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座部佛教百科:上座部佛教共识原则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为避免引用一些与巴利三藏所确立的传统上座部教义相抵触的论述所可能引起的争议和混淆,依照以传统上座部教义为根本的宗旨,下列的上座部佛教共识原则应当遵循:

  1. 用语:上座部佛法汉译名词应准确体现出本来语义,规避有着其他部派附带含义的古汉译词语。
  2. 经藏:把相应部(及杂阿含)列为经藏首部的一切明确或暗示的说法都不符合上座部佛教教义。
  3. 论藏论藏特指“七部论”,条目中任何“论藏说”、“阿毗达摩说”、“根据阿毗达摩”这样的表述都应该有“七部论”的直接出处。
  4. 法印:上座部佛教中把一切行法(有为法,世间法)皆具有的三种本质:无常、苦、无我,称为“三相”,并无法印之说。
  5. 中道:中道多被解释为八圣道,经典中也曾解释为缘起法、四念处、四正勤、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觉支及三学。
  6. 美德亚菩萨:上座部佛教并没有美德亚菩萨(弥勒菩萨)在都西答天(兜率天)讲法的记载。
  7. 十四无记:佛陀对以颠倒之见问难的十四个问题,皆不置可否,不予明确的答复。
  8. 居士戒:佛陀没有给在家居士制定更多的戒律,依上座部佛教巴利三藏,佛陀给居士制定的戒律,仅有五戒、八戒、九戒。
  9. 居士可以读律:巴利三藏未有任何禁止居士读律的记载,上座部佛教允许居士阅读全部律藏。
  10. 五事破僧:依律藏记载,迭瓦达答(提婆达多)五事破僧。
  11. 六种阿罗汉:上座部佛教巴利三藏并没有所谓的“六种阿罗汉”、“九无学”的说法。
  12. 小小戒:上座部佛教遵循佛陀“未制不应再制,已制不应废除”的原则,不舍小小戒。
  13. 佛陀继承人:佛陀并未指定继承人,于般涅槃前教导弟子们在佛陀入灭后要以“法与律”为导师。
  14. 护卫经:上座部佛教的护卫经不是咒语。
  15. 阿赖耶:巴利词 ālaya 音译为“阿赖耶”,是执着之意,别无他意。
  16. 曼荼罗:巴利语 Maṇḍala 音译为“曼荼罗”或“曼陀罗”,是圆周,盘,圆平面之意,别无他意。

汉译用语

上座部佛教固守佛陀的言传身教,为保持法与律传承的纯洁,对语言本身高度重视,一直延用佛陀时代印度俗语之一巴利语,在做翻译时,应准确体现出本来语义,规避有着其他部派附带含义的词语,例如色聚rūpakalāpa)不宜翻译成说一切有部[1]专有定义的“极微”(paramāṇu)。

无经藏首部之说

佛教第一次结集时已经毫无遗漏地结集了世尊的所有九分教法,故把相应部(及杂阿含)列为经藏首部的一切明确或暗示的说法都不符合上座部佛教教义。

佛陀教示九分教法

《律藏·经分别·巴拉基咖》记载:

“世尊!然而咖古三塔佛果那嘎马那佛咖沙巴佛之梵行能久住者,是何因缘耶?”

“沙利子!咖古三塔佛、果那嘎马那佛、咖沙巴佛,不疲厌为声闻弟子广说正法,多为彼等说经、应颂、记说、偈颂、自说、如是语、本生、未曾有法、智解九种,为弟子制立学处,教示巴帝摩卡。此诸佛世尊、随佛觉悟之声闻等灭后,由种种名、种种族姓、种种血统、种种家系出家之后来诸弟子,令其梵行久住也。”

一切佛语之分类

《律藏·小品·五百篇》记载,在第一次结集期间,先由具寿伍巴离诵出律藏,再由具寿阿难诵出五部。律注《普端严》在解释第一次结集所诵出的法与律时说:

“五部名为长部、中部、相应部、增支部和小部。在此,小部名为除了四部之外的其余佛语。其中,律由具寿伍巴离回答,其余的小部和四部由阿难长老。就这样,当知一切佛语依味为一种,依法、律为两种,依初中后为三种,同样依藏[为三种],依部为五种,依分为九种,依法蕴为八万四千种。

如何依味为一种呢?自从世尊证悟无上正自觉菩提开始,直到以无余依涅槃界而涅槃,在此期间的四十五年中,对诸天、人、龙、亚卡等的教诫或观察而说,这一切只有一味,即解脱味。如此依味为一种。

如何依法、律为两种呢?所有这一切只归为法和律。其中,律藏为律,其余的佛语为法。正如所说的:‘贤友们,就让我们结集法和律吧!’‘我要向伍巴离问律,向阿难问法。’如此依法、律为两种。……

如何依分为九种呢?乃把这一切分为经、应颂、记说、偈颂、自说、如是语、本生、未曾有法、智解九种。其中,当知两部分别、义释、篇章、附随,经集中的吉祥经、宝经、那喇经、迅速经和其他以经来命名的如来之语为经。当知一切包含有偈颂的经为应颂,尤其是相应部中的整个有偈品。整部论藏、无偈之经,和不被包摄于其他八分中的佛语,当知其为记说。当知法句、长老偈、长老尼偈,以及经集中不以经来命名的纯偈颂为偈颂。当知与悦智之偈有关的八十二经为自说。当知以‘此是世尊所说’等方式所转起的一百二十经为如是语。当知无戏论本生等五百五十本生为本生。当知以‘诸比库,阿难此四种稀有、未曾有法’等方式转起的一切与稀有、未曾有法有关的经为未曾有法。当知小智解、大智解、正见、沙咖问、行分散、大满月经等一切获得知识与满足而问之经为智解。如此依分为九种。

如何依法蕴为八万四千种呢?这是指一切的佛语:

八万二千从佛学,二千是从比库们;

八万又四千[法蕴],为我所转动之法。(Thg.1027)

这样把已宣说的依法蕴分为八万四千种。其中,一个连结的经为一法蕴,若有许多连结的则依其中的连结来计算法蕴。对于连带偈颂的,提问为一法蕴,回答为一[法蕴]。对于阿毗达摩,每一个一法、二法分,和每一个心、部分,为一法蕴。对于律,有故事,有本母,有文句分别,有中间犯,有犯,有不犯,有界限,当知其中的每一部分皆为一法蕴。如此依法蕴分为八万四千种。”《普端严》(Samantapāsādikā)(又译为《一切欢喜》或《一切善见律》),律藏义注序。

论藏

论藏特指“七部论”,条目中任何“论藏说”、“阿毗达摩说”、“根据阿毗达摩”这样的论述都应该有“七部论”的直接出处。

无法印之说

三相(tīṇi lakkhaṇāni):一切行法(有为法,世间法)皆具有的三种本质:无常、苦、无我。

1.“以灭尽之义为无常”(aniccaṃ khayaṭṭhena)——以即于其处灭尽的本质为无常。以尽法故、坏法故、离法故、灭法故为无常。

2.“以怖畏之义为苦”(dukkhaṃ bhayaṭṭhena)——即以有危险故为怖畏。凡无常者,彼即导致怖畏,犹如《狮子譬喻经》中所说的诸天似的。

3.“以无实之义为无我”(anattā asārakaṭṭhena)——即不存在“自我、住者、造作者、受者、自在者”等如此遍计的实在之我。凡无常者即是苦,它连自己的无常性或受生灭逼迫都不能避免,哪里还有它的造作者等呢?(Ps.1.31, 48; Vm.695)

其中,无常、苦是一切行法的本质,而无我则是一切法(包括有为、无为法)的本质。所以《法句》中说:一切行无常、一切行是苦、一切法无我。(Sabbe saṅkhārā aniccā’ti. Sabbe saṅkhārā dukkhā’ti. Sabbe dhammā anattā’ti.)(Dp.277-279)

北传佛教有“法印”(梵语dharma-mudrā)之说,谓小乘经有“三法印”,即以“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三项义理印证各种说法之正邪,或再加“一切行苦”成“四法印”;又谓大乘经有“一实相印”云云。南传上座部佛教并无“法印”之说。

中道即是八圣道

中道多被解释为八圣道,但也曾被解释为缘起法、四念处、四正勤、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觉支及三学。

解释为“八圣道”的经文

(一) 聚落主!如何是如来之证悟,是眼、是智、[至]寂静、无上智、正觉涅槃之资,是中道耶?此即是八支圣道,此即: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是。(S.42.12)

(二) 复次,如是言:‘离此等之两极端,中道乃由如来所正等觉。[此是]眼之因、智之因、寂静、证智、导于涅槃。’然者,彼缘何而言耶?彼即八支圣道,谓: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M.139)

(三) 于此处,世尊言五比库曰:

“诸比库!出家者不可亲近于二边。以何为二边耶?

1、于诸欲以爱欲贪著为事者,乃下劣、卑贱、凡夫之所行、非圣贤,乃无义相应。

2、以自之烦苦为事者,为苦,非圣贤,乃无义相应。

诸比库!如来舍此二边,以中道现等觉。此为资于眼生、智生、寂静、证智、等觉、涅槃。

诸比库!云何乃能如来于中道现等觉,资于眼生、智生、寂静、证智、等觉、涅槃耶?乃八支圣道是。谓: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是。

诸比库!此乃如来所现等觉之中道,此乃资于眼生、智生、寂静、证智、等觉、涅槃。(S.56.11)

(四) 诸贤!于此,贪是恶也,嗔亦恶也;为舍贪、舍嗔有中道,使其净眼生、真智生,而导于寂静、超凡智、正觉、涅槃也。诸贤!使彼净眼生、真智生,而导于寂静、超凡智、正觉、涅槃之中道者,为如何耶?曰:为八支圣道也,即: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也。(M.3)

美德亚菩萨

在《长部26·转轮王经》(D26.Cakkavatisuttam)中提到:在未来人寿八万岁时,美德亚Metteyya, 旧译为弥勒)世尊、阿拉汉、正自觉者将出现于世间说法。还有《小部·佛种姓经》的记载,这是在巴利三藏中对美德亚佛的仅有记载。

在三藏的义注(atthakatha)和复注(tika)中,也多次提到未来将有美德亚佛出世。《譬喻经注》中提到:在我们这个贤劫(Bhaddakappa)中,先后有五位佛陀次第出世,我们的佛陀苟答玛(Gotama)是第四位,美德亚佛是这个劫中的最后一位佛陀。这的确是个很稀有且幸运的劫(世界周期),因为绝大多数是漫长而无佛出世的空劫。

至于美德亚菩萨现在是否在都西答天 (Tusita),则有不同的看法。收录在缅甸第六次结集的CSCD中的所有典籍,并不能找到美德亚菩萨现在在都西答天的明确记载。

斯里兰卡有本名叫Rasavahini (趣味故事)的书,书中有个故事讲述:过去曾有位阿拉汉带一位居士到三十三天,见到一位异常美丽的天人前来礼敬佛牙塔,阿拉汉告诉居士说这是从都西答天来的美德亚菩萨。斯里兰卡公元五世纪后半期到六世纪前半期的史书《大史》中,也有描述说“大慈大悲的美德亚菩萨就住在兜率宫”。也许这就是目前所能知道的美德亚菩萨在都西答天的记载。

因此可以肯定:美德亚佛将在未来久远时出现于这个世间。至于美德亚菩萨现在是否在都西答天,缅甸和斯里兰卡存在不同的看法。但无论如何,上座部是没有美德亚菩萨在都西答天说法的记载,都西答天信仰在上座部佛教并不明显。

十四无记

十四无记: 1、世界恒常存在。(“世界是常”)2、世界不会恒常存在。(“世界无常”) 3、世界恒常而又不恒常。(“世界亦是常亦无常”) 4、世界非恒常非非恒常。(“世界非常非无常”) 5、世界有边际。(“世界有边”) 6、世界无边际。(“世界无边”) 7、世界有边际而有无边际。(“世界有边无边”) 8、世界非有边际非无边际。(“世界非有边非无边”) 9、生命即是物质身体。(“命即身”) 10、生命与物质身体并非同一。(“命异身”) 11、佛死后还存在。(“如来死后有”) 12、佛死后不存在。(“如来死后无”) 13、佛死后存在而又不存在。(“如来死后亦有亦无”) 14、佛死后非存在非不存在。(“如来死后非有非无”)

佛陀对外道以颠倒之见问难的十四个问题,皆不置可否,不予答复: “此等不适合于义、不适合于法,而且非根本梵行,又不导于出离、离欲、止灭、寂静、证悟、正觉、涅槃也。是故我不记说也。”

佛陀只记说的法义是: “此,实是适义、适法,是根本梵行且导于出离、离欲、寂静、证悟、正觉、涅槃。是故,此,我记说也。”

此内容记载于:

《南传上座部佛教经藏》·长部·第九 布咤婆楼经 (Dīghanikāya 9、Poṭṭhapādasuttaṃ);
《南传上座部佛教经藏》·增支部 十 集 第一0 优婆塞品 及 增支部 七 集(续);
《南传上座部佛教经藏》·中部经典二.六三 摩罗迦小经;
北传 中阿含二二一.箭喻经(大正藏一、八0四页。)佛说箭喻经(大正藏一、九一七 页。);
《杂阿含经·卷第十六·四○八》、《杂阿含经·卷第三十四·九六二》和《中阿含经·卷第六十·箭喻经第十》均有记载。

《经藏·长部·二十七 起世因本经》 (Dīghanikāya 4、Aggaññasuttaṃ)记述了:佛于黄昏时,经行于鹿母讲堂外,对随后而来之婆罗门族出身之婆悉吒和婆罗堕讲述本经。前半是说人之贵贱,非由如四姓之阶级的高下,是由其人格价值之有无而定的,力说四姓之平等;于后半由说此世之初开展起而及四姓之起源,最后结说此等四姓之任何人体证法者,为人类之最上者。注意本经并未涉及世界的起源和构造模式(属十四无记问题)。

在上座部佛教百科中任何可视为对万物起源的论述均为违规,将导致删除内容并封禁帐号。

居士戒

佛陀并未在家居士制定更多的戒律,依上座部佛教巴利三藏,佛陀给居士制定的戒律,仅有五戒八戒九戒,居士有能力时,亦可持守十戒

五戒

《南传上座部佛教经藏》·增支部·八集·第三 居士品·二十五 摩诃男经 (A.8.25) (Aṅguttaranikāyo Aṭṭhakanipātapāḷi 3. Gahapativaggo 25. Mahānāmasuttaṃ)

“kittāvatā nu kho, bhante, upāsako hotī” ti “Yato kho, mahānāma, buddhaṃ saraṇaṃ gato hoti, dhammaṃ saraṇaṃ gato hoti, saṅghaṃ saraṇaṃ gato hoti; ettāvatā kho, mahānāma, upāsako hotī” ti.

“大德!什么是近事男呢?” “摩诃男!若归依佛、归依法、归依僧,则是近事男。”

“Kittāvatā pana, bhante, upāsako sīlavā hotī ” ti “ Yato kho, mahānāma, upāsako pāṇātipātā paṭivirato hoti, adinnādānā paṭivirato hoti, kāmesumicchācārā paṭivirato hoti, musāvādā paṭivirato hoti, surāmerayamajjapamādaṭṭhānā paṭivirato hoti; ettāvatā kho, mahānāma, upāsako sīlavā hotī ” ti.

“大德!什么是具戒的近事男呢?” “摩诃男!若近事男离杀生、离不与取、离邪淫、离妄语、离饮酒,则是具戒的近事男。”

八戒

《南传上座部佛教经藏》·增支部·八集·第五 伍波萨他品·四十三 维沙卡经(A.8.43) (Aṅguttaranikāyo Aṭṭhakanipātapāḷi 5. Uposathavaggo 43. Visākhāsuttaṃ)(PTS 4.256 VRI 3.56)

“维沙卡!若修行八分成就的伍波萨他者,则有大果、大功德、大威光、大偏满。 维沙卡!为何说若修行八分成就的伍波萨他者,则有大果、大功德、大威光、大偏满呢?

维沙卡!此处有圣弟子,如是思择:‘诸阿拉汉乃至命终,断杀生、离杀生,弃杖弃刀,有耻具悲,哀愍一切众生而住。今我亦于今日今夜,断杀生、离杀生,弃杖弃刀,有耻具悲,哀愍一切众生而住。我当以此分,作阿拉汉,修行伍波萨他。’此乃成就之第一分。 ‘诸阿拉汉乃至命终,断不与取、离不与取,取所与,望所与,不盗,净己而住。今我亦于今日今夜,断不与取、离不与取,取所与,望所与,不盗,净己而住。我当以此分,作阿拉汉,修行伍波萨他。’此乃成就之第二分。 ‘诸阿拉汉乃至命终,断非梵行、修梵行,修远行、离淫秽法。今我亦于今日今夜,断非梵行、修梵行,修远行、离淫之秽法。我当以此分,作阿拉汉,修行伍波萨他。’此乃成就之第三分。 ‘诸阿拉汉乃至命终,断妄语、离妄语,与真语、真实、可依、可信,不欺世间。今我亦于今日今夜,断妄语、离妄语,与真语、真实、可依、可信,不欺世间。 我当以此分,作阿拉汉,修行伍波萨他。’此乃成就之第四分。 ‘诸阿拉汉乃至命终,断饮酒、离饮酒。今我亦于今日今夜,断饮酒、离饮酒。我当以此分,作阿拉汉,修行伍波萨他。’此乃成就之第五分。 ‘诸阿拉汉乃至命终,为一食,不夜食、离非时食。今我亦于今日今夜,为一食,不夜食、离非时食。我当以此分,作阿拉汉,修行伍波萨他。’此乃成就之第六分。 ‘诸阿拉汉乃至命终,远离舞蹈、歌谣、音乐、观剧、华鬘、薰香、涂香之所持、庄严。今我亦于今日今夜,远离舞蹈、歌谣、音乐、观剧、华鬘、薰香、涂香 之所持、庄严。我当以此分,作阿拉汉,修行伍波萨他。’此乃成就之第七分。 ‘诸阿拉汉乃至命终,断高床、大床,离高床、大床,卧于小床、草敷具之低处。今我亦于今日今夜,断高床、大床,离高床、大床,卧于小床、草敷具之低处。 我当以此分,作阿拉汉,修行伍波萨他。’此乃成就之第八分。

维沙卡!如是若修行八分成就的伍波萨他者,则有大果、大功德、大威光、大偏满。”

九戒

《增支部·九集·第二 狮子吼品·第8经》 (Aṅguttaranikāyo Navakanipātapāḷi 2. Sīhanādavaggo 8. Navaṅguposathasuttaṃ)(A.9.8)(PTS 4.373)

据此,受持伍波萨他九戒的方法是在受持伍波萨他八戒后,再持续地培育慈爱。能够持守八戒不破并持续地培育慈爱的人即是九戒受持者。

诸比库!若修行九分成就之伍波萨他者,则有大果、大功德、大威光、大偏满。...... 诸比库!此处有圣弟子,以与慈俱行之心,偏满一方而住。如是,第二、第三、第四、上、下、横、偏、于一切处、于一切世界,以与慈俱行极广、甚大、无量、无怨、无害之心偏满而住。此乃成就之第九分。 诸比库!如是若修行九分成就之伍波萨他,则有大果、大功德、大威光、大偏满。

十戒

《清净道论》解释“居士戒”(gahaññhasãlam)时说:“近事男、近事女的常戒为五学处,或有能力时为十[学处],在近住日为八[学处],这是居士戒。”(Vm.13)

解释《清净道论》的《大复注》中说:“有能力时是指努力守护诸戒为有能力。十[学处]为沙马内拉应守护的戒,如咖沙巴佛时代的在家不来圣者陶匠喀帝咖拉(Ghañikàra)等一样。八为离跳舞等、花鬘等一条而到最后的罪,一共有八条。”(Vm.ò.13)

所以,十戒也可作为居士守护之戒。

居士可以读律

巴利三藏未有任何禁止居士读律的记载,上座部佛教允许居士阅读全部律藏,南传上座部佛教僧团亦鼓励在家居士学习和了解比库学处。

“诸比库,这三种东西是亳无隐瞒的照耀给人们看的。三者为何?一为明月、二为炎阳、三为如来经、律也。”《南传上座部佛教经藏》·增支部·第3.13.129 经

律藏记载

《律藏·巴拉基咖》中记载佛陀说:

“诸比库,缘于十义,我为比库们制定学处:为了僧团的优越,为了僧团的安乐;为了折服无耻之人,为了善行比库们的安住;为了防护现法诸漏,为了防御后世诸漏;为了无信者生信,为了已信者增长;为了正法住立,为了资益于律。”(Pr.39)

义注在解释“为了无信者生信,为了已信者增长”时说:

“为了无信者生信:有了学处的制定,那些无信心但却知道学处的制定、或者见到比库们遵照学处而行的智者们会说:‘对于世间上大多数人染着、秽恶、愚昧之事,这些沙门释迦子却能远离、离而安住,他们确实行难行之行,确实行重大之行。’从而生起信心,就像看了律藏后的邪见者三吠陀婆罗门一样。所以说‘为了无信者生信’。

为了已信者增长:那些对佛教有信心的善男子知道了学处的制定,或见到比库们遵照学处而行,[说]:‘啊,这些圣尊行难行之行,他们终生只吃一餐、行梵行、守护律仪。’从而信心越来越增长。以此故说‘为了已信者增长’。”(Pr.A.39)

从佛世尊“为了无信者生信,为了已信者增长”这两项利益而制定诸学处来看,在家人了解和学习比库学处是很有必要的。

经藏记载

《南传上座部佛教经藏》·长部·沙门果经(Samannaphala Sutta

佛陀向在家人阿迦答沙都王(Ajātasattu)详细解说了“比库如何具足戒行”的“小分戒、中分戒、大分戒”。

误解的根源

《南传上座部佛教律藏》·九十二巴吉帝亚法(pācittiya)·第一 妄语品

〔九〕任何比库,将某比库之粗罪,向未受比库戒者说的,除非得到该比库同意外,巴吉帝亚罪。 粗罪者:四巴拉基嘎及十三桑喀地谢沙)。

有的人写文章将与上述记载相应的《摩诃僧祇律》等的晦涩古文时断章误读,把律藏本意是不得向未受具足戒者说某比库的粗罪,解释为不得向未受具足戒者说律,这上座部佛教无关。

居士读律之功德

在家居士了解比库戒律,至少可以获得以下五项功德:

  1. 增长对佛法以及僧宝的净信心;
  2. 佛陀的教法包括正法与律两大部分,明白戒律有助于更完整地学习世尊的正法、律;
  3. 懂得如何通过如法、如律的方式护持僧团和比库;
  4. 对某些比库轻慢、违越戒律的言行进行监督和劝谏。
  5. 对于有心出家者,可先打好戒律基础,做好梵行生活的准备,出家后便可以少犯戒并致力于禅修。

迭瓦达答五事破僧

依律藏记载,迭瓦达答Devadatta)五事破僧,任何宣扬于公众尽形寿持此五法或一法,企图破和合僧或导致破僧之事件即为非法。

《南传上座部佛教律藏》·经分别·大分别(比库戒)·桑喀地谢沙

(一)尔时,佛世尊在王舍城迦兰陀竹林园。当时,迭瓦达答Devadatta)至拘迦利迦、迦咤无迦利、骞陀毗耶子、娑勿陀达之处作如是言:“贤友们!来!我们对沙门果德玛作破僧、破法轮之事。”拘迦利迦回答迭瓦达答说:“贤友!沙门果德玛是大神通者、大威力者,我等如何对沙门果德玛作破僧、破法轮之事呢?”“贤友!来!我们到世尊处要求五事:‘尊师!世尊以种种方便赞叹少欲知足、制欲、头陀行、乐住、灭漏、精进。世尊!此五法以种种方便成为少欲知足、制欲、头陀行、乐住、灭漏、精进之胜法也。愿世尊: 诸比库

尽形寿应为住林野(aranna)者,至村落者罪。 尽形寿应为乞食者,受请食者罪。 尽形寿应为着粪扫衣者,受居士衣者罪。 尽形寿应为树下住者,住屋者罪。 尽形寿应不食鱼肉,食鱼肉者罪。 ’

沙门果德玛当不许此五事,我等以此五事告知众人。友!我等由此五事,可以对沙门果德玛作破僧、破法轮。众人实喜信贫苦行故。”

(二)如是,迭瓦达答与友徒们同至世尊处,顶礼退坐一面。坐已,对世尊说:“尊师!世尊以种种方便赞叹少欲知足……食鱼肉者罪。”“停止!迭瓦达答!欲住林野者应住林野,欲住村落者应住村落,欲乞食者应乞食,欲受请食者应受请食,欲以着粪扫衣者应着粪扫衣,欲受居士衣者应受之。迭瓦达答!我允许八个月住树下,亦允许受用不见、不闻、不疑之三清净鱼肉。”

其时,迭瓦达答知“世尊不听许五事”,甚喜而与友徒们起坐,右绕世尊而去。如是,迭瓦达答入于王舍城,以五事告知众人说:“诸贤!我等至沙门果德玛处,乞请五事:

‘师尊!世尊以种种方便赞叹少欲知足……食鱼肉者罪。’沙门果德玛不听许我等修持此五事。”

(三)尔时,众人中无信心、无净心、难觉者言:“此沙门释子等是头陀行者、是制欲行者。然而,沙门果德玛是奢侈者,是着念奢侈。」然而,众人中有信心、有净心、有贤智、有觉者讥嫌非难:「为何迭瓦达答企图对世尊破僧、破法轮乎?”

诸比库闻众人之讥嫌非难。诸比库中少欲者……非难:“为何迭瓦达答企图破僧、破法轮呢?”于是,诸比库以此事告知世尊。“迭瓦达答!你实企图破僧、破法轮乎?”“实然!世尊!”佛世尊呵责:“愚人!你为何企图破僧、破法轮呢?愚人!此非令未信者生信……乃至……诸比库!你们应当如是诵此学处——

任何比库,企图破和合僧或取导致破僧之事件揭示于公众而住立。诸比库应对彼比库作如是言:‘尊者!勿企图破和合僧或取导致破僧之事件揭示于公众而住立。尊者!应与僧和合。僧实为欢喜、和合、无诤,同一说戒,安穏而住。’诸比库对彼比库作如是言已,尚固执者,诸比库为令彼比库舍其执着,应三次谏告。至三次谏告时,若舍弃则为善,若不舍弃则犯桑喀地谢沙。”

无六种(九种)阿罗汉之说

阿拉汉:巴利语arahant的音译。意为应当的,值得的,有资格者。“阿拉汉”有五种含义:

1.以已远离(ārakattā)一切烦恼故为arahaṃ; 2.以已杀烦恼敌故(arinam hatattā)为arahaṃ; 3.以已破轮回之辐故(arānam hatattà)为arahaṃ; 4.以有资格(arahattā)受资具等供养故为arahaṃ; 5.以对恶行已无隐秘故(pāpakarane rahābhāvato)为arahaṃ。(Pr.A.1 Vm.1.125-130)

“阿拉汉”是对佛陀的尊称,也可以指一切的漏尽者(khināsava,断尽烦恼者),包括诸佛、独觉佛及阿拉汉弟子。

汉传佛教依梵语arhant音译为“阿罗汉”,谓为小乘极果。其音、用法皆与上座部佛教不同。北传有「六种阿罗汉」及「九无学」之说不见于上座部佛教。

依巴利论藏(阿毗达摩藏)所说,在“阿拉汉道心”,永断五上分结,已断的五下分结与五上分结,永不再卷土重来。

S.22.76.III,83.︰Yāvatā, bhikkhave, sattāvāsā, yāvatā bhavaggaṁ, ete aggā, ete seṭṭhā lokasmiṁ yadidaṁ arahanto”ti.

“诸比库!乃至於有情居,乃至有顶(天),在世间这是最高(的生物)、这是最胜(的生物),即是阿拉汉。”

SA.3.24.I,165.︰arahattamaggeneva thinamiddhaṁ, tathā uddhaccaṁ, tatiyeneva kukkuccaṁ.

“阿拉汉断惛沉、睡眠、掉举、恶作(懊悔)。”

A.6.66.III,421:“Cha, bhikkhave, dhamme appahāya abhabbo arahattaṁ sacchikātuṁ. Katame cha Thinaṁ, middhaṁ, uddhaccaṁ, kukkuccaṁ, assaddhiyaṁ, pamādaṁ-

“诸比库!若不断六法,则不能证阿拉汉果。什么是六呢?即:1 惛忱、2 睡眠、3 掉举、4 恶作、4 不信、6 放逸。”

不舍小小戒

在佛灭三个月后的一次结集将要结束时,阿难尊者说:“尊者们,世尊在临般涅槃前曾对我说: ‘阿难,假如僧团愿意的话,在我去世之后可以舍弃微细又微细的学处(khuddanukhuddakani sikkhapadani,小小戒)。’” 于是长老们问阿难尊者说:“贤友,当时你有没有问世尊说:‘尊者,哪些是微细又微细的学处呢?’” 阿难尊者回答说:“尊者们,我没有问世尊说:‘尊者,哪些是微细又微细的学处呢?’”

于是与会者各抒己见,说出自己的想法。 有的长老说:“除了四巴拉基咖(parajika)之外,其它的都是微细又微细的学处。” 有些长老说:“除了四巴拉基咖,还有十三僧始终之外,其它的都是微细又微细的学处。” 有些长老说:“除了四巴拉基咖、十三僧始终、二不定之外,其它的都是微细又微细的学处。” 有人说也应包括舍堕,有人说也应包括巴吉帝亚(pacittiya)。大家的意见不一。

这个时候,马哈咖沙巴(大迦叶)尊者在僧团中说:“贤友们,请僧众们听我说:我们的学处跟在家人有关,在家人也知道‘这个对你们沙门释迦子是允许的,这个对你们是不允许的。’假如我们废除了微细又微细的学处,他们将会说‘沙门苟答玛(Gotama)为弟子们制定的学处好像烟一样,当他们的导师在世时就学习这些学处,他们的导师一去世,就不再学习这些学处了。’”

当时马哈咖沙巴尊者就在僧团中作甘马(kamma),强调说:

appannattam nappannapeyya, pannattam na samucchindeyya, yatha pannattesu sikkhapadesu samadaya vatteyya.

“尚未制定者,不应再制;已经制定者,不应废除;只应继续受持所制定的学处!”

这是对佛陀所制定的戒律与教法的基本原则。其实这项基本原则是佛陀在世时曾经反复强调过的,只不过在第一次结集时再由马哈咖沙巴尊者重新提出来,并且得到所有与会的500位大阿拉汉们的一致通过。因为所有参加第一次结集的比库都是大长老,都是上座,所以他们的这一项决定就称为Theravāda。thera意思是长老、上座。vāda是观点、思想、学说;Theravāda就称为上座部、上座们的观点、主张。上座长老们坚持以下三项原则:

  1. 佛陀没有制定的戒律,没有说过的法,我们不应当添加。
  2. 佛陀已经制定的戒律,已经说过的法,我们不应当废除,不应当随意窜改、删改。
  3. 只应当遵行佛陀所制定的戒律、所教导的法。

上座部佛教认为:只有佛陀才有资格制定戒律。因为佛陀具有一切知智,还有大悲智。唯有同时具足一切知智与大悲智者,才有资格制定戒律。但是除了佛陀之外,没有任何一个人拥有这样的资格,能同时具足这两种智慧,因此我们就只有遵守的份。

此事记载于《巴利律藏》.篇章(犍度).小品.第十一.五百〔结集〕篇章。 佛陀不只一次地强调不要更改戒律,这句话也出现在经律的其他地方,如《大般涅槃经》、《增支部》第七集、《律藏·巴拉基咖》等。

佛陀并未指定继承人

佛陀并未指定继承人,于般涅槃前教导弟子们在佛陀入灭后要以“法与律”为导师。

《中部·守护者摩嘎喇那经》(M.108)中提到,佛陀般涅槃之后不久,守护者摩嘎喇那婆罗门(Gopakamoggallāna)问具寿阿难说: “朋友阿难,是否有一位比库曾被那尊师苟答马指定:‘他在我去世后将成为你们的皈依。’你们现在皈依于他?” “婆罗门,并没有一位比库曾被那世尊、知者、见者、阿拉汉、正自觉者指定:‘他在我去世后将成为你们的皈依。’我们现在皈依于他。” “那么,朋友阿难,是否有一位比库曾被僧团共认,被许多长老比库指定:‘他在我们的世尊去世后将成为皈依。’你们现在皈依于他?” “婆罗门,并没有一位比库曾被僧团共认,被许多长老比库指定:‘他在我们的世尊去世后将成为皈依。’我们现在皈依于他。”(M.3.80)

《南传上座部佛教经藏》·长部·大般涅槃经 Mahāparinibbānasuttaṃ (D.16.II,100.101)

“Tasmātihānanda, attadīpā viharatha attasaraṇā anaññasaraṇā, dhammadīpā dhammasaraṇā anaññasaraṇā. Kathañcānanda, bhikkhu attadīpo viharati attasaraṇo anaññasaraṇo, dhammadīpo dhammasaraṇo anaññasaraṇo Idhānanda, bhikkhu kāye kāyānupassī viharati atāpī sampajāno satimā, vineyya loke abhijjhādomanassaṁ.

“因此,阿难,以自己为明灯、为归依,勿以他人为归依;以法为明灯、为归依,勿以他人为归依。阿难,云何为比库以自己为明灯、为归依,勿以他人为归依;以法为明灯、为归依,勿以他人为归依?阿难,比库当观身,精勤不懈,摄心住念,舍弃世间渴望及失意。其观感觉、观意与观法亦复如是。阿难,此是比库以自己为明灯、为归依,勿以他人归依;以法为明灯、为归依,勿以他人为归依。

Ye hi keci, ānanda, etarahi vā mama vā accayena attadīpā viharissanti attasaraṇā anaññasaraṇā, dhammadīpā dhammasaraṇā anaññasaraṇā, tamatagge me te, ānanda, bhikkhū bhavissanti ye keci sikkhākāmā”ti.

阿难,无论现在或我去世后,若有人以自己为明灯、为归依,勿以他人为归依;以法为明灯、为归依,勿以他人为归依。阿难,彼等在我之比库中将诣最高境界--但必须乐于修学。”

佛陀最后的言教 Tathāgatapacchimavācā (D.16.PTS 2.154)

Atha kho bhagavā āyasmantaṃ ānandaṃ āmantesi – “siyā kho panānanda, tumhākaṃ evamassa – ‘ atītasatthukaṃ pāvacanaṃ, natthi no satthā ’ ti. Na kho panetaṃ, ānanda, evaṃ daṭṭhabbaṃ. Yo vo, ānanda, mayā dhammo ca vinayo ca desito paññatto, so vo mamaccayena satthā.

尔时世尊召唤具寿阿难说: “阿难,你们中若有人作如是思维:‘导师的教言已过去,我们不再有导师。’实非如此,不应作如是观。阿难,我为你们所说示、施设的法与律,于我入灭后应作为你们的导师。”

护卫经不是咒语

巴利语paritta,音译为“巴利达”,意为护卫、保护、守护。根据上座部佛教的传统,有一些经文具有某种不可思议的力量,能够使念诵者和听闻者免除危难,带来吉祥。从祈请念诵护卫经的邀请文中可以知道,护卫经具有能够排除不幸、达成一切成就,使痛苦、怖畏、疾病等消失的护卫作用。因此,经典的编纂者和持诵者把这一类具有护卫功效的经典编集在一起,统称为“护卫经”。

在古代的斯里兰卡,诸大长老们从巴利语经藏中选取了一系列的经典,汇编成《大护卫经》(巴利语为Maha Paritta; 新哈勒语为Maha Pirit Pota[ Maha (大);Pirit (巴利语paritta,护卫);Pota (巴利语potthaka,书)。]) ,又称“四诵分巴利”(Catubhanavara Pali[ 其新哈勒语为Piruvana Pot Vahanse,意为“应当恭敬学习之书”。在《摄律义注》(Vinayasangaha-atthakatha)中提到,背诵此四种诵分是作为一位比库得以免除依止(nissaya)的条件之一。]),即“四部念诵的圣典”。

有的多人认为护卫经是咒语,因而把“护卫经”误译为“护咒”,例如把《蕴护卫经》误译为《蕴护咒》,把《孔雀护卫经》误译为《孔雀护咒》等[《蕴护卫经》(Khandhaparittam)《孔雀护卫经》(Moraparittam)等经的缅文版都直接称为《蕴经》(Khandhasuttam)《孔雀经》(Morasuttam)。]。

咒,梵语为mantra(曼怛罗、曼陀罗,译作密咒、真言)、dharani (陀罗尼,意为总持) 或vidya(巴vijja,意为明、明咒、咒术)。是指不能以言语说明的、有特殊效验的神秘音声,是为了达成某种目的时所念诵的秘密章句。故咒又可作神咒、禁咒、密咒、明咒、真言等。

咒语一般可分为息灾咒、增益咒、幻变咒术和降伏咒诅。

世界各地的先民们几乎都存在着咒术信仰。在印度远古的吠陀时代 (公元前1500-前600),咒术已经普遍应用。其后编集的四种《吠陀》(Veda,意为智、明、知识) 成为婆罗门教的根本圣典。其中的《夜柔吠陀》(梵Yajur-veda)是婆罗门祭司举行祭祀时所诵咒文的集录。《阿闼婆吠陀》(梵Atharva-veda)是禳灾、招福等咒语的集录。在佛典中,通常称博学的婆罗门为“讽诵者、持咒者、精通三吠陀者”(ajjhayako mantadharo tinna vedanam paragu)。同时,在非婆罗门的各种沙门团体中,也有许多外道修行者依靠替人念咒、作护摩(homa,火供一类的祭祀仪式)、看相、预言等来谋生。

佛陀把这一类的咒术称为“畜生明”(tiracchanavijja),称依靠咒术等伎俩谋生的手段为“邪命”(micchajiva,不正当的谋生方式)。佛陀远离依靠这些“畜生明”来谋生的“邪命”(《长部·梵网经》中说“沙门苟答马(Gotama)远离像这些依靠畜生明的邪命。”),对于佛陀的弟子们也是这样(《长部·沙门果经》等经中说“他远离像这些依靠畜生明的邪命。这也是他的戒。”)。在《律藏·小品·小事篇》中,佛陀明确禁止比库们学习和教导“畜生明”。因此,在佛陀的教法中,是不存在所谓“咒语”的。

咒语和护卫经是有明显区别的。咒语注重的是神秘的语言及音节,赋予其语言与音节神秘的意义[ 如Om (唵)字,由a,u,m三个音素组成。婆罗门教-印度教的各派都曾解释过其所含摄与象征的意义。或谓“唵”字象征宇宙的本源、世界生成的根本等。而a,u,m三个音素则象征阳、阴、中三性,或表过去、现在、未来三时,或表三吠陀,或表醒觉、梦、熟睡三态,或表天、空、地,或表毗湿奴、湿婆、大梵三神,或表宇宙的住续、破坏、生成云云。],相信透过念诵这些语言及音节能够产生不可思议的神秘效验。咒语通常都不需要翻译和解释,咒语的含义并不重要,音声本身远远高于其意思,有许多咒语甚至只是一些毫无意义可言的音声组合。

护卫经的力量并不在于音声,念诵护卫经的语言也不神秘,有时理解经文的含义比死记硬背更重要。许多经典之所以被视为护卫经是因为她们具有深远的教育意义和现实意义。例如《吉祥经》在上座部佛教国家和地区是一部家喻户晓的经典,学校甚至把它当成教科书来教育年轻一代。僧俗信徒们依照《应作慈爱经》中的教导来散播慈爱以及作为禅修业处。佛陀教导《蕴护卫经》的原意在于散播慈爱而非机械地念诵经文。《十法经》是出家人应当经常用来检查、省思自己身心的十条行为规范。而更多的护卫经实际上只是佛陀的教导开示,从内容上很难发现它们跟神秘力量有任何的关系。

护卫经能够产生护卫作用的原因还在于这些经文的本身都是真实语。真实语,巴利语saccavajja 或 saccavaca,即真实的话语或言而有信。由于佛陀所说的话都是真实不虚的,凭借着这些真实语的力量,可以使念诵者达成所愿。正如在《宝经》中,有十二首偈颂是宣说佛法僧三宝的功德。由于这些功德都是佛法僧的真实素质,确实是三宝所具备的,因此在这些偈颂的后面都有一句真实语的表白“凭借这真实的话语,愿一切有情获得安乐。”

  • 真实语的特相是真实不虚的言语,作用是说出真实,现起为圣洁、美妙,近因是身语意的清净。真实,也是菩萨应圆满的十种巴拉密(parami)之一。

阿赖耶仅是执着之意

巴利词ālaya:执着, 爱着, 所执处,今指五欲。音译为“阿赖耶”。别无其他深意。

《相应部》(Saṃyuttanikāyo)有偈篇(Sagāthāvaggo)第六 梵天相应·第一 梵天品 (6. Brahmasaṃyuttaṃ 1. Paṭhamavaggo 1. Brahmāyācanasuttaṃ)(PTS 136)

Atha kho bhagavato rahogatassa paṭisallīnassa evaṃ cetaso parivitakko udapādi – adhigato kho myāyaṃ dhammo gambhīro duddaso duranubodho santo paṇīto atakkāvacaro nipuṇo paṇḍitavedanīyo. Ālayarāmā kho panāyaṃ pajā ālayaratā ālayasammuditā. Ālayarāmāya kho pana pajāya ālayaratāya ālayasammuditāya duddasaṃ idaṃ ṭhānaṃ yadidaṃ idappaccayatāpaṭiccasamuppādo. Idampi kho ṭhānaṃ duddasaṃ yadidaṃ sabbasaṅkhārasamatho sabbūpadhipaṭinissaggo taṇhākkhayo virāgo nirodho nibbānaṃ. Ahañceva kho pana dhammaṃ deseyyaṃ; pare ca me na ājāneyyuṃ; so mamassa kilamatho, sā mamassa vihesā ti.

当时,世尊独坐禅思,而生起如此思惟: “依我所证得此法,甚深难见、难悟,寂静微妙,超越思念之领域。深妙唯贤者始知。 又,此诸人等乐阿赖耶,喜阿赖耶,跳跃阿赖耶。诸人依于乐阿赖耶,喜阿赖耶,跳跃阿赖耶,而难见此理。 此理者,即所谓依缘、缘起是。此理亦难见。此理者,即一切行之止静,一切依之舍离、爱尽、离、灭、涅槃是。 我若说法,诸人难了解我所说者,我是应所疲劳而烦扰。”

《普端严》(Samantapāsādikā)(又译为《一切欢喜》或《一切善见律》),是律藏义注(Sp.Mv.V,962.;CSp.243):

ālayarāmāti sattā pañca kāmaguṇe allīyanti, tasmā te “ālayā”ti vuccanti. Tehi ālayehi ramantīti ālayarāmā. ālayesu ratāti ālayaratā. ālayesu suṭṭhumuditāti ālayasammuditā.

乐阿赖耶:黏住五欲,它们称为‘阿赖耶’;它们乐於诸执著,称为乐阿赖耶。欣阿赖耶:欣於诸执著,称为欣阿赖耶。喜阿赖耶:於诸执著,非常欢喜执著,称为喜阿赖耶。

曼荼罗仅是圆盘之意

巴利词:Maṇḍala,【中】圆周,盘,圆月台,杂技场,圆平面,曼陀罗。maṇḍalamāla,【阳】圆形的大帐蓬。maṇḍalika,【形】一个圆周的,小国家的。maṇḍalissara,【阳】省长。巴利词:maṇḍalī,【形】有盘的,圆形的。

巴利词:Mandārava, (cp. Sk. mandāra),【阳】曼陀罗花、文陀罗华、圆华、适意花(the coral tree, Erythrina fulgens. 天界五种树之一)。

婆罗门教奥义书《甘露滴奥义书》也用到此词,如此和后世的各种专有用法都与上座部佛教无关。

注释与引用

  1. 采用极微概念还包括耆那教和婆罗门六派中的胜论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