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舍性心所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转至:导航搜索

中舍性心所巴利语tatramajjhattatā)直译此心所的巴利文即是“位于中间”。这是舍心的同义词,不是舍受,而是平衡、无著与平等的态度。其特相是平衡心所;作用是防止过多或不足或去除偏袒;现起是中舍地旁观心与心所,如马车夫中舍地旁视平稳前进之马;近因是相应名法(或依处 + 目标 + ,或如理作意)。[1]


经藏语源

《长部经典三·三三·合诵经[2]

四[法]者何耶?……四 四静虑:友!于此有比库,离欲.离诸不善法,有寻有伺,由离生喜、乐,成就初静虑而住,灭寻与伺,内心归于稳静,得心一境性,[如是]无寻无思,三昧地所生之喜、乐,成就第二静虑而住;离喜为住者,具念,有正知,由身觉受乐,诸圣者称为:“、具念、乐住者”,成就第三静虑而住;断乐,断苦,乃至灭所有之喜、忧,无苦无乐,念清净,成就第四静虑而住。

六 四无量:友!于此有比库,慈俱行之心,偏满一一方而住,如是第二、第三、第四[方亦然]。如是偏满上、下、横、一切处、一切方、一切之一世界,慈俱行之广大、大广博、无量、无怨、无忧之心而住。悲俱行之心……乃至……喜俱行之心……乃至……俱行之心……乃至……。

二七 四处:慧处、谛处、处、止息处也。

二二 复五根:乐根、苦根、喜根、忧根、根。
二0 六恒住:友!于此有比库,以眼见色已而不喜、又不忧、[心]而住,有念有正知;以耳闻声已……以鼻臭香已……以舌尝味已……以身触所触已……以意识法已而不喜、又不忧、[心]而住,有念有正知也。


《长部经典一·二·沙门果经》:

大王!更有比库,离喜而住,正念正智,以身感受乐。诸圣者言:“以而正念乐住”达第三禅而住。……

大王!更有比库,乐离苦,前所感受之悦、忧具灭,不苦不乐,成为念清净,达第四禅而住。

论藏出处

法集论·论之论母(百二十二门)》:

喜俱行法,乐俱行法,俱行法。
俱行法,不俱行法。

《法集论·第一篇·心生起品》:

一五三 云何其时有?其时有所有之心非悦、非不悦、心触所生不苦非乐之已受、心触所生非苦乐之受-----是为【其时有舍。】

一五四 云何其时有根?其时有所有之心……乃至(一五三)……受-----是为【其时有舍根。】

注释书解说

清净道论·第十四·说蕴品》[3]

(五)行蕴  (1)(与诸善心相应的行)这里先说与欲界第一善识相应的三十六种:即

决定依自身生起的二十六,不论何法的四种,及不决定生起的五种。此中,……31.中舍性……此等是不论何法的四种。

……(31)中舍性--是对于诸(心、心所)法抱中立的态度。它有心与心所平衡的特相;有遮止太过与不足的作用,或有断绝偏向的作用;以中庸的状态为现状。关于它的舍置心与心所的状态,正如御者的舍置平等牵驾的良马相似。……

现代解释

菩提长老编译《阿毗达摩概要精解》

对有情保持中舍舍无量心中舍性心所。它不分别偏袒地对待一切有情,平等地看待他们。不应混淆此舍与其近敌:“由于无明而生起的世俗舍(不懂得分别)”。


明法比库增订《巴汉词典》

Tatramajjhattatā,(tatra那里+majjhattatā中和),【阴】中舍性,直译为“位于中间”,心平衡、平等。这是舍心(upekhā)的同义词,不是舍受


明昆三藏持者大长老《南传菩萨道》

  • 的含意:在此舍的巴利原文是upekkhā,意为避开苦乐两端而保持中舍。若不深入省察的话,有些人会把它曲解为“不关心”或“漠视”。然而舍心并非不关心或漠视。舍心是对目标有关心的,只是它是以中舍与平稳的态度去面对苦乐而已。
  • 培育舍心:修习舍心只有一个基本方式,即“愿一切众生以自己的业为自己的资产”。
  • 舍心并非不关心或漠视的态度,反之,它是对目标具有关心与热忱的。在这么修习舍心时,他心想:“我无法令到众生与自己快乐或痛苦。有善业的人会快乐,有恶业的人则会痛苦。由于他们的苦乐是与过去业有关,我不能做什么去改变他们由于过去业成熟而须面对的果报。”只有以众生为目标,作了如此清晰的省察才是真正的舍心。由于它不涉及忧虑与不安,它是圣洁、安详与平静的。当它超越慈爱愈远时,它的精神层次就愈高。
  • 成就舍心:无爱无恨即是成就舍心。(舍巴拉密是指这两种心的平息,否则是不会有舍巴拉密的。)
  • 对事物漠视与不关心则破坏了舍心。这种态度是不能称为舍的,只是人们误以为它是舍而已。事实上,它是不醒觉的心。真正的舍并非无动于衷或不醒觉,而是清楚地看到导致乐与苦的善恶。修习舍心的人这么省察:“这些苦乐与我无关,这些是他们自己的恶业与善业的果报。”

注释里提到:显现为对各种好恶目标无动于衷的不醒觉(失念)是具有误导性的。(伪装为舍的痴是具有误导性的。)不愿意修善也是会欺骗人的;它会显现为好象是舍心一般。懒于行善也会伪装成舍心。因此我们应该小心,以免受到伪装成舍心的愚痴或懈怠欺骗。


玛欣德尊者《阿毗达摩讲要》

  • 在经典里面佛陀同样用upekkhā来表达,但有时候佛陀表达这种舍是指受心所,有时候表达是属于精进心所,有时候表达是属于慧根心所或者无痴心所,有时候表达的是中舍性心所。中舍性心所对平时在生活当中、禅修当中都很重要。中舍性换一句话说就是所缘保持平等性、不极端。如果陷于一边、极端就失去了这种中舍性。
  • 精进舍是说在精进的时候,应当保持平等的精进、中等的精进、不过度。如果精进不足将会陷于懈怠、心没有力、活力不足;如果由于过度地精进,那心未免会变成烦躁、紧张,就是过度用力。例如佛陀讲到的:在适当的时候应该作意舍相,就是指精进舍。这里讲到的精进舍是中舍的舍,也就是处于一种中等状态的、平衡状态的精进,既不过度又不不足。换而言之就是:在我们禅修的时候、在我们努力的时候,恰到好处。
  • 梵住舍,就是舍无量心。舍无量心就是一个人对一切众生处于一种平等的状态、中舍的状态;觉支舍就是在七觉支当中的舍觉支(upekkhā-sambojjhaṅga);禅那舍jjhanupekkhā)就是在第三禅的时候住于舍、具念。也就是说在第三禅的时候,他的心是处于一种平等的状态。在第四禅的时候,舍将会更加强。第四禅的舍有两种舍,一种是第四禅的禅支的舍,是属于舍受的舍,那个时候的感受已经是处于一种不苦不乐受;那个时候他的心对于所缘也是处于一种很稳固、很平衡的状态,这种舍称为禅那舍,所以又称为舍念清净的舍;遍净舍,完全清净的舍。这里讲到的舍,都是属于我们讲到这种中舍性心所的舍。
  • 舍受upekkhā-vedanā)的舍,又称为不苦不乐受,在心所里属于受心所,就是感受。当我们体验到一个东西,既不会感到很高兴、又不会感到很讨厌,心里面处于平平的感觉、感受称为舍受。
  • 行舍Saṅkhārupekkhā)或称观舍vipassanupekkhā),行舍是一个智慧的名称。行就是诸行法,一切拥有生灭相、无常相、苦相、无我相的因缘和合之法。心对于这些世间法、行法保持中舍的状态,这是一种智慧的体现。当一个人在修行修到很高级的观智的阶段,有一个阶段在十六种观智当中是属于第十一种观智,称为行舍智。为什么称为行舍智呢?因为这一种智慧对诸行法已经离了两边:喜边和厌离边。
如果一个凡夫还没有禅修、没有修行的时候,他会对诸行法、对事物、对人、对“我”会贪著、会染著、会喜爱,会陷于一种喜边而容易生起贪染。之后,由于他开始观照诸行法的三相,观照诸行法的无常、苦、无我,由于时时观照诸行法的无常、苦、无我,他见到了诸行法的过患,就是极快速地生灭,没有任何所谓的人或者什么可以执取的地方。对于色法来说,是无常、苦、无我的,是不净的、很肮脏、厌恶的,极快速生灭的。对于名法比色法生灭得更快,那个时候由于他看到了诸行法的过患,他的心会厌离。当他持续地再保持对行法的这种观照,等到他的观智变得越来越强有力的时候,那个时侯他的心会对一切的行法保持一种中舍的状态。他既不会像在没有修观之前会染着于这些诸行法,又不像在观智还没有完全强有力的时候,那时心对诸行法的那种厌离,那个时候他只是用一种中舍的状态看着诸行法的无常、苦、无我,这样而已,处于这种状态的智慧称为行舍智。这种对诸行法保持中等、平等状态的称为行舍
观舍也是,当一个人在修观的时候,他很平等、中舍地观照诸行法,不会落于染著那一边,也不会落于心厌离那一边。只是很平等地,就好像我们旁观着它,旁观着一个人不断地死去,或者看到那些东西在那边,像泡沫一样生了又灭、生了又灭、生了又灭……那时他的心不会感到恐怖,也不会感到喜欢这些东西,这种称为观舍,称为行舍。这种舍是属于慧根,是属于一种智慧的表现。


参见条目


注释与引用

  1. 《阿毗达摩概要精解》
  2. 元亨寺汉译《南传佛教经藏》
  3. 觉音尊者著《清净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