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根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五根(巴利语:pañca indriyani),是五种由支配者掌控的行为:信根;精进根;念根;定根;慧根。

概述

“根”(Indnya)指由支配者掌控的行为,因此才称为“根”。而所谓“由支配者掌控的行为”意谓著,任何由支配者掌控的地方,是没有任何人可以违背的。在此,一位修行人掌握自己心灵的控制力是根本的因素。[1]

“根”共有五种,分别是:一、信根(saddha);二、精进根(viriya);三、念根(sati);四、定根(samādhi);五、慧根(paññā)。

分别

信根

一位修行人应该去何处寻找“信根”?应该在“入流果”的四种构成因素(四不坏信)中寻找。[2]

“信根”是指“信仰”。“信仰”有两种,分别是:自然信(pakati saddha)、修习信(bhāvanā saddha):

“信仰”可以引导一般男女将布施、戒律、初阶的禅定,付诸实施,这就称为“自然信”。在此处,虽然“信仰”是一种控制力,可是这种控制力还是不能像修习禅定一样地控制一般人不安的心灵。这种控制力量能控制不安,仅仅扩展到布施行为。

对於缺乏“信仰”的一般人而言,他们的心绝不会转向善业,反而会在邪行中感到喜悦。在“戒律清净”的实修与圣典的研读当中,也一样真实。这是指,由尚未开发的“自然信”控制力是如何产生自然善业。

在修习止观的“业处”中,“自然信”无法控制住心灵,因为心灵很容易反击“信仰”的掌控,而转向他处。在“业处”的修行中,“自然信”是不足够的。

“修习信”则是准备了种子发育的温床,换言之,就是在修习当中,例如吸入、呼出的“业处”练习功课上,来吸取巨大的能量。

在“三十七道品”中,这种“修习信”才称为“信根”。在“业处”的修习中,它代表了心灵摇摆不定的力量消失,以及清明、稳定心的生起。当心的专注力清明、不迷惑的时候,才有能力稳定地固著在这些对象上。“身念住”的修习,例如吸入、呼出的“入出息念”,是“修习信”的前行温床。如果心固著在“身念住”上,例如吸入与呼出,就等於得到“修习信”。然而,如果想要继续在“禅定”与“直观”的范围当中,取得摧毁“身见”三种层次的能力,为了适当地修习“禅定”与“直观”,他们需要依止一位在法上通达的导师。

精进根

一位修行人应该在何处寻找“精进根”?应该在“正勤”的四种构成因素中找寻。[2]

“精进根”就是“精进”,共有两种,分别是:

  • 自然精进;
  • 修习精进。

另一种分类是:

  • 身精进。
  • 心精进。

“自然精进”可以很容易理解。举凡在世间事务上拥有特异的“自然精进”,就可以轻易地获得“修习精进”。常乞食支、常坐不卧支、树下坐支、露地坐支、冢间住支等头陀苦行,就是“身精进的修习”。

如果安立了“身精进的修习”之後,例如只在短时间内睡觉,并且有所警惕、精力充沛,这样还不是“心精进”,例如在心上热情作意思惟;在吸入、呼出的“业处”对象上不能达到稳定的专注,而且在修习的期间,无聊漫长,丝毫不能证得心灵与觉知上的清晰。

在任何修行功课上,只有当修行人付诸实践,并且迅速掌握住,才是适当的;如果是修行功课反过来掌握住修行人,是不适当的。所谓“修行功课掌握住修行人”是指,在修行的功课上缺少实在的能量,也没有具体的成果出现。经过日以继夜的拖累之後,在身体的姿势上呈现出厌恶与沉闷,最後终於怠惰了。由於出现了怠惰,修行功课上的进展也缓慢下来,由於进展放慢下来,又进一步更加懈怠。然後又出现这样的想法:最好是改变修行功课的形式。因此,就出现了不断变换功课形式的情形,所以说,如此做功课才会掌握住缺乏精进的修行人。

在“业处”的修行功课上,只有具足“身精进”与“心精进”的修行人才能获得迅速的成就。从安立“身念住”的刹那开始,日复一日地开发的精进,就是“修习精进”,这种精进在“三十七道品”中,称为“精进根”。它代表在“业处”修行功课上懈怠的消除,以及热情、能量的出现。心强力安住在对象上会产生快感。因此,安立“修习精进”以及逐步的开展工作,与“信根”是一致的。

念根

一位修行人应该在何处寻找“念根”?应该在“四念住”的四种构成因素中找寻。[2]

在“三十七道品”中,“念根”是指,在诸如吸入、呼出的身体部位上安位“身念住”,以及开发“修习念”(bhāvanā-sati,称为“四念住”),一直到证 得“出世间的正念道”。

定根

一位修行人应该在何处寻找“定根”?应该在“四禅定”中找寻。[2]

如果在修习“禅定”的时候,例如吸入、呼出,至少证得“近行定”,又如果因而除去过往轮回在内心所引起骚动的爱欲、嗔心烦恼,那么在“禅定”对象上的心专注力,就会变得特别稳定与清澈。这就是“禅定”所生起的支配功能。在“禅定”的功课上,这位修行人已经消除了内心的不安与骚乱,他是一位可以支配自己的心的修行人。

慧根

一位修行人应该在何处寻找“慧根”?应该在“四圣谛”中找寻。[2]

佛法中,“四圣谛”的知识是最崇高的价值。只有证得这种知识的时候,才有可能从身见、恶行、苦界的领域中解脱出来。为了获得“四圣谛”的知识,他们要经由各种修行的方法,例如研究、记忆、吟诵、思惟、听法、讨论、问法,修习直观的练习与默观,并至少证入地、水、火、风、虚空、识六界,或者直观到它们流逝、不安稳的性质,洞察它们的持续时间是如何不会超过一眨眼,是如何持续地被摧毁。如果可以清晰地观照六界,就没有必要对於其余的诸法,加以特别的修持(如蕴、处等)。如果可以清晰地体会到“无常”的性质,“无我”的体会就会尾随而至。[3]

在觉察“四圣谛”中,一般凡夫是以“随觉智”(anubodha-ñāṇa)来认识的,圣人则是以“通达智”(paṭivedha-ñāṇa)来认识的。“随觉智”就像在晚上看到闪光,但并不是看到火。虽然没有直接看到火,只是看到反射出来的闪光,却是可以确知有火存在。直接看到火,就像是“通达智”。[1]

依何行相为五根清净

《小部.经典十八 无碍解道.根论》:

此之五根依几何之行相为清净?此五根依十五行相为清净。

远离不信人,依附亲近、敬奉有信人,于观察殊妙之经者,如是依三行相信根清净。远离懈怠人,依附、亲近,敬奉发勤人,于观察四正勤者,如是依三行相是精进根清净。远离念忘失人,依附、亲近、敬奉念近住人,于观察四念处者,如是依三行相是念根清净。远离未得定人,依附、亲近、敬奉已得定人,于观察静虑解脱者,如是依三行相是定根清净。远离劣慧人,依附、亲近、敬奉具慧人,于观察深智行者,如是依三行相是慧根清净。

如是而远离彼之五人,依附、亲近、敬奉此之五人,于观察五经蕴者,如是依三行相是五根清净。

依何行相修习五根

《小部.经典十八 无碍解道. 根论》:

依几何之行相五根具修习?依几何之行相五根之修习?

十行相五根具修习。依十行相五根之修习。

断不信者修习信根,修习信根者断不信。断懈怠者修习精进根,修习精进根者断懈怠。断放逸者修习念根,修习念根者断放逸。断悼举者修习定根,修习定根者断掉举。断无明者修习慧根,修习慧根者断无明。

如何依初净之义得见五根

《小部.经典十八 无碍解道. 根论》:

如何依初净之义得见[五]根?

依胜解之义,依信根防护不信之义,戒清净是信根之初净,依精勤之义,依精进根防护懈怠之义,戒清净是精进根之初净,依近住之义,念根依防护放逸之义,戒清净是念根之初净,依无散乱之义,定根依防护掉举之义,戒清净是定根之初净,依见之义,慧根依防护无明之义,戒清净是慧根之初净。

于出离五根依防护欲欲之义,戒清净是五根之初净,于无嗔五根,依防护嗔之义,戒清净是五根之初净,于光明想,五根依防护惛眠之义,戒清净是五根之初净,[……乃至……]于阿拉汉道,五根依防护一切烦恼之义,戒清净是五根之初净。

辨析如何摄五根

五根与五力都出自三十七道品,拥有相同的五种心所,尽管这两组的作用并不一样。根是在其范围之内执行支配作用的心所;力则是该些心所不会受到对立之法动摇。因此五根在它们各自的胜解(adhimokkha)、致力(paggāha)、警觉(upaṭṭhāna)、不散乱(avikkhepa)及照见(dassana)范围里执行其支配的作用,即是“摄五根者,如何而摄五根? 依胜解之义摄信根,依精勤之义摄精进根,依近住之义摄念根,依无散乱之义摄定根,依之义摄慧根。此人于此所缘摄此五根,故云“摄五根”[4] 。如此它们协助对治对立之法:犹豫不决、懈怠、失念、散乱及愚痴。五力即是这五法不受到对立之法不动摇与无法击败的一面。在培育五根时必须平衡信与慧,以避免轻易盲信与机智狡诈两端;以及平衡精进与定,以避免心散乱烦躁与软弱无力。然而,在任何时候都必须具备极强的念根,因为念能够看管其余诸根的提升,以及确保它们平衡。[5]

参考文献

阿拉汉的足迹(三十七道品导引手册)》缅甸雷迪长老著

注释与引用

  1. 1.0 1.1 《三十七道品导引手册》雷迪长老
  2. 2.0 2.1 2.2 2.3 2.4 经藏·相应部·大品·根相应第四·应观第八经》
  3. 经藏·小部·自说经·弥吉耶品·弥吉耶经》
  4. 《小部.经典十八 无碍解道.入出息论》
  5. 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七章·类别之概要

参见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