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缘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转至:导航搜索

所缘(巴利语:Ārammaṇa),是及其相应心所识知、取乐或钩住的目标。

概述

每一心及其相应心所皆必须缘取一个所缘(目标,英译:Object),因为心本身即是识知目标的活动。

在巴利文里,有两个字是用来代表所缘。其一是源自词根意为“取乐于”的ārammaṇa;另一个是ālambana,源自意为“钩住”的词根。

由此,所缘是心及其相应心所取乐或钩住的目标。[1]

六种所缘

所缘有六种,即色所缘、声所缘、香所缘、味所缘、触所缘及法所缘。此中(颜)色即色所缘,同样的声等(声等的等字,即指香、味、触。)即声等所缘。其次法所缘又摄净(色)、细色、心、心所、涅槃、施设(名言和概念)六种。[2]

首五种所缘

首五种所缘都包括在色法里。

(颜)色、声、香、味四者是属于所造色upādā rūpa),即依靠四大界而生起的次要色法。

触所缘则是四大界当中的三界,即:一、地界或坚硬性,通过触感觉为硬或软;二、火界,感觉为热或冷;三、风界,感觉为支持或压力。

四大界的第四种是水界,其特相是黏;根据《论藏》,水界不能通过触觉感受到,而只能通过意门识知。[1]

  • 首五所缘的每一种都能通过以下的三个方式识知:
一、通过各自的根门心路过程
二、通过意门心路过程
三、通过离心路过程心,即结生、有分与死亡。

法所缘

法所缘有六种:

一、净色pasādarūpa)是五种感官里的根门色法,即眼净色、耳净色等五种净色。
二、微细色sukhumarūpa)包括十六种色法,水界即是其中之一。
三、citta)亦是一种法所缘;虽然心能识知目标,但心本身亦能成为被识知的目标。当知心不能成为自己的目标,因为心不能识知自己本身;但在某个心流里的一个心,则能够识知在同一个心流里的其它心,亦能识知其它众生的心。
四、五十二心所cetasika)也是法所缘,例如:当人们觉察到自己的感受、思与情绪时。
五、涅槃nibbāna)是有学圣者与阿拉汉意门心路过程的目标。
六、概念pabbati)也是法所缘;它是世俗法,并不是究竟存在之法。

依门分类

五门心的所缘

  • 一切眼门心都只以颜色为所缘,而且只属于现在(的所缘)。同样地,声等是耳门心等的所缘,它们也只属于现在(的所缘)。[2]
在眼门心路过程里,所有属于该心路过程的心都只取色所缘为目标。色所缘并非只是眼识的目标;五门转向心、领受心、推度心、确定心、速行心及彼所缘也都取同一个色所缘为目标。再者,这些生起于眼门心路过程的心都只取“色所缘而已”(rūpam eva)为目标。在该心路过程里,它们并不能识知其他目标。
而且只属于现在(的所缘):在此“现在”一词意为“刹那现在”(khaṇikapaccuppanna),即指所体验的事物是于当下刹那存在的。由于色法变易的速度比名法慢,一个色所缘可以保持存在于整个眼门心路过程。其他(四)根门的所缘亦是如此。

意门心的所缘

  • 意门心的所缘有六种,而且,根据情况,该所缘可以是属于现在、过去、未来,或与时间无关。[2]
生起于意门心路过程里的心能够识知五所缘,以及一切五门心路过程无法识知的法所缘。意门心也能识知任一属于三时的所缘--过去的、现在的与未来的,或是与时间无关(kālavimutta)的所缘。[3]后者是指涅槃与概念。涅槃是没有时间性的,因为其自性(sabhāva)并无生、变易(住)与灭;概念也是没有时间性的,因为它并没有自性。
根据情况:《阿毗达摩义广释》解释:根据该心是欲界速行、神通速行、其余广大速行等等。除了生笑心之外,欲界速行[4]都能取三时的所缘,以及无时间的所缘。生笑心只取三时的所缘。神通心取三时的所缘,以及无时间的所缘。除了(神通心和)取过去心为所缘的第二与第四无色禅心之外,其余的广大心都取无时间的所缘(即:概念)。出世间心取无时间的所缘(即:涅槃)。

离门心的所缘

  • 结生、有分、死亡(三种)离门心[5],所缘有六种。根据情况(yathāsambhavaṁ),一般上(yebhuyyena)那于前一世已被六门之一识知的所缘,可以是现在或过去所缘,或是概念。此所缘是业、或业相、或趣相。[2]
离门心的目标有六种:过去或现在的五所缘之一,或是法所缘。在所有三种作用里,从结生至死亡,该心都只取同一所缘。该所缘是投生时结生心的目标,在生命过程当中是有分心的目标,以及在死亡时是死亡心的目标。
一世当中的离门心必定与前一世最后一个心路过程的目标相同。当人临命终时,基于其过去业与当时的情况,某个目标即会呈现于他的最后一个心路过程。这目标是以下三种之一:
  1. kamma):过去所造的善业或恶业。
  2. 业相kammanimitta):是与即将成熟而导致下一世投生至何处的善业或恶业有关的目标或影像,或是造该业的工具。例如:虔诚的信徒可能会看到比库或寺院的影像;医生可能会看到病人的影像;而屠夫则可能听到被宰杀的牛的哀号或看到屠刀。
  3. 趣相gatinimitta):这即是临终者下一世将投生的去处。例如:即将投生至欲界天的人可能会看到天界的宫殿;即将投生至畜生界的人可能会看到森林或田野;即将投生至地狱的人可能会看到地狱之火。
根据情况(yathāsambhavaṁ):《阿毗达摩义广释》解释这片语的意思是:离门心的目标是根据前一世最后一个心路过程识知该目标时所通过的门而定;亦视该目标是属于过去或现在所缘,或是概念;又根据它是业,或业相,或趣相而定。[6]

依心分类

  • 眼识等(耳识、鼻识、舌识、身识)各自取一种所缘,即颜色等(声音、气味、味道、接触)。[2]
  • 三意界则能取颜色等(所有)五所缘。[2]
五门转向心与两种领受心总称为三意界;由于它们生起于所有五门,所以能取颜色等所有五所缘为目标。[1]
  • 欲界果报心与生笑心只能取欲界所缘。[2]
这些果报心是三种推度心与八大果报心;当生起为彼所缘时,它们能取呈现于六门的一切欲界所缘。再者,除了悦俱推度心之外,当这些果报心生起为结生、有分与死亡心时,也能取六种离门所缘。诸阿拉汉的生笑心也能取所有六种欲界所缘。[1]
  • 不善(心)和智不相应欲界速行能取一切所缘,除了出世间法。[2]
由于四道、四果与涅槃九出世间法是非常的清净及深奥,所以不善心和智不相应的善与唯作心并不能识知它们。[1]
  • 智相应欲界善(心)及属于第五禅的善神通心能取一切所缘,除了阿拉汉道与果。[2]
凡夫与有学圣者不能觉察阿拉汉的道心与果心,因为他们还未证得此二心。
凡夫亦不能取有学圣者的道心与果心为所缘。层次较低的有学圣者则不能取层次较高的道心与果心为所缘。当有学圣者省察自己的出世间成就时,他们能以智相应欲界善心觉知道心、果心与涅槃。在道心之前生起的“种姓”(gotrabhū)也是属于这些心,它也取涅槃为所缘。[1]
  • 智相应欲界唯作心、唯作神通心及确定心能取一切所缘。[2]
通过欲界智相应唯作心,阿拉汉能在省察自己的成就时辨识自己的道心与果心;通过唯作神通心,他能辨识其他圣者的道心与果心,包括有学圣者与阿拉汉。在五门心路过程里,确定能识知所有五所缘;当作为意门转向心时则能识知所有六所缘。
神通(abhiññā)是已熟练于五禅者才能获取的高等智。在圣典中提及五种世间神通,即:如意通(神变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与天眼通。这些神通是运用第五禅心而获得;于凡夫和有学圣者它是善的;于诸阿拉汉则是唯作的。通过第三种神通,有学圣者能辨识与他同等级或层次较低的其他圣者的道心与果心,但不能辨识层次比他高的圣者的道心与果心。阿拉汉道心与果心则完全超越善神通心的范围。[1]
  • 于无色(禅心)当中,第二与第四取广大所缘(即:广大心)。[2]
第二无色禅心取第一无色禅心为所缘;第四无色禅心取第三无色禅心为所缘。如是此二心取广大心为所缘。[1]
  • 其余所有的广大心取概念为所缘。出世间心取涅槃为所缘。[2]
色界禅心所取的目标是概念,如:遍处禅心取遍相、无量禅心取有情概念。[1]

所缘的呈现方式

所缘的六种呈现方式是:

  • 于五根门,它是极大所缘、大所缘、微细所缘、极微细所缘。[7]
  • 于意门,它是清晰所缘及不清晰所缘。
在此所用的“大”(mahā)及“微细”(paritta)并不是指所缘的体积,而是指它给予心的撞击力。即使巨大或粗显色所缘呈现于眼门,但若眼净色很弱,或所缘在眼净色的高峰期已过才撞击它,或光线很暗,该所缘即不能给予清楚的印象,因而是属于微细或极微细所缘。反之,若细小的所缘在眼净色的高峰期撞击它、眼净色很强、光线又亮,如是该所缘即能给予清楚的印象,因而是属于大或极大所缘。因此“大所缘”和“微细所缘”等并不是指所缘的体积,而是指从所缘呈现于根门的那一刻起,直至停止呈现期间,有多少个心路过程心生起。对于呈现于意门心路过程的清晰及不清晰所缘的分别亦依据相同的原则。[8]

引用和注释

  1.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三章:杂项之概要
  2.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叶均汉译《摄阿毗达摩义论》第三:摄杂分别品。
  3. 《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三章·杂项之概要·节十七之助读说明·菩提比库原文:Mind-door cittas can also cognize an object belonging to any of the three periods of time--past,present,or future--or one that is independent of time(kālavimutta).
  4. 《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四章·心路过程之概要·节十二之助读说明:当六所缘的任何一个直接呈现于意门,而不是在五门心路过程之后发生时,“独立意门心路过程”即会生起。可能有人会质问所缘如何能够不依靠五根,而直接呈现于意门。雷迪长老举出几个来源:从以前直接体验的,或从以前直接体验的再加以推测;从以前听来的,或从听来的再加以推测;由于相信、观念、推理或省思之后所接受的见解;通过业力、神通力、身体不调、天神的影响、观照、觉悟等等。他解释:如果有人只是清晰地体验某种目标一次,即使是过了一百年之后,缘于该目标,在条件具足时也有可能令到有分心波动。已受到过往体验滋养的心是非常易于再受到它们的影响。当它遇到五所缘的任何一个时,该所缘都可能触发一连串心流,而识知上千个过去所体验的目标。 不断受到这些因缘刺激的心流,时时刻刻都在寻求机会自有分心中出起,以清楚地识知目标。因此,有分心里的作意心所不断地令到有分心波动,以及不断地把心转向由于因缘已具足而呈现的目标。雷迪长老解释,即使有分心已有自己的目标,它还是倾向于缘取其他目标。由于有分心不断地“蠢蠢欲动”,当某个目标基于其他因缘而足够明显时,它即会把心流从有分心中拉出来,而呈现于意门心路过程。 独立的意门心路过程可分为六种:根据以前直接体验的、根据以前直接体验的再加以推测、根据听来的、根据听来的再加以推测、根据所识知的、根据所识知的再加以推测的心路过程。在此,“所识知的”包括了相信、观念、观照与觉悟;“从所识知的再加以推测”包括通过归纳或推理而得来的结论。
  5. 离门心是在一世当中执行结生、有分与死亡作用之心。它们有十九种,即:八欲界大果报心、五色界果报心、四无色界果报心及两个舍俱无因推度心。
  6. 《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三章:杂项之概要:其解释如下:(1)、若是投生至欲界,在前一世临死速行的阶段,被六门之一识知的五所缘当中任何一个所缘皆可成为业相。这种所缘在新一世的结生和首几个有分可以是过去或现在所缘。它有可能是现在所缘,因为在前一世的临死速行识知该目标之后,它可能还持续存在于新一世的首几个心识剎那;随后的有分及死亡心所取的目标则必定是过去所缘。 (2)、若前一世的临死速行所取的目标是法所缘,它则可能是业或业相,以及是新一世结生、有分与死亡心的过去所缘。若该目标是趣相,它一般上是色所缘、由意门识知、以及是现在所缘。 (3)、若是投生至色界天,三种离心路过程心的目标是前一世意门临死速行所取的法所缘、是概念(于是与时间无关)、以及是属于业相。投生至第一和第三无色界天亦是如此。若是投生至第二和第四无色界天,该目标(即:心)是法所缘、是过去所缘、也是业相。 (4)、一般上(yebhuyyena):这形容词是专指无想有情(asaññāsattā)死后投生至他处,因为在色界天的无想梵天完全没有心识,所以下一世的离门心根本不能缘取前一世(生为无想梵天时)所缘取的目标。对于这类有情,依靠在生为无想梵天之前的过去业,目标会自动呈现于结生、有分与死亡心为业等等。
  7. 《法集论》第三概说品:一○二二 何为小所缘法?即依小法而生起之所有心、心所法,此等为小所缘法。 一○二三 何为大所缘法?即依大法而生起之所有心心所法,此等为大所缘法。 一○二四 何为无量所缘法?即依无量法生起之所有心心所法,此等为无量所缘法。
  8. 《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四章·心路过程之概要·节五之助读说明

参见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