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诸佛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转至:导航搜索

佛教原本没有十方诸佛,佛教分裂后的印度阿首咖(阿育王)时代大众部开始违背佛教教义主张一切方存在十方诸佛,佛教第三次圣典结集的《论事》记载以摩嘎利子帝思(目犍连子帝须)尊者为首的一千个阿拉汉长老批判了大众部的“一切方住诸佛邪执”:

“彼佛何名、何生、何姓耶?彼佛之父母何名耶?彼佛之一双弟子[1]何名耶?彼佛之近侍[2]何名,持如何之衣[3],持如何之钵[4]耶?于如何之聚落、村邑、都城、王国、地方耶?”[5]

结果大众部无法回答摩嘎利子帝思(目犍连子帝须)尊者的问题:“十方诸佛名字?十方诸佛种姓血统?十方诸佛姓氏? [6] 十方诸佛父母姓名?十方诸佛两大上首弟子[1]姓名?十方诸佛近侍弟子[2]姓名?十方诸佛穿什么三衣[3]?十方诸佛拿什么钵[4]乞食?十方诸佛出生地地点地名?十方诸佛成佛地点地名?十方诸佛在什么树下成佛?[7]十方诸佛第一次说法讲转法轮经地点地名?[8]”说明十方诸佛基本资料。


上座部佛教经藏说明佛教没有十方诸佛

《中部115经/多界经》记载:
了知:‘这是不可能的、没机会的:在一个世间界中会同时出现两位阿羅漢、遍正觉者,这是不可能的。’了知:‘这是可能的:在一个世间界中会出现一位阿羅漢、遍正觉者,这是可能的。’
了知:‘这是不可能的、没机会的:在一个世间界中会同时出现两位转轮王,这是不可能的。’了知:‘这是可能的:在一个世间界中会出现一位转轮王,这是可能的。’


《长部19经/大总管经》记载: 大德!当这么说时,天帝释对三十三天的天神们这么说:‘亲爱的先生!这是不可能的、没机会的二位阿羅漢、遍正觉者会同时出现在一个世间界中这是不可能的,亲爱的先生!但愿那位世尊无病、健康,长时间地住立,那会是为了众人的福利、为了众人的安乐、为了世间的怜愍、为了天与人的利益、福利、安乐。’那时,三十三天的天神们思虑、商量在善法堂集合共坐的事后,四大王被说了关于该事之语;四大王被训诫了关于该事之语,站在各自的座位[旁]不动:
  ‘那些王被说了[该事]之语,他们接受教诫后,
   明净地、寂静地,站在自己的座位[旁]。’


《长部28经/能净信经》记载:
又,大德!如果这么问我:‘舍利弗道友!过去世有其他沙门、婆罗门与世尊相同正觉吗?’大德!当被这么问时,我会说:‘是。’
‘舍利弗道友!未来世将有其他沙门、婆罗门与世尊相同正觉吗?’大德!当被这么问时,我会说:‘是。’


‘舍利弗道友!现在有其他沙门、婆罗门与世尊相同正觉吗?’大德!当被这么问时,我会说:‘不。’


又,大德!如果这么问我:‘尊者舍利弗!为什么一个允许、一个不允许呢?’ 大德!当被这么问时,我会这么解说:‘道友!我在世尊面前听到、领受这样:“过去世有阿羅漢、遍正觉者与我相同正觉。” 道友!我在世尊面前听到、领受这样:“未来世将有阿羅漢、遍正觉者与我相同正觉。”
道友!我在世尊面前听到、领受这样:“这是不可能的、没机会的:在一个世间界中会同时出现两位阿羅漢、遍正觉者,这是不可能的。”
大德!当被这么问而我这么解说时,是否为世尊的所说之说,而且不以不实而毁谤世尊,法、随法地解说了,而任何如法的种种说不来到应该被呵责处吗?” “舍利弗!当你这么解说时,确实是我的所说之说,而且不以不实而毁谤我,法、随法地解说了,而任何如法的种种说不来到应该被呵责处。”


《增支部1集277经》记载: “比丘们!这是不可能的、没机会的:在一个世间界中会同时出现两位阿羅漢、遍正觉者,这是不可能的。比丘们!这是可能的:在一个世间界中会出现一位阿羅漢、遍正觉者,这是可能的。”


汉传佛教原始经藏说明佛教没有十方诸佛

《中阿含心品多界经第十》记载: 世尊答曰:“阿难!若有比丘见处是处知如真,见非处是非处知如真。阿难!若世中有二转轮王并治者,终无是处,若世中有一转轮王治者,必有是处。阿难!若世中有二如来者终无是处,若世中有一如来者,必有是处。”


《佛说长阿含经第一分典尊经第三》记载: “时,忉利天作是说言:‘若使世间有八佛出者,当大增益诸天众,减损阿须伦众。’时,忉利天言:‘且置八佛,正使七佛、六佛,乃至二佛出世者,亦大增益诸天众,减损阿须伦众,何况八佛?’时,釋提桓因告忉利天言:‘我从佛闻,亲从佛受,欲使一时二佛出世,无有是处。但使如来久存于世,多所慈愍,多所饶益,天人获安,则大增益诸天,减损阿须伦众。’”


《佛说长阿含第二分自欢喜经第十四》记载:
佛告舍利弗:“若有外道异学来问汝言:‘过去沙门、婆罗门与沙门果德玛等不?’汝当云何答?彼复问言:‘未来沙门、婆罗门与沙门果德玛等不?’汝当云何答?彼复问言现在沙门、婆罗门与沙门果德玛等不?汝当云何答?”
时,舍利弗白佛言:“设有是问:‘过去沙门、婆罗门与佛等不?’当答言:‘有。’设问:‘未来沙门、婆罗门与佛等不?’当答言:‘有。’设问:‘现在沙门、婆罗门与佛等不?’当答言:‘无。’
佛告舍利弗:“彼外道梵志或复问言:‘汝何故或言有?或言无?’汝当云何答?”
舍利弗言:“我当报彼:‘过去三耶三佛与如来等,未来三耶三佛与如来等,我躬从佛闻,欲使现在有三耶三佛与如来等者,无有是处。’世尊!我如所闻,依法顺法,作如是答,将无咎耶?”
佛言:“如是答,依法顺法,不违也。所以然者?过去三耶三佛与我等,未来三耶三佛与我等,欲使现在有二佛出世,无有是处。


《增壹阿含经》记载: 是时,诸辟支佛即于空中烧身取般涅槃。所以然者,世无二佛之号,故取灭度耳。一商客中终无二导师,一国之中亦无二王,一佛境界无二尊号


《佛说大坚固婆罗门缘起经》记载:佛以是事告帝釋天主并天众言:“汝等当知,同一时中无处容受二佛如来应供正等正觉出现世间宣说诸法。”时,帝釋天主并诸天众,闻佛语已,咸生欢喜,心意快然。


《佛说人仙经》记载:大梵复告天众:“汝等诸天及护世等,当一心听。诸圣者唯佛、如来、正等正觉,于四神足,能广宣说、能久修习、能大变现。是故汝等当发诚心,应勤修习,自在变现,作大利益。”是时,梵王怀中所坐天王,各生疑念:“唯有一大梵王,我坐怀中;云何言时诸天皆言?若彼默时诸天亦默?”又帝释 天 主,起如是念:“呜呼!大梵天王,愿摄我等天众本形,变一大身,坐我怀中。”时,大梵王知帝释念,摄天众形,现一大身,帝释怀中跏趺而坐。大梵天王当以如是神足之力,种种变现,作化事已,又复告彼诸天及护世等:“我佛世尊以此四神足力,及声闻法,先所化度者,即摩伽陀国,八万近事男善断三障,尽苦边际,证入流果。于天上人间,七返往来,有生他化自在天者、有生化乐天者、有生三十三天者、有生四王天者;有生人间大刹帝利王宫者、有生上首大婆罗门家、有生上首大长者家。”又复诸天众等,有思念者:“呜呼!云何能得四佛出现于世?”复有思念:“呜呼!云何能得八佛出现于世?”大梵天王知彼天众心之所念,而复告言:“汝等天众莫作是念,思欲四佛出现于世,乃至八佛出现于世。是义不然。汝等当知,我从佛闻无有二佛同出于世,何有四佛八佛同出世耶?汝等但愿,我佛世尊无漏之体,寿命增长,久住世间。”时,彼诸天又复作念:“大梵天王,云何一一实知我心?”彼诸天等,即生惊怖,心怀愁恼。时,大梵王告彼众言:“汝诸天众及护世等,一心谛听。如来、应供、正等正觉宣说一乘正法,令诸众生远离忧悲苦恼,皆得清净,证真实理。”又复告言:“有三种法,如来悉知。何名三种?所谓有人,先作身不善业、意不善行,后因亲近善友,听闻妙法,系念思惟,断身不善、造身善业,断意不善、行意善行。是人乐中生乐,悦意中复生悦意。譬如有人于喜生喜,喜复生喜,彼人悦乐亦复如是,此谓第一种法。复次,有人先受五欲作不善业,后亲善友,听闻妙法,系念思惟,弃于欲乐,亦复不造诸不善业。是人乐中生乐,悦意中复生悦意。譬如有人喜中生喜,喜复生喜,悦乐法者亦复如是,此谓第二种法。复次,有人于不善法如实了知,亦于善法如实了知,乃至苦集灭道亦如实知。后复亲近善友,于不善法及诸善法,乃至苦集灭道,于是诸法,倍复精晓,是人乐中生乐,于悦意中复生悦意。譬如有人喜中生喜,喜复生喜,悦乐法者亦复如是,此谓第三种法。”复次,大梵天王又告诸天及护世等:“诸圣者当一心听。有四种法,彼佛世尊悉知悉见。何者为四?谓身、受、心、法。如来以慧观是四法,若内若外,如实了知。智慧现行,修习圆满。善说菩提一乘正法,令诸众生咸得清净,离忧悲苦恼,证妙法理。”


大乘经典说法

阿拉汉摩嘎利子帝思(目犍连子帝须)尊者入灭后,一些大乘经典作者继续创作“十方诸佛”教义。


大乘《华严经》记载: “佛子!菩萨摩诃萨坐道场时,有十种奇特未曾有事。何等为十?佛子!菩萨摩诃萨坐道场时,十方世界一切如来皆现其前,咸举右手而称赞言:‘善哉善哉!无上导师!’是为第一未曾有事。菩萨摩诃萨坐道场时,一切如来皆悉护念,与其威力,是为第二未曾有事。”


大乘《地藏菩萨本愿经》记载: 一时,佛在忉利天,为母说法。尔时,十方无量世界,不可说不可说一切诸佛,及大菩萨摩诃萨,皆来集会。赞叹释迦牟尼佛,能于五浊恶世,现不可思议大智慧神通之力,调伏刚彊众生,知苦乐法,各遣侍者,问讯世尊。是时,如来含笑,放百千万亿大光明云——所谓大圆满光明云、大慈悲光明云、大智慧光明云、大般若光明云、大三昧光明云、大吉祥光明云、大福德光明云、大功德光明云、大归依光明云、大赞叹光明云。放如是等不可说光明云已,又出种种微妙之音——所谓檀波羅蜜音、尸波羅蜜音、羼提波羅蜜音、毘离耶波羅蜜音、禅波羅蜜音、般若波羅蜜音、慈悲音、喜舍音、解脱音、无漏音、智慧音、大智慧音、师子吼音、大师子吼音、云雷音、大云雷音。


上座部佛教僧团长老对十方诸佛的批判

上座部佛教《弥林达问经》(彌蘭王問經)记载果德玛佛(释迦牟尼佛)预言果德玛佛(释迦牟尼佛)入灭后会有马哈咖沙巴(大迦叶)尊者尊者召开第一次结集、果德玛佛(释迦牟尼佛)入灭一百年后会有亚沙迦兰陀子(耶舍迦蘭陀子)召开第二次结集、果德玛佛(释迦牟尼佛)入灭二百十八年后会有摩嘎利子帝思(目犍连子帝须)尊者召开第三次结集第三次结集后会有大马兴德(大摩哂陀)尊者去斯里兰卡传法、果德玛佛(释迦牟尼佛)入灭五百年后会有那先尊者向弥林达(彌蘭王)开示,尊者们会说明正法打击假佛法让正法坚固住立五千年[9]


佛教原本没有“十方诸佛”,果德玛佛(释迦牟尼佛)的佛弟子就只归依果德玛佛(释迦牟尼佛)一个佛不归依其它佛。佛教分裂后印度阿首咖(阿育王)时代大众部开始自创违背佛教的新教义主张一切方存在十方诸佛,佛教第三次圣典结集的《论事》记载以摩嘎利子帝思(目犍连子帝须)尊者为首的一千个阿拉汉尊者批判了大众部的“一切方住诸佛邪执”:

“彼佛何名、何生、何姓耶?彼佛之父母何名耶?彼佛之一双弟子[1]何名耶?彼佛之近侍[2]何名,持如何之衣[3],持如何之钵[4]耶?于如何之聚落、村邑、都城、王国、地方耶?”[5]

结果大众部无法回答摩嘎利子帝思(目犍连子帝须)尊者的问题说明:“十方诸佛名字?十方诸佛种姓血统?十方诸佛姓氏?[6]十方诸佛父母姓名?十方诸佛两大上首弟子[1]姓名?十方诸佛近侍弟子[2]姓名?十方诸佛穿什么三衣[3]?十方诸佛拿什么钵[4]乞食?十方诸佛出生地地点地名?十方诸佛成佛地点地名?十方诸佛在什么树下成佛?[7]十方诸佛第一次说法讲转法轮经地点地名?[8]”等“十方诸佛”基本资料。


上座部佛教《彌蘭王問經》记载有四无碍解智的阿拉汉(阿羅漢)尊者那先[10] 向弥林达(彌蘭王)开示说明不可能同时存在两个佛[11]


缅甸上座部佛教马哈希尊者[12]《帝釋所問經講記》表示:

大乘佛教徒以极乐世界等同于涅槃。他们描述那是天堂,并说:在那里的所有众生成佛之后,将在此世界里永远地免除老、病、死,而享有永恒的快乐。极乐世界与那些相信生命永恒而赞颂的天堂没有很重大的不同。这信仰很可能是基于那些想宣扬常见的佛教徒的著作。

注释与引用

  1. 1.0 1.1 1.2 1.3 《相應部》47相應14經:比丘們!凡那些存在於過去世的阿羅漢、遍正覺者,那些世尊也有這樣最勝的一對弟子,猶如我的舍利弗、目揵連;凡那些存在於未來世的阿羅漢、遍正覺者,那些世尊也必有這樣最勝的一對弟子,猶如我的舍利弗、目揵連。
  2. 2.0 2.1 2.2 2.3 《長部16經》:那時,世尊召喚比丘們:「比丘們!凡那些存在於過去世的阿羅漢、遍正覺者,都有那些世尊的這第一隨侍,猶如我的阿難;凡那些存在於未來世的阿羅漢、遍正覺者,也都有那些世尊的這第一隨侍,猶如我的阿難。」
  3. 3.0 3.1 3.2 3.3 《本生經》迦提伽羅之友情:菩薩復自思惟:「此伽尸國產之衣服,予為沙門,亦不相應。」於是有迦葉佛時,菩薩之舊友迦提伽羅(瓦工)大梵天思惟,自前一佛至今一佛之間相續不朽誠篤之友情,彼謂:「今日予之友人為大出家而來,予將為友人持去沙門之用具。」
    三件法衣與一鉢 剃刀與針及腰帶 加漉水布共八種 專心觀行比丘用
    犍陟之悲死
    於是彼持此八種沙門之道具來獻。菩薩身著阿羅漢之標章,纏著最上之出家服時,向車匿曰:「車匿!汝向父王傳予之言,謂予身平安無事。」車匿禮拜菩薩,右繞為禮而去。犍陟聞菩薩與車匿之語,立而自思:「予二度不能再見王子矣!」彼次第行進,不見菩薩之姿,悲痛不堪,胸張裂而死,出生三十三天為犍陟天人。車匿與王子告別乃唯一重之悲痛;今為犍陟之死,更為二重之悲痛所壓,彼於悲泣中入於都中。
  4. 4.0 4.1 4.2 4.3 《本生經》帝梨富沙、跋梨迦之供養:爾時有帝梨富沙與跋梨迦二商人率五百輛車由鬱迦羅地方往中部地方之途中,與之原有血緣親族之天人等阻止其車,勸其獻食物與佛。彼等攜炒麵與蜜丸赴佛之側曰:「尊師世尊!請以慈心受予等之食物。」佛於受乳粥之日,已失其鉢,彼思:「如來不能以手受物,將如何可耶?」於是四大天王知佛之心,以青石之寶珠所作之鉢,由四方持來,但為佛所拒。復次以菜豆色之石作四鉢持來。佛喜四天子之念,受其四鉢,加以重叠,佛曰:「合而為一!」於是於鉢之邊緣殘留四印,成一中形大之鉢。佛以此高價之石所作之鉢,受其食物。佛於食後而述謝辭。此兄弟之二商人等歸依佛法,唱二歸依成為信士。二人曰:「予等思欲奉戴尊師賜與之物!」佛以右手撫摸己頂,贈髮以為紀念。二人捧髮還都後,為佛髮建塔,納入供養。
  5. 5.0 5.1 《論事》第二十一品:今稱一切方論。遍四方上下,世界安住所,一切世界住諸佛,起自己之思惟,言「一切方住諸佛」,乃大眾部之邪執

    (自)一切方住諸佛耶?(他)然。(自)東方住諸佛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自)東方住諸佛耶?(他)然。(自)彼佛何名、何生、何姓耶?彼佛之父母何名耶?彼佛之一雙弟子何名耶?彼佛之近侍何名,持如何之衣,持如何之鉢耶?於如何之聚落、村邑、都城、王國、地方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

    (自)南方……乃至……西方……乃至……北方……乃至……下方住佛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自)下方住佛耶?(他)然。(自)彼佛何名……乃至……於……地方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自)上方住佛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自)上方住佛耶?(他)然。(自)〔佛〕住四王天……乃至……住三十三天……乃至……住夜摩天……乃至……住兜率天……乃至……住化樂天……乃至……住他化自在天……乃至……住梵天世界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
  6. 6.0 6.1 《長部14經/譬喻大經》
    比丘們!毘婆尸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是剎帝利血統,生於剎帝利家中,比丘們!尸棄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是剎帝利血統,生於剎帝利家中,比丘們!毘舍浮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是剎帝利血統,生於剎帝利家中,比丘們!拘留孫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是婆羅門血統,生於婆羅門家中,比丘們!拘那含牟尼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是婆羅門血統,生於婆羅門家中,比丘們!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是婆羅門血統,生於婆羅門家中,比丘們!我現在阿羅漢、遍正覺者是剎帝利血統,生於剎帝利家中。

    比丘們!毘婆尸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姓憍陳如,比丘們!尸棄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姓憍陳如,比丘們!毘舍浮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姓憍陳如,比丘們!拘留孫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姓迦葉,比丘們!拘那含牟尼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姓迦葉,比丘們!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姓迦葉,比丘們!我現在阿羅漢、遍正覺者姓喬達摩
  7. 7.0 7.1 漢傳佛教《長阿含經》:「毘婆尸佛坐波波羅樹下成最正覺,尸棄佛坐分陀利樹下成最正覺,毘舍婆佛坐娑羅樹下成最正覺,拘樓孫佛坐尸利沙樹下成最正覺,拘那含佛坐烏暫婆羅門樹下成最正覺,迦葉佛坐尼拘律樹下成最正覺。我今如來、至真,坐鉢多樹下成最正覺。」
  8. 8.0 8.1 漢傳佛教《長阿含經》:佛告阿難:「汝勿憂也。諸族姓子常有四念,何等四?一曰念佛生處,歡喜欲見,憶念不忘,生戀慕心。二曰念佛初得道處,歡喜欲見,憶念不忘,生戀慕心。三曰念佛轉法輪處,歡喜欲見,憶念不忘,生戀慕心。四曰念佛般泥洹處,歡喜欲見,憶念不忘,生戀慕心。阿難!我般泥洹後,族姓男女念佛生時,功德如是。佛得道時,神力如是。轉法輪時,度人如是。臨滅度時,遺法如是。各詣其處,遊行禮敬諸塔寺已,死皆生天,除得道者。」
  9. 《彌蘭王問經》 第一卷 :爾時,世尊大般涅槃之時,與大比丘眾行至拘尸那竭羅,時世尊依無常等法而令一切有情生起感動,示現無餘涅槃界之涅槃行相,於拘尸那竭羅末羅國〔熙連禪〕河畔之惒跋單沙羅雙樹間,頭朝北臥於牀,告諸比丘曰:「諸比丘!我告汝等。諸比丘!我令汝等知一切諸行是滅法,汝等不放逸而成就。為汝等,我宣說勝者之九分教,我宣說兩分別、兩波羅提木叉,我宣說聲聞之究竟智,我宣說大聲聞之究竟智,我宣說辟支佛之到究竟智,我宣說正等覺者之到究竟智,我宣說四正勤,我宣說四聖諦,我宣說七覺支,我宣說十二支緣起,我宣說四念處、聖八支道、七果、八等至、九〔次第住〕定。諸比丘!我弟子堪能、甚堪能、聰明、練達。而凡我所宣說此法與律,我滅後為汝等之師。我般涅槃之時,聖迦葉憶念老年出家者須跋陀之暴言,而行法之合誦,淨化佛語。由此更經百年,耶舍迦蘭陀子破跋耆子比丘等,為第二合誦。由此更經二百十八年,目犍連子帝須長老破諸異派,為第三合誦。次名大摩哂陀之比丘於銅鍱洲,住立我教。然,更由正等覺者般涅槃經五百年,有名彌蘭王,志求全閻浮提中依自己之智力而起微妙之諸問,沙門婆羅門依微妙之問而破時,有一名那先比丘,破王之說,以種種之譬喻令感歎,不曇其教,至五千年之後,令其教堅固住立。」
  10. 《彌蘭王問經》
    時,尊者那先於其日、其夜,與無礙解俱逮得阿羅漢位。尊者那先之通達〔四〕諦耶!大地鳴動震動、震撼。其故曰:

    如搾製糖機
    大地為鳴動
    製油機車輪
    大地為震動
    大海乃震撼
    山王乃屈倒
    須彌山傾時
    發轟隆巨響
  11. 《彌蘭王問經》 : 第八 二佛不出世之問

    「尊者那先!又依世尊如是說:『諸比丘!無此處,不應有,於一世界,二應供正等覺者出世於非前非後,無有是處。』尊者那先!一切如來示三十菩提分法,說四聖諦,令學三學,教不放逸以行道。尊者那先!若一切如來之示是一,說一,學一,教一,何故二如來不出世於一剎那耶?唯一佛之出世,亦生光明於此世,若有第二佛,則依二佛之光明而越生光明於此世。又教誡,是二如來,則容易教誡,教導容易教。予應為無疑耶?請語其理由。」

    「大王!此十千世界運載一佛,運載唯一如來之功德。若第二佛出世,此十千世界無法運載,應震動、動搖、傾、下傾、橫傾、散亂、壞、崩、破滅。大王!如有一人乘渡船,一人乘時,浮於水面;時於壽、容色、年齡、體重、大小一切肢體之前者相等之第二人來,彼乘其船。大王!其船二人皆運載耶?」

    「否,尊者!震動、動搖、傾、下傾、橫傾、散亂、壞、崩、破滅,沈於水中。」

    「大王!如是,此之十千世界運載一佛,運載唯一如來之功德。若第二佛出世,此十千世界無法運載,應震動、動搖、傾、下傾、橫傾、散亂、壞、崩、破滅。
    大王!又如有人,如實希望食物,食充至咽喉,彼滿腹、滿足、飽滿、膨滿、倦怠,身如棒不彎曲,若更食此多之食物。大王!其人為安全耶?」

    「否,尊者!若同時食,彼當死。」

    「大王!如是,此十千世界運載一佛,運載唯一如來之功德。若第二佛出世,此十千世界無法運載,應震動、動搖、傾、下傾、橫傾、散亂、壞、崩、破滅。」

    「尊者那先!大地因過重法之重擔而震動耶?」

    「大王!此處有滿載至緣之寶石二車,由一車取寶石入於他車,其車運載二車之寶石耶?」

    「否,尊者!其轂粉碎,其輻條亦毀,其輞亦潰,其車軸亦毀。」

    「大王!車由於過重寶石之重擔而毀耶?」

    「然,尊者!」

    「大王!如是,大地因過重法之重擔而震動。大王!又此明佛力。二正等覺者之所以不出世於一剎那,更聽其他適當之理由。

    大王!若二正等覺者出世於一剎那,於其眾生諍論,汝等之佛,我等之佛,〔各固執而〕為二派。大王!如二人有力大臣眷屬生諍論,汝等之大臣,我等之大臣,〔各固執而〕為二派。大王!若二正等覺者出世於一剎那,其眷屬生諍論,汝等之佛,我等之佛,〔各固執而〕為二派。大王!此是二正等覺者所以不出世於一剎那之一理由。

    大王!二正等覺者不出世於一剎那之所以,聽彼以上其他之理由。大王!若二正等覺者出世於一剎那,言『佛是最高』之言是邪。『佛是最尊』之言是邪。『佛是最勝』之言是邪。『佛是最優秀』之言是邪。『佛是最上』之言是邪。『佛是最勝』之言是邪。『佛是無等』之言是邪。『佛是無等等』之言是邪。『佛是無類』之言是邪。『佛是無對』之言是邪。『佛是無雙』之言是邪。大王!二正等覺者之所以不出世於一剎那者,此理由亦是卿正所認受。大王!又唯一佛之出世,此是諸佛世尊之自性、本性。何故耶?一切知之佛德大。

    大王!於此世,其他之大者其唯一。大王!地是大,彼是唯一。海是大,彼是唯一。須彌山王是大,彼是唯一。帝釋是大,彼是唯一。魔是大,彼是唯一。如來應供正等覺者是大,彼於此世是唯一。此等於出現之處,其他者則無餘地。大王!故如來應供正等覺者唯一佛出世。」

    「尊者那先!問者以譬喻、理由而善說。無知者若聞之亦生歡喜。況於如予有大慧者乎?善哉,尊者那先!彼然,予如是認受。」
  12. 《佛教歷史上的六次經典結集》:西元1954年緬甸、泰國、斯里蘭卡、柬埔寨、寮國、越南、印度、尼泊爾的上座部佛教僧團推舉具足戒定慧精通三藏的2500個僧團長老舉行第六次結集,在2500個僧團長老中選出馬哈希長老負責提問相當於第一次聖典結集時的馬哈咖沙巴(大迦葉),明昆長老負責回答問題相當於第一次聖典結集時的伍巴離(優婆離)和阿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