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重定向自空解脱门
跳转至:导航搜索

(巴利语:suññatā)涅槃被称为空。依不同的方面,涅槃有三种,即:无相无愿。被称为空是因为它毫无贪嗔痴,也因为它毫无一切有为法[1]

概述

佛陀关于空性的教导,主要以三种突出的方式定义空性:

  • (1)作为一种禅定方式;
  • (2)作为六根六尘[六种官感及其对象]的一种属性;
  • (3)作为一种定境。

尽管这几种空性形式定义各异,它们终归于同一条灭苦之道。空性作为禅定方式,专注的是扰动与张力的问题,空性作为属性,专注的是我与非我的问题。作为禅定方式的空性起始于止,作为属性的空性起始于观。[2]

经藏语源

(1)在《中部·小空经》和《中部·大空经》中,对作为禅定方式的空做了详细解说。《小空经》是“佛陀为阿难说明空定。空定,因为想念生烦恼而空之,是次第无其想念的方法。所要空的,是色想、人想、地想、四无色处想、六处身想等,于其等之诸想:欲漏、有漏、无明漏成为空时,说可得真解脱。”《大空经》是佛陀为比库讲解“远离独住之功德,而当住于内成就空,以得四禅定,更于外和内外作意空,作意不动。为作意不动,于不动,彼之心踊跃、欣喜、定住、解脱。”

(2)在《小部·无碍解道》俱存品第十·空论中,以25种方式[3]来解释“世间是空”,即六根与六尘的一种属性:

一时,世尊在沙瓦提国祗树林给孤独园。尔时,具寿庆喜诣世尊之前……庆喜白世尊曰:“世尊!有言‘世间是空,世间是空’。世尊!如何言‘世间是空’耶?”“庆喜!我、我所是空故,言‘世间是空’。庆喜!我、我所是空者何耶?庆喜!于眼我、我所亦是空,于色我、我所亦是空,于眼识我、我所亦是空,于眼触我、我所亦是空,眼触所缘而生所受之乐、苦、不苦不乐,我、我所亦是空。耳……[乃至]……声……[乃至]……鼻……[乃至]……香……[乃至]……舌……[乃至]……味……[乃至]……身……[乃至]……所触……[乃至]……于诸法,我、我所亦空,于意我、我所亦空。于意识我、我所亦是空。于意触我、我所亦空,意触所缘而生所受之乐、苦、不苦不乐,我、我所亦是空。庆喜!我、我所是空,故言‘世间是空’。”


(3)《中部·有明大经》中,以空心解脱来解释作为定境的空:

“尊者?云何为心解脱?”“尊者!于此,比库或至森林、或至树下、或至空闲处,作如是思惟:‘此我或我所是空也。’尊者!此称为心解脱。”

“尊者!云何为无相心解脱?”尊者!于此,比库由对一切相不作意,具足无相心定而住。尊者!此称为无相心解脱。”

“尊者!因有方便,依据方便,此等诸法为义异、名异。复次,尊者!因何方便、依据何方便,此等诸法为义同而名异?”

“尊者!贪为量因,嗔为量因,痴为量因。彼等漏尽比库,已舍、已断根[如截]多罗树头,归于非有,未来为不生法。尊者!与无量心解脱相比,彼等不动心解脱称为最上。彼不动心解脱,即贪空、嗔空、痴空也。……”

论藏出处

《法集论·第一·心生起品》

  • 出世间心·空
三四四 云何为善法耶?即修出世间之静虑,以出离、还灭而舍离成见,得初地而离欲……乃至……空具足初静虑而住时,其时有触……乃至……有不散乱……乃至……是等为善法。

三四五 云何为善法耶?即修出世间之静虑……乃至……得初地而离寻伺故……乃至……空具足第二静虑……乃至……第三静虑……乃至……第四静虑……乃至……初静虑……乃至……第五静虑而住时,其时有触……乃至……有不散乱……乃至……是等为善法。

注释书解说

《清净道论·第二十一·说行道智见清净品》[4]

(Ⅰ)(三解脱门)因为这(行舍智)是由三种随观而转起,所以说以(信、定、慧)三根为主而入三种解脱门的状态。即是说以三种随观为三解脱门。所谓:“此等三解脱门是引导出离世间的。……(空解脱门是)由屡观一切法为他,并以导其心入于空界。故此等三解脱门是引导出离世间的”。……

……“忆念无常者,现起诸行为灭尽。忆念苦者,现起诸行为怖畏。忆念无我者,现起诸行为”。然而此等三随观门的那些解脱是什么?即无相,无愿,空的三种。即如这样说:‘忆念无常者则胜解多,而获得无相解脱。忆念苦者则轻安多,而获得无愿解脱。忆念无我者则知多,而获得空解脱。此中:……以空之相的涅槃为所缘而转起的(圣道)为空(解脱)

其次于阿毗达磨中只说这样的二种解脱:“当修习导至出离及灭的出世间之禅时,为除恶见,为得初地,离诸欲,具足无愿及空的初禅而住”。这(二解脱)是直接关于从观而来说的。因为观智,虽曾于《无碍解道》中这样说:‘无常随观智,因为脱离常的住着,故为空解脱;苦随观智,因为脱离乐的住着……无我随观智,因为脱离我的住着,故为空解脱。如是由于脱离住着而说空解脱。……这(二解脱)是由于从(观)而来,于圣道的刹那而论解脱的。是故当知(于阿毗达磨)只说无愿与的二种解脱。

现代解释

帕奥禅师讲述《大空经》:

基于自身的特质,果定称为空,但作为其目标的涅槃也称为空,因为它毫无贪、嗔、痴。另者,也可依据入道的方式来解释,因为观智vipassanā-bāṇa)也被称为suññatā)、无相无愿。于此,若比库……在观照诸行法为无我时导致圣道从无我当中出起,其导致圣道出起的观智即称为“空”。


玛欣德尊者《阿毗达摩讲要》:

如果依一个禅修者在修观而证得涅槃,依证悟涅槃之门来说,涅槃又可以分为三种:一种是空。由于涅槃是贪、嗔、痴的空无、没有,所以称为空;……如果一个禅修者在修无我随观的时候证悟涅槃,他证悟的是空涅槃;……他进入涅槃称为空门,这个时候称为“空解脱”(suññatā-vimokkha)。


坦尼沙罗尊者问答“缘起与空性”:

佛陀以两种方式使用“空性”这个词。从禅修角度,他讲的是定的精细层次,在其中空无低等定力层次里存在的细微张力与扰动。从感官体验角度,他讲的是,我们的官感与其对象都是空无“我”或“属我”——换句话说,那里没有什么内在的“我”或“我的”。

至于蕴涵“空无内在本质”[性空]的那种“空”,那是后来由龙树提出的。当时他与另外一些佛教哲学家辩论,那些人说,每一种体验都具有内在本质。他的反驳是,假若事物有内在本质,就不会升起、消逝。更重要的是,假若苦有内在本质,就不可能从中获得解脱。基本上,他想要表达的,就是佛陀已经用更简单的话说过的: 事物依缘而起。[5](龙树本人,当他把常规层次上的空性等同为缘起时[dependent co-arising,十二因缘],就绕到了这里。)如果你想从苦中解脱,只要终结它的缘,那么作为果报,它就会止息。

因此,如果你不喜欢这个语境里的“empty”[空],可以用conditioned[依缘]替代,因为这个词有一个实用性。它把你指向那些因与缘,特别是你力量所及范围内的因与缘,你可以朝着正面方向改变它们。Insubstantial 与ephemeral的意思无非是: 事物变化得快速。它们没有告诉你,朝哪里看才能获得解脱。

关于“空”与大乘各派不同观点的比较

根据巴利文经典,个人只不过是一个复杂的五蕴统一体,每一蕴均有无常无我这三种烙印(基本特性)。任何有关此类瞬息万变、依赖因缘的五蕴现象所假设出来的“我”,都会被视为“身见”,此“身见”正是系缚众生于生死轮回中的最根本的“结”。佛教认为,获得解脱不能通过实现一个“真我”或“绝对的我”,而是通过消除对五蕴有关的最微细的自我意识,消除所有制造“我”、“我所”等想法、潜在的“我慢”倾向等。

大乘各派虽有很大的分歧,但都同意要坚持一个论点,那就是声称:生死轮回与涅槃、污染与清净、烦恼与智慧、迷与悟等等,从根本上来说是没有分别的。[6]但从上座部佛教的角度来看,这是荒诞不经的。对大乘来说,实现佛教修道所要达至的觉悟,正是要唤醒此不二论的观点。大乘否决传统的、对立的二元论,因为一切现象的本质是“空”。由于缺乏任何内在的实质或本质,因此在共性之“空”中,所有主流佛教所安立之各式各样明显相反的现象终于不谋而合:“诸法(现象)皆有一性,那就是‘空性’或‘无性’。”

在巴利文的藏经中,并无发现佛陀的教导有赞成过任何形式的不二论,也没有发现不二论的观点被含藏于佛语之中,也没有巴利文的经典提出过二元论,安立一个形而上学的二元论假设,供给知识分子们去认同。佛陀的教导特色,本质上是务实的,不是思辩的。

虽然如此,这种务实主义也非全无哲学根据,而是以佛陀所觉悟到的、洞悉到的诸法实相为根据。相对于不二论系统,佛陀不是要发现隐藏于世间经验背后或下面的一个统一原则,相反地,它采用具体的现实生活经验,以当中混乱一片的差异与紧张为它的出发点与框架,从中试图诊断出人类生存的核心问题,并提供解决方法。因此,佛教修道的指导原则不是最终的统一,而是灭绝苦痛,俾能从根本上解决存在的困境。

当我们如实地审查当下的经验时,我们会发现,它贯穿着许多极为重要的二元性,对灵修的追求上有深刻的含义。佛陀在巴利文经藏中教导我们,坚定不移地专注着这些相对现象,并且确认它们,才是忠实地寻找解脱智慧所必须的。正是这些对立(善与恶、苦与乐、智与痴)的存在,使追求觉悟与解脱成为那么一个极其重要的关注。[7]

参见

注释与引用

  1. 寻法比库中译《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六章·色之概要:巴利文Nibbāna(涅槃)是源自动词nibbāti,意为“被吹灭”或“被熄灭”。因此它是表示熄灭了世间的贪、嗔、痴之火。但诸巴利论师较喜欢解释它为渴爱的纠缠的不存在或离去。只要人们还受到渴爱的纠缠,他们还被绑在生死轮回里;但在灭尽一切渴爱时,人们即会证悟涅槃,解脱生死轮回。
  2. 坦尼沙罗尊者著《空性的诚实》
  3. 《无碍解道》俱存品第十·空论:空空、行空、坏空、最上空、相空、消除空、定空、断空、止灭空、出离空、内空、外空、俱空、同分空、异分空、寻求空、摄受空、获得空、通达空、一性空、异性空、忍空、摄持空、深解空、正知者之流转永尽一切空性中之胜义空。
  4. 觉音尊者著《清净道论》
  5. 龙树《大智度论》:复次、性名自有。不待因缘。若待因缘则是作法。不名为性。诸法中皆无性。何以故。一切有为法。皆从因缘生。从因缘生则是作法。若不从因缘和合。则是无法。如是一切诸法性不可得故。名为性空。
  6. 玄奘译《心经》: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
  7. 《佛法与不二论》.菩提比库著 梁国雄居士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