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一切心心所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Mhss讨论 | 贡献2011年8月31日 (三) 19:49的版本 注释与引用
跳转至:导航搜索

遍一切心心所巴利语sabbacittasādhāraṇa)七遍一切心心所是“一切心”(sabbacitta)“皆有”(sādhāraṇa)。这些心所执行识知过程中最基本且重要的作用,缺少了它们心就根本不可能识知目标。[1]

概说

遍一切心心所包括7种心:1、触;2、受;3、想;4、思;5、一境性;6、名法命根;7、作意。

  • 1、触(phassa):巴利文phassa(触)源自动词phussati,意为‘去碰’,但不应把触理解为只是色法在撞击身根。事实上它是一个心所,通过它心得以‘接触’目标,而启动了整个心路过程。
  • 触的特相是‘接触’;
  • 作用是撞击,即导致目标与识撞击;
  • 现起是识、依处与目标集合生起;
  • 近因是出现于诸门之境。
  • 2、受(vedanā):受是感受及体验目标的心所。巴利文vedana并不是指感情(感情是涉及许多不同心所的复杂现象),而是纯粹对某种体验的感受;此感受可以是乐、苦、或舍。其他心所只是间接地体验目标(所缘),但受则直接与完全地体验它。
  • 受的特相是‘被感受’;
  • 作用是‘体验’或享用可喜所缘的可喜之处;
  • 现起是令相应名法愉悦;
  • 近因是轻安。
  • 3、想(sabba):它的程序可比喻为木匠通过自己在各种木材上所作的记号,而认出它们的种类。
  • 想的特相是体会目标的品质;
  • 作用是对它作个印记,以便再次体会相同的目标时能够知道‘这是一样的’,或者其作用是认出以前已体会过的目标;
  • 现起是通过以前已领会过的表征分析目标(abhi-nivesa);
  • 近因是所出现的目标。

4、思(cetanā):巴利文cetana与citta(心)是源自同一词根;它是实现识知过程的目的之心所,由此它称为“思”。诸注疏对思的解释是:它组织各相应法以对目标采取行动。它就有如一位大弟子,不单只自己背诵功课,也确保其他弟子都有背诵功课;所以当思开始对目标作业时,它也指挥其他相应法执行各自的任务。思是造业的最主要因素,因为所采取的行动之善恶即决定于思。

  • 思的特相是意愿的状况;
  • 作用是累积(业);
  • 现起是指导互相配合;
  • 近因是相应法。
  • 5、一境性(ekaggatā):这是心与目标结合为一境。虽然它在禅那里作为禅支时才变得显著,诸阿毗达摩论师认为在一切心里,即使是最基本的心,它也有令心专一的能力,执行把心专注于目标的作用。
  • 一境性的特相是不散乱;
  • 作用是统一相应法;
  • 现起是平静;
  • 近因是乐。
  • 6、名法命根(jīvita):命根有两种,其一是维持相应名法之命的名命根,另一者是维持色法之命的命根色。只有名命根才是心所。
  • 名命根特相是维持相应名法;
  • 作用是令它们发生(于生、住、灭);
  • 现起是维持它们存在;
  • 近因是应受维持的名法。
  • 7、作意(manasikāra):此巴利文的直译意义是‘心的造作’。作意是令心转向目标的心所;通过它目标得以呈现于心。作意有如船的舵,控制船的方向以朝向目的地;或有如马车夫,指挥已驯服的马(相应法)朝向它们的目的地(目标)。
  • 作意的特相是“指引”(saraṇa)相应法朝向目标;
  • 作用是把相应法与目标连接起来;
  • 现起是面对目标;
  • 近因是目标。
  • 应分别作意与寻两者:前者把相应法转向目标,后者则把它们投入目标。作意是一切心不可或缺的识知因素;寻并非不可缺少的特有心所。[1]

参见

注释与引用

  1. 1.0 1.1 菩提比库编译《阿毗达摩概要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