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别说部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分别说部(巴利语: Vibhajjavāda),部派佛教的部派之一,直接传承自根本上座部,为最初佛教的四大派系之一: 分别说部说一切有部犊子正量部大众部

概要

上座部大众部的分离,始于佛灭一百年左右因瓦基族比库十事非法,而举办的佛教史上的“第二次圣典结集”,又称“七百结集”。

由于上座部佛教对佛法采取“分别说”的态度,亦被称为“分别说部”。

分别说,在阿首咖王时即已盛行。阿首咖王问诸比库:“大德,佛法云何?”答言:“佛分别说也。”诸比库如是说已,阿首咖王再问摩嘎离子帝思(Moggaliputta tissa)长老:“佛分别说不?”答言:“如是大王[1]。”阿首咖王即根据此说以净化僧团,并由摩嘎离子帝思长老在分别说者中选择一千人,举行佛教第三次结集。后由马兴德长老传入斯里兰卡的佛教,就是这一系的学说。所以上座部佛教也自称为“分别说上座”。这一系的佛教南传之后,始终是以大寺为正统。现在所说的上座部佛教,就是以斯里兰卡大寺为正统的佛教。

分别说

律藏之分别说

律藏·经分别》即佛陀分别解释比库比库尼的戒本,对比库、比库尼应受持的学处一一分别述说。

经藏之分别说

  • 世尊是分别论者
大德们!世尊呵责当呵责者,称赞当称赞者。大德们!世尊呵责当呵责,称赞当称赞,世尊是分别论者,世尊于此非一向论者。[2]
童子!我就此是分别论者。我就此非一向论者。童子!我对在家或出家之邪行,不予称赞。童子!无论在家、出家,若行邪行、依邪行,则不得成就正理、善法故也。[3]
  • 圣谛分别说
诸比库!由如来、阿拉汉、正自觉者,于巴拉纳西城仙人堕处鹿野苑,转无上法轮。即沙门或婆罗门、或天、或魔、或梵天、或世界中之任何者亦未曾转之。即此四圣谛之开示、宣说、施设、建立、解明、分别、显发。[4]
  • 分别说义

世尊曰:“诸比库!应为你们解说总说之分别。谛听,善思念之,我当说之。”…… 诸比库:“ 世尊!世尊为我们所略示总说,未详细分别说义,从座起而入精舍。…… 世尊!尔时,我们至尊者马哈咖吒那之处。至已,以此法义问尊者马哈咖吒那。 世尊!由尊者马哈咖吒那对我们说此法义之相、句、文,以分别述说其义。” 世尊曰:“ 诸比库!马哈咖吒那是贤者。诸比库!马哈咖吒那是大智慧者。 诸比库!若你们以此义问我,我亦正如马哈咖吒那之解说而如是解说之。并且,你们应该对此解说之义信奉受持。”[5]

经藏中类似的经典很多,如《中部·无诤分别经》、《中部·大业分别经》、《中部·小业分别经》、《中部·六处分别经》等等。

论藏之分别说

分别论》(Vidhanga)。vidhanga 的意思是分别、分析。在这部论里,把蕴、处、界、根、谛等法义分为经分别(Suttanta-bhajaniya)、论分别(Abhidhamma-bhajaniya)和问分(Panhapuccha)三种方式来讨论。「经分别」是把经藏里的内容列出来讨论,然后又以论的方式进行分析,再用问答来反复抉择。

分别说部基本要点

非说一切有

主张“诸法现在实有,过去及未来无体”。

中部·第一三一·一夜贤者经》:

勿追于过去,勿愿于未来; 一切过去者,彼已皆舍弃; 未来者未至,而彼现在法; 处处善观察,不摇又不动;

觉音对《论事·大品·第六章·一切有论》的注释[6]

今有称一切有论。其中,依止于“过去、未来、现在一切之色,此言色蕴”等之经,一切分类为过去等,诸法不拾蕴之自性,故言“一切有”之邪执乃现在说一切有部。

非补特伽罗论

主张“一切法无我”。

相应部·蕴品·1.蕴相应·6.执取品·第7经·无我相经》:是世尊在证悟无上正等觉之后继开示《转法轮经》后所宣说的第二部经。世尊在这部经中教导安雅衮丹雅等五位比库应如实观照一切五蕴无我。听完此经后,五位比库皆证悟了阿拉汉道果。

小部·法句经》第二十章的第五、六、七等三偈(或全经中的第二七七、二七八、二七九等三偈):

一切有为法无常,一切有为法皆苦,一切有为法和无为法无我。

此处无我不仅包括有为的事物,也包括了无为法之涅槃。世出世间、善恶、有为无为、相对绝对,每一样事物皆无我,五蕴之中无我,在五蕴之外或离开五蕴依然无我。

觉音对《论事·大品·第一章·补特伽罗论》的注释[7]

补特伽罗是依谛义、胜义而得耶?”,是论师之自问。对此有“补特伽罗”是补特伽罗论者之邪执。如何是补特伽罗论者?于佛教内之犊子部、正量部,更是教外多数之外道。此“补特伽罗”者,是我、有情、命者。佛教内之补特伽罗论者,仰望世尊:“为己利益之修行有补特伽罗”,而执“补特伽罗是依谛义、胜义而得”。

部派表

上座部的记载

下表取自斯里兰卡编年史《岛史》和《大史[8]

一般的学术观点

注释与引用

  1. 律藏义注《一切善见律》卷第二
  2. 增支部·十集·第一〇·近事男品
  3. 中部·第九九·须婆经
  4. 中部·一四一·谛分别经
  5. 中部·一三八·总说分别经
  6. Kathāvatthu-aṭṭhakathā
  7. Kathāvatthu-aṭṭhakathā
  8. 大史》第五章第三次结集:初始,以摩诃迦叶为首的大长老们进行的正确结集,被称为上座部结集。在最初的一百年中,只有上座部一派,以后才逐渐产生了其他的学派。被参加第二次结集的长老们谴责的恶比丘,共有一万人。他们建立了名为大众部的学派,以后又产生出牛家部(雞胤部)和一说部。从牛家部产生出说假部和多闻部,它们当中又产生出制多山部,加上大众部,共六部。又从上座部产生出化地部比丘和犊子部比丘两派。又从犊子部比丘当中产生出法上部、贤冑部比丘,以及六城部(密林山部)和正量部。又从化地部比丘中产生出说一切有部比丘和法藏部比丘两派。从说一切有部产生出迦叶遗部,后又生出说转部比丘,再生出经量部。加上上座部,共有十二部。算上前述六部,共满十八部。在第二个百年中,复产生了十七部,而后又产生了另外的学派。如雪山部、王山部,以及义成部、东山部比丘和西山部、金刚部(西王山部)。这六部是在赡部洲分出来的,法喜部(無畏山派)和海部(祗陀林派)是在楞伽岛分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