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寿塔拉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转至:导航搜索

亚寿塔拉(巴利语:Yasodharā),又叫做跋答咖吒那 Bhaddakaccanā,是佛陀出家前的太子妃,及拉胡喇Rāhula)的母亲。

早年生活

亚寿塔拉是拘利族(Koliya),天臂城(Devadaha)善觉王(Suppabuddha)的女儿,她的母亲是咖毕喇瓦土城(Kapilavatthu)净饭王(Suddhodano)的妹妹。她和西达塔·果德玛太子(佛陀)同年,在16岁那年与他完婚。29岁那年,就在她刚生下唯一的儿子拉胡喇(Rāhula)的当天,西达塔·果德玛太子没有向家人告别离家出家,去追寻解脱生活之苦的真理。

此后亚寿塔拉一直忠诚的爱着她的丈夫,她只为他而活着,并用心抚育儿子。她听说丈夫以苦行为生,她断然解下身上所有的珠宝,穿上俭朴的黄色衣裳。在苦行僧西达塔·果德玛六年精进苦修,趋证菩提的日日夜夜,亚寿塔拉公主时时刻刻关心着他的一切,自己也仿效行事。[1]

重见佛陀

佛陀觉悟成正自觉后,游行至咖毕喇瓦土城,第二天应净饭王的邀请,来到王宫。听说佛陀来了,亚寿塔拉穿上黄色的衣袍来到佛陀的跟前,紧紧抓住他的双脚,把脸紧贴在脚背上,恭恭敬敬地礼拜了佛陀。

如此这般地表达了她对佛陀的挚爱和尊敬,亚寿塔拉在一边坐了下来。净饭王在一旁不住地称颂她的善德,赞美她对爱情的忠贞,然后说道:

“世尊,当她听说您披着黄色袈裟,她也穿黄衣裳,当她听说您一日一餐,她也跟您一样,一天只吃一顿;当她听说您不坐高广大床时,她也睡低矮的床铺;听说您不以花环和香料饰身时,她也放弃一切打扮;当她娘家人派人来接她回去,她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我的儿媳真是贤惠。”

“大王,不仅仅是在这一生,过去生她就曾如此的保护过我,真心诚意的爱过我。”接着,佛陀讲述了《紧那罗月姬本生故事》(Candakinnarījātakaṃ)。[2]

本生故事

经藏·小部·十二·四八五·紧那罗月姬本生经》:

昔日于巴拉纳西梵与王治国时,释迦菩萨出生于雪山的紧那罗家,他的妻子名为月姬,他们二人住于以月为名的雪山。当时,巴拉纳西国王委国政于大臣,身被二件袈裟,带著五件武器,只一人进入于雪山。

住于月山的紧那罗夫妻,于雨季住于山中而不下,至夏季才行出山。当时紧那罗与自己之妻一同下山,于各处涂香,食花粉,缠花为上下衣,摇蔓草为戏,歌优美之歌声。

此巴拉纳西国王听见他们的声音,屏音悄悄走近其处,居于隐秘之处观察紧那罗夫妻,看见紧那罗妻子美貌而动心,他想:“我要将紧那罗射死,与此女子共同生活。”于是向紧那罗射出一箭。紧那罗中箭倒于花床,失气反转而卧;国王则站立不动。

国王想:“紧那罗大概已死去。”于是他前进现身,月姬见他而想:“我的爱夫必为此匪贼所射。”月姬逃往山顶,对国王骂唱次五首偈。……

国王为安慰立于山顶之月姬说:“月姬!勿泣亦勿愁,眼如森暗花,我将立你为王后,服侍于王宫。”月姬应答:“你怎能这样说?”月姬像狮子吼一般再次应答:“即使让我死,王子!我决不会成为你的所属,你对我丈夫如儿戏,杀了我无罪的丈夫!”国王闻月姬之言,失去了情欲,毫无留恋而去。……

月姬知国王已离去,由山上下来将丈夫抱起,背上山顶,让他躺在台地之上。使他的头枕于自己膝上,非常伤心悲叹,唱出十二首悲偈 ……

因月姬强烈悲叹之力,使沙咖天帝之座位炽热,沙咖天帝观察而知其原因,化身为婆罗门而近其前,用水壶汲水向紧那罗注撒,忽然毒消,出来生气,箭创均已不见。紧那罗欢喜而起,月姬见自己亲爱的丈夫健在,浸泌愉悦之情,向沙咖天帝足下顶礼唱偈赞颂 ……

成就

净饭王去世后,巴迦巴帝果德弥夫人出了家,亚寿塔拉也加入了僧团,后来证阿拉汉果

在众比库尼中,她具大神通,78岁入般涅槃,她的名字没有出现在《长老尼偈》中,但在《长老传记》(Therāpadānapāḷi)中发现了她的许多诗偈。

经藏·小部·长老传记·长老尼传记》:

随从五百比库尼,前往有大神通大慧正自觉者佛陀处。

敬礼正自觉者大师之轮相,我于一面坐,向佛如是述:

“我已达最后有,年龄七十八,已到于达下坡,奉告大牟尼。

年龄已完熟,我将舍弃余下的生命,自作归依处。

年龄最后时,我将废除死,大勇者!今夜我将证得寂灭。

无生、老、病、死,大牟尼!我将往无老死的无为城。

大师之众集,牟尼之面前,知我之罪者,我请佛恕许。

轮回复轮回,若我有过失,牟尼之面前,我请佛恕许。”

“我教之遵奉者,又现有神通,而对教化一切众,应断除诸疑惑。”

……

其他

汉传文献依梵语将她译成“耶输陀罗”。

注释与引用

  1. 《觉悟之路·第八章·佛陀和他的眷属》斯里兰卡 那烂陀 长老(Narada Mahathera)著。
  2. 经藏·小部·十二·四八五·紧那罗月姬本生故事

参见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