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苑”的版本间的差异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转至:导航搜索
1、达美克塔(Dhamekh Stupa)
4、五比库迎佛塔(Chaukhandi Mound)
第49行: 第49行:
  
 
===4、五比库迎佛塔(Chaukhandi Mound)===
 
===4、五比库迎佛塔(Chaukhandi Mound)===
 
+
[[File:Chaukhandi.jpg|250px|thumb|right|五比库迎佛塔]]
 
 距离鹿野苑遗址公园西南约1公里处,有一座八角形塔楼矗立在一个小土丘上,这就是传说中五比库迎接佛陀的地方。也译为乔堪祇塔。
 
 距离鹿野苑遗址公园西南约1公里处,有一座八角形塔楼矗立在一个小土丘上,这就是传说中五比库迎接佛陀的地方。也译为乔堪祇塔。
  

2014年4月21日 (一) 15:59的版本

佛教八大圣地(四大圣地标为红色)
佛教四大圣地之:鹿野苑

鹿野苑(巴利语:Isipatana)意为圣者(巴利语:isi)来临之地,又名仙人住处、仙人堕处、仙人鹿园等。是果德玛佛陀觉悟成佛后初转法轮,第一次对五比库教授佛法之处,最初的佛教僧团于此成立,是佛教四大圣地之一,位于印度北方邦巴拉纳西以北约10公里处。

经藏记载

中部·圣求经》:

诸比库!如是予又生次念:‘予应先为何人说法?何人能迅速得体会此法耶?’诸比库!如是予生是念:‘予苦修精进时,彼五比库对奉事饶益甚多,然予当先为彼五比库说法。’诸比库!如是予先为彼五比库说法。’诸比库!如是予生是念:‘五比库今在何处耶?’诸库!予以清净超人之天眼,见五比库住婆罗奈仙人住处之鹿野苑。诸比库!于是予于郁卑罗如意住后,而向婆罗奈行脚。

佛陀在布德嘎亚(Buddha Gaya)觉悟成佛后,长途旅行近300公里来到了鹿野苑,找到当年的五位同修者。据说当时这里有鹿群聚居,四处漫游,所以得名。而这附近的林野一位平静自然,吸引了许多修行者在此苦行禅定,因此又被称为“仙人住处”。

昔日的五位伙伴仍在恪守苦行。在婆罗门至上的那个年代,为了反抗自称崇高却奢靡放逸的婆罗门阶级,民间及其他阶层发展出一些自力净化身心的修行法门,包括用各种方法残害自身的“苦行”,这套法门是当时的主流信仰。对于深信“只有通过严厉的苦行才能解脱升天”的五位修行者而言,无法相信舍弃苦行的修行者能证得解脱涅槃。

初转法轮

相应部·谛相应·转法轮品》:

一时,世尊住波罗捺国仙人堕处鹿野苑。于此处,世尊言五比库曰:“诸比库!出家者不可亲近于二边。以何为二边耶?(一)于诸欲以爱欲贪著为事者,乃下劣、卑贱、凡夫之所行、非圣贤,乃无义相应。(二)以自之烦苦为事者,为苦,非圣贤,乃无义相应。诸比库!如来舍此二边,以中道现等觉。此为资于眼生、智生、寂静、证智、等觉、涅槃。

诸比库!云何乃能如来于中道现等觉,资于眼生、智生、寂静、证智、等觉、涅槃耶?乃八支圣道是。谓: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是。诸比库!此乃如来所现等觉之中道,此乃资于眼生、智生、寂静、证智、等觉、涅槃。

佛陀向五位伙伴阐述了他的亲证和中道法门,劝告他们远离物欲享受和肉体折磨,因为此二边极端不能导致至乐和觉悟。前者阻碍了心智的发展,而后者则削弱了个人的智能。中道导引众生达到抑制贪欲,产生安隐,更能获证四圣果,了知四圣谙,最终达到涅槃。五位伙伴因此有所证悟,随即出家为五比库僧,是为佛教僧宝成就,佛、法、僧三宝至此圆满集结成就。

后在当地国王与富商的支持下,佛教在鹿野苑附近传播开来。到公元3世纪时,鹿野苑已经成为重要的艺术中心,在笈多王朝时期(公元4世纪到6世纪),更是达到了顶峰。

概况

鹿野苑位于今印度北方邦巴拉纳西以北约10公里处。唐僧玄奘于公元7世纪曾来到这里。据《大唐西域记》中记载:“婆罗痆河东北行十余里,至鹿野伽蓝。区界八分,连垣周堵,层轩重阁,丽究规矩。僧徒一千五百人,并学小乘正量部法。大垣中有精舍,高二百余尺,上以黄金隐起作庵没罗果。石为基陛,砖作层龛,龛匝四周,节级百数,皆有隐起黄金佛像。精舍中有𨱎石佛像,量等如来身,作转法轮势。”

鹿野苑出土的大片遗址,目前被一堵砖墙包围保护着,成为一个环境清幽的公园。进入公园是一片空阔的土地上,用砖头垒成的种种建筑物的遗址,似乎可以想象当年“台观连云,长廊四合”的盛况。

1、达美克塔(Dhamekh Stupa)

达美克塔

达美克塔是鹿野苑的象征。据《大唐西域记》记载:“精舍西南有石窣堵波,无忧王建也,基虽倾陷,尚余百尺。前建石柱,高七十余尺。石含玉润,鉴照映彻。殷勤祈请,影见众像,善恶之相,时有见者。是如来成正觉已初转法轮处也。”因此考古学家认为,该塔首建于孔雀王朝。在笈多王朝时曾予重修。

该塔也是遗址公园内最壮观的建筑,整座塔是一座实心的圆筒状建筑,高约33米,底部直径约28米,地基则深入地底3至5米。塔身分上下两层,上半部是圆筒状的红砖建筑,下半部则完全是由巨大的石块所包围,略呈八角状的圆形,八个面上都雕凿了内凹的佛龛,原本里头都安放着真人大小的佛像,如今早已无影无踪了。

达美克塔浮雕花纹

公元12世纪,鹿野苑的所有建筑被土耳其人破坏殆尽,但达美克佛塔却在废墟中保存了下来,属留存极少的阿首咖时期建筑。从塔身残存的雕刻看来,整座大塔外围曾经浮雕着许多花草、人物、飞鸟及几何图形,有中国式的方形雷纹,有印度式的卍字纹,有阿拉伯式的卷涡藤蔓纹,充满了笈多王朝的华丽风格。

2、法王塔(Dharmarajika Stupa)

法王塔

在达美克塔西方约50米处,有一座砖造的圆形高台遗址。根据附近迹象显示,这应该是一座覆钵式古塔的基座,其底座直径约13.5米,应该是一座十分壮观的大塔,并曾经历后代王朝的多次扩充修建,包括增加塔身的高度、修建环绕塔身的石栏楯、四座大塔门与供人绕塔经行的步道。学者们认为,这里应该就是标示着世尊初转法轮之地的法王塔。

法王塔现在只剩下一座圆形平台。在一份可信的数据中,记录着它的消失:1754年时,一位贝拿勒斯(Baranas,今巴拉纳西)国王下令拆除法王塔遗迹,因为他需要砖石作为建材。法王塔被拆除得非常彻底,地面以上完全不见了,原地只留下空荡荡的地基。

法王塔空荡荡的地基

在拆移过程中,工人们于塔新深处挖掘出一只石匣,石匣旁躺着大量的浮雕石板,而石匣内则发现了一只绿色的大理石舍利罐,里面装有舍利遗骨、珍珠、宝石及金银耳环等。更深入挖掘后,又发现了两座巨大雕像,其中一尊是红砂岩菩萨像,应属于贵霜王朝时期的作品;另一尊为笈多王朝时期的佛陀初转法轮像,神情平和宁静,造型流畅优雅,是目前鹿野苑博物馆中最著名的雕像。

3、僧院遗迹

在广阔的园区中,密布着大片的红砖建筑遗迹。在整个鹿野苑遗址中,考古人员挖掘出好几座大小不等的僧院,每座僧院的砖块都被拆除,并作为建材被运走。从挖掘残址的工作中,发现这些僧院至少都有四五层建筑残迹,由佛塔、圣殿、僧房等层层堆栈起来,后来的盖在原来的建筑上,大约有30座建筑物在这里生生灭灭。而每一座出土的遗迹,几乎都可以看到焦黑的砖墙和被大火焚烧的痕迹,显示这儿烧杀掠夺的惨剧发生过不止一次。

在这群僧院遗迹中,有一座特别宏大的建筑,共包含104个小僧房和一间巨大的佛殿,而在一个隐蔽而独立的区域中,康宁汉发现了大批雕像。据推测,这应该是敌人大举入侵前,被迫逃离寺院的比库们在离开前特意隐藏保护的文物。从宏伟的遗址范围看来,两千年前这里必定是一个僧侣穿梭、信众如织的佛法修学重地。

4、五比库迎佛塔(Chaukhandi Mound)

五比库迎佛塔

距离鹿野苑遗址公园西南约1公里处,有一座八角形塔楼矗立在一个小土丘上,这就是传说中五比库迎接佛陀的地方。也译为乔堪祇塔。

小土丘是笈多王朝所建,原为覆钵型,其中包含笈多王朝时期所建之塔,而塔内部又发现有更高达建筑,并挖掘出五比库迎佛图等文物。不过挖掘工作还没有完成,尚未出土的文物还有很多,只能推测小土丘也同其它遗迹一样,是由许多不同时期的建筑相继堆栈而成。

公元1588年,贝拿勒斯总督托多摩(Todal Mal)的儿子哥瓦丹(Govardhan),为了庆祝莫卧尔大帝阿克巴莅临本城,特别在土丘上加盖了一座蒙古式的八角形塔楼,就是目前伫立在丘顶的八角塔。

5、阿首咖石柱残柱

一般认为,这是阿首咖为了纪念佛陀在此初转法轮,以及僧团的成立所竖立的标志石柱。但也有另一种说法是,僧团成型后,佛陀派遣五比库及亚沙等60位僧伽,分别到印度各地去传播佛法。阿首咖石柱矗立之处,即是他们出发之点。

阿首咖石柱以前虽然被破坏过,但底部仍然在原址。石柱柱身有一篇以婆罗米文字铭刻的阿首咖赦文,内容大致为:“居住鹿野苑的修行僧,比库与比库尼们,勤于修行守戒。如有人破坏戒律,必将驱离鹿野苑精舍……”。原来的柱高15米,柱头已断,原柱头部雕有四面狮像,这段石柱的主要部分(2米多)目前保存在鹿野苑博物馆中,在印度独立后,该狮像成为印度共和国国徽的图案。

6、摩犍陀俱提寺(Mulgandhakuti Vihara)

在达美克塔东面,有1931年新建的摩犍陀俱提寺(Mulgandhakuti Vihara)。那里有精美的壁画,介绍佛陀的生平。

约两千多年前,鹿野苑地球本有一座摩犍陀俱提寺,位于达美克塔附近。当时人们相信,这里是佛塔和五比库第一次雨季结夏安居的地点,因此建了一座寺院来纪念并标志其意义。据说,佛陀每次游行至鹿野苑,也都是净住于此。但由于时间流逝和外力入侵,这里也躲不过成为废墟的命运。在近代挖掘工作中,这里只发现了一尊公元1世纪的菩萨雕像和一块刻着大殿名字的匾额,其余一无所获。

公元1931年冬天,鹿野苑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庆祝典礼,几乎所有佛教国家都来参加,庆祝摩诃菩提协会在这里奉献了一座全新的寺院,命名为“摩犍陀俱提寺”,以纪念曾经矗立于此的古老精舍,同时也象征在印度衰微已久的佛教,将在此法轮初转之地重新萌芽。

摩犍陀俱提寺后面则是鹿园,仍有鹿群在那里生活。

7、鹿野苑博物馆(Samath Museum)

鹿野苑博物馆建于1910年,保存着许多佛教文物和艺术珍品。其中有阿首咖石狮柱头、笈多王朝时期释迦牟尼初转法轮像,此外还有各式佛像、巨大的石雕法轮、贵霜文字的石刻碑文等。

8、外国寺院

鹿野苑吸引了许多佛教国家来此建立风格各异的寺院、精舍。目前的佛寺有缅甸法轮寺,可追溯到1908年,是鹿野苑最早的外国佛寺,负责一部分旅游接待工作;此外还有中华佛寺,以及泰国、日本的佛寺等。

鹿野苑也有一棵很大的菩提树,是阿努伽里加·达摩波罗从布德嘎亚的大菩提树上折枝移植而来。

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