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识与舍俱行无因善果报心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转至:导航搜索

眼识与舍俱行无因善果报心(巴利语:upekkhāsahagatam-cakkhuviññāṇam-kusalavipākacittani)当外在的可喜目标撞击眼根门时,首先生起一个五门转向心,随后依靠眼净色而生起眼识。[1]


概述

主要性质

  • 眼识:眼识依靠眼净色(cakkhu-pasāda)而生起,其作用只是直接与立刻地看及识知颜色;
  • 舍俱行:由于首四种目标(色、声、香、味)对首四种净色的撞击力弱,所以俱行的受是舍受;
  • 无因:它们没有任何贪嗔痴不善因(不善根),也没有任何可善可无记的无贪、无嗔、无痴三美因(美根)。由于“因”是帮助心稳定的因素,所以无因心比有因心较弱;
  • 善果报心:这些心本身并非善或不善;在业力方面它们是无记的,“善”在此是指它们是由善业产生的果报;所以“善”一词并非形容这些心本身,而是形容产生它们的业。对于善果报心,其目标是可喜(iṭṭha)的。

名法组成

一个善果报眼识由8个名法组成:[2]

  • 1个心:[3]以眼净色为依处生起,缘取外界的色所缘(颜色);
  • 7个遍一切心心所:触、受、想、思、一境性、命根、作意。[4]

作用

  • 看:在五根门的心路过程里,转向刹那之后生起的是一个直接识知该撞击根门的目标的心。此心及其所执行的特定作用决定于该目标的本质。若该目标是颜色,眼识即会生起。它们是很基本的心,生起于辨别的阶段之前,只是先简单地体验该目标。[5]


论藏出处

《法集论·第一·心生起品·无记心》

  • 一 异熟·(一)善业·欲缠异熟·善异熟五识·一
四三一 云何为无记法耶?即由舍俱行而色为所缘,令欲缠之善业己作、已积集之异熟眼识生起时,其时有触、受、想、思、心、舍、心一境性、意根、舍根、命根-----其时更有所有之他缘已生无色之诸法-----是等为无记法。


参见

注释与引用

  1. 寻法比库中译《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一章·心之概要:当外在目标撞击五根门之一,在相符的五识(如:眼识)生起之前,另一心必须先生起,该心即是五门转向心;其作用是转向(āvajjana)呈现于五根门(dvāra)之一的目标。此心并没有看、听、嗅、尝、触该目标;它纯粹只是转向该目标,以使五识之一能够随后生起。
  2. 依据帕奥禅师著《智慧之光》第十章·名业处
  3. 《智慧之光》中将此译为“识”:根据复注的解释:jānanam nāma upaladdhi——“能获得(所缘)名为识知”。《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一章·心之概要:巴利文citta是源自动词词根citi(认知;识知)。诸论师以三方面诠释citta(心):造作者、工具、活动。作为造作者,是识知目标者。第二章·心所之概要:诸心所必须依靠才能协助识知目标,所以是识知的主要成份。心与心所之间的关系就有如国王与大臣。虽说“皇上来了”,但国王是不会单独来的,而时常都有随从陪伴。同样地,每当生起时,它决不会单独生起,而必定有心所陪伴。
  4. 《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二章·心所之概要:诸心所是与心同时发生的名法,它们通过执行个别专有的作用来协助心全面地识知目标。心所不能不与心同时生起,心也不能脱离心所而单独生起。虽然这两者在作用上互相依赖,但被视为是最主要的。
  5. 《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三章·杂项之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