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心所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重定向自
跳转至:导航搜索

想心所巴利语sabba)七遍一切心心所之一。它的程序可比喻为木匠通过自己在各种木材上所作的记号,而认出它们的种类。[1]

经藏语源

《相应部经典三·第一·蕴相应》:[2]

诸比库!以何为耶?诸比库!六想身是。[谓:]色、声、香、味、所触、法是,此名之为想。依触之集而有之集,由触之灭而之灭。此顺灭之道者,是八支圣道。谓:正见……乃至……正定……乃至则无以转之可施设。

《增支部经典四·六集·第六·大品》:

七 诸比库!应知,……乃至……应知趣灭之道。又,如是说者乃缘何而说耶?诸比库!有六想。谓:色想、声想、香想、味想、触想、法想是

又,诸比库!何为之缘起耶?诸比库!触是想之缘起。

又,诸比库!何为之差别耶?诸比库!色之想是差别,声之想是差别,香之想是差别,味之想是差别,触之想是差别,法之想是差别。诸比库!是名为想之差别。

又,诸比库!何为之异熟耶?诸比库!我说:想以言说为异熟,随想而我乃如是想。诸比库!是名为想之异熟。

又,诸比库!何为之灭耶?诸比库!触之灭是想之灭。即此之八支圣道,是趣向想灭之道。所谓:正见、乃至……正定。

又,诸比库!圣弟子如是知想,如是知想之缘起,如是知想之差别,如是知想之异熟,如是知想之灭,如是知趣想灭之道。故彼知此决择法是灭想之梵行。

论藏出处

法集论·第一篇·心生起品》:

四 云何其时有想?其有所有适应之意识界触所生之想、等想、已等想性-----是为【其时有想】


注释书解说

清净道论·第十四·说蕴品》:

(四)想蕴:现在再说:“一切有想念相的总括为想蕴”,这里亦以想念相即为,所谓:“朋友,想念想念,故名为”。此想念的自性及想念相虽为一种,然依类别则有三:即善、不善、及无记。此中,与善识相应的(想)为善,与不善识相应的想为不善,与无记识相应的想为无记。

没有任何识是不与想相应的,所以那识的区别,便是想的区别。

此想与识虽以同样的区别,然而就相等来说,则一切想都自有想念的特相;有给以再起想念之缘的相说“这就是它”的作用,如木匠等(想起)木料等;依所取之相而住着于心为现状,如盲人见象相似;以现前之境为近因,如小鹿看见草人而起“是人”之想相似。

想、识、慧的区别[3]

  • 想、识、慧虽然都是以知为性,可是,想只能想知所缘“是青是黄”,不可能通达“是无常是苦是无我”的特相;
  • 识,既知所缘“是青是黄”,亦得通达特相,但不可能努力获得道的现前;
  • 慧,则既知前述的(青黄等)所缘,亦得通达特相,并能努力获得道的现前。

   例如一位天真的小孩,一位乡村的人,一位银行家。当三人看见一堆放在柜台上的货币,那天真的小孩,只知道货币的色彩长短方圆,却不知它是人们认为可以利用受用的价值;那乡村的人,既知色彩等状,亦知它是人们认为可以利用受用的价值,但不知是真是假及半真半假的差别;那银行家,则知一切行相,因为他知道,所以无论看货币的色,闻其敲打之声,嗅其气,尝其味,及以手拿其轻重,都能知道;并且晓得那是在某村某市某城或在某山某河岸及由某某造币师所铸造。

由这个例子当知(想识慧的区别)如是,因为想,只知于所缘所表现的青等的行相,所以如天真的小孩所看见的货币。因为识,既知青等的所缘的行相,亦得通达特相,所以如乡村的人所看见的货币。因为慧,既知青等的所缘的行相及通达特相之后,更能获得道的现前,所以如银行家所看见的货币。是故当知和想知及识知的行相有别的各种知,是这里的了知。有关于此,所以说:“以了知之义为慧”。


现代解释

菩提长老编译《阿毗达摩概要精解》

  • 想的特相是体会目标的品质;
  • 作用是对它作个印记,以便再次体会相同的目标时能够知道“这是一样的”,或者其作用是认出以前已体会过的目标;
  • 现起是通过以前已领会过的表征分析目标(abhi-nivesa);
  • 近因是所出现的目标。


帕奥禅师著《智慧之光》

想心所:

  • 相:在心里作标志或印记,知道目标之间的差别,譬如“褐色”、“金色”等等;
  • 作用:1、通过以前所作的标志认得相同的所缘;2、知道记号,这令心以后能够再次认得“即是这个”。(如木匠在木板上所作的记号。);
  • 现起:1、心所注意的记号,根据该记号或相去注意目标;2、不深入地取目标;不取目标太久;
  • 近因:目标的显现。(如鹿看到用草造成的假人时,会想象它为“人”。)[4]

参见

注释与引用

  1. 寻法比库中译《阿毗达摩概要精解》
  2. 元亨寺汉译《南传佛教经藏》
  3. 觉音尊者著《清净道论·第十四·说蕴品》
  4. 帕奥禅师著《智慧之光》第十四章·相、作用、现起、近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