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悯心所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悲悯心所巴利语karuṇā)其特相是欲拔除他人的痛苦;作用是不忍见他人之苦;现起是不残忍;近因是(以如理作意)见受尽苦难的有情没有依归。当能去除残忍时此悲即已成功,若导致悲伤则已失败。[1]

经藏语源

《相应部经典五·第二·觉支相应》:

“朋友们!沙门果德玛为弟子如此说法:‘诸比库!你们欲断心之随烦恼--使慧羸弱、及断五盖,应以慈俱行之心偏满一方而住、第二、第三、第四亦如是;如是对上下傍边所有一切世间,皆以慈俱行之广大、无量、无怨、无嗔之心偏满而住。

悲俱行之心偏满一力而住、第二、第三、第四、亦如是;如是对上下傍边所有一切世间,以悲俱行之广大、无量、无怨、无嗔之心偏满而住。

以喜俱行之心,偏满一方而住、第二、第三、第四亦如是;如是对上下傍所有一切世间,以喜俱行之广大、无量、无怨、无嗔之心,偏满而住。

以舍俱行之心偏满一方而住、第二、第三、第四亦如是;如是对上下傍边所有一切世间,以舍俱行之广大、无量、无怨、无嗔之心偏满而住。’

诸比库!如何修习悲心解脱?若修习者,则趣于何、以何为最胜、以何为果、究竟于何呢?

诸比库!于此有比库,依远离、依离贪、依灭尽,回向于舍,以修习悲俱行之念觉支……[择法觉支……精进觉支……喜觉支……轻安觉支……定觉支]……以修习悲俱行之舍觉支。彼若欲于非违逆,以违逆想而住者,则以违逆想而住……乃至……若欲俱遮非违逆与违逆,以舍正念、正知而住者,则住于舍正念、正知、或偏超色想,由灭有对想,不作意种种想,则虚空为无边,俱足虚空无边处而住。诸比库!悲心解脱,是以虚空无边处为其最胜,此比库未通达更上解脱,而有此之慧。


《长部经典三·三三·合诵经》:

何为四[法]者?……四无量:朋友!于此有比库,慈俱行之心,偏满一一方而住,如是第二、第三、第四[方亦然]。如是偏满上、下、横、一切处、一切方、一切之一世界,慈俱行之广大、大广博、无量、无怨、无忧之心而住。悲俱行之心……乃至……喜俱行之心……乃至……舍俱行之心……乃至……。

论藏出处

《分别论·第十三品·无量分别·经分别》:

如何“比库,有悲俱行之心,遍满一方而住”呢?如实见一人之堕苦、趣难,当如有悲悯。如是,以悲悯遍满一切有情。

此中,如何为“悲”呢?是所有于有情之悲、悲性、现前悲性、悲心解脱,这称为“悲”。

此中,如何为“心”呢?是所有之心、名为意图、内心、净白之意,名为意处、意根、识、识蕴、所生意识界的意,这称为“心”。

此心与此悲者,有俱行、俱生、俱住、相应,依此言“悲俱行之心”。

“一方”者,或是东方、西方、北方、南方,若上、下、横、中心。

“遍满”者,是遍满而意解。

“住”者,即为动、转、保、令趣、令至、行、住,——依是为“住”。

“同第二”者,是如同一方,同第二方、第三方、第四方、上、下、横、中心。

“于一切处、一切方、一切边之世间”者,是以一切之一切之时是摄取一切于不余、无余语,是言“于一切处、一切方、一切边之世间”。

悲俱行之心者,此中,如何为“悲”呢?是所有于有情之悲、悲性、现前悲性、悲心解脱,是言为“悲”。

此中,如何为“心”耶?是所有之心、意、故意……乃至……是等之意识界,是言为“心”。

此心与此悲之俱行、俱生、俱住、相应,依此言“悲俱行之心”。

“广”者,乃所有之“广”是“大”,所有“大”是“无量”,所有“无量”是“无怨”,所有“无怨”是“远离恼害”。

“遍满”者,是遍满而意解。

“住”者,是动、转、保、令趣、令至、行、住,依此称为“住”。

注释书解说

《清净道论·第九·说梵住品》[2]

(慈喜舍的语义)他人苦时,令诸善人的心震动(同情)为;或者拔除杀灭他人之苦为,或者乃散布于苦者以遍满而扩展之。
  • (慈喜舍的相、味、现起、足处、成就、失败)次于(慈喜舍的)相等,…以拔除有情之苦的行相为相,不堪忍他人之苦为味,不害为现起,见为苦所迫者的无所依估为足处,害的止息为(悲的)成就,生忧则为(悲者)失败。
  • (修四梵住的目的)获得毗钵舍那之乐及有的成就(善趣)为此等四梵住的共同目的;悲以破除害为目的。害的出离,即悲心解脱。
  • (四梵住之敌)于此(四梵住)中各各有近与远二种敌。即:悲梵住,(1)“未得愿望的好乐的爱的悦意的适意的与世向品质相应的眼所识之色,而忆念其未得(而起忧),或者忆念过去已得的而今已成过去消灭及变易的而起忧,此等忧名为世俗的忧”,像此等所说的世俗的忧为(悲梵住的)近敌,因见失败(与悲)同类故。(2)害是远敌,(与悲的)性质不同故。是故当以无恐怖而行悲愍。若行悲愍而同时以手等去加害是不可能的。
  • (四梵住的初中后)于此等(四梵住)中,以欲行之愿为初,镇伏(五)盖等为中,安止定为后。
  • (增长四梵住的所缘)依假法的一有情或多数有情为(四梵住的)所缘。获得近行定或安止定的时候而增长所缘。……
  • (四梵住所达的最高处)……即如郁金布经中依照此等(四梵住)的最高的清净(解脱)等而区别的说:‘诸比丘!……(2)我说悲心解脱以空无边处为最上……(2)悲住者,是对于为杖所击等的色相而观有情之苦生起悲愍的,故能善知色的危险。当他熟悉了色的危险,离去任何地遍等,而专注其心于出离了色的虚空之时,则他的心进入那(虚空)而无困难了。如是则悲为空无边处的近依,更无过上,所以说(悲)以空无边处为最上。


《清净道论·第十四·说蕴品》:

(五)行蕴  (1)(与诸善心相应的行)这里先说与欲界第一善识相应的三十六种:即决定依自身生起的二十六,不论何法的四种,及不决定生起的五种。此中……32.、33.喜……此等是不决定的五种。因为他们(不定心所)是有时偶然生起的,而且生起之时亦不一起生起的。此中,

……(32~33)与“喜”,与梵住的解释中所说的方法一样。只有一点不同的是:那里的(悲喜)是属于色界而证达安止(根本定)的,这里是属于欲界的。有人主张慈与舍亦属于不定心所。然而这是不能接受的;因为依于义理,无嗔即是慈,中舍即是舍。……


参见条目

注释与引用

  1. 《阿毗达摩概要精解》
  2. 觉音尊者著《清净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