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巴利语kamma, Sk. Karma):直译巴利语是“作为”,在佛教里则专指“意愿的作为”。在究竟法的角度来看,业是指善或不善的思心所cetanā),因为思是负责造业的心所

概述

业可以理解成做一件事情的动机,或者意志力。由于这种心念所造下的力量,它能够留下一定的影响力,我们称这种影响力为业力。

对于有情来说,任何在身、语、意方面有意志的行为,不管这些行为是好的或不好的,都是属于业,表现在道德上,称为善业或者不善业。

业表现为道德上好的行为、不好的行为,能够造业的只是思心所,在究竟意义上来说,业是指所有善与不善的思。

思心所有两种作用,一是它可以起到组织和敦促其它的心所一起对所缘作业;二是同时,它自己也可以负责造业的。

思是造业的最主要因素,因为所采取的行动之善恶即决定于思。[1]

除了佛陀阿罗汉的思之外,一切(速行心的)思都有业。佛陀与阿罗汉不再造业,因为他们已完全断除了作为业之根源的无明。然而,只要名色还存在,即使佛陀与阿罗汉也都必须体验由成熟的过去业所致的果报,直至他们入灭为止。


经藏出处

增支部•六集•第六十三经》:

诸比库,我说思即是业。因思而造作身、语、意之业。


业的分类

  • 依作用(分别),业有四种
一、令生业(janakakamma):
是在结生及一辈子里产生果报心、心所与业生色的善或不善思。在结生那一刻,令生业产生了结生心以及组成新生命的身体的业生色。在一世之中,它继续产生其他果报心与业生色,例如五根、性根色及心所依处。只有在临死时成熟的业才能产生结生心,但一切善与不善业都能在生命期里产生其果报。通常执行产生结生的是「足道之业」或「完成作为之业」,但「未足道之业」也能够执行产生结生。
二、支助业(upatthambakakamma):
这是没有机会成熟以产生结生的业,但它支助令生业,延长后者所产生的善报或恶报,或者是支助后者所产生的五蕴。例如,由于善的令生业成熟,某有情投生为人,支助业即协助延长其寿命,以及确保他健康、丰衣足食。反之,当不善的令生业带来病痛时,其他不善业则可能支助它,以令医葯无效,因而延长了病痛。当某有情由于不善的令生业而投生为动物时,支助业即会援助该恶业产生更多的苦果,也可能延长其寿命,令到不善果报心之流更长久。
三、阻碍业(upapīḷakakamma):
此业也是没能产生结生之业,但能够阻碍令生业,以缩短后者的善或恶报。即使令生业在过去造下时是很强,但在阻碍业的直接对抗之下,它即不能全面地产生它的果报。例如,在阻碍业的影响之下,原本能够导致投生到高等善趣的令生业,变成只能导致投生到较低等的善趣;原本能够导致投生到高等家庭的令生业,变成只能导致投生到较低等的家庭;原本能带来长命的业,变成只能带来短命;原本能带来美貌的业,变成只能带来平庸的面貌等等。反之,原本能够导致投生到大地狱的不善令生业,变成只能导致投生到小地狱或饿鬼道。
四、毁坏业(upaghātakakamma):
此业可以是善或不善;它中止了较弱的业,不令它继续产生果报,而引生自己的果报。例如,某人生为人,其令生业原本能够带给他长寿,但毁坏业的出现令到他早日夭折。根据雷迪长老,毁坏业也能中止眼、耳等五根作用,而导致瞎眼、耳聋等,也能够导致变性。
  • 依业产生果报的次序,业有四种
一、重业(garukakamma):
这种业非常的强,必定会产生下一世的结生,没有任何其他业可以阻止它。在善的方面,属于重业的是禅那。在不善的方面,属于重业的有五逆罪或无间业与不能改变的邪见。五无间业(ānantariya-kamma亦称五逆罪)是:弒父、弒母、杀阿罗汉、出佛身血及分裂僧团。若人培育了禅那,但在过后造了任何一种逆罪,其善业即会被该恶业阻止,且后者必定会成熟而导致下一世投生到恶趣里。
二、临死业(āsannakamma):
这是在临死之前所忆起或所造之业,也就是在临死速行心路过程即将生起之前所忆起或所造之业。若性格恶劣者在临终时忆起以前所造的善业,或在当时造了一件善业,他即可能投生至善趣;反之,若有个善人在临终时忆起以前所造的恶业,或在当时造了一件恶业,他即可能投生至恶趣。
三、惯行业(āciṇṇakamma):
这是习惯性上时常造的善或恶业。在没有重业与临死业之下,一般上这种业即会决定下一世投生到那里。
四、已作业(kaṭattākamma):
这是所有不包括在上述三种的业。在没有上述三种业之下,这种业即会决定下一世投生到那里。
  • 依成熟的时间,业有四种
一、现生受业(diṭṭhadhammavedanīyakamma):
这种业必须在它被造的那一世里成熟;若在该世没有具足的缘以令它成熟,它即变成无效。根据《阿毗达摩论》,在同一个心路过程里的七个速行心,第一个速行是最弱的,因此只能在被造的那一世带来果报。
二、次生受业(upapajjavedanīyakamma):
这种业必须在它被造的下一世里成熟;若在该世没有具足的缘以令它成熟,它即变成无效。这种业是由心路过程里的第七个速行心所造,该速行是第二弱的速行。
三、无尽业(aparāpariyavedanīyakamma):
只要诸缘具足,这种业能够从它被造下的第二世以后的任何一世里成熟。这种业是由心路过程里的中间五个速行心所造;而且只要还在轮回,它即永远不会变成无效。没有任何人能够免除体验无尽业的果报,即使佛陀与阿罗汉也不例外。
四、无效业(ahosikamma):
这一词没有指定是哪一种业。它可以是没有获得具足的缘以成熟的现生受业及次生受业。对于诸阿罗汉,只能在未来世成熟的业都变成无效业,因为他们在当世即会证入般涅槃。
  • 依产生果报之处,业有四种
一、不善业(akusalakamma):
依造业之门不善业有三种,即:身业、语业及意业。
杀生、偷盗及邪欲乐行(邪淫)是身业,一般上是通过身门发生,而名为身表。
妄语、两舌、恶口及绮语(讲废话)是语业,一般上是通过语门发生,而名为语表。
贪婪、瞋恨及邪见是意业,一般上只发生于意门而无(身或语)表。
其中三种是身业、四种是语业、三种是纯意业。首七种是指导致实行各自作为的思心所(cetanā)。无论该作为是否已完成,该思都是不善的;但若已完成其作为或已达到目的,例如(达到)令受害者死亡,或(完成)获取他人的财物等等,它们即成为「足道之业」(已完成作为之业)。
二、欲界善业:
依造业之门,欲界善业有三种,即:属于身门的身业、属于语门的语业、属于意门的意业。
依布施、持戒与禅修亦有三种。但依心的组别则成八种。
它也可以成为十种,即:布施、持戒、禅修、恭敬、服务、分享或回向功德、随喜(他人的)功德、闻法、弘法及正直己见。
三、色界善业:
色界善业纯粹属于意门。它是已达到安止的禅修,依诸禅支的分别而有五种。
这是五色界禅那。
四、无色界善业:
无色界善业纯粹属于意门。它是已达到安止的禅修,依所缘的分别而有四种。
这是四无色界定。


  • 三种业之dvāra)是:身门、语门、意门;通过它们,对外界作出反应。


自业正见

自业正见(kammassakatā sammādiṭṭhi):视“业”为个自的财产的正见。

有六种自业正见:

sabbe sattā kammassakā,kammadāyādā,kammayoni,kammabandhū,kammappaṭisaraṇā,yaṁ kammaṁ karissanti kālayānaṁ vā pāpakaṁ vā tassa dāyādā bhavissanti.
一切众生各有己业、业的承继人、业是母胎、业是眷属、业是所依,他们都是自己所造善恶业的主人由业区分有情而有贵贱尊卑等。[2]
Yathā yathā’yaṁ puriso kammaṁ karoti tathā tathā taṁ paṭisamvediyati﹐
随人所作业则受其报。

增支部·五集·嫌恨品》:

Yasmiṃ bhikkhave, puggale āghāto jāyetha, kammassakatā tasmiṃ puggale adhiṭṭhātabbā– ‘kammassako ayamāyasmā kammadāyādo kammayoni kammabandhu kammappaṭisaraṇo, yaṃ kammaṃ karissati kalyāṇaṃ vā pāpakaṃ vā tassa dāyādo bhavissatī’ti; evaṃ tasmiṃ puggale āghāto paṭivinetabbo. Ime kho, bhikkhave, pañca āghātapaṭivinayā, yattha bhikkhuno uppanno āghāto sabbaso paṭivinetabbo”ti. Paṭhamaṃ.
诸比库!凡对补特伽罗,若起嫌恨时,则对彼补特伽罗须坚定建立此业为彼者,此具寿之业为彼者。领有业,以业为起源,以业为亲族,以业为归趣。即使所作或善或恶之任何业,彼皆当须受其[业之]付与。如是而对彼补特伽罗之嫌恨,应可除去。

业之定法

业之定法kammaniyāma)是独立运作的;它确保所造的业依其善恶而带来相符的果报,即如所种下的种子肯定会依其种类而长出果子。在诸缘具足时,业即会产生其果,即果报心心所,以及业生色(kammasamuṭṭhāna- rūpa)。[3]

结生与业相

对于临死的人,在心路过程之末或有分灭尽时,代表一世终结死亡的死亡心即生起与灭尽。一旦(死亡心)灭尽,下一世的结生心即刻生起,识知如此获得的目标,依情况而有依处或无依处支助;它是由受到无明所束缚和以渴爱潜在倾向为根本的(业)所生。

业相(kammanimitta):是与即将成熟而导致下一世投生至何处的善业或恶业有关的目标或影像,或是造该业的工具。例如:虔诚的信徒可能会看到比丘或寺院的影像;医生可能会看到病人的影像;而屠夫则可能听到被宰杀的牛的哀号或看到屠刀。

  • 对于欲界结生等等:若结生心的目标是业,它必定是过去所缘,而且是通过意门识知的法所缘。若目标是业相,它即可能通过六门的任何一门识知,而且可以是过去或现在所缘。[4]
  • 对于色界结生,其所缘是概念,以及必定是业相。
  • 对于无色界结生,其所缘是概念或广大心,以及必定是业相。
  • 对于无想有情,生起为结生的是命根九法聚。因此他们名为「色结生」。
  • 无色界的(有情)名为「非色结生」(名结生)。其余的名为「色非色结生」(色与名结生)。[5]


参见条目


注释与引用

  1. 菩提尊者《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二章•心所之概要》思(cetanā):巴利文 cetanā与 citta(心)是源自同一词根;它是实现识知过程的目的之心所,由此它称为「思」。诸注疏对思的解释是:它组织各相应法以对目标采取行动。其特相是意愿的状况;作用是累积(业);现起是指导互相配合;近因是相应法。它就像一位大弟子,不单只自己背诵功课,也确保其他弟子都有背诵功课;所以当思开始对目标作业时,它也指挥其他相应法执行各自的任务。思是造业的最主要因素,因为所采取的行动之善恶即决定于思。
  2. A.5.57./III,75.
  3. 菩提尊者《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五章•离心路过程之概要》
  4. 菩提尊者《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五章•离心路过程之概要》:对于作为(临死)目标的趣相,不同的论师有不同的见解。有些论师,包括《阿毗达摩义广释》的作者,认为趣相必定是通过意门识知的现在色所缘。他们解释阿耨楼陀尊者在书中所写的内容为:「当目标是业相时,它可以通过六门的任何一门识知,而且可以是过去或现在所缘;当它是趣相时,它由第六门(即:意门)识知,而且是现在所缘。」其他论师,包括雷迪长老,都反对这种诠释,认为其见解太狭窄。他们辩说阿耨楼陀尊者所写的肯定有较广的涵义,即是说趣相可以是过去或现在所缘,也可以呈现于六门的任何一门。雷迪长老认为:《阿毗达摩论》里常提到趣相是呈现于意门的现在色所缘,但这只是基于其最为常见的呈现方式而如此说,其实它也能以其他方式呈现,譬如地狱众生的哀号、天界的音乐与香味等。
  5. 菩提尊者《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五章•离心路过程之概要》:色界结生心的目标即是产生结生的禅那所缘取的似相。这似相是概念,也是业相。第一与第三无色界结生心各自的目标是空无边与无所有的概念。第二与第四无色界结生心各自的目标是第一与第三无色界禅心,即它们的目标都是广大心。上述的目标都属于业相。无想有情是没有心的,所以在结生时并没有缘取任何目标。「命根九法聚」是其中一种拥有命根的色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