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通神变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到导航跳到搜索

神通神变(巴利语:Iddhipāṭihāriyaṁ)是三神变中的一种,也是因而起的五神通之一[1]。于地遍等得证第四禅的瑜伽者,成就所说的“修而有神通的功德”的世间的诸神通。[2]

律藏

《律藏.小品.破僧犍度》:

时,具寿沙利子记心神变教诫之说法,教诫、教导诸比库。具寿摩诃目犍连神通神变教诫之说法,教诫、教导诸比库。时,诸比库依具寿沙利子之记心神变教诫及马哈摩嘎喇那之神通神变教诫,受教诫、教导,得远尘离垢之法眼,谓:凡为集法者,皆有此灭法。

《律藏.小品.小事犍度》:

佛世尊呵责、说法已,告诸比库曰:“诸比库!不得向在家人示现上人法之神通神变,示现者堕恶作

经藏

《经藏.长部.给瓦嗒经》:

坚固!又神通神变者何耶?坚固!因有比库,能现无量种之神变:一身现为无量身,无量身现为一身,或显或隐、穿墙、串壁、穿山,皆通行无碍,犹如于虚空;出没大地,犹如于水中;覆水不没,犹如于地上;结跏趺坐于空中浮游,犹如有翼之鸟;以手扪摸日月之如是大神力、大威力;

......

然,坚固!我以观察于神通神变之过患,而厌患、惭愧、避遣神通神变

《增支部经典一.三 集 第四 战士品》:

诸比库!成就三法之比库,是达于究竟边际……乃至……是人中之最胜。云何为三耶?

神通神变记说神变教诫神变是。诸比库!成就此等三法之比库,是达于究竟边际,得究竟安稳,修究竟净行,是究竟终极,人天中之最胜。

神变论

欲求“一身而成多身”等神变行动的初学瑜伽者,于( )而至白遍的八遍中,各各生起八种等至之后,当以此等十四行相调伏其心:(一)以顺遍,(二)以逆遍,(三)以顺逆遍,(四)以顺禅,(五)以逆禅,(六)以顺逆禅,(七)以跳禅,(八)以跳遍,(九)以跳禅与遍,(十)以超支,(十一)以超所缘,(十二)以超支与所缘,(十三)以支的确定,(十四)以所缘的确定。[2]

参见

神变修行的方法及引经的解释

《清净道论.说神变品》:

世尊曾经指示神变修行的方法说[3]:“彼[4]如是[5]心得等持[6],清净洁白[7]无秽离诸随烦恼[8]柔软适于作业[9]安住不动时[10],引导其心[11]倾向于神变[12],及证得种种神变。即以一(身)为多(身),多(身)为一(身),显身,隐身,穿壁,穿墙,穿山无有障碍,如行空中,出没地上如在水中,涉水不沉如履地上,趺坐空中而复经行如鸟附翼,日之与月有大神力有大威德手能扪之,虽梵天界身能到达”。[2]

如何获得神变

如何得此神变?即具足神变的四地、四足、八句、十六根本、以智决意(而得神变)。[2]

神变的四地

四地——当知为四禅。即如法将(沙利子)说:“什么是神变的四地?即初禅离生地,二禅喜乐地,三禅舍乐地,四禅不苦不乐地。因这神变的四地,令得神变、证神变、变作诸神变、生诸神变的功德、神变的自在及神变的无畏”。

这里的前三禅之人,由于遍满喜及遍满乐而入乐想及轻想,成为轻乐及适于工作的身而获得神变,所以因此前三禅而至于获得神变之故,为(获得神变的)资粮地。但第四禅是获得神变的基本地。[2]

神变的四足

四足——即四神足。所谓:“什么是神变的四足?兹有比库,(一)修习欲三摩地[13]勤行[14]具备[15]神足[16],(二)修习精进(三摩地勤行具备神足),(三)修习 (三摩地勤行具备神足),(四)修习观三摩地勤行具备神足。由于此等神变的四足,令得神变……乃至神变的无畏”。 [2]

神变的八句

八句——即欲等八句。所谓:“什么是神变的八句?诸比库!若有比库,(一~二)于欲依止,得定,得心一境性,欲非是定,定非是欲,欲定相异。若有比库,(三~四)于精进依止……若有比库,(五~六)于心依止……若有比库,(七~八)于观依止,得定,得心一境性,观非是定,定非是观,观定相异。于此等神变的八句而得神变……乃至神变的无畏”。此处欲是欲生神变,与定结合而得神变。精进等句亦同样。是故当知说此八句。[2]

神变的十六根本

十六根本——是以十六行相而心不动。所谓:“神变有几种根本?有十六种根本:(一)以不向下心于懈怠不动故不动,(二)以不向上心于掉举不动故不动,(三)以不染着心于贪不动放不动,(四)以不抗拒心于嗔不动故不动,(五)以不依止心于见不动故不动,(六)以不结缚心于欲贪不动故不动,(七)以离脱心于爱贪不动故不动,(八)以不相应心于烦恼不动故不动,(九)以离界限心于烦恼的界限不动故不动,(十)以一境性心于种种性的烦恼不动故不动,(十一)以信摄护心于不信不动故不动,(十二)以精进摄护心于懈怠不动故不动,(十三)以念摄护心于放逸不动故不动,(十四)以定摄护心于掉举不动故不动,(十五)以慧摄护心于无明不动故不动,(十六)以光明心于无明黑暗不动故不动。有此等神变的十六根本而得神变……乃至神变的无畏”。

虽然此(不动之)义于前面的“如是于心等持”等句中已得成就(那里是指得第四禅者说),但现在为示初禅等(前三禅)是神变的地、足、句、根本,所以再说(不动)。前者是来自经中,后者是依《无碍解道》中说的。如是为了两者的不惑乱,所以再说。[2]

以智决意(此处以一身成多身神变为例)

以智决意——比库业已成就此等神变的地、足、句、根本诸法(前三禅),入于神通的基础禅(第四禅),出定之后,若欲成百身,念 “我成百身,我成百身”而作准备定已,再入神通的基础定,出定后,而决意,由决意之心便成百身。于千身处亦同样。

如果这样而未成(神变),再作准备定,再入禅定而出定后,即当决意。正如相应部(杂部)的义疏说:“当一回二回入定”。基础禅(第四禅)心有似相所缘,遍作(前三禅)心有百身所缘或千身所缘。而此等(百千身)是依具体的,不是依概念的。决意心亦同样的有百身所缘或千身所缘。彼(决意心)如前面(第四品地遍的解释)所说的安止心,于种姓心之后仅一刹那而生起,是属于色界第四禅。即如《无碍解道》说:“本来是一身而念[17]多身。念百身千身或百千身已,以智决意‘我成多身’ [18],即成多身。譬如尊者朱腊般他嘎。”[2]

十种神变

其他辞典释义

注释与引用

  1. 《清净道论导读》. 护法法师口述 陈水渊整理
  2.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清净道论》.说神变品
  3. 参考《寂志果经》(大正一•二七五b)。
  4. 《清净道论.说神变品》:“是彼证得第四禅的瑜伽者。”
  5. 《清净道论.说神变品》:“是指次第证得此第四禅。即是说次第的证得初禅等乃至第四禅。”
  6. 《清净道论.说神变品》:“是以第四禅而等持。”
  7. 《清净道论.说神变品》:“清净”等的文句中,以舍念而清净故为“清净”。因清净故即为“洁白”──光洁之义。
  8. 《清净道论.说神变品》:由于破了等诸缘而离贪等之秽故为“无秽”。无秽故“离随烦恼”。即彼不为秽之染污。
  9. 《清净道论.说神变品》:心善修习,故为“柔软”。即心得自在之义。因以自在活动故说心得柔软。因柔软故“适于作业”──即可作业及合于作业之义。因为只有柔软之心才适于作业,犹如经过炉火的黄金相似。这(柔软和适于作业)二者都是依于心善修习之故,即所谓:“诸比库!我实未见有其它一法,像心这样的修习多作而成柔软适于作业的”。
  10. 《清净道论.说神变品》:安立于此等清净性等故为“安住”。由于安住故“不动”──即不摇无动之义。或者自己以柔软及适于作业的状态而自在安住故“安住”;以信等摄护其心故“不动”,因为以信摄护之心不得为不信所动;以精进摄护之心不得为懈怠所动;以念摄护之心不得为放逸所动;以定摄护之心不得为掉举所动;以摄护之心不得为无明所动;以(智)光摄护之心不得为烦恼的黑暗所动。以此六法摄护成为不动。如是具备这(等持、清净、洁白、无秽、离随烦恼、柔软、适于作业、安住不动)八支的心,则适合于以作证神通的诸法而证诸神通了。
  11. 《清净道论.说神变品》:“是色界的心。”
  12. 《清净道论.说神变品》:“引导其心倾向于神变”,此中以成就为“神变”,即指成功之义及获得之义而说。因为由于完成及获得而称为成就。即所谓“有愿望者而成就他的愿望”。成就出离故为神变,因抗拒了敌对。成就阿罗汉道故为神变,因抗拒了敌对。
  13. 《清净道论.说神变品》:“欲三摩地”是以为因或以欲为主的定,即以欲作其所欲为主而得定是一同义语。
  14. 《清净道论.说神变品》:“精勤之行为‘勤行’,即成为四作用的正勤精进是一同义语。”
  15. 《清净道论.说神变品》:“‘具备’即具欲定与勤行。”
  16. 《清净道论.说神变品》:“‘神足’是以另一门的成就之义,或因有情由此成功繁荣而至上位之义,故得神变的名称——即与神通心相应的欲定勤行之足的其余的心心所法所聚之义。即所谓:‘神足即如是的受蕴 (想蕴行蕴) 识蕴’。或以能行故为足,即到达(神变)之义。神变的足为神足,与欲等是同义语。所谓:‘诸比库!若有比库,于欲依止,得三摩地,得心一境性,是名欲定。他勤行于未生诸恶而令不生……是名勤行。诸比库!此欲,此欲三摩地及此勤行,是名欲三摩地勤行具备神足’。如是其余的(精进、心、观)神足之义可知。”
  17. 《清净道论.说神变品》:“‘念’是依遍作(准备)说的。”
  18. 《清净道论.说神变品》:“‘念已以智决意’是依神通智说的。是故他念多身,然后于遍作心之末而入定,出定之后,更念‘我成多身’,自此起了三或四的前分心之后,仅以生起一刹那的神通智而决意——以决定而得名为决意。”

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