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禅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三禅(巴利语:tatiyajhana):亦可称为第三静虑。修行者“与由离[1],而住于[2]、念与正知[3]及乐以身受[4]──诸圣者说:‘成就舍念乐住’[5]。──为第三禅具足住。”如是他一支舍离[6],二支具足[7],有三种善十相成就,证得第三禅[8]第三禅分为色界的第三禅和出世间的第三禅,色界的第三禅包括异熟果报[9]唯作三种,出世间的第三禅包括出世间的四道四果八种第三禅。[10]

律藏

《巴利律藏·经分别·大分别(比库戒)·巴拉基咖》:

离喜而住舍,正念正智,身感快乐,成就唯圣者所说--『此是舍而有正念乐住者。』之第三禅而住。

《善见律.卷第四》:

问曰:“何谓舍思住?”答曰:“为欲入第三禅定故。云何入?为极乐故,以极乐美满故,于第三禅定而舍之,令喜止不起,是名有思,何以故?为善人所念所入乐,乐纯无杂是善人所赞叹,是义本说舍思住乐,善人赞叹如是。入第三禅者,如入第一第二,第三禅亦如是,所异者,第一有五支,第二有四支,第三有二支,如经本所说。”问曰:“何时二支出于第三禅定中?”答曰:“乐一心,此第三禅品竟”。

经藏

经藏. 长部. 沙门果经》:

更有比库,离喜而住舍,正念正智,以身感受乐。诸圣者言:“以舍而正念乐住”达第三禅而住。彼无喜乐,充满盈溢、周偏流润其身;无喜乐,无不普洽其全身。

大王!犹如于青莲池、红莲池、白莲池中,有青莲、红莲、白莲生于水中、长于水中、浸于水中,吸引水底之营养,由顶上至根,受冷水所充满、盈溢、周偏之流润,冷水无不普洽青莲、红莲、白莲。大王!比库如是以喜乐,充满盈溢、周偏流润其身:以喜乐无不普洽其全身。大王!此亦沙门修行现世之果报,比前者更殊胜微妙。

中部.善生优陀夷大经》:

比库离脱喜故……乃至……成就第三禅而住。彼对其身以无喜之乐浸润充溢,其身到处无不以无喜之乐而透彻。优陀夷!譬如于青莲池、赤莲池、白莲池中,生长青莲、赤莲、白莲于水中,不出水平,没于水中生育。彼等从未至本,皆以冷水浸而充溢,如彼青莲、赤莲、白莲到处无不被冷水所透彻。如是,优陀夷!比库对其身以无喜之乐所浸润充溢,其身到处无不为无喜之乐所透彻。

论藏

《界论.第十八品 法心分别》:

若劣修第三禅,生于何处耶?劣修第三禅,为少净天之同朋而生。于彼为几何之寿命耶?是十六劫。若中等修第三禅,生于何处耶?中等修第三禅。为无量净天之同朋而生。于彼为几何之寿命耶?是三十二劫。若胜修第三禅,生于何处耶?胜修第三禅,为遍净天之同朋而生。于彼为几何之寿命耶?是六十四劫。

第三禅的禅支

广说有五

《分别论》说:“第三禅即是正知心一境性”,这是以曲折的方法去表示禅那所附属的各支。[8]

略说有二

若直论证达禅思之相的支数,则除开舍、念及正知,即心一境性[8]

第三禅的五自在

1、转向自在:能够在出定后把心转向于诸禅支;

2、入定自在:能够在任何想入定的时刻入定;

3、住定自在:能够随自己预定的意愿住定多久;

4、出定自在:能够在所预定的时间出定;

5、省察自在:能够辨识诸禅支。

第三禅的三善与十相成就

《小部.经典十八 无碍解道.入出息论》:

于第三静虑如何是初,如何是中,如何是后?[11]……乃至……如是而三转之心是三善、十相具足,是乐具足、心摄持具足……乃至……慧具足。

修习

透过专注十遍: 地遍水遍火遍风遍青遍红遍黄遍白遍光明遍虚空遍这十种遍以及入出息念这十一种业处,我们去修习这十一种业处,分别可以证得初禅第二禅、第三禅、第四禅

这三种梵住,依次可以证得初禅第二禅、第三禅。[12]

当你修行成功且想进而修行第三禅时,你应思惟第二禅的缺点及第三禅的优点:第二禅靠近初禅,且其喜禅支是粗劣的,使它不如无喜的第三禅寂静。从第二禅出定并如此思惟之后,你应培育想要证得第三禅之心,再次专注于似相。如此即能达到具有乐及一境性的第三禅。然后应当修行第三禅的五自在。[13]

以修习地遍为例:从熟练的出定,学得此定依然是近于敌对的寻与伺,仍有喜心的激动,故称他的喜为粗,因为喜粗,故支亦弱,见此二禅的过失已,于第三禅寂静作意,取消了对二禅的希求,为了证得第三禅,为修瑜伽行,当自第二禅出定时,因他的念与正知的观察禅支而喜粗起,乐与一境性寂静现起。此时为了舍断粗支及为获得寂静支,他于同一的相“地、地”的数数作意,当他想:“现在要生起第三禅了”,断了有分,即于那同样的地遍作所缘,生起意门的转向心。自此以后,即于同样的所缘速行了四或五的速行心。在那些速行心中的最后一个是色界的第三禅心,余者已如前说为欲界心。[8]

第三禅地

少净天

无量净天

遍净天

出世间第三禅

在觉照第三禅禅那法的无常无我本质时,你也能证悟涅槃。那时你的道智果智称为出世间的第三禅道智与果智,因为它们具有乐与一境性两种禅支。[13]

相关条目

注释与引用

  1. 《清净道论.说地遍品》:“以厌恶于喜或超越于喜名为离,其间的一个“与”字,乃连结的意思。一、可以连结于“止息”之句;二、或可连结于“寻伺的止息”之句。这里(离喜)若与“止息”连结,则当作如是解释:“离喜之故而更止息于喜故”,依此种解释,离是厌离之义。是故当知喜的厌离之故便是止息之故的意思。如果连结于“寻伺的止息”,则当作“喜的舍离之故,更加寻伺的止息之故”的解释。依这样解释,舍离即超越义。故知这是喜的超越与寻伺的止息之义。”
  2. 《清净道论.说地遍品》:“见其生起故为舍。即平等而见,不偏见是见义。由于他具备清明充分和坚强的舍故名具有第三禅者为住于舍。舍有十种:即六支舍梵住舍觉支舍精进舍行舍受舍观舍中舍禅舍遍净舍。 舍以中立为相,不偏为味(作用),不经营为现起(现状)离喜为足处(近因)。(问)岂非其它的意义也是中舍吗?而且在初禅二禅之中也有中舍,故亦应在那里作“住于舍”这样说,但为什么不如是说呢?(答)因为那里的作用不明显故,即是说那里的舍对于征服寻等的作用不明显故。在此(第三禅)的舍已经不被寻伺喜等所征服,产生了很明显的作用,犹如高举的头一样,所以如是说。”
  3. 《清净道论.说地遍品》:“在“念与正知”一句中,忆念为念,正当的知为正知,这是指人所具有的念与正知而言。此中念以忆念为相,不忘失为味,守护为现起。正知以不痴为相,推度为味,选择为现起。虽在前面的诸禅之中亦有念与正知──如果失念者及不正知者,即近行定也不能成就,何况安止定──然而彼等诸禅粗故,犹如于行地上的人,禅心的进行是乐的,那里的念与正知的作用不明。由于舍断于粗而成此禅的细,譬如人的航运于剑波海,其禅心的进行必须把握于念及正知的作用,所以这样说。更有什么说念与正知的理由呢?譬如正在哺乳的犊子,将它从母牛分开,但你不看守它的时候,它必定会再跑近母牛去;如是这第三禅的乐虽从喜分离,如果不以念与正知去守护它,则必然又跑进于喜及于喜相应。或者诸有情是恋着于乐,而此三禅之乐是极其微妙,实无有乐而过于此,必须由于念与正知的威力才不至恋于此乐,实无他法。为了表示这特殊的意义,故仅于第三禅说念与正知。”
  4. 《清净道论.说地遍品》:“虽然具足第三禅之人没有受乐的意欲,但有与名身(心心所法)相应的乐(受);或者由于他的色身曾受与名身相应的乐而起的最胜之色的影响,所以从禅定出后亦受于乐,表示此义故说“乐以身受”。”
  5. 《清净道论.说地遍品》:“由于此禅而佛陀等诸圣者宣说、示知、立说、开显、分别、明了、说明及赞叹于具足第三禅的人的意思,他们怎样说呢?即“成就舍念乐住”。那文句当知是与“第三禅具足住”连结的。为什么彼诸圣者要赞叹他呢?因为值得赞叹故。即因那人达到最上微妙之乐的三禅而能“舍”不为那乐所牵引,能以防止喜的生起而显现的念而“念”彼以名身而受诸圣所好诸圣习用而无杂染的乐,所以值得赞叹。 因为值得赞叹,故诸圣者如是赞叹其德说:“成就舍念住” 。”
  6. 《清净道论.说地遍品》:“以舍离于喜为一支舍离。犹如第二禅的寻与伺在于安止的剎那舍断,而喜亦在第三禅的安止剎那舍离,故说喜是第三禅的舍断支。”
  7. 《清净道论.说地遍品》:“以“乐与心一境性”二者的生起为二支具备。”
  8. 8.0 8.1 8.2 8.3 《清净道论.说地遍品》
  9. 第三禅的异熟(心),在第三禅地中,转起结生、有分、死。摄阿毗达摩义论.摄离路分别品
  10. 《摄阿毗达摩义论.摄心分别品》
  11. 此处原文省略了:“于第三静虑道之清净是初,舍之增长是中,庆喜是后。”
  12. 《阿毗达摩讲要.第四十九讲》
  13. 13.0 13.1 《如实知见》.帕奥禅师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