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的版本间的差异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转至:导航搜索
论藏与注疏
经藏记载
第22行: 第22行:
  
 
:《相应部·根相应》:“婆罗门!五根有异对境,有异行境,对他境互不能领受。以何为五根耶?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是。婆罗门!此五根有异对境,有异行境,对他境互不能领受,以意为归趣,意领受其境。”</ref>。
 
:《相应部·根相应》:“婆罗门!五根有异对境,有异行境,对他境互不能领受。以何为五根耶?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是。婆罗门!此五根有异对境,有异行境,对他境互不能领受,以意为归趣,意领受其境。”</ref>。
:(2)作为触和随后的受、想、思(包括爱)的前导者。<ref>《相应部·因缘相应》:“诸比丘!苦之灭者,何耶?'''依眼与色生眼识,三之和合乃有触,缘触而有受,缘受而有爱''',依其爱之无余,离贪、灭而有取灭,依取灭而有有灭,依有灭而有生灭,依生灭则老死、愁、悲、苦忧、恼灭。如是乃此全苦蕴之灭。诸比丘!此乃苦之灭。依耳与声生耳识。依鼻与香生鼻识。依舌与味……依身与触……'''依于意与法生意识,三之和合乃有触,缘触而有受,缘受而有爱''',依其爱之无余,离贪、灭而有取灭。依取灭而有有灭,依有灭而有生灭,依生灭则老死、愁、悲、苦、忧、恼灭。如是乃此全苦蕴之灭。
+
:(2)作为触和随后的受、想、思(包括爱)的前导者。<ref name="心路">《相应部·因缘相应》:“诸比丘!苦之灭者,何耶?'''依眼与色生眼识,三之和合乃有触,缘触而有受,缘受而有爱''',依其爱之无余,离贪、灭而有取灭,依取灭而有有灭,依有灭而有生灭,依生灭则老死、愁、悲、苦忧、恼灭。如是乃此全苦蕴之灭。诸比丘!此乃苦之灭。依耳与声生耳识。依鼻与香生鼻识。依舌与味……依身与触……'''依于意与法生意识,三之和合乃有触,缘触而有受,缘受而有爱''',依其爱之无余,离贪、灭而有取灭。依取灭而有有灭,依有灭而有生灭,依生灭则老死、愁、悲、苦、忧、恼灭。如是乃此全苦蕴之灭。
  
 
:《相应部·蕴相应》:诸比丘!以何为受耶?诸比丘!是六受身。[谓:]眼触所生受、耳触所生受、鼻触所生受、舌触所生受、身触所生受、意触所生受是。诸比丘!此名为受,由触之集而有受之集,由触之灭而受之灭。……依触之集而有想之集,由触之灭而想之灭。……诸比丘!以何为行耶?诸比丘!六思身是。[谓:]色思、声思、香思、味思、所触思、法思是,此名之为行。依触之集而有行之集,依触之灭而有行之灭。</ref>
 
:《相应部·蕴相应》:诸比丘!以何为受耶?诸比丘!是六受身。[谓:]眼触所生受、耳触所生受、鼻触所生受、舌触所生受、身触所生受、意触所生受是。诸比丘!此名为受,由触之集而有受之集,由触之灭而受之灭。……依触之集而有想之集,由触之灭而想之灭。……诸比丘!以何为行耶?诸比丘!六思身是。[谓:]色思、声思、香思、味思、所触思、法思是,此名之为行。依触之集而有行之集,依触之灭而有行之灭。</ref>

2015年5月3日 (日) 18:00的版本

巴利语viññāṇa),是一类精神活动,指识蕴,一般包括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六种分别能力。在经论中,常把cittamano)混用,在意义上接近,但实际内涵又有不同。它主要用作区别对象的认知能力。

经藏记载

经藏·中部·正见经

“善哉! 尊者! ” 彼等比库信受尊者沙利子之所说,随喜之,后更问曰:“尊者! 圣弟子具正见……乃至……达此正法,更有其他法门否? ” 沙利子曰:“然! 有。

诸贤! 若圣弟子知识、知识之集、知识之灭、知达识灭之道者,如是之圣弟子具正见……乃至……达比正法。如何是识? 如何是识之集? 如何是识之灭? 如何是达识灭之道? 诸贤!此等有六识聚: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因行之集,而有识之集;因行之灭,而有识之灭。其八支圣道者,是达识灭之道,即正见……乃至……正定。诸贤! 圣弟子如是知识、如是知识之集、如是知识之灭、如是知达识灭之道,彼普舍贪随眠……乃至……于现法为苦灭。如是之圣弟子具正见……乃至……则达此正法者也。”

经藏·中部·教拉胡喇大经

一时,世尊在沙瓦提城祇陀林给孤独园。尔时,世尊晨早着衣,执持衣钵,为乞食入沙瓦提城。具寿拉胡喇晨早着衣,执持衣钵,随世尊后行之。于是,世尊回顾呼具寿拉胡喇曰:“拉胡喇!凡过去、未来、现在之,或内、或外,或粗、或细,或卑、或贵,或在远、或在近,一切之乃其[色]非属于我,我非是此[色],此 [色]非有我。如是,对其[色]应以正慧如实观之。”[拉胡喇曰:]“世尊! 唯色耶? 善逝! 唯色耶?”[世尊曰:]“拉胡喇! 色和受;拉胡喇! [色]和想;拉胡喇! [色]和行;拉胡喇! [色]和;亦如是也。”
  • 在《相应部》中,心、意、识一同出现,用来说明人的整个精神活动是迅速变化的,识也表现为一个迅速变化、相续不断的过程[1]。作为与心相对的概念,识是的一种[2],将视为或我所,也是有身见的一种[3],有情自身的识蕴是五取蕴之一[4],于识不取著,舍离,灭,得心解脱。[5]
  • 识是无常[6],生灭,相续不断的过程。其特相是识知目标。近因是名色(nāmarūpa,精神与物质),因为识不能脱离名法与色法而单独生起。[7]
  • 识的主要作用:
(1)识别不同目标(所缘)[8]
(2)作为触和随后的受、想、思(包括爱)的前导者。[9]
(3)作为结生的现起。[10]

论藏与注疏

论藏中,心、意、识虽被当成同义词,但在具体含义上仍是有差别[11]。如《法集论》中所称的“喜俱行智相应无行”一心,其实包括了一个心路过程。

法集论·第一篇 心生起品》

一 云何是善法耶?喜俱行智相应而以色为所缘;若以声为所缘,若以香、味、触、法为行缘,若依彼等令欲缠善心生起之时,其时有触、受、想、思、心,有寻、伺、喜、乐、心一境性,有信根、进根、念根、定根、慧根、意根、喜根、命根,有正见、正思惟、正精进、正念、正定,有信力、进力、念力、定力、慧力、惭力、愧力,有无贪、无瞋、无痴、无贪欲、无瞋恚,有正见、惭、愧、有身轻安、心轻安,有身轻性、心轻性,有身软性、心软性,有身适应性、心适应性,有身正性、心正性,有身直性、心直性,有念、正知,有止、观、勤励、不散乱,其时或亦有他缘已生之无色法——此等为善法。
  • 二 云何其时有触?其时有所有之触、接触、等触、已等触性——是为“其时有触。”
  • 三 云何其时有受?其时有所有适应之意识界触所生之心悦、心乐、心触所生之悦乐已受,心触所生之悦乐受——是为“其时有受。”
  • 四 云何其时有想?其时有所有适应之意识界触所生之想、等想、已等想性——是为“其时有想。”
  • 五 云何其时有思?其时有所有适应之意识界触所生之思、等思、已等思性——是为“其时有思。”
  • 六 云何其时有心?其时有所有之心、意、故意、坚实心、净意、意、意处、意根、识、识蕴以及适应之意识界——是为“其时有心。”

……

  • 六三 为何说其时有识蕴呢?其时有所有之心、名为意图、内心、净白之意,名为意处、意根、识、识蕴、所生意识界的意——这即是其时有识蕴。

《清净道论·第十四·说蕴品》:

(二)识蕴 在其他的四蕴,把一切有觉受相的总括为受蕴,把一切有想念相的总括为想蕴,把一切有行作相的总括为行蕴,把一切有识知相的总括为识蕴。此中如果能够知解识蕴,则其他的三蕴便很容易知解了。所以最初先来解说识蕴。

这里说‘一切有识知相的总括为识蕴’,怎么是有识知相的为识呢?即所谓:‘朋友,识知识知,故名为识’。识和心、意之义为一。而此识的自性与识知相也是一种。不过依其类别而有善、恶、无记的三种。

现代解释

分类

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等六者,合称六识

参见

注释与引用

  1. 《相应部·因缘相应》:诸比丘!然称此为心、意、识者,则日夜转变异生、异灭。诸比丘!譬如弥猴徘徊森林中纵放一枝,又另捉一枝。诸比丘!同此,称此是心、意、识者,亦日夜转变,异生、异灭
  2. 《中部·六六经》: 世尊如是说:“应知六内处。应知六外处。应知六识身。应知六触身。应知六受身。应知六爱身。”然,如是言:‘应知六内处。’彼缘何而言?有眼处、耳处、鼻处、舌处、身处、意处。如是所言:‘应知六内处。’彼乃缘此而言。此为第一之六。然,如是言:‘应知六外处。’彼缘何而言?有色处、声处、香处、味处、触处、法处。如是所言:‘应知六外处。’彼乃缘此而言。此为第二之六。然,如是言:‘应知六识身。’彼缘何而言?依眼与色而眼识生。依耳与声而耳识生。依鼻与香而鼻识生。依舌与味而舌识生。依身与触而身识生。
  3. 《中部·满月大经》:“然则,世尊!云何有身见耶?”“比丘!此处有无闻之凡夫,不认诸圣,不熟圣法,于圣法不能练达,不认诸善士,不熟诸善士之法,对诸善士之法不能练达——认色即我,又认我为色有,又认于我之中有色,又认色之中有我。认受即我……乃至……想……乃至……行……乃至…识即我,又认我为识有,又认我中有识,又认识中有我,比丘!如是即有身见。”
  4. 《中部·有明小经》:尔时,优婆塞毗舍佉诣法授比丘尼住处。诣已,顶礼比丘尼法授而坐一面。坐于一面之优婆塞毗舍佉白法授比丘尼曰:“圣尼!所谓‘自身、自身。’云何为世尊所说之‘自身’耶?”[比丘尼曰:]“居士毗舍佉!此等五取蕴,即世尊所说之‘自身’也。即色取蕴、受取蕴、想取蕴、行取蕴、识取蕴也。居士毗舍佉!此等五取蕴为世尊所说之‘自身’也。”
  5. 《中部·六净经》:凡于识之诸善巧、取著、心之住著、执持、随眠,以尽此等;离贪,灭,舍,退堕,以我心自觉解脱。友!如是知,如是见,于此等之五取蕴无取,由诸漏我心得解脱
    《杂阿含四三经》:佛告比丘:……云何名不取著?多闻圣弟子于色不见我、异我、相在,于色不见我、我所而取;不见我、我所而取已,彼色若变、若异,心不随转;心不随转故,不生取著摄受心住;不摄受住故,则不生恐怖、障碍、心乱,不取著故。如是受、想、行、识,不见我、异我、相在,不见我、我所而取;彼识若变、若异,心不随转;心不随转故,不取著摄受心住;不摄受心住故,心不恐怖、障碍、心乱,以不取著故,是名不取著。是名取著、不取著。
    《相应部·蕴相应》:何为不取著、不恐惧耶?诸比丘!此处有有闻之圣弟子。见圣人,知圣人之法,善顺圣人法,以见善知识,知善知识之法,善顺善知识之法。不观色是我,我以色有,我中有色,色中有我。彼人于色变易、变异。彼人有色之变易、变异,随转色之变易而识不生。彼人有随转色变易所生之恐惧及法之生起,以心不永尽而住,心不永尽故,即不惊愕,不困惑,不希望,不取著而不恐惧。不观受……想……乃至……不观识是我,我以识有,我中有识,识中有我。彼人于识变易、变异。彼人有识之变易、变异,随转识之变易而识不生。彼人有随转识变易所生之恐惧及法之生起,以心不永尽而住,心不永尽故,即不惊愕,不困惑,不希望,不取著而不恐惧。
  6. 《中部·象迹喻大经》: 诸贤! 彼之比丘若其他者,呵责、骂詈、嗔恚、恼害此之比丘者,彼应如次知之:‘于予从此耳触生者即苦受生。有其缘生,而非无缘。于何缘而缘于触?’ 彼其次知:‘触是无常,’知‘受是无常。知‘想是无常,’知‘行是无常,’知‘识是无常。’依于彼界而心满足,清净、祥和、安定。
  7. 《长部·大缘经》:阿难!若有人问:‘依此缘而有名色耶?’应该答:‘有。’若言:‘缘何而有名色耶?’应该说:‘缘识而有名色。’阿难!若有人问:‘依此缘而有识耶?’应该答:‘有。’若言:‘缘何而有识耶?’应该说:‘缘名色而有识。’
  8. 《中部·苦蕴大经》:诸比丘!云何是欲味?曰:此等有五种欲分,五者:[一]依眼识色,对色而有所欲、所爱、所好;对所受诸相而欲著,以怂其情者也。[二],依耳识声,……[三]依鼻识香,……[四]依舌识味,……[五]依身识触……诸比丘!此等是五种欲分。缘此等五种欲分而生喜乐,是欲味也。
    《相应部·根相应》:“婆罗门!五根有异对境,有异行境,对他境互不能领受。以何为五根耶?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是。婆罗门!此五根有异对境,有异行境,对他境互不能领受,以意为归趣,意领受其境。”
  9. 《相应部·因缘相应》:“诸比丘!苦之灭者,何耶?依眼与色生眼识,三之和合乃有触,缘触而有受,缘受而有爱,依其爱之无余,离贪、灭而有取灭,依取灭而有有灭,依有灭而有生灭,依生灭则老死、愁、悲、苦忧、恼灭。如是乃此全苦蕴之灭。诸比丘!此乃苦之灭。依耳与声生耳识。依鼻与香生鼻识。依舌与味……依身与触……依于意与法生意识,三之和合乃有触,缘触而有受,缘受而有爱,依其爱之无余,离贪、灭而有取灭。依取灭而有有灭,依有灭而有生灭,依生灭则老死、愁、悲、苦、忧、恼灭。如是乃此全苦蕴之灭。
    《相应部·蕴相应》:诸比丘!以何为受耶?诸比丘!是六受身。[谓:]眼触所生受、耳触所生受、鼻触所生受、舌触所生受、身触所生受、意触所生受是。诸比丘!此名为受,由触之集而有受之集,由触之灭而受之灭。……依触之集而有想之集,由触之灭而想之灭。……诸比丘!以何为行耶?诸比丘!六思身是。[谓:]色思、声思、香思、味思、所触思、法思是,此名之为行。依触之集而有行之集,依触之灭而有行之灭。
  10. 《长部·大缘经》: 如是既言,‘缘识而有名色。’阿难!如何缘识而有名色耶?此乃应如是知,阿难!识不入母胎时,尚且名色能结成于母胎耶?”“世尊!实不然。”“阿难!识若入母胎后而消灭,名色尚能出现于[名色之]相耶?”“世尊!实不然。”……阿难!如何缘名色而有识耶?此乃应如是知,阿难!识若不得依据于名色时,于未来,尚亦施设生、老、死、苦集之存在耶?”“世尊!实不然。”
    《相应部·蕴相应》: [尔时,世尊曰:]“诸比丘!虽思量、企画、考虑之任何事,此为识定之所缘。有所缘故而有识住。其识之住增长时,于未来而有再生,于未来至有再生时,生未来之老死、愁、悲、苦、忧、恼。如是乃此全苦蕴之集。
  11. 唐·玄奘译《大毗婆沙论》:故契经说心意识三。声虽有异而无差别。复有说者。心意识三亦有差别。(一)谓名即差别。名心名意名识异故。(二)复次世亦差别。谓过去名意。未来名心。现在名识故。(三)复次施设亦有差别。谓界中施设心。处中施设意。蕴中施设识故。(四)复次义亦有差别。谓心是种族义。意是生门义。识是积聚义。(五)复次业亦有差别。谓远行是心业。如有颂曰。“能远行独行。无身寐于窟。调伏此心者。解脱大怖畏。”前行是意业。如有颂曰。‘诸法意前行。意尊意所引。意染净言作。苦乐如影随。’续生是识业。如契经说。‘入母胎时识若无者。羯刺蓝等不得成就。’故知续生是识业用。(六)复次彩画是心业。如契经说。‘苾刍当知。诸傍生趣由心彩画。有种种色。’归趣是意业。如契经说。‘苾刍当知。如是五根各别所行各别境界。意根总领受彼所行境界。意归趣彼作诸事业。’了别是识业。如契经说。‘苾刍当知。识能了别种种境事。’(七)复次滋长是心业。思量是意业。分别是识业。胁尊者言。‘滋长分割是心业。思量思惟是意业。分别解了是识业。’应知此中滋长者是有漏心。分割者是无漏心。思量者是有漏意。思惟者是无漏意。分别者是有漏识。解了者是无漏识。心意识三是谓差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