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寻(巴利语:cattāri)是初禅的相应支之一,第二禅的舍断支,是寻求,即思考的意思。[1]

律藏

律藏•经分别•大分别(比库戒)•巴拉基咖》:

婆罗门!我离欲,弃不善法,成就有,由远离生起初禅而住。灭寻伺,内心安静,于心专一,成就无寻无伺,由三摩地生喜、乐之第二禅而住。离喜而住舍,正念正智,身感快乐,成就唯圣者所说--“此是舍而有正念乐住者。”之第三禅而住。舍乐离苦,灭前之喜忧,成就不苦不乐,舍念清净之第四禅而住。

经藏

长部梵网经》:

诸比库!此即甚深难见、难觉,而且寂静微妙,超越寻思境界之至微,唯智者所知之诸法,此,如来自证如、现证已而开示于世。诸人唯如实以此赞叹如来者,始为真正之赞语。

长部帝释所问经》:

帝释!欲以寻为缘,由寻而起,由寻而生,以寻为源,寻有时,欲有,寻灭时,即欲灭。”

“然,世尊!寻以何为缘,由何而起,由何而生,以何为源耶?何有时,寻有,何灭时,寻灭耶?”

“帝释!寻以妄想诸支为缘,由妄想诸支而起,由妄想诸支而生,以妄想诸支为源。妄想诸支有时,寻有,妄想诸支灭时,寻灭。”

……

于此中有有寻、伺及无寻、伺者,无寻、伺者为殊胜。

中部大空经》:

阿难!若彼比库之依如是住而住时,于寻而倾心者,彼“凡此等之诸寻,是劣而卑,俗人而非圣、无利益、不导远离、离欲、灭、寂静、智、等觉、涅槃。我不应寻所谓欲寻、恚寻、如是类之诸寻,我应不寻。”如是,其时有正知。然而,阿难! “凡此等之诸寻,圣而引导,一向转向于正等之苦尽。谓:出离寻、无恚寻、无害寻,我应寻如是类之诸寻。”如是,其时有正知。

概要

以专注其心于所缘为相。 令心接触、击触于所缘为味(作用);盖指瑜伽行者以寻接触,以寻击触于所缘而言。引导其心于所缘为现起(现状)。[1]

解脱道论》里的阐述

寻,《解脱道论》为“”。其定义说:“云何为觉?谓种种觉、思惟、安、思想、心不觉知入正思惟此谓为觉。……问:觉者何想,何味,何起,何处?答:觉者,修猗想为味,下心作念为起,想为行处”。

分类

三不善寻

长部合诵经》:

欲寻、恚寻、害寻。

三善寻

长部合诵经》:

出离寻、无恚寻、无害寻。

寻与伺的区别

伺是伺察,即深深考察的意思。以数数思维于所缘为相。与俱生法随行于所缘为味。令心继续(于所缘)为现起。

虽然寻与伺没有什么分离的,然以粗义与先行义,犹如击钟,最初置心于境为寻。以细义与数数思维性,犹如钟的余韵,令心继续为伺。

这里有振动的为寻,即心的初生之时的颤动状态,如欲起飞于空中的鸟的振翼,又如蜜蜂的心为香气所引向下降于莲花相似。恬静的状态为伺,即心的不很颤动的状态,犹如上飞空中的鸟的伸展两翼,又如向下降于莲花的蜜蜂蹒跚于莲花上相似。

在《二法集义疏》中说:“犹如在空中飞行的大鸟,用两翼取风而后使其两翼平静而行,以专心行于所缘境中为寻(专注一境)。如鸟为了取风而动牠的两翼而行,用心继续思惟为伺”。这对所缘的继续作用而说是适当的。至于这两种的差异在初禅和二禅之中当可明了。

又如生锈的铜器,用一只手来坚持它,用另一只手拿粉油和毛刷来摩擦它,“寻”如坚持的手,“伺”如摩擦的手。亦如陶工以击旋轮而作器皿,“寻”如压紧的手,“伺”如旋转于这里那里的手。又如(用圆规)画圆圈者,专注的寻犹如(圆规)止住在中间的尖端,继续思惟的伺犹如旋转于外面的尖端。

犹如有花和果同时存在的树一样,与寻及伺同时存在的禅,故说有寻有伺。《分别论》中所说的“具有此寻与此伺”等,是依于人而设教的,当知这里的意义也和那里同样。[1]

注释与引用

  1. 1.0 1.1 1.2 《清净道论》.说地遍品

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