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咖沙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转至:导航搜索
佛教八大圣地(四大圣地标为红色)
阿首咖王所设的纪念石柱。
阿首咖王所设的石柱上的大象。

桑咖沙巴利语Sankassa),是印度一座古老的城市。这座城市从果德玛佛陀时代开始变得有名起来。根据佛教的资料,它距离沙瓦提城有30由旬[1][2]。是佛陀在三十三天教导完阿毗达摩,降临回人间时的落脚点。

地理位置

桑咖沙现在被视为和伊库玛提河(卡力纳迪)(Ikkhumati(Kalinadi))北岸的桑吉施-巴萨达普拉(Sankissa Basantapura)是同一个地方,它位于阿特伦伊(Atranji)和卡诺伊(Kannauj)之间 ,距离菲特伽拉(Fatehgarh)以西23英里、卡诺伊(Kannauj)以北45英里,隶属于印度安塔-普拉迭许州(Uttar Pradesh)(北方邦)的法鲁卡巴德县(Farrukhabad)。目前这个地方还留存着一些古老的寺庙废墟以及阿首咖王为纪念此地圣迹所设的石柱残余部分。

佛教事迹

桑咖沙的名声来自于巴利三藏的古老的义注和复注中对这个地方的描述和指称。但是在三藏经典本身之中,那些被认为应该发生在桑咖沙这个地方的事迹却丝毫也没有被提到。

桑咖沙(根据注释书中所言)是佛陀在三十三天教导完阿毗达摩,并于甘达巴(Gandamba)树下展现过双神变(Twin Miracle)之后,降临回人间时的落脚点。在佛陀即将离开三十三天的时候,马哈摩嘎喇那(Moggallana)[3]宣告了佛陀即将要返回凡间的消息,民众于是聚集在沙瓦提城内等候,由小给孤独长者(Culla Anathapindika) 负责供养,那时候马哈摩嘎喇那向他们详细地阐释了佛法。随后,他们就来到了桑咖沙。佛陀回归凡间世界的降临事件,发生在大自恣(Mahapavarana)庆典日。沙咖天帝(Sakka)为了佛陀从须弥山(Sineru)向凡间大地的降临,铺设了3道天梯:位于右侧的是供给诸天神通行的黄金天梯;位于左侧的是供给大梵天(Mahābrahmā)及其随从通行的白银天梯;居于中央的则是属于佛陀的宝石天梯。在当地汇集起来的民众布满了方圆30由旬的地面。当时,上方9个梵天界和下方无间地狱(Avici)的景象都清晰可见。佛陀的随行者中包括了:五髻乐神(Pañcasikha)、马他利战车御神(Mātalī)、大梵天(Mahābrahmā)和苏亚马(Suyama)。沙利子(Sāriputta) 是第一位迎接佛陀的人,随后则是莲花色比库尼(Uppalavaṇṇā)[4] 。佛陀在那时作了对诸法的教示,从凡夫能够理解的内容开始,一直到只有佛陀才能理解的内容为止。

在这个场合,佛陀教示了《胜百本生经》(Parosahassa Jataka),向大众揭示了沙利子那无可比拟的智慧[5] 。据说,佛陀这次在桑咖沙的归临,为马哈摩嘎喇那展示他在神通领域的高超能力、为阿努卢塔展示他的天眼、以及为本那满答尼子表现他在说法领域的技巧 提供了很好的机会。佛陀也希望能给沙利子一个机会来彰显他的智慧[6],于是他向沙利子提出了一些没有其他人能够回答出来的问题。出现在《沙利子经》中的那个非完整形式的用词,可能指的是这次归临是从都西达天(Tusita)开始。[7]

桑咖沙的城门所在的位置,是这个世界“不变动”的位点之一(avijahitatthanam)。所有诸佛在教示过阿毗达摩之后[8] ,都是在那个位点上返回凡间世界的。在降临到桑咖沙之后,佛陀即动身前往揭达园林(Jetavana)。[9]

在佛陀归临时,最先触及这个世界的右足所踏到的桑咖沙的地面位点上,建有一个礼敬圣坛[10]。1000多年后,当来自中国的朝圣信徒:玄奘和法显到访此地的时候,他们发现了3个梯子,这些梯子是古人用砖块和石头筑成的,以纪念佛陀的归临。但是,当时的这些梯子都已经处于几乎陷入地下的状态了。[11]

在佛陀的时代,桑咖沙这个地方还有一个鹿苑,善冬长老(Suhemanta Thera)就在这个鹿苑里聆听了佛陀的教诲[12] 。在瓦基子争议(Vajjiputta controversy) 事件中,勒瓦答长老(Revata Thera)从索瑞亚(Soreyya) 行往萨哈亚提(Sahajati),途中有经过桑咖沙。他所取的路线,经过了桑咖沙、坎那库亚(Kannakujja)、尤旦巴拉(Udumbara)和 安伽拉普若(Aggalapura)。[13]

其他

汉传文献依据梵文翻译为僧伽施、僧迦尸、僧柯奢、桑伽施、僧伽尸沙、僧迦舍、曲女城、桑迦尸等。

注释与引用

  1. 《法句经注》Dhammapada Atthakatha,iii.224
  2. 由旬(Yojana)是长度单位:据觉音论师说,一只公牛(oxen)走一天的距离,大约七英里,即11.2公里;30由旬大约300多公里。
  3. 根据SNA.ii.570; cf.Vsm.,p.391, 此人则是阿努卢塔(Anuruddha)
  4. 相应部义注《显扬心义》SNA.ii.570
  5. 长部义注《吉祥悦意》DhA.iii.224ff.; 参见相应部义注《显扬心义》SNA.ii.570
  6. Ibid., loc. cit.; J.iv.266; see also Jhánasodhana, Sarabhamiga, and Candábha Játakas
  7. 《沙利子经》中的“众主已来由都西达天”,这里指的应该是佛陀在最后一世投生为西达塔·果德玛太子前,是居于都西达天的天人(根据小部经典第十六“沙利子经之义释”),而非指的是此次从三十三天说法后归来。
  8. BuA.106, 247; MA.i.371, etc.
  9. J.i.193
  10. 长部义注《吉祥悦意》DhA.iii.227
  11. Beal, op. cit., i.203; Fa Hien(法显), p.24
  12. 《长老偈义注》ThagA.i.212
  13. 《律藏·篇章》Vin.ii.299f

参见条目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