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种障碍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转至:导航搜索

十种障碍: 这里所说的十种障碍特指修习的十种障碍,而非其他的障碍法。住所家利养,众与业第五,旅行亲戚病,读书神变十。这些是十种障碍的名字。此中的所谓住所──即为住所的障碍。其它的所谓家等亦以同样的方法解说。[1]

住所

住所指一个内室,或私房,亦可指整个僧伽蓝而说。这并非说对一切人都是障碍的。诸比库中,如有热心从事于修建等事,或者积贮很多物品的,或以任何原因而对住所有所期望并且于心有所系缚的,对于这样的人则住所成为障碍。对于其它的则不然。[1]

经藏

《长部.沙门果经》:

居士或居士子,或其他族姓子,听闻如来之教法;听闻此法已,对如来得信仰,而彼如是熟虑:‘在家多障碍、尘道,出家之生活是自由自在。住在家者,不容易一向修圆满清净如螺细光耀之梵行。然,即令我剃除须发,著袈娑衣,出家而为无家者。’而后,彼舍弃财产及亲族,剃除须发,著袈娑衣,出家而为无家者。

《小部.经典二十二 犀角经之义释》:

“于家家心无被结缚”者,是彼独觉佛由(施主)家之障碍而心不被结缚,由众之障碍而心不被结缚,由住居之障碍而心不被结缚,由衣服之障碍而心不被结缚,由食物之障碍而心不被结缚,由卧坐所之障碍而心不被结缚,由病者之资具药品而心不被结缚。此是“于家家心无被结缚”[之义]。

略说

“家”(家族的意思)指亲戚的家,或外护的家。“外护之家幸福,我亦幸福”,若依此说法而和他们相亲相结而住者,甚至若无他们作伴,即到附近的寺院听法也不去的,对于这样的人则为障碍。对于有些人,则父母也不成为障碍的。[1]

利养

经藏

《相应部.经典二 第六 利得与供养相应》:

诸比库!利得、供养与名誉甚是可怖……障碍。

略说

利养是四种资具,这些怎么会成障碍的呢?因为有福的比库所到之处,人们供给他甚多的资具。于是他便得对他们说祝颂随喜之法,不得机会去作他的沙门之法了。自清早至初夜,不断的应接各方人士。更于早晨有些多求的乞食比库来说:“大德!某近事男、近事女,某大臣、某大臣女很希望拜见大德。”他便说:“贤者,拿了我的衣钵吧。”常常作这样的准备和忙碌,所以资具便成为他的障碍了。他应当离开大众单独行于那些没有人知道他的地方,这样则可以破除障碍。[1]

众是经学众或论学众。他因为要教授他们或质问他们,致使不得机会去行沙门之法,所以众是他的障碍。他应该这样的破除:如果那些比库众已经学得了多数,只剩少数未学,则须教完少数之后,即入林野而住。如果他只学了少数,还有多数未学的,当在一由旬以内而不超过一由旬以上的区域去找另一位教师(众诵者)对他说:“尊者!请摄受教授他们。”如果不能这样,则对他们说:“诸贤者!我现在有一件重要事情,你们当到你们所喜欢的地方去”,当这样舍于众而行其自己的沙门的事业。[1]

业为新造作(修建)之事。他必须知道工匠等从事造作的材料是否获得了,又须监督他们是不是在工作,这一切都是障碍。他也应当这样的破断:如果只有少许未作的,便完成了它;依然还有大部分的话,如果是属于僧伽的修建事业,则交付于僧伽或僧伽负责的比库。如果是属于自己的,则交付为自己负责的人。若不得这样,当将自己的所有施与僧伽而去。[1]

旅行

旅行是行于道路中。如有任何地方的人希望从他出家,或者应当获得任何的资具,如果不得彼等则不可能(从他处而)接受,纵于此时进入林野而行沙门之法,亦难断旅行之心的,所以他应该去作了那事,然后专心从事于沙门之法。[1]

亲戚

亲戚于寺院中则为阿吒利亚、和尚、门人(阿吒利亚的弟子)、徒弟(和尚的弟子)、同一和尚者(同学)、与同一阿吒利亚者(师兄弟);于家中则为父母、兄弟等。他们有病便是他的障碍。所以他应该看护他们,使其痊愈之后,再断除障碍。此中自己的和尚生病,如果不能急速治愈,则甚至终其生命亦得看护。对于自己出家的阿吒利亚,受具足戒的阿吒利亚,徒弟,授具足的门人,从自己出家的门人,门人,同一和尚者,也是同样的。还有自己的依止阿吒利亚、教授阿吒利亚,依止门人,教授门人,同一阿吒利亚者,直至其依止和教授未终之期间应该看护。以后如果可能,亦得看护他们的病。对于自己的父母应如对于和尚一样。 纵使他们获得了王位,若只希望自己的儿子看护,他应该照作。如果他们没有药料,应将自己所有的给他们。如果自己没有,应以行乞而募给他们。对于兄弟姊妹则应将他们自己所有的药调合起来给他们。如果他们没有,则应将自己所有的暂时借给他们,等他们获得之后可取回来,但如果他们不得,则不可要他们还的。对于姊妹的丈夫,因非直系的亲属,则不可直接替他作药及授给他,但可间接的给他的姊妹说:“给你的丈夫吧。”对兄弟的妻子亦然。然而他们的儿子可算为亲属,替他们作药也可以的。[1]

经藏

《增支部.经典五 八 集 第八 双品七十四 念死》:

诸比库!又,此处有比库,夜过昼来之时,如是思择:

‘于我有多死之缘,或为蛇所咬、或为蝎所螫、或为百足所螫,依此而有死,此为我之障碍;或踬而仆、或食而为食所害、或为胆质所乱、或为痰质所乱、或为如刀剑之风质所乱、或为人所袭、或为非人所袭,依此而有死,此为我之障碍。’

诸比库!此比库应如是思择:

‘于我恶不善法未断,若昼命终,则为我之障碍耶?’

诸比库!若比库观察而如是了知:‘于我恶不善法未断,若昼命终,则为我之障碍。’诸比库!此比库为断此恶不善法,应起增上之志欲,精进、勉励、势猛、不退、正念、正知。

《相应部.经典三 第一 蕴相应第一 那拘罗父品》:

大德!敬白如是,而世尊言我曰:“如是居士!如是居士!居士!汝身为病污所覆。居士!持如是之身,如何不须臾自言无病耶?但除愚痴。是故居士!汝于此处应如是学,[谓:]我身虽病而得心无病。居士!汝应如是学。”

略说

病即任何的疾病,因苦恼故为障碍。所以必须服药去病。如果他服药一连几天亦无见效,则应作:“我不是你的奴隶和雇佣者,为了养你使我沉沦于无终的轮回之苦”,这样的呵责自身而作沙门之法。[1]

读书

为圣典的研究。对于常常从事于诵习之人则为障碍,余者不然。犹如这些故事所说的。

据说:一位中部的诵者勒梵[2]长老前去亲近一位住在马拉耶[3]的勒梵长老,请教业处(定境)。长老问:“贤者!你对于圣典学得怎样?”“尊者! 我是精通《中部》的。”“贤者!中部不易研究,你诵习了[4]根本五十经,再来诵中分五十经,诵完那分又得诵后分五十,那么,你还有作业处的时间吗?”“尊者!我亲近你,获得了业处之后,即不看经典了。”他修了业处十九年,未曾从事诵习,在第二十年中,便证得阿拉汉果,后来他对为诵习而来的比库们说:“诸贤者!我已二十年没有看经了,但我仍能通晓,便开始吧。”从头至尾,竟无一字疑惑。

神变

神变是指凡夫的神变。那神变如仰卧的小孩儿,又如小稻,实难保护,以少许便得破坏。对于维巴沙那)而神变为障碍,于三摩地)则不然,因由得定而得神变之故。所以希求得观之人当除神变的障碍,对于其它的(希求得定的人)则除其余的(九种障碍)。[1]

注释与引用

  1.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清净道论》.说取业处品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name属性“《清净道论》”使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name属性“《清净道论》”使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name属性“《清净道论》”使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name属性“《清净道论》”使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name属性“《清净道论》”使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name属性“《清净道论》”使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name属性“《清净道论》”使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name属性“《清净道论》”使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name属性“《清净道论》”使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2. 勒梵(Reva)锡兰本作特梵(Deva),次者亦然。
  3. 马拉耶(Malaya)是锡兰中部的山区。
  4. 把全部《中部》经典略分为三分。

相关条目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