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蕴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转至:导航搜索

受蕴巴利语vedanākkhandha):“一切有觉受相的总括为受蕴”,有觉受相的即为“受”,所谓:“朋友,觉受觉受,故名为受”。[1]

经律语源

律藏

律藏·经分别·巴拉基咖》:

诸比库!如何精进修入出息念定,如何屡屡修习,住于最胜寂静、纯粹安乐〔之境〕,立即能使已生起之恶不善法灭尽而寂静乎?诸比库!于此,比库或至林野、或至树下、或赴空屋,结踟直身而坐,使正念现前,彼正念出息,正念入息;正长出息而知“我长出息”,正长入息而知“我长入息”;或正短出息而知“我短出息”,或短入息而知“我短入息”。修“以全身感受我出息”,修“以全身感受我入息”;修“身行镇静而我出息”,修“身行镇静而我入息”;修“喜感受我出息……我入息”;修“以乐感受我出息……入息”;修“心行感受我出息……我入息”;修“以心行镇静我出息……我入息”;修“心感受我出息……我入息”;修喜悦心……乃至……等持心……乃至……解脱心……乃至……无常观……乃至……离欲观……乃至…… 灭观……乃至……舍遣观我出息……我入息”。诸比库!如是精进修入出息念定,如是屡屡修习,住于最胜寂静、纯粹安乐〔之境〕,立即能使已生起之恶不善法灭尽而寂静。

经藏

经藏·中部·经典三·第一零九·满月大经》:

“然则,世尊!云何为诸蕴之蕴之意义?”

“比库!无论彼是如何之过去、未来、现在之色,皆有若内、若外、若粗、若细粗、若劣、若胜、若于彼之远、近者,此即色蕴。无论彼是如何之过去、未来、现在之受,皆有若内、若外……此即受蕴。无论彼是如何之想……彼如何之行……彼是如何之过去、未来、现在之识、皆有若内、若外、若粗、若细、若劣、若胜、若于彼之远近者,此即识蕴。比库!如是即诸蕴之蕴之意义”

经藏·相应部·四·六处相应》:

居士!有眼界与可意之色,缘眼识与乐感之触,所生之乐受。居士!有眼界与不可意之色,缘眼识与苦感之触,所生之苦受。居士!有眼界与可舍之色,缘眼识与非苦非乐所感之触,所生非苦非乐

居士!耳界与……鼻界与……舌界与……身界与……意界与可意之法,缘意识与乐感之触,所生之乐受。居士!有意界与不可意之法,缘意识与苦感之触,所生之苦受。居士!缘意界与舍感之触,所生之非苦非乐

经藏·长部·第十五·大因缘经》:

阿难!如是缘名色而识生,缘识而名色生,缘名色而生,缘触而生,缘而爱生,缘爱而取生,缘取而有生,缘有而生生,缘生而老死生,缘老死而愁、悲、苦、忧、恼生。如是有一切苦蕴之集。……

……如是既言,“缘而有爱。”阿难!如何缘受而有爱耶?此乃应如是知,阿难!若任何者,于任何处,一切完全无受之时——犹如:眼所生之受、耳所生之受、鼻所生之受、舌所生之受、身所生之受,意所生之受——无一切受时、可施设爱耶?”

“世尊!实不然。”

论藏出处

人施设论·论母·一之诵》

2.什么样的范围是诸蕴的蕴施设呢?如此的范围是五蕴:色蕴、受蕴、想蕴、行蕴、识蕴;在这个范围是诸蕴的蕴施设。

法集论·第一篇·心生起品》:

六○ 云何其时有受蕴?其时有所有之心悦、心乐、心触所生悦乐之已受、心触所生悦乐之受-----是为其时有受蕴

注释书解说

清净道论·第十四·说蕴品》:

(三)受蕴:现在再说:“一切有觉受相的总括为受蕴”,有觉受相的即为,所谓:“朋友,觉受觉受,故名为受”。

这受的自性与觉受相虽为一种,然依类别而有善、不善、无记三种。此中:‘欲界因有喜、舍、智、行的差别故有八种’等,与前面所说的同样方法,和善识相应的受为善,和不善识相应的受为不善,与无记识相应的受为无记。

此中:与善异熟身识相应的受为“乐”,与不善异熟(身识)(相应的受)为“苦”。与此等六十二识相应的受为‘喜’,……与其余的五十五识相应的受为‘舍’。此中,乐(受)--有享受可意的可触的(境)的特相;有使相应的(心,心所法)增长的作用(味);以身受乐为现状(现起);以身根为近因(足处);苦(受)--有受不可意的可触的(境)的特相;有使相应的(心,心所法)的消沉的作用;以身的苦恼为现状;以身根为近因;喜(受)--有享受可意的所缘的特相;有以各种方法受用可意的行相的作用;以心的愉快为现状;以轻安为近因;忧(受)--有受不可意的所缘的特相;有以各种方法受用不可意的行相的作用;以心的苦恼为现状;只以心所依处为近因;舍(受)--有中(不苦不乐)受的特相;有使相应的(心、心所法)不增长不消沉的作用;以寂静的状态为现状;以离喜之心为近因。这是详论受蕴门。

现代解释

菩提比库编译《阿毗达摩概要精解》

  • 在经教里,佛陀一般上把有情或人分析为五种究竟法,即:色、、想、行、识五蕴(pañcakkhandha)。于(阿毗达摩)论教,诸究竟法则归纳为四种类别。首三种──心、心所与色──包含了一切有为法(因缘和合而成之法)。
  • 经教里的五蕴相等于这三种究竟法:识蕴在此列为“心”;“心”此字通常是用于代表基于其相应心所而得以分门别类的诸
  • 在论教方面,五蕴的中间三蕴、想、行则被列入心所之内;心所与识同生(俱生),执行种种不同的作用。在《论藏》所列出的五十二心所当中:受蕴与想蕴各是一种心所;行蕴则再分为五十种心所。而色蕴则当然是相等于《论藏》里的二十八色。
  • 忧俱(domanassasahagata):与嗔根心俱行的受是忧受。巴利文domanassa源自du(恶)与manas(意),指心的苦受。此受只与嗔根心俱行,而这类心也必定与此受俱行。由此“忧”或“心的苦受”永远是不善的;于这方面,它跟在业上属于无记的身的苦受不同,也跟在业上可以是善、不善或无记的悦受与舍受相异。对于五蕴,忧是属于受蕴
  • 乐(sukha):此禅支是心的乐受;它即是悦受somanassa),不是与善果报身识俱行的身乐受。此乐是脱离欲乐而后生,所以称为精神之乐或非世俗之乐(nirāmisasukha)。它对治掉举(散乱心)与恶作。乐则属于受蕴


葛印卡《生活的艺术·佛法中感受的重要性》

  • 感受包含心和身两个层面。只有身没有心,无法觉知到任何东西,例如死亡的躯体就不会有感受存在。能感觉的是心,但所感觉到的东西具有不可摆脱的身体成分。
  • 我们对生活的体验乃透过六个根门(眼、耳、鼻、舌、身、意)而来,其中五个是身体的感官,一个是心识。从缘起法来看,六根只要有任何一根与外境接触,接触到物或心的任何现象,便会在身上产生感受。如果我们没有注意到身上发生什么,我们在意识层面就不会察觉到感受的存在。在这种无明、无知的情况下,下意识便会对感受升起刹那刹那的喜欢或厌恶的反应,这种习性反应会增长成贪爱及嗔恨。


玛欣德尊者《阿毗达摩讲要》

  • 受的意思是感受,也有经受、经历、体验的意思。这里讲的受是纯粹对于对象所产生的体验,表现是好的生起快乐、舒适、适意、可爱。不好的就生起苦、痛苦,不好的感受,所以这里的受是感受的意思。
  • 在经典里面会谈到种种的受,受可以分为三种受,可以分为五种受,可以分为六种受,可以分为九种受等等很多种受。通常我们看到的是三种受比较多,有时候也提到五种受。[2]
  • 所有的心必定都与某一种受相应,也就是说只要心认知目标、认知所缘,一定会有某种感受。这种感受最粗的可以分为三种,即乐受、苦受、不苦不乐受。
  • 乐受是由于体验或者享受对象的可爱之处,于是就会有快乐的、愉悦的、喜悦的这种感受,我们称为乐受。
  • 如果体验到对象的不可乐之处、不可爱之处、不可喜之处,于是就会有不好的感受,这种不好的感受称为苦受。
  • 如果体验到对象属于中性的,就是不偏于苦或不偏于乐一边的,这称为不苦不乐受或者又称为舍受,也就是对所缘体验为中性。心对于所缘的好坏分辨的感受并不明显,对对象没有特别好的感觉或者特别坏的感觉,感觉、感受平平,这就叫做不苦不乐受。
  • 还有一种受的分法是五种受,这五种受是依身和心的受来分的。这五种受,第一、乐受;第二、苦受 ;第三、悦受或者又翻译成喜受;忧受和舍受。
  • 第一种乐受和我们刚才讲三种受的乐受名字相同,但是它的意义却有点不同。刚才讲到的三种受的乐受,是包括了身与心的乐受。但在这里它是特指身体的快乐的感受,身体碰触到舒适的所缘,或者很舒适的气候,或者受到人的抚摸、爱抚,这个时候身体产生快乐的感受称为乐受,这种受属于身体的感受或者肉体的感受,对于这种受,乐受的所缘是触所缘(即地、火、风三种所缘),惟有可喜、可爱、可意的触所缘碰触到身体才会产生这一种乐受,所以这种乐受是属于纯肉体的、纯身体的感受。
  • 第二种受,苦受,这也是身体的受,这种受和我们刚才讲的三种受的受,名字一样但是在这里的意义就稍微窄一点。这里讲到的苦受是特指痛苦,就是身体的苦,痛苦的受。例如说肚子痛、头痛、胃痛、牙痛、脚痛、手痛等等这些,类似病痛或者其他外伤的痛,像给火烧伤、给热水烫伤、给刀割伤等等,这种身体的、肉体的痛苦,称为苦受。
  • 第三种悦受,就是内心感到欢喜、高兴、愉悦、喜悦、快乐、开心,这种称为悦受。
  • 而忧受就是内心感到痛苦、悲哀、焦虑、忧愁,纯粹是内心的不好的感受、不好的体验,称为忧受。
  • 第五种舍受,意思是中等的、平等的,或者中舍的,也就是说这种受并不偏于任何一边,不会有特别的喜欢、好的体验,也不会有不好的体验,这种称为舍受。
  • 还有一种分法是六种受,例如:在经典里面讲到,受依照根门产生的心路过程而产生,这种受是当我们看到好的东西或不好的东西产生的感受,称为眼触生受。眼触生受是源于所看到的颜色或光,然后评判这个是好的、这个是不好的,这样产生的体验称为眼触生受。对于耳触、鼻触、舌触、身触、意触也是这样。
  • 在《大念处经》里面就提到了九种受:这九种受对于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是一种;还有另外三种,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是基于有物染的。
  • 有物染的意思就是说,由于贪著于好的色、声、香、味、触,这些世俗的、有染着的所生起的,例如:看到好看的东西,听到好听的声音生起的,是属于有物染的乐受,如果是体验到不好的,看到不好的东西,听到不好的声音等等所生起的,是属于有物染的苦受。或者有时候对于所缘没有很明显的体验,这称为有物染的不苦不乐受。
  • 还有另外一种就是没有物染的三种受,没有物染的三种受就是由于出离了或者致力于在修行当中所体验到的受,并不是基于物质条件,没有受到物欲污染的,这是在《大念处经》里面讲到的,例如:如果当我们在修行的时候,体验到内心的平静和快乐,这种快乐是没有物染的快乐。如果在修行的时候,我想要修行修得好,但是却感觉到好像没有进步,这个时候内心感觉到忧虑:“为什么我修行还没有进步呢?为什么还没有证得禅那呢?为什么我还没有断除烦恼呢?”这样的话生起的那种内心的苦受,就称为没有物染的苦受。而对于修行来说,没有特别的好的感受和不好的感受,这个时候生起的是没有物染的不苦不乐受。

参见

注释与引用

  1. 觉音尊者著《清净道论》第十四·说蕴品
  2. 元亨寺汉译《南传佛教经藏·中部经典二·五九·多受经》中世尊讲到:“阿难!有二受是由予以方便所说;亦有三受是由予以方便所说;亦有五受是由予以方便所说;亦有六受是由予以方便所说;亦有十八受是由予以方便所说;亦有三十六受是由予以方便所说;亦有百八受是由予以方便所说。阿难!实如是,法是由方便开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