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史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大史》(巴利文:Mahāvaṁsa),斯里兰卡古代巴利文历史文献,采用编年史诗体,作者是马哈那马(巴利文:Mahānāma)等。该书涉及斯里兰卡、印度等南亚等地区,以及南传上座部佛教的历史。它不仅是历史的文献,也是优美的文学作品,亦是一部光辉的史诗。[1]

概要

巴利文《大史》是斯里兰卡的国宝,是以佛教发展史为线索的王朝史,前部分纯属佛教内容,后部分叙述历代国王对佛教的态度,以及所从事的佛教事业。在斯里兰卡、泰国、缅甸、老挝、东埔寨等一些信仰上座部佛教的国家中,只有斯里兰卡有这样一部完整的历史,这不能不说是斯里兰卡人民的一大骄傲,是研究上座部佛教最主要的参考书。它不仅完整地叙述了斯里兰卡佛教史,也涉及到其他的上座部佛教国家。

《大史》第一部分的作者是马哈那马(Mahānāma),他的生存年代大约是公元五世纪后半期到六世纪前半期,《大史》的第一部分写作自然也是这个时期。关于马哈那马的生平事迹我们知道得很少,只知道他是斯里兰卡古都阿努拉达普拉的帝迦散陀寺的一位长老,著有《妙法释论》。

最先校勘出版《大史》的是德国人盖格尔(W.Geiger),他于一九0八年由英国巴利圣典协会出版了罗马字体的《大史》,并于当年译成德文,又于一九一二年将德文译成英文,在世界上广泛传播,产生巨大影响。当然,最关注这本书的还是斯里兰卡人。[1]

关于篇幅问题

关于《大史》的篇幅,是有所争议。其争论焦点在于,《大史》应包括现今流传的全部101章,抑或只包括由马哈那马(Mahānāma)所写的第1章至第37章第50颂。

  • 主张仅包括马哈那马所撰的第1章至第37章第50颂:最先提出的是德国学者威廉·盖格尔(Wilhelm Geiger),他的主要理由是在第37章第51颂前,出现了一句“向薄伽梵、阿罗汉、三藐三佛陀致敬”。而这句句子,是一般巴利文书籍中的开首语,因而从第37章第51颂开始,便应被视为另一部著作。威廉·盖格尔将第37章第51颂以后的部份列为《小史》。[1]斯里兰卡学者E·F·C·卢多维克更认为“《小史》,系《大史》的近代部份。”[2]
  • 主张全部101章:斯里兰卡学者罗睺罗认为,从第1章至第101章,每章的末尾都注明《大史》,因而只能说这101章合起来是一部大书。另外,第37章第51颂之前的“向薄伽梵、阿罗汉、三藐三佛陀致敬”这一句,只不过是补写者所添加罢了,不能因此而将全书分为《大史》及《小史》。斯里兰卡多数学者都同意罗睺罗教授的观点,僧伽罗文的《大史》应包括盖格尔所说的《小史》。很多外国学者亦采纳了这种观点,如苏联学者瓦.伊.科奇涅夫。
  • 斯里兰卡的著名佛教学者佛授(Buddhadatta)不但对盖格尔的校勘和翻译提出了很多具体意见,且将这些意见写信告诉了他。盖格尔除给佛授回信并于一九三三年在《印度史学季刊》发表文章,承认他在《大史》的问题上犯了一些错误,他认为失误的主要原因是他远离斯里兰卡,缺乏必要的资料,他建议出版《大史注》时,将佛授的意见都收进去。他说过这话不久就与世长辞了,佛授后来将自己的意见单独出版成一本书——《纠正盖格尔关于《大史》的错误》[1]

编撰过程与内容简要

《大史》从大约公元6世纪开始,到18世纪,由不同时期的作者续写而成。据韩廷杰中译本序言里的分析,全书101章,是分成五个阶段写成的,而内容亦大致可分成五个部份:

  • 第一部份:从第1章至第37章第50颂,作者是生活在大约公元5世纪的宗教长老马哈那马(Mahānāma),根据《岛史》(Dipavamsa/Deepavamsa)等材料写成,内容为公元前5世纪至公元4世纪的史事。
  • 第二部份:从第37章第51颂至第79章第84颂,内容是4世纪至12世纪的史事,主要内容是写波罗迦摩巴忽一世王的英雄业绩,作者达摩祇底(Dhammakitti),是一位信仰虔诚、严守戒律的高僧。
  • 第三部份:从第80章至第90章,作者不详,内容是12世纪至14世纪的史事。
  • 第四部份:从第91章至第100章,作者是T·苏曼伽罗(Tibbotuvare Sumangala)。内容是14世纪至1758年的史事。
  • 第五部份:第101章,作者是H·S·苏曼伽罗(Hikkaduve Siri Sumangala),内容是英国入侵斯里兰卡时的情况。[1]

历史价值

  • 构建了较完整的斯里兰卡历史及为南亚史提供了资料:在南亚地区的多个国家中,古代的修史事业并不蓬勃,而由《大史》所带起的续写风气,在一千多年间蔚为斯里兰卡的修史传统。学者韩廷杰更指出,“在斯里兰卡、泰国、缅甸、老挝、柬埔寨等一些信仰上座部佛教的国家中,只有斯里兰卡有这样一部完整的历史”;以及它“涉及到其他的上座部佛教国家”[1],这就突显了《大史》在南亚地区的史学地位。到了20世纪,斯里兰卡学者E·F·C·卢多维克编修自18世纪以来的《锡兰现代史》时,亦参考了这部文献。
  • 在斯里兰卡的同类著作中,《大史》也不是最早的作品,在他前一百多年即有一部《岛史》,内容正好相当于《大史》的第一部分,即从佛陀三次访问锡兰岛,一直写到摩诃舍那王。《岛史》比较接近原始资料,比较真实,但文字粗俗,且有很多重复,有的过繁,有的太简,结构松散。《大史》第一部分作者马哈那马(Mahānāma)吸取了《岛史》所提供的原始资料,又增加了很多三藏注释中的新资料,经过一番艺术加工,《大史》内容就更丰富了,艺术性也大大提高。所以《大史》不仅是属于历史的文献,也是优美的文学作品,的确是一部光辉的史诗。
  • 《大史》对整个佛教史上的很多重大问题,都提供了极为宝贵的资料,如佛陀涅盘的年代、佛教的结集、佛教部派的演变、佛教在世界上的传播、南传佛典的形成、斯里兰卡佛教史以及其与泰国、缅甸等国的佛教关系。正因为《大史》影响巨大而深远,公元九世纪首度出现了这本书的疏释《大史注释》和《大史增篇》,很快地就有德译、英译、俄译本,并于一九三九年出版了日译本,收入《巴利语三藏》(藏外文献教史类)中。[1]

中文翻译版本

《大史》一书,在20世纪上半期已被翻译成德文、英文、俄文、日文等版本。而中文译本方面,则有台北佛光文化事业有限公司出版的韩廷杰译本,这一版本包括了从6世纪至18世纪写成的101章。此外,北京商务印书馆所翻译出版的《古印度吠陀时代和列国时代史料选辑》,亦收录了一部份《大史》的内容。

参考文献

  • (斯里兰卡)马哈那马(Mahānāma). 《大史》, 韩廷杰译. 台北: 佛光文化事业有限公司(1996)(中文).
  • 《古印度吠陀时代和列国时代史料选辑》. 北京: 商务印书馆(1998) (中文).
  • (斯里兰卡)E·F·C·卢多维克. 《锡兰现代史》, 四川大学外语系翻译组译. 成都: 四川人民出版社(1980) (中文).

外部链接

参见

注释与引用

  1. 1.0 1.1 1.2 1.3 1.4 1.5 觉悟之路韩廷杰《大史》中译本译者《序言》
  2. 《锡兰现代史》,E·F·C·卢多维克著,四川大学外语系翻译组译,四川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498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