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界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转至:导航搜索

十八界巴利语aṭṭhārasa-dhātu)界(Dhātu)表示成分、要素、性质。十八界是六外处、六内处、六识身的合称。[1]包括六内处:1、眼界,2、耳界,3、鼻界,4、舌界,5、身界,6、意界;六外处:7、颜色界,8、声界,9、香界,10、味界,11、触界,12、法界;以及六识身:13、眼识界,14、耳识界,15、鼻识界,16、舌识界,17、身识界,18、意识界[2]


经藏语源

《中部经典四·第一四八·六六法经》[3]

世尊如是说:“应知六内处。应知六外处。应知六识身。应知六触身。应知六受身。应知六爱身。”然,如是言:“应知六内处。”彼缘何而言?有眼处、耳处、鼻处、舌处、身处、意处。如是所言:“应知六内处。”彼乃缘此而言。此为第一之六。

然,如是言:“应知六外处。”彼缘何而言?有色处、声处、香处、味处、触处、法处。如是所言:“应知六外处。”彼乃缘此而言。此为第二之六。

然,如是言:“应知六识身。”彼缘何而言?依眼与色而眼识生。依耳与声而耳识生。依鼻与香而鼻识生。依舌与味而舌识生。依身与触而身识生。依意与法而意识生。如是所言:“应知六识身。”彼乃依此而言。此为第三之六。……

……然,如是言:“应知六爱身。”彼缘何而言?依眼与色而眼识生,三之和合而有触,依触而有受,依受而有爱。依耳与声而耳识生,依鼻与香而鼻识生,依舌与味而舌识生,依身与触而身识生,依鼻与香而鼻识生,依舌与味而舌识生,依身与触而身识生,依意与法而意识生,三之和合而有触,依触而有受,依受而有爱。如是所言:“应知六爱身。”彼乃依此而言。此为第六之六。

《中部经典四·第一一五·多界经》:

[阿难曰:]“然者,世尊!于如何之范围,可云有界善巧之比库?”[世尊曰:]“阿难!此等之十八界:即眼界、色界、眼识界,耳界、声界、耳识界,鼻界、香界、鼻识界,舌界、味界、舌识界,身界、所触界、身识界,意界、法界、意识界也。阿难!只要知见此等十八界,于如是之范围,阿难!可云有界善巧之比库也。”

《相应部经典二·第三·界相应》:

世尊曰:“诸比库!种种界者何耶?眼界、色界、眼识界,耳界、声界、耳识界,鼻界、香界、鼻识界,舌界、味界、舌识界,身界、触界、身识界,意界、法界、意识界是。诸比库!此谓种种界。”

论藏出处

《界论·第十八品·法心分别》:

几何之、几何之、几何之、几何之、几何之、几何之、几何之、几何之、几何之、几何之、几何之、几何之耶?

五蕴十二处十八界四谛二十二根九因四食七触七受七想七思七心

此处,如何是十八界耶?是眼界、色界、眼识界、耳界、声界、耳识界、鼻界、香界、鼻识界、舌界、味界、舌识界、身界、触界、身识界、意界、法界、意识界,此言为十八界。。


注释书解说

《清净道论·第十五·说处界品》:

其次说“界”有十八,即眼界、色界、眼识界、耳界、声界、耳识界、鼻界、香界、鼻识界、舌界、味界、舌识界、身界、触界、身识界、意界、法界、意识界。释此十八界:一以义,二以相等,三以次第,四以限量,五以数,六以缘,七以所见而知于抉择。

此中:(一)“以义”,即见故为眼,显示自己故为色,眼的识故为眼识。当以此等方法,而知抉择眼等十八界的各别意义。[4]

(二)“以相等”,这里当知以眼等的相等而抉择。他们的相等,与蕴的解释中所说的一样。

(三)“以次第”,这里亦如前面所说的生起次第等之中,以说法的次第为适宜。那说法的次第,是指确定因果的次序而说,即眼界与色界二种为因,而眼识界是果。余者亦然。

(四)“以限量”,即以数量而说。在各种的经与论中,亦曾说到十八界以外的其他诸界,如:光明界、净界、空无边处界、识无边处界、无所有处界、非想非非想处界、想受灭处界、欲界、恚界、害界、出离界、无恚界、无害界、乐界、苦界、喜界、忧界、舍界、无明界、精进界、勤界、勤勇界、劣界、中界、胜界、地界、水界、火界、风界、空界、识界、有力界、无为界、多界、种种界的世间。[5]

(五)“以数”,先说眼界,据种类,依净眼只有一法数。耳、鼻、舌、身、色、声、香、味界亦同样,依净耳等亦只有一法数。其次触界,依地、火、风,有三法数。眼识界,依善与不善的异熟,有二法数。如是耳、鼻、舌、身识界亦同。其次意界,依五门转向的善与不善的异熟及领受(唯作),有三法数。法界,依三无色蕴(受想行)及十六细色并无为界,有二十法数。意识界,依其余的善、不善、无记的识,有七十六法数。如是当知以数而抉择。

(六)“以缘”,先说眼界,给与眼识界以不相应、前生、有、不离、依止、根缘的六缘为缘。色界给与眼识界以前生、有、不离、所缘缘的四缘为缘。如是耳界、声界等给与耳识界等为缘亦然。其次对于眼识等的五种,则五门转向的意界给与他们以无间、等无间、非有、离、亲依止的五缘为缘。而彼等前五识亦给与领受意界(以五缘为缘)。同样的,领受意界给与推度意识界,推度意识界给与确定意识界,确定意识界给与速行意识界(以五缘为缘)。而速行意识界再给与各各以后的速行意识界以彼等(无间、等无间、非有、离、亲依止)的五缘及数数修习缘的六缘为缘。这是在五门作用的方法。次于意门,则有分意识界给与(意门)转向意识界,而(意门)转向意识界给与速行意识界以上面所说的五缘为缘。其次法界(受想行——心所法)给与七识界以俱生,相互、依止、相应、有、不离等的多种缘为缘。而眼界等及一部分的法界(如细色、涅槃等)则给与一部分的意识界以所缘缘等为缘。对于眼识界等,不只是以眼界及色等为生起之缘,亦以光明等为缘,所以古师说:“以眼、色、光明,作意为缘生起眼识;以耳、声、空间,作意为缘生起耳识;以鼻、香、风,作意为缘生起鼻识;以舌、味、水,作意为缘生起舌识;以身、触、地,作意为缘生起身识;以有分意、法,作意为缘生起意识’。这里是略说。对于缘的详细分别,将在缘起的解释中更明白他说。如是当知(这十八界)以缘而抉择。

(七)“以所见”,是说当以所见而知抉择之义。即一切的有为界,无论是前际后际的都应视为无真实性,没有常、净、乐、我的特性,并且都是依于缘而相关的作用。次就十八界各别而说:(1)当视眼界如鼓面,色界如鼓槌,眼识界如鼓声;又眼界如镜,色界如面,眼识界如映于镜中的面相;或者眼界如甘蔗与胡麻,色界如榨机的轮轴,眼识界如甘蔗汁及麻油;或视为眼界如下面的木燧,色界如上面的木燧,眼识界如所起的火。(2)对于耳界等亦应视为同样。(3)其次意界,从生起方面说,应视它是眼识界的先驱及随从者。(4)在法界中的受蕴,当视如箭如桩。其中的想蕴及行蕴,则如受了与受的箭桩的苦痛。(5)或者凡夫的想,因由意欲而生苦痛之故如空拳,或因取于不如实之想,故如森林之鹿(见假的草人而作人想)。(6)行蕴,由它而投入于结生,故应视如投人于火坑的人,或因它而为生苦所随,故应视如为官吏所追的盗贼,或因为它是取来一切不利的蕴的相续之因,故应视如毒树的种子。(7)(而法处所摄的)色,因为是种种的危险之相,故应视如刀轮。(8)对于无为界,则应视为不死、寂静、安隐。何以故?因为是反对取来一切不利之故。(9)意识界,于诸所缘,不能确定,故应视如森林的猿猴;甚难调御,故如野马;它能落于任何所欲之境,故如投于空中的棍;因它穿了贪嗔等的种种烦恼之衣,故应视如盛装的舞女。

现代解释

Mahanano 比库编著《巴利词典》

界(Dhātu):元素,天然的情况,舍利(神圣的遗物),词根,身体的体液,官能。如《界论》(Dhātukathā),元素的解说,《论藏》的第三本书)。

寻法比库中译《阿毗达摩概要精解》

十八界称为界是因为它们“持有”或“背负”(dhārenta)自己的自性。把十二处的意处分成七个识界,即得十八界。在其他方面,处与界是相同的。


参见

注释与引用

  1. 元亨寺汉译《南传佛教经藏·小部·经集·雪山夜叉经》: 世尊告喜玛远达:“世间有时生起六,众生对六生起爱。世间唯有执取六,生起六欲害世间。”
  2. 舍尔巴茨基《小乘佛学》(宋立道译)第四章·十八界——意识的基本元素:十八界的前12项是对十二处的重复。佛教哲学是对个别的元素或力能的分析。这些元素或力能的结合产生出一股相续不断的事件之流。对于一般人的非哲学思辨的头脑,这种相续流便是自我或人格我,或者个别之我的补特伽罗。如果注意到这种相续流中的结构成分,便有了“界”(Dhātu,成分、要素、性质)。如同不同的金属可以从矿山中采出,从个人生命的流中也显示出十八种完全不同的成分。它始终包括六种认识机能(从眼界到意界),六种客观的构成元素(从色界到法界)以及六种意识——开示于视意识或视感觉(眼识界),结束于纯精神性的,亦即非感觉的意识(意识界)。 《小乘佛学》第三章·十二处——认识的基本元素:据称,意识并不会单独生起,因为它是不含任何内容的纯粹感觉。它总是得到两种元素的支持或“引导”。这两种元素亦即认知能力(根)及其相应对象(境)。
  3. 元亨寺汉译《南传佛教经藏》
  4. 觉音尊者《清净道论》第十五·说处界品:其次普通说界的意义:(一)令倾向故,(二)负运故,(三)配给故,(四)因此令向故,(五)此中保持故为界。即(一)譬如金银等的要素(界)能生金银等,由于世间的诸界决定的原因,令向于种种的轮回之苦。(二)负即运义,由有情负于界,如运夫的负重。(三)此等(世间的诸界)只配给苦,不如人意之故。(四)由于此等(诸界)为因,而有情倾向于轮回之苦。(五)保持即放置义,是说把苦保持于此等(诸界)之中的意思。如是于眼等的一一法由生而令倾向及负运等的意义,故名为界。 又(一)譬如诸外道所说的我,实在是毫无自性的,此等(十八界)则不然,它们是保持自己的自性的,所以为界。(二)譬如世间种种黄的雄黄及红的砒石等是岩石的成分,而说为界,如是此等诸界亦如界(成分),因为此等种种(界)是智及可知的成分。(三)譬如称为身体的复合体的成分中的脂肪质和血等,由于特相不同,互相各异,而称为界,如是称为五蕴的身体的成分中的十八界,亦称为界,因为此等眼等诸界的特相亦互相各异不同之故。(四)界与“非”’是一同义语。即如世尊为了欲使断除命想的说法所示:‘比丘!此人是六界所成’等。所以依照上面所说的方法,眼即是界故为眼界……乃至意识即是界故为意识界。如是当知先依此等的义而抉择。
  5. 觉音尊者《清净道论》第十五·说处界品:(问)既然这样,为什么不以一切界为限而只以此十八界为限呢?(答)因为所存的一切界,从自性上说,都可以含摄于此十八界之中的缘故。即(1)“光明界”只不过是色界;(2)“净界”亦与色等有关。何以故?因为它只是一种净的相,即净相而为净界,那净相是不能离开色等而存在的。或者说,善异熟识的所缘的色等为净界,所以净界只是色等而已;(3)在“空无边处界”等之中,那心法则摄意识界中,余者(心所法)则摄于法界中;(4)其次“想受灭界”,实无自性;只是(意识界及法界)二界的灭而已;(5)“欲界”只是法界;即所谓“此中欲界怎样?便是与欲有关的思择、寻求……乃至邪思惟”。或者十八界即欲界;所谓:“下自无间地狱起,上至他化自在天止,任何行动于此中及包摄于此中的蕴、界、处、色、受、想、行、识。是名为欲界”;(6)“出离界”亦只是法界。依据此说:“一切善法为出离界”,所以即是意识界;(7)“恚界、害界、无恚界、无害界、乐界、苦界、喜界、忧界、舍界、无明界、精进界、勤界、勤勇界”亦只是法界而已;(8)“劣界、中界、胜界”只是十八界而已。因为劣的眼等为劣界,中、胜的眼等为中界及胜界。总而言之:不善之法界及意识界为劣界;世间的善及无记的眼界等同为中界;出世间的法界及意识界为胜界;(9)“地界、火界、风界”只是触界而已;(10)“水界和空界”只是法界;(11)“识界”只是眼识等七识界的简略之说;(12)十七界及法界的一部分是“有为界”;(13)“无为界”则只是法界的另一部分。如是存在的一切界,从自性上说,都得含摄于十八界之内,所以只说十八界;也是为了欲除有人于有知识的自性的识中而起的命想,所以这样说。即因为有于知识的自性的识中而作命想的有情,世尊为了欲使他们断灭长时所怀的命想,指明有限识界、耳识界、鼻识界、舌识界、身识界、意界、意识界等多识的差别,并且它们是依止于眼及色等的缘而起作用,是无常的,所以佛说十八界。更因为是随顺其所教化的弟子的意乐,所以这样说。又这样不过于简略也不过于详细的说法,是随顺其所教化的有情的意,所以说明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