜世尊之所说!

《中部.无戏论经》:

离诸欲、离诸不善法,有寻、有伺、由离生喜乐,初禅……乃至……第二禅……乃至第三禅……乃至成就第四禅而住之。彼如是于心等持、清净、皎洁、无秽、无垢、柔软、堪任、确立、不动,彼心向于宿住随念智。彼忆念种种宿住,即如:一生、二生……乃至……如是忆念行相、境遇种种宿住。彼如是于心等持、清净、皎洁、无秽、无垢、柔软、堪任、确立、不动、彼心向于有情生死智。彼以清净、超人之天眼,见诸有情之生死,贵贱、美丑、幸与不幸……乃至……知诸有情各随其业而受报。彼知是如是于心等持、清净、皎洁、无秽、无垢、柔软、堪任、确立、不动,彼心向于漏尽智。彼如实知:‘此是苦也’……乃至……‘此是漏灭之道也。’彼由如是知、如是见,由欲漏而心解脱,由有漏而心解脱,由无明漏心解脱;于解脱,有‘已解脱’之智。彼知‘生已尽、梵行已立、应作已作,不更受此[轮回]之状态。’居士等!此谓不使自己苦、不专修使自苦之行;亦不使他苦、不专修使他苦之行。彼不使自苦,不使他苦,于现法无贪欲、达涅槃、清凉、感受乐,由自己成为最高者而住之。

论藏

《界论.第十八品 法心分别》:

第四禅而所缘之种种性、作意之种种性、欲之种种性、愿之种种性、胜解之种种性、引发之种种性、之种种性。或一类者为无想有情天之同朋而生。或一类者为广果天之同朋而生。或一类者为无烦天之同朋而生。或一类者为无热天之同朋而生。或一类者为善现天之同朋而生。或一类者为善见天之同朋而生。或一类者为色究竟天之同朋而生。或一类者为到达虚空无边处天之同朋而生.或一类者为到达识无边处天之同朋而生。或一类者为无所有处天之同朋而生。或一类者为到达非想非非想处天之同朋而生。无想有情天广果天为几何之寿命耶?是五百无烦天为几何之寿命耶?是千劫。无热天为几何之寿命耶?是二千劫。善现天为几何之寿命耶?是四千劫。善见天为几何之寿命耶?是八千劫。色究竟天为几何之寿命耶?是十六千劫。到达虚空无边处天为几何之寿命耶?是二十千劫。到达识无边处天为几何之寿命耶?是四十千劫。到达无所有处天为几何之寿命耶?是六十千劫。到达非想非非想处天为几何之寿命耶?是八十四千劫。“虽散施功德,能往于欲、色之趣者,纵获有之最上,再往于恶趣。有情唯其长寿者,寿尽而死,依大仙所说:‘如何之有亦无常住’。故有知、聪慧、贤明真实者之思考,为老死之解脱以修最高之道。为没入涅槃以修谛道,遍知一切漏,以无漏而般涅槃”。

第四禅的二禅支

受与心一境性[10]

第四禅的五自在

1、转向自在:能够在出定后把心转向于诸禅支;

2、入定自在:能够在任何想入定的时刻入定;

3、住定自在:能够随自己预定的意愿住定多久;

4、出定自在:能够在所预定的时间出定;

5、省察自在:能够辨识诸禅支。

第四禅的三善与十相成就

《小部.经典十八 无碍解道.入出息论》:

于第四静虑如何是初,如何是中,如何是后?[11]……乃至……如是而三转之心是三善、十相具足,是舍具足、心摄持具足……乃至……慧具足。

修习

透过专注十遍:地遍、水遍、火遍、风遍、青遍、红遍、黄遍、白遍、光明遍、虚空遍这十种遍以及入出息念这十一种业处,我们去修习这十一种业处,分别可以证得初禅第二禅第三禅第四禅。第四梵住及四种无色属于第四禅[12]

以修习地遍为例:如是证得了第三禅时,同于上述的对于五种行相业已习行自在,从熟练的第三禅出定,觉得此定依然是近于敌对的喜,因此三禅中仍有乐为心受用,故称那(乐)为粗,因为乐粗,故支亦弱,见此三禅的过失已,于第四禅寂静作意,放弃了对第三禅的希求,为了证得第四禅,当修瑜伽行。自三禅出定时,因他的念与正知的观察于禅支,名为喜心所的乐粗起,舍受与心一境性寂静现起,此时为了舍断粗支及为获得寂静支,于同样的相上“地地……”的数数作意,当他想:现在第四禅要生起了,便断了有分,即于那同样的地遍作所缘,生起意门的转向心,自此以后,即于同样的所缘起了四或五的速行心。在那些速行心的最后一个是色界第四禅心,余者已如前述为欲界心。但有其次的差别:(第三禅的)乐受不能作(第四禅的)不苦不乐受的习行缘之缘,于第四禅必须生起不苦不乐受,是故彼等(速行心)是与舍受相应的,因与舍受相应,故于此(第四禅的近行定)亦得舍离于喜。[10]

第四禅地

出世间第四禅

在觉照第四禅或无色界禅禅那法的无常、苦或无我本质时,你也能证悟涅槃。那时你的道智与果智称为出世间的第四禅道智果智,因为它们具有舍与一境性两种禅支。[14]

第四禅是获得神变的基本地

兹因于地遍等得证第四禅的瑜伽者,当修瑜伽,成就所说的“修定而有神通的功德”的世间的诸神通,由于他修习这样的而得证功德及更成坚固,且他既得具足那证得功德而成坚固的定的修习,则甚易成就于的修习,所以现在开始先论神通。即如世尊对证得第四禅的善男子,为示修定的功德及为了要说更微细的法,曾说(一) 神变、(二) 天耳界智、(三) 他心智、(四) 宿住随念智、(五) 有情死生智的五种世间的神通。用这样的表示法:“当他的心如是得达等持遍净洁白无垢离诸随烦恼柔软适于工作住立不动之时,则他引导其心倾向于神变。他得享受于种种的神变:即如一身而成多身等”。[15]

九次第定表

佛說禪觀
四禪 業處 八解脫 九次第定
近行定 寂止随念四界差别食厌想
初禪 身至念十不净 慈梵住
悲梵住
喜梵住
入出息念
风遍处
白遍处
以有色而见诸色解脱 初禪
第二禪 内无色想,外见诸色解脱 第二禪
第三禪 第三禪
第四禪 舍梵住 净解脱(清净与胜解) 第四禪
空遍处 空无边处解脱 空无边处定
识遍处 识无边处解脱 识无边处定
无所有处解脱 无所有处定
非想非非想处解脱 非想非非想处定
灭受想解脱 灭受想定

注释与引用

  1. 《清净道论.说地遍品》:“此中‘由断乐及断苦故’,即断了身的乐及身的苦。”
  2. 《清净道论.说地遍品》:“‘先已’是在那以前已灭,不是在第四禅的刹那。”
  3. 《清净道论.说地遍品》:“‘灭喜忧故’即是指心的乐与心的苦二者先已灭故、断故而说的。 然而那些(乐苦喜忧)是什么时候断的呢?即是于四种禅的近行刹那。那喜是在第四禅近行刹那断的,苦忧乐是在第一第二第三(禅)的近行刹那中次第即断,但《分别论》的根分别中,表示诸根的顺序,仅作乐苦喜忧的舍断这样说。如果这苦忧等是在那样的近行中而舍断,那么:‘生起苦根,何处灭尽?诸比库,兹有比库,离于诸欲……初禅具足──即生起苦根于彼初禅灭尽。生起忧根……乐根……喜根,何处灭尽?诸比库,兹有比库,舍断于乐故……第四禅具足住──即生起喜根于彼第四禅灭尽’。依此经文为什么仅说于诸禅(的安止定)中灭尽呢?(答)这是完全灭了的缘故。即彼等在初禅等的安止定中完全灭了,不是仅灭而已,在近行刹那中只是灭,不是全灭。(未达安止定)而在种种转向的初禅近行中,虽灭苦根,若遇为蚊虻等所啮或为不安的住所所痛苦,则苦根可能现起的,但在安止定内则不然;或者于近行中虽然亦灭,但非善灭苦根,因为不是由他的对治法(乐)所破灭之故。然而在安止定中,由于喜的遍满,全身沉于乐中,以充满于乐之身则善灭苦根,因为是由他的对治法所破灭之故。其次在(未达安止定)有种种转向的第二禅的近行中,虽然舍断忧根,但因寻伺之缘而遇身的疲劳及心的苦恼之时,则忧根可能生起,若无寻伺则不生起,优根生起之时,必有。在二禅的近行中是不断寻伺的,所以那里可能有忧根生起,但在二禅的安止中则不然,因为已断忧根生起之缘故。次于第三禅的近行中,虽然舍断乐根,但由喜所起的胜色遍满之身,乐根可能生起的,第三禅的安止定则不然,因在第三禅中对于乐之缘的喜业已灭尽故。于第四禅的近行中,虽然舍断喜根,但仍近(于喜根)故,因为未曾以证安止定的舍而正越(喜根),故喜根是可能生起的,但第四禅(的安止)中则决不生起喜根。是故说‘生起苦根于此(初禅)灭尽’及采用彼彼(二禅至四禅)(灭)’尽’之说。(问)若像这样的在彼彼诸禅的近行中舍断此等诸受,为什么要在这里总合的说出?(答)为了容易了解之故。因为这里的‘不苦不乐’即是说不苦不乐受,深微难知,不易了解。譬如用了种种方法向此向彼亦不能去捕捉的凶悍的牛;牧者为了易于捕捉,把整群的牛都集合到牛栏里去,然后一一的放出,等此(凶悍的牛)亦依次出来时,他便喊道:‘捉住它’!这便捉住了。世尊亦然,为令易于了解,把一切受总合的说出,即是总合的指示诸受之后而说非乐非苦非喜非忧,此即不苦不乐受,于是便甚容易了解。其次当知也是为了指示不苦不乐的心解脱之缘而如是说。即是乐与苦等的舍断为不苦不乐的心解脱之缘。即所谓:‘贤者,依四种为入不苦不乐的心解脱之缘。贤者,兹有比库舍于乐故(舍于苦故,先已灭喜与忧故,以不苦不乐舍念清净故),第四禅具足住。贤者,这便是四种为人不苦不乐的心解脱之缘’。或如身见等是在他处舍断的,但为了赞叹第三道(阿那含向)亦在那里说舍;如是为了赞叹第四禅,所以彼等亦在这里说。或以缘的破灭而示第四禅中的极其远离于贪嗔,故于此处说。即于此等之中:的缘,的缘,的缘,的缘,由于等的破灭,则四禅的贪嗔俱灭,故为极远离。”
  4. 《清净道论.说地遍品》:“‘不苦不乐’──无苦为不苦,无乐为不乐,以此(不苦不乐之语)是表示此中的乐与苦的对治法的第三受,不只是说苦与乐的不存在而已。第三受即指不苦不乐的舍而言。以反对可意与不可意的经验为相,中立为味(作用),不明显(的态度)为现起(现状),乐的灭为足处(近因)。”
  5. 《清净道论.说地遍品》:“‘舍念清净’──即由舍而生的念的清净。在此禅中念极清净,而此念的清净是因舍所致,非由其他;故说‘舍念清净’。《分别论》说:‘此念由于此舍而清净、遍净、洁白,故说舍念清净’,当知使念清净的舍,是中立之义,这里不仅是念清净。其实一切与念相应之法亦清净。但只以念的题目(包含一切相应法)而说。虽然此舍在下面的三禅中也存在,譬如日间虽亦存在的新月,但为日间的阳光所夺及不得其喜悦与自己有益而同类的夜,所以不清净不洁白,如是此中舍之新月为寻等敌对法的势力所夺及不得其同分的舍受之夜,虽然存在,但在初等三禅中不得清净。因彼等(三禅中的舍)不清净,故俱生的念等亦不清净。如日间不明净的新月一样。所以在彼等下禅中,连一种也不能说是‘舍念清净’的。可是在此(四禅中)业已不为寻等敌对法的势力所夺又获得了同分的舍受的夜,故此中舍的新月极其清净。因舍清净故,犹如洁净了的月光,则俱生的念等亦得清净洁白。是故当知只有此第四禅称为‘舍念清净’。”
  6. 《清净道论.说地遍品》:“‘一支舍离,二支具备’。当知舍于喜为一支舍离;同时那喜是在同一过程中的前面的诸速行心中便断了,所以说喜是第四禅的舍断支。舍受与心一境性的二支生起为二支具备。”
  7. 《摄阿毗达摩义论.摄心分别品》
  8. 《善见律》:“ 反=及观,以此五事而至真处,此比库已作流利,或观为初,或观无色为初色无色观已,更增毗婆舍那。云何增?此比库从第四禅定起已,而取禅支。”
  9. 《善见律》:“皮=囊筒因人鼓动风得出入”。
  10. 10.0 10.1 《清净道论.说地遍品》
  11. 此处原文省略了:“于第四静虑道之清净是初,舍之增长是中,庆喜是后。”
  12. 《阿毗达摩讲要.第四十九讲》
  13. 《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离心路过程之概要》:“第四禅地:广果天、无想有情天及净居天。净居天又分为五层:无烦天、无热天、善现天、善见天及色究竟天。”
  14. 《如实知见.即席问答篇》
  15. 《清净道论.说神变品》

相关条目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