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如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到导航跳到搜索

原始佛教没有真如,一切五蕴(色、受、想、行、识)都是有为法不断刹那生灭不会有无为、不生不灭的自性,只有涅槃法才是无为法具有不生、不灭的自性,佛教分裂后的印度阿首咖(阿育王)时代北道派开始违背佛教主张一切法都有无为、不生、不灭的自性称为真如


以摩嘎利子帝思(目犍连子帝须)尊者为首的一千阿拉汉长老对真如的批判

上座部佛教《弥林达问经》(彌蘭王問經)记载果德玛佛(释迦牟尼佛)预言果德玛佛(释迦牟尼佛)入灭后会有马哈咖沙巴(大迦叶)尊者尊者召开第一次结集、果德玛佛(释迦牟尼佛)入灭一百年后会有亚沙迦兰陀子(耶舍迦蘭陀子)召开第二次结集、果德玛佛(释迦牟尼佛)入灭二百十八年后会有摩嘎利子帝思(目犍连子帝须)尊者召开第三次结集第三次结集后会有大马兴德(大摩哂陀)尊者去斯里兰卡传法、果德玛佛(释迦牟尼佛)入灭五百年后会有那先尊者向弥林达(彌蘭王)开示,这些有六神通四无碍解智的阿拉汉(阿羅漢)尊者会说明正法打击假佛法让佛教坚固住立五千年[1]


佛教分裂后的印度阿首咖(阿育王)时代北道派开始主张一切法都有无为、不生、不灭的自性称为真如,佛教第三次结集的《论事》记载以摩嘎利子帝思(目犍连子帝须)尊者为首的一千个阿拉汉(阿羅漢)尊者批判了北道派的“真如”邪执[2]

结果北道派无法回答摩嘎利子帝思(目犍连子帝须)尊者问的问题:

“一切法的真如是无为?一切法的真如是涅槃、护、住、归依、所趣、无没、无死?

色、受、想、行、识的自性是无为?色、受、想、行、识的自性是涅槃、护、住、归依、所趣、无没、无死?

有二无为?有二涅槃、有二护、有二住、有二归依、有二所趣、有二无没、有二无死?

有三无为?有三涅槃、有三护、有三住、有三归依、有三所趣、有三无没、有三无死?

有四无为?有四涅槃、有四护、有四住、有四归依、有四所趣、有四无没、有四无死?

有五无为?有五涅槃、有五护、有五住、有五归依、有五所趣、有五无没、有五无死?

有六无为?有六涅槃、有六护、有六住、有六归依、有六所趣、有六无没、有六无死?

一切法的真如是色、受、想、行、识?”

说明真如特性。


注释与引用

  1. 《彌蘭王問經》 第一卷 :爾時,世尊大般涅槃之時,與大比丘眾行至拘尸那竭羅,時世尊依無常等法而令一切有情生起感動,示現無餘涅槃界之涅槃行相,於拘尸那竭羅末羅國〔熙連禪〕河畔之惒跋單沙羅雙樹間,頭朝北臥於牀,告諸比丘曰:「諸比丘!我告汝等。諸比丘!我令汝等知一切諸行是滅法,汝等不放逸而成就。為汝等,我宣說勝者之九分教,我宣說兩分別、兩波羅提木叉,我宣說聲聞之究竟智,我宣說大聲聞之究竟智,我宣說辟支佛之到究竟智,我宣說正等覺者之到究竟智,我宣說四正勤,我宣說四聖諦,我宣說七覺支,我宣說十二支緣起,我宣說四念處、聖八支道、七果、八等至、九〔次第住〕定。諸比丘!我弟子堪能、甚堪能、聰明、練達。而凡我所宣說此法與律,我滅後為汝等之師。我般涅槃之時,聖迦葉憶念老年出家者須跋陀之暴言,而行法之合誦,淨化佛語。由此更經百年,耶舍迦蘭陀子破跋耆子比丘等,為第二合誦。由此更經二百十八年,目犍連子帝須長老破諸異派,為第三合誦。次名大摩哂陀之比丘於銅鍱洲,住立我教。然,更由正等覺者般涅槃經五百年,有名彌蘭王,志求全閻浮提中依自己之智力而起微妙之諸問,沙門婆羅門依微妙之問而破時,有一名那先比丘,破王之說,以種種之譬喻令感歎,不曇其教,至五千年之後,令其教堅固住立。」
  2. 《論事》第十九品:第五章 真如論。
    今稱真如論。此處,色等一切諸法稱為色等之自性,則稱為真如。其真如不繫屬於有為之色等,故言無為,乃一分北道派之邪執。
    (自)一切法之真如是無為耶?(他)然。(自)是涅槃、護、住、歸依、所趣、無沒、無死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自)一切法之真如是無為,涅槃是無為耶?(他)然。(自)有二無為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自)有二無為耶?(他)然。(自)有二護……乃至……中間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
    (自)色有色性,色性非無為耶?(他)然。(自)是涅槃、護、住、歸依、所趣、無沒、無死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自)色有色性,色性非是無為耶?(他)然。(自)有二無為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自)有二無為耶?(他)然。(自)有二護……乃至……中間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
    (自)受有受性,受性……乃至……想有想性,想性……乃至……行有行性,行性……乃至……識有識性,識性非是無為耶?(他)然。(自)是涅槃、護、住、歸依、所趣、無沒、無死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自)識有識性,識性非是無為耶?(他)然。(自)有六無為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自)有六無為耶?(他)然。(自)有六護……乃至……中間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
    (他)不應言:「一切法之真如是無為。」耶?(自)然。(他)一切法之真如是色受想行識耶?(自)實不應如是言……乃至……。(他)是故,一切法之真如是無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