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余涅槃界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转至:导航搜索

有余涅槃界(巴利语:Sa-upādisesa-nibbāna)是一种阿拉汉所体验的涅槃界,虽然一切烦恼已灭尽,但因过去执取所产生的诸蕴还存在,以体验它的五蕴是否还存在,与无余涅槃界相区分[1]

概述

《经藏·小部经典一·如是语经》:[2]

我闻应供已说,世尊说此:“诸比库!此等有二涅槃。何之为二?为有余依涅槃界及无余依涅槃界。诸比库!有余依涅槃界为何?诸比库!于此应供之比库已尽漏,住于“梵行”,办应作之事,舍负重担,证得自义,以尽有结,依正智而解脱。彼五根安立,无伤彼事,故经验喜与不喜,能感乐与苦。彼为灭贪、灭嗔、灭痴者,诸比库!说彼为有余依涅槃界。[3] ……

……世尊说此义,此处如是说:“此等二种涅槃界,具眼者依无依明。初界导者现法有,灭尽爱等有余依。他灭未来一切有,成为临终无余依。知此无为之道者,尽导有者心解脱。逮达法味悦灭者,彼已舍此一切见。”

《经藏·相应部五·念处相应》:[2]

诸比库!对此四念处修习、多修者,则可期于有二果之随一果,于现法开悟,若为有余依者,得不还果
  • 有余涅槃和无余涅槃[4]
  • 许多典籍大篇地引用阐述了有余涅槃和无余涅槃。事实上,此二非二,实为同一,是因生前或死后所得而异名。如果修学者自己有足够的修证,即可今生成就涅槃。佛教没有在任何地方说过,究竞涅槃仅来生可证,这样佛教的涅槃不同于非佛教只有后世才能进入的永恒天堂。
  • 此生即证涅槃为有余涅槃;阿拉汉毁身后,证究竟涅槃,无物质残余的存在,名无余涅槃。在《本事经》,佛陀宣说道:“诸比库,涅槃有二,何为二?有依和无依。由此,诸比库,即身断除烦恼,所作皆作,抛弃执著,获证圣果,砸碎生命枷锁,正知己得解脱,此人为阿拉汉。彼五根依然存在。只因不空此五根,故彼有苦乐之受,破除贪、嗔、痴名为有依涅槃。”
  • 佛陀的目标为一、非多元,但这(单一目标-涅槃)之所以称为有余依sa-upādisesa),是因为余依(因过去而导致的五蕴)尚存(于阿拉汉的生命中),故与之共同称为有余依,即借由修行,而达到平息烦恼、余依仍存的人。[5]

《清净道论·第十六·说根谛品》[6]

(问)那么,彼等(现在的五蕴)非有应是涅槃?

(答)不然,现在的五蕴非有是不可能的,如果非有(诸蕴),则不成为现在的状态了;又(如果现在的五蕴非有是涅槃)未免有依止于现在的诸蕴的道的刹那而生起有余涅槃界的过失。[7]

分别

涅槃是一个不能再分解的究竟法。它是完全出世间的,而只有一个自性,那就是完全超越有为世间的无为不死界。[1]

  • 特相:寂静;
  • 作用:不死,令得乐;
  • 现起:无相、或无障碍;
  • 近因:导以正见而摄于戒等三学中的正当的行道。[8]

参见条目

注释与引用

  1. 1.0 1.1 菩提比库编译《阿毗达摩概要精解》
  2. 2.0 2.1 元亨寺汉译《南传佛教经藏》
  3. 那烂陀长老在《觉悟之路》中对此的解释为:诸比丘,涅槃有二,何为二?有依和无依。由此,诸比丘,即身断除烦恼,所作皆作,抛弃执著,获证圣果,砸碎生命枷锁,正知已得解脱,此人为阿罗汉。彼五根依然存在。只因不空此五根,故彼有苦乐之受,破除贪、嗔、痴名为有依涅槃。
  4. 那烂陀长老著《觉悟之路》
  5. 向智尊者著《无我与涅磐》
  6. 觉音尊者著《清净道论》
  7. 在《清净道论》的一章中,争论本身紧接在涅槃的定义之后。涅槃的定义则用了注释书通常为了说明而使用的三种范畴:涅槃的特质(相)是寂静,作用(味)为不死或得乐,显现(现起)为无相〔没有贪、瞋、痴的相〕或没有多样化(diversification)。在论辩中,觉音尊者先驳斥涅槃为“无”的见解,他认为涅槃必须存在,因为藉由行道即能体证涅槃。但其对手在承认涅槃不是“无”的同时,又以负面方式说明涅槃的本质,而说涅槃应简单地了解为:一切存在的要素,如五蕴的灭尽。尊者则回答,在个人的一期生命中,能证得涅槃而五蕴仍存在。——向智尊者著《无我与涅磐》
  8. 觉音尊者在《清净道论·说根谛品》中解说为:此‘灭’有寂静的特相;有不死的作用,或令得乐的作用;无相、或无障碍是它的现状。(问)是否没有涅槃,犹如兔角而不可得的呢?(答)不然,由于方便而得之故,因为那涅槃是由于称为适当的行道的方便而得,犹如以他心智得知他人的出世间心相似,所以不应说‘不可得故无有’。亦不应说因为愚人及凡夫的不得故无涅槃。更不应说没有涅槃。何以故?终于不成为行道的徒然无益之故;即是说,苦无 涅槃,则导以正见而摄于戒等三学中的正当的行道终于成为徒然无益的了,然此行道,因得涅槃之故,不是徒然无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