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精进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正精进(巴利语:Sammappadhānā),即为达致涅槃而正确的努力。

概述

正精进通常是指四正勤

诸比库,什么是正精进呢?诸比库,于此,比库

为了未生之恶、不善法的不生起,生起意欲、努力、激发精进、策励心、精勤;

为了已生之恶、不善法的断除,生起意欲、努力、激发精进、策励心、精勤;

为了未生之善法的生起,生起意欲、努力、激发精进、策励心、精勤;

为了已生之善法的住立、不忘、增长、广大、修习、圆满,生起意欲、努力、激发精进、策励心、精勤。

诸比库,这称为正精进。[1]

简略的讲,正精进就是为了四件事而努力奋进。这四件事就是:未生之恶令不生、已生之恶令断除、未生之善令生起、已生之善令增广。

精进与敌对法

根据论藏,精进(巴利语:vāyamati)是一种心所:其特相是支持、奋斗、或激起力量;作用是支持或稳固相应名法;现起是不放弃;近因是悚惧或逼迫感(巴利语:Saṃvega)或精进事,即任何能够激起精进之事。有如在一间老旧的屋子加上几支新柱子,以防止它倒塌,或有如作为后援的生力军令国王的军队击败敌方,精进亦能支持所有的相应法,不令它们退减。

和精进相反的心所是昏沉(巴利语:thina)和睡眠(巴利语:middha)。

昏沉是心的软弱或沉重。其特相是缺乏精进;作用是去除精进;现起是心的消沉;近因是不如理地作意无聊或怠惰。

睡眠是心所沉滞的状态。其特相是不适业;作用是闭塞(识门);现起是昏昏欲睡;近因与昏沉的一样。

昏沉与睡眠必定同时发生,且与精进对立。昏沉有如心的病;睡眠则有如心所的病。这一对是五盖之一,由寻心所对治。[2]

昏沉和睡眠一般会表现为放逸、懈怠、懒惰、放纵。具体的说,就是对未生之恶不努力防范、对未生之善不努力使之生起,而是采取放逸、懈怠、懒惰的态度,最终导致未生之恶生起、未生之善不生;对已生之恶不制止、对已生之善不扶助,而是采取放纵的态度,最终导致已生之恶增长、已生之善退减。

和正精进相反的是邪精进。根据论藏,邪精进是属于不善心里的心所。[3]

参见

注释与引用

  1. 巴利三藏《长部》第二十二经——大念处经,D.22
  2. 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二章
  3. 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