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重定向自出离
跳转至:导航搜索

离(巴利语:Nekkhamma):指身离、心离、镇伏离三种,是初禅的舍断支[1],也包括有远离、离染、舍离、出离的意涵。

经藏

长部. 转轮圣王师子吼经》:

诸比库!彼等众生起如是念:我等因受持善法,而寿命增长,颜色增美。然,我等应益为善事。于是,我等远偷盗,远邪淫,远妄语,远恶口,远粗语,远绮语,断灭贪念,断灭嗔恚,断灭邪见,灭尽三法,即:非法欲、非理贪、邪见法。于是,我等应恭敬母、父,尊敬沙门、婆罗门,尊敬同族之耆宿等,受持此善法。

中部. 削减经》:

周那!于世,生此等种种之见,即关于我论或关于世界论者也,而生此等见之处、住此等见之处,于此等见之现行处;对此以如实正慧而观者,即:“此非我所有,此非我,此非我之我。”如是,舍如是此等之见、如是此等之见。若于此,今有比库[2]不善法,有寻、有伺,生喜乐,成就初禅[3]而住。而彼思念:“予以削减而住。”

长部合诵经》:

四离轭:由欲轭之离轭、由有轭之离轭、由见轭之离轭、由无明远之离轭也。

四圣言:离虚诳语、离离间语、离粗恶语,离杂秽语也。

十善业道:离断生命、离不与取、离欲邪行、离虚诳语、离离间语、离粗恶语、离杂秽语、离贪欲、离嗔恚、离邪见。

中部. 外衣经》:

“尊者阿难!彼世尊对一切不善法之舍,予以称赞耶?”

“大王! 如来乃舍一切不善法、成就善法。”

身离

身离即是事欲离,杂染之事的舍断,贪性之因的舍离,不杀等的加行清净。《义释》中说:“什么是事欲,即可爱之色”等,是说事欲。[1]

心离

心离即是烦恼欲离,杂染的舍断,愚性之因的舍离,意乐净化的说明。[1]

镇伏离

镇伏离亦相当于烦恼欲离。[1]

出离

经教

中部蛇喻经》:

诸比库!如是观之多闻圣弟子,以厌、以厌、以厌、以厌、以厌、以厌彼而离,以离著而解脱,于解脱而解脱智生,知生已尽,梵行已成,应作已作,更不到此之状态。

长部优昙婆逻师子吼经》:

贤者!此等异学外道之普行者等,参集一处,为诸种之遮道浊乱之言说,而大声疾呼:或为王者论……乃至……如是为有非有之所论。然,相反地,彼世尊喜好林间树林、孤独远离之所住,选静谧寂寞之地、有闲而如清风之处而住。

中部怖骇经》:

婆罗门!我曾在未成正觉仍为菩萨时,如次思念:“闲林之静居、僻陬之独居,甚难忍耐,远离是难为,独住无乐,闲林想能夺末得三昧比库之意念。”婆罗门!彼时,我又生如次思念:“如何沙门、婆罗门,其身业未清净时,若为闲林之静居、僻陬之独居者,彼等因其身业染污未清净,必定招致不善之畏怖惊骇;然!我非身业未清净,而为闲林之静居、僻陬之独居者。我之身业实已清净,不!身业清净之圣者而为闲林之静居、僻陬之独居者中,我实是最上首也。”婆罗门!我自观己身, 此清净之身业性,愈得确信[喜悦]闲林之居住。

中部一切漏经》:

诸比库!如何是,由修习而舍离耶?曰:诸比库!于此处,比库由省虑真正修习念觉支。其由离、由离染、由灭尽而转入于出离也;由省虑真正修习择法觉支……乃至……修习精进觉支……乃至……修习喜觉支……乃至……修习轻安觉支……乃至……修习定觉支……乃至……修习舍觉支,其由离、由离染、由灭尽而转入于出离也。

中部一切漏经》:

诸比库!如是说已,婆伽梵天对予曰:‘尊者!予实将常之存在,言为常也;予将恒之存在言为恒也,予将永住之存在,言为永住也;予将独存之存在,言为独存也;予将不变之法,言为不变之法也;而又以其处不生、不老、不死、不灭、不转生,予言:此实为不生、不老、不死、不灭、不转生;且又,无比他更上之出离。予言:无其他比此更上出离也。比库!由于汝前世,有沙门、婆罗门,相当于汝一生间,于其时彼等行苦行,彼等如有其他更上之出离,则知有其他更上之出离;如无其他更上之出离,则知无有其他更上之出离也。比库,是故予对汝言:汝虽受如何之疲累、烦劳,汝亦不能得见其他更上之出离。

五出离界

长部合诵经》:

五出离界:友!比库于此虽思惟欲时,其心不趣入于欲,不信乐、不安住、不被牵引,而且思惟由此之舍离时,则,其心能趣入舍离、信乐、安住、受牵引;则,彼如是之心,由欲善离、善修、善起、善解脱、善离系。然,凡为缘欲所生之诸漏、损害、热恼,由此皆脱离,彼断无[由]受为受,此名为由而出离;复次,友!于此比库思惟嗔时,其心不趣入嗔……[乃至]……是名为由出离;复次,友!比库于此,思惟害时,心不趣入害……[乃至]……是名为由出离;复次,友!于此比库,思惟色时,其心不趣入于色……[乃至]……此名为由出离;复次,友!比库于此,思惟有身时,其心不趣入有身,不信乐不安住,不被牵引,而且思惟时由此舍离,则,其心能趣入舍离、信乐、安住、受引导;则,彼如是之心由欲善离、善修、善起、善解脱、善离系、如是凡缘为有身之诸漏、损害、热恼,由此皆脱离,彼绝无[由]受为受。此名为由有之出离。

六出离界

长部合诵经》:

六出离界:友!于此有比库作如是言:‘我修习慈心解脱,多所作、为所乘、为所因,行、数修、令善精勤;而且我尚有嗔恚、缠缚而住。’人应告彼言:‘勿[为]如是,尊者!勿作如是言、勿咎责世尊,咎责世尊者最不善,想世尊不作如是说。’友!无处亦无所容,凡修习慈心解脱、多所作、为所乘,为所因,行、数修、善精勤、尚于其时,心为嗔恚所缠缚者,无如是处。友!慈心解脱,既不外于出离嗔恚也。复次,友!于此有比库,作如是言:‘我修习悲心解脱……[乃至]……而我心尚有害[心]缠缚而住’……[乃至]……友!悲心解脱,即不外于出离害心。复次,友!于此有比库,作如是言:‘我修喜心解脱……[乃至]……而我心尚有不乐所缠缚而住’……[乃至]……友!喜心解脱,即不外于出离不乐。复出,友!于此有比库,作如是言:‘我修习舍心解脱……[乃至]……而我心尚有贪所缠缚而住’……[乃至]……友!舍心解脱,即不外于出离贪。复次,友!于此有比库,作如是言:‘我修习无相心解脱……[乃至]……而我心尚有随相识’[乃至]……友!无相心解脱,即不外于出离一切。复次,友!于此有比库,作如是言:‘我远离有我[见],因此我无周偏观见,而我心尚有疑、狐疑箭所缠缚而住’,人应告彼言:‘勿为如是,尊者!不应作如是言,勿咎责世尊,咎责世尊者最不善,想世尊不作如是言’。友!无处无所容。凡远离‘有我’见,不周偏观见‘我乃此也’,而尚有心疑、狐疑之箭所缠缚者,无如是处。友!远离‘有我’之慢,此即不外于出离疑、狐疑之箭。

注释与引用

  1. 1.0 1.1 1.2 1.3 《清净道论》.说地遍品
  2. 义释》及《分别论》:“欲欲(瞋恚、昏沉睡眠、掉举恶作、疑)、贪欲,欲贪欲、思惟欲、贪欲、思惟贪欲,此等名为欲。”
  3. 《清净道论.说地遍品》:此禅是超越于欲界及对治于贪欲而出离诸欲的;即所谓:“诸欲的出离谓出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