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的版本间的差异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转至:导航搜索
第1行: 第1行:
 
'''识'''([[巴利语]]:{{NLK|viññāṇa}}),是一类精神活动,指识蕴,一般包括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六种分别能力。在经论中,常把'''识'''与[[心]]({{NLK|citta}})[[意]]({{NLK|mano}})混用,在意义上接近,但实际内涵又有不同。它主要用作区别对象的认知能力。
 
'''识'''([[巴利语]]:{{NLK|viññāṇa}}),是一类精神活动,指识蕴,一般包括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六种分别能力。在经论中,常把'''识'''与[[心]]({{NLK|citta}})[[意]]({{NLK|mano}})混用,在意义上接近,但实际内涵又有不同。它主要用作区别对象的认知能力。
  
== 概述==
+
== 经藏记载==
*在 相应部》 ,心、意、识一同出现,作为同意词来说明人的精神活动迅速变化,识表现为一个迅速变化、相续不断的过程。<ref>《相应 部· 因缘相应 :诸 比丘 !然称此为心、意、识 者, 则日夜转变异生、异灭。诸比丘!譬如弥猴徘徊森林中纵放一枝 又另捉一枝。诸比丘!同 此, 称此是心、意、识者,亦日夜转变,异生、异灭 </ref>
+
[[经藏]]·[[ 中部]] ·[[正见经]]
 +
{{Cquote|“善哉! 尊者! ” 彼等 比丘 信受尊 舍利弗之所说 随喜之 后更问曰:“尊者! 圣弟子具正见……乃至……达 正法 更有其他法门否? ” 舍利弗曰:“然! 有
  
*作为与心相对的概念,识是[[身]]的一种<ref>《中部·六六经》: 世尊如是说:“应 六内处。应 六外处。应 '''六 身'''。应 六触身。应知六受身。应知六爱身。”然 ,如是 言:‘应知六内处 ’彼缘 而言?有眼处、耳处、鼻处、舌处、身处、意处。 如是 所言:‘应知六内处。’彼乃缘此而言。此为第一 六。然, 是言:‘应知六外处。’彼缘 而言?有色处、声处、香处、味处、触处、法处。如 所言:‘应知六外处。’彼乃缘此而言。此为第二 六。然, 如是 言:‘应知''' 六识 身'''。’彼缘何而言?'''依眼与色而 眼识 生。依耳与声而 耳识 生。依鼻与香而 鼻识 生。依舌与味而 舌识 生。依身与触而 身识 '''</ref> 将''' '''视为[[我]]或我所 也是 [[身见]]的一种 <ref>《中部·满月大经》:“然则,世尊!云何有身见耶?”“比丘!此处有无闻之凡夫,不认诸 圣, 不熟圣法,于圣法不能练 ,不认诸善士,不熟诸善士 对诸善士之法不能练达——认色 我,又认我为色有,又认于我之中有色,又认色之中有我。认受即我 ……乃至…… ……乃至…… ……乃至…'''识即我,又认我为识有,又认我中有识,又认识中有我''',比丘!如是即有身见 。”</ref>
+
  诸贤! 若圣弟子 识、 识之集、 知识 之灭、 达识灭之道者 ,如是 之圣弟子具正见……乃至……达比正法 是识?  集?  如何是 灭?  达识灭之道? 诸贤!此等有 六识 聚: 眼识 耳识 鼻识 舌识 身识 、意识 因行之集 而有 之集;因行之灭 识之灭 其八支 道者 识灭 ,即 正见 ……乃至…… 正定。诸贤! 圣弟子如是知识、如是知识之集、如是知识之灭、如是知达识灭之道,彼普舍贪随眠 ……乃至…… 于现法为苦灭。如是之圣弟子具正见 ……乃至… …则达此正法者也 。”}}
  
*识是无常。<ref> 《中部· 象迹喻 大经》: 诸贤! 比丘若其他者 呵责 骂詈 嗔恚 恼害此之比丘者 彼应如次知 :‘ 予从 耳触生者即苦受生 缘生,而非无缘 于何缘而缘于触? ’ '''彼其次知 ‘触是无常,’知‘ 受是 无常 知‘想是无常 ’知‘行 无常 ’知‘ 是无常 ’'''依于彼界而 满足 清净 祥和 安定 。</ref>
+
[[经藏]]·[[ 中部]] ·[[教诫罗喉罗 大经]]
 +
{{Cquote|一时,世尊在[[舍卫城]][[祇陀林给孤独园]]。尔时,世尊晨早著衣,执持衣钵,为乞食入舍卫城。具寿[[罗喉罗]]晨早著衣,执持衣钵,随世尊后行之。于是,世尊回顾呼具寿罗喉罗曰 “罗喉罗! 凡过去、未来、现在 [[色]],或内、或外 或粗 或细,或卑 或贵,或在远 或在近 一切 [[色]]乃其[色]非属 我,我非是此[色], [色]非有我 如是,对 [色]应以正慧如实观之 ”[罗喉罗曰:]“世尊! 唯色耶? 善逝! 唯色耶? ”[世尊曰 ]“罗喉罗! 色和 ;罗喉罗! [色]和想;罗喉罗! [色]和行;罗喉罗! [色]和[[识]];亦如 ”}}
 +
 
 +
*在《相应部》中,心、意、识一同出现 用来说明人的整个精神活动 迅速变化的 ,识 也表现为一个迅速变化、相续不断的过程 <ref>《相应部·因缘相应》:诸比丘!然称此为 、意、识者 则日夜转变异生 异灭。诸比丘!譬如弥猴徘徊森林中纵放一枝,又另捉一枝。诸比丘!同此,称此是心、意、识者,亦日夜转变,异生 异灭 。</ref>
  
*有情自身的识蕴是五取蕴之一,于识不取著,舍离,灭,得心解脱。<ref>《中部·有明小经》:尔时,优婆塞毗舍佉诣法授比丘尼住处。诣已,顶礼比丘尼法授而坐一面。坐于一面之优婆塞毗舍佉白法授比丘尼曰:“圣尼!所谓‘自身、自身。’云何为世尊所说之‘自身’耶?”[比丘尼曰:]“居士毗舍佉!此等五取蕴,即世尊所说之‘自身’也。即色取蕴、受取蕴、想取蕴、行取蕴、'''识取蕴'''也。居士毗舍佉!此等五取蕴为世尊所说之‘自身’也。”
+
* 作为与心相对的概念,识是[[身]]的一种<ref>《中部·六六经》: 世尊如是说:“应知六内处。应知六外处。应知'''六识身'''。应知六触身。应知六受身。应知六爱身。”然,如是言:‘应知六内处。’彼缘何而言?有眼处、耳处、鼻处、舌处、身处、意处。如是所言:‘应知六内处。’彼乃缘此而言。此为第一之六。然,如是言:‘应知六外处。’彼缘何而言?有色处、声处、香处、味处、触处、法处。如是所言:‘应知六外处。’彼乃缘此而言。此为第二之六。然,如是言:‘应知'''六识身'''。’彼缘何而言?'''依眼与色而眼识生。依耳与声而耳识生。依鼻与香而鼻识生。依舌与味而舌识生。依身与触而身识生。'''</ref>,将'''识'''视为[[我]]或我所,也是有[[身见]]的一种。<ref>《中部·满月大经》:“然则,世尊!云何有身见耶?”“比丘!此处有无闻之凡夫,不认诸圣,不熟圣法,于圣法不能练达,不认诸善士,不熟诸善士之法,对诸善士之法不能练达——认色即我,又认我为色有,又认于我之中有色,又认色之中有我。认受即我……乃至……想……乃至……行……乃至…'''识即我,又认我为识有,又认我中有识,又认识中有我''',比丘!如是即有身见。”</ref> 有情自身的识蕴是五取蕴之一,于识不取著,舍离,灭,得心解脱。<ref>《中部·有明小经》:尔时,优婆塞毗舍佉诣法授比丘尼住处。诣已,顶礼比丘尼法授而坐一面。坐于一面之优婆塞毗舍佉白法授比丘尼曰:“圣尼!所谓‘自身、自身。’云何为世尊所说之‘自身’耶?”[比丘尼曰:]“居士毗舍佉!此等五取蕴,即世尊所说之‘自身’也。即色取蕴、受取蕴、想取蕴、行取蕴、'''识取蕴'''也。居士毗舍佉!此等五取蕴为世尊所说之‘自身’也。”
  
 
 《中部·六净经》:'''凡于识之诸善巧、取著、心之住著、执持、随眠,以尽此等;离贪,灭,舍,退堕,以我心自觉解脱。友!如是知,如是见,于此等之五取蕴无取,由诸漏我心得解脱'''。
 
 《中部·六净经》:'''凡于识之诸善巧、取著、心之住著、执持、随眠,以尽此等;离贪,灭,舍,退堕,以我心自觉解脱。友!如是知,如是见,于此等之五取蕴无取,由诸漏我心得解脱'''。
  
 
 《杂阿含四三经》:佛告比丘:……云何名不取著?多闻圣弟子于色不见我、异我、相在,于色不见我、我所而取;不见我、我所而取已,彼色若变、若异,心不随转;心不随转故,不生取著摄受心住;不摄受住故,则不生恐怖、障碍、心乱,不取著故。如是受、想、行、识,不见我、异我、相在,不见我、我所而取;彼识若变、若异,心不随转;心不随转故,不取著摄受心住;不摄受心住故,心不恐怖、障碍、心乱,以不取著故,是名不取著。是名取著、不取著。</ref><ref>《相应部·蕴相应》:何为不取著、不恐惧耶?诸比丘!此处有有闻之圣弟子。见圣人,知圣人之法,善顺圣人法,以见善知识,知善知识之法,善顺善知识之法。不观色是我,我以色有,我中有色,色中有我。彼人于色变易、变异。彼人有色之变易、变异,随转色之变易而识不生。彼人有随转色变易所生之恐惧及法之生起,以心不永尽而住,心不永尽故,即不惊愕,不困惑,不希望,不取著而不恐惧。不观受……想……乃至……不观识是我,我以识有,我中有识,识中有我。彼人于识变易、变异。彼人有识之变易、变异,随转识之变易而识不生。彼人有随转识变易所生之恐惧及法之生起,以'''心不永尽而住,心不永尽故''',即不惊愕,不困惑,不希望,不取著而不恐惧。</ref>
 
 《杂阿含四三经》:佛告比丘:……云何名不取著?多闻圣弟子于色不见我、异我、相在,于色不见我、我所而取;不见我、我所而取已,彼色若变、若异,心不随转;心不随转故,不生取著摄受心住;不摄受住故,则不生恐怖、障碍、心乱,不取著故。如是受、想、行、识,不见我、异我、相在,不见我、我所而取;彼识若变、若异,心不随转;心不随转故,不取著摄受心住;不摄受心住故,心不恐怖、障碍、心乱,以不取著故,是名不取著。是名取著、不取著。</ref><ref>《相应部·蕴相应》:何为不取著、不恐惧耶?诸比丘!此处有有闻之圣弟子。见圣人,知圣人之法,善顺圣人法,以见善知识,知善知识之法,善顺善知识之法。不观色是我,我以色有,我中有色,色中有我。彼人于色变易、变异。彼人有色之变易、变异,随转色之变易而识不生。彼人有随转色变易所生之恐惧及法之生起,以心不永尽而住,心不永尽故,即不惊愕,不困惑,不希望,不取著而不恐惧。不观受……想……乃至……不观识是我,我以识有,我中有识,识中有我。彼人于识变易、变异。彼人有识之变易、变异,随转识之变易而识不生。彼人有随转识变易所生之恐惧及法之生起,以'''心不永尽而住,心不永尽故''',即不惊愕,不困惑,不希望,不取著而不恐惧。</ref>
 +
 +
*识是无常。<ref>《中部·象迹喻大经》: 诸贤! 彼之比丘若其他者,呵责、骂詈、嗔恚、恼害此之比丘者,彼应如次知之:‘于予从此耳触生者即苦受生。有其缘生,而非无缘。于何缘而缘于触?’ '''彼其次知:‘触是无常,’知‘受是无常。知‘想是无常,’知‘行是无常,’知‘识是无常。’'''依于彼界而心满足,清净、祥和、安定。</ref>
  
 
:*识的特相是识知目标。
 
:*识的特相是识知目标。
第26行: 第32行:
 
:*识的近因是名色({{NLK|nāmarūpa}},精神与物质),因为识不能脱离名法与色法而单独生起。<ref>《长部·大缘经》:阿难!若有人问:‘依此缘而有名色耶?’应该答:‘有。’若言:‘缘何而有名色耶?’应该说:‘'''缘识而有名色'''。’阿难!若有人问:‘依此缘而有识耶?’应该答:‘有。’若言:‘缘何而有识耶?’应该说:‘'''缘名色而有识'''。’</ref>
 
:*识的近因是名色({{NLK|nāmarūpa}},精神与物质),因为识不能脱离名法与色法而单独生起。<ref>《长部·大缘经》:阿难!若有人问:‘依此缘而有名色耶?’应该答:‘有。’若言:‘缘何而有名色耶?’应该说:‘'''缘识而有名色'''。’阿难!若有人问:‘依此缘而有识耶?’应该答:‘有。’若言:‘缘何而有识耶?’应该说:‘'''缘名色而有识'''。’</ref>
  
== 出处==
+
== 与注疏==
  《[[经 ]]·[[ 部]]·[[正见经]]》
+
  在论 藏中, 、意、识 虽被当成同义词 在具 体含义上仍 是有 差别
{{Cquote|“善哉! 尊者! ” 彼等比丘信受尊者舍利弗之所说,随喜之,后更问曰:“尊者! 圣弟子具正见……乃至……达此正法,更有其他法门否? ” 舍利弗曰:“然! 有。
 
 
 
诸贤! 若圣弟子知识、知识之集、知识之灭、知达识灭之道者 如是之圣弟子具正见……乃至……达比正法。如何是识? 如何是识之集? 如何是识之灭? 如何是达识灭之道? 诸贤!此等有六识聚: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 、意 识。因行之集,而有识之集;因行之灭,而有识之灭。其八支圣道者,是达识灭之道,即正见……乃至……正定。诸贤! 圣弟子如是知识 如是知 之集、如是知识之灭、如是知达识灭之道,彼普舍贪随眠……乃至……于现法为苦灭。如是之圣弟子具正见……乃至……则达此正法者也。”}}
 
 
 
《[[经藏]]·[[中部]]·[[教诫罗喉罗大经]]》
 
{{Cquote|一时 世尊 [[舍卫城]][[祇陀林给孤独园]]。尔时,世尊晨早著衣,执持衣钵,为乞食入舍卫城。 寿[[罗喉罗]]晨早著衣,执持衣钵,随世尊后行之。于 ,世尊回顾呼具寿罗喉罗曰:“罗喉罗!凡过去、未来、现在之[[色]],或内、或外,或粗、或细,或卑、或贵,或在远、或在近,一切之[[色]]乃其[色]非属于我,我非是此[色],此 [色]非 如是,对其[色]应以正慧如实观之。”[罗喉罗曰:]“世尊! 唯色耶? 善逝! 唯色耶?”[世尊曰:]“罗喉罗! 色和受;罗喉罗! [色]和想;罗喉罗! [色]和行;罗喉罗! [色]和[[识]];亦如是也。”}}
 
 
 
==论藏出处==
 
 
 《[[论藏]]·[[法集论]]·第一篇 心生起品》
 
 《[[论藏]]·[[法集论]]·第一篇 心生起品》
 
{{Cquote|六 为何说其时有心呢?其时有所有之[[心]]、名为意图、'''[[内心]]'''、净白之意,名为意处、意根、识、[[识蕴]]、所生意识界的意--这即是其时有心。
 
{{Cquote|六 为何说其时有心呢?其时有所有之[[心]]、名为意图、'''[[内心]]'''、净白之意,名为意处、意根、识、[[识蕴]]、所生意识界的意--这即是其时有心。
第41行: 第39行:
 
 六三 为何说其时有识蕴呢?其时有所有之心、名为意图、内心、净白之意,名为意处、意根、识、识蕴、所生意识界的意-----这即是其时有识蕴。}}
 
 六三 为何说其时有识蕴呢?其时有所有之心、名为意图、内心、净白之意,名为意处、意根、识、识蕴、所生意识界的意-----这即是其时有识蕴。}}
  
==注释书解说==
 
 
 《清净道论·第十四·说蕴品》:
 
 《清净道论·第十四·说蕴品》:
 
{{Cquote|(二)识蕴 在其他的四蕴,把一切有觉受相的总括为受蕴,把一切有想念相的总括为想蕴,把一切有行作相的总括为行蕴,把一切有识知相的总括为识蕴。此中如果能够知解识蕴,则其他的三蕴便很容易知解了。所以最初先来解说识蕴。
 
{{Cquote|(二)识蕴 在其他的四蕴,把一切有觉受相的总括为受蕴,把一切有想念相的总括为想蕴,把一切有行作相的总括为行蕴,把一切有识知相的总括为识蕴。此中如果能够知解识蕴,则其他的三蕴便很容易知解了。所以最初先来解说识蕴。
  
 
 这里说‘一切有识知相的总括为识蕴’,怎么是有识知相的为识呢?即所谓:‘朋友,识知识知,故名为识’。'''识和心、意之义为一'''。而此识的自性与识知相也是一种。不过依其类别而有善、恶、无记的三种。}}
 
 这里说‘一切有识知相的总括为识蕴’,怎么是有识知相的为识呢?即所谓:‘朋友,识知识知,故名为识’。'''识和心、意之义为一'''。而此识的自性与识知相也是一种。不过依其类别而有善、恶、无记的三种。}}
 +
 +
==现代解释==
  
 
==分类==
 
==分类==
第62行: 第61行:
 
==注释与引用==
 
==注释与引用==
 
{{reflist|1}}
 
{{reflist|1}}
[[Category: 阿毗达摩]]
+
[[Category: 五取蕴]]
[[Category:识]]
+
[[Category:识|*]]

2015年5月3日 (日) 12:31的版本

巴利语viññāṇa),是一类精神活动,指识蕴,一般包括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六种分别能力。在经论中,常把cittamano)混用,在意义上接近,但实际内涵又有不同。它主要用作区别对象的认知能力。

经藏记载

经藏·中部·正见经

“善哉! 尊者! ” 彼等比库信受尊者沙利子之所说,随喜之,后更问曰:“尊者! 圣弟子具正见……乃至……达此正法,更有其他法门否? ” 沙利子曰:“然! 有。

诸贤! 若圣弟子知识、知识之集、知识之灭、知达识灭之道者,如是之圣弟子具正见……乃至……达比正法。如何是识? 如何是识之集? 如何是识之灭? 如何是达识灭之道? 诸贤!此等有六识聚: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因行之集,而有识之集;因行之灭,而有识之灭。其八支圣道者,是达识灭之道,即正见……乃至……正定。诸贤! 圣弟子如是知识、如是知识之集、如是知识之灭、如是知达识灭之道,彼普舍贪随眠……乃至……于现法为苦灭。如是之圣弟子具正见……乃至……则达此正法者也。”

经藏·中部·教拉胡喇大经

一时,世尊在沙瓦提城祇陀林给孤独园。尔时,世尊晨早著衣,执持衣钵,为乞食入沙瓦提城。具寿拉胡喇晨早著衣,执持衣钵,随世尊后行之。于是,世尊回顾呼具寿拉胡喇曰:“拉胡喇!凡过去、未来、现在之,或内、或外,或粗、或细,或卑、或贵,或在远、或在近,一切之乃其[色]非属于我,我非是此[色],此 [色]非有我。如是,对其[色]应以正慧如实观之。”[拉胡喇曰:]“世尊! 唯色耶? 善逝! 唯色耶?”[世尊曰:]“拉胡喇! 色和受;拉胡喇! [色]和想;拉胡喇! [色]和行;拉胡喇! [色]和;亦如是也。”
  • 在《相应部》中,心、意、识一同出现,用来说明人的整个精神活动是迅速变化的,识也表现为一个迅速变化、相续不断的过程。[1]
  • 作为与心相对的概念,识是的一种[2],将视为或我所,也是有身见的一种。[3]有情自身的识蕴是五取蕴之一,于识不取著,舍离,灭,得心解脱。[4][5]
  • 识是无常。[6]
  • 识的特相是识知目标。
  • 主要作用:
(1)识别不同目标(所缘)[7]
(2)作为触和随后的受、想、思(包括爱)的前导者。[8]
(3)作为结生的现起。[9]
  • 现起:为一个相续不断的过程。
  • 识的近因是名色(nāmarūpa,精神与物质),因为识不能脱离名法与色法而单独生起。[10]

论藏与注疏

在论藏中,心、意、识虽被当成同义词,但在具体含义上仍是有差别。 《论藏·法集论·第一篇 心生起品》

六 为何说其时有心呢?其时有所有之、名为意图、内心、净白之意,名为意处、意根、识、识蕴、所生意识界的意--这即是其时有心。

六三 为何说其时有识蕴呢?其时有所有之心、名为意图、内心、净白之意,名为意处、意根、识、识蕴、所生意识界的意-----这即是其时有识蕴。

《清净道论·第十四·说蕴品》:

(二)识蕴 在其他的四蕴,把一切有觉受相的总括为受蕴,把一切有想念相的总括为想蕴,把一切有行作相的总括为行蕴,把一切有识知相的总括为识蕴。此中如果能够知解识蕴,则其他的三蕴便很容易知解了。所以最初先来解说识蕴。

这里说‘一切有识知相的总括为识蕴’,怎么是有识知相的为识呢?即所谓:‘朋友,识知识知,故名为识’。识和心、意之义为一。而此识的自性与识知相也是一种。不过依其类别而有善、恶、无记的三种。

现代解释

分类

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等六者,合称六识

参见

注释与引用

  1. 《相应部·因缘相应》:诸比丘!然称此为心、意、识者,则日夜转变异生、异灭。诸比丘!譬如弥猴徘徊森林中纵放一枝,又另捉一枝。诸比丘!同此,称此是心、意、识者,亦日夜转变,异生、异灭。
  2. 《中部·六六经》: 世尊如是说:“应知六内处。应知六外处。应知六识身。应知六触身。应知六受身。应知六爱身。”然,如是言:‘应知六内处。’彼缘何而言?有眼处、耳处、鼻处、舌处、身处、意处。如是所言:‘应知六内处。’彼乃缘此而言。此为第一之六。然,如是言:‘应知六外处。’彼缘何而言?有色处、声处、香处、味处、触处、法处。如是所言:‘应知六外处。’彼乃缘此而言。此为第二之六。然,如是言:‘应知六识身。’彼缘何而言?依眼与色而眼识生。依耳与声而耳识生。依鼻与香而鼻识生。依舌与味而舌识生。依身与触而身识生。
  3. 《中部·满月大经》:“然则,世尊!云何有身见耶?”“比丘!此处有无闻之凡夫,不认诸圣,不熟圣法,于圣法不能练达,不认诸善士,不熟诸善士之法,对诸善士之法不能练达——认色即我,又认我为色有,又认于我之中有色,又认色之中有我。认受即我……乃至……想……乃至……行……乃至…识即我,又认我为识有,又认我中有识,又认识中有我,比丘!如是即有身见。”
  4. 《中部·有明小经》:尔时,优婆塞毗舍佉诣法授比丘尼住处。诣已,顶礼比丘尼法授而坐一面。坐于一面之优婆塞毗舍佉白法授比丘尼曰:“圣尼!所谓‘自身、自身。’云何为世尊所说之‘自身’耶?”[比丘尼曰:]“居士毗舍佉!此等五取蕴,即世尊所说之‘自身’也。即色取蕴、受取蕴、想取蕴、行取蕴、识取蕴也。居士毗舍佉!此等五取蕴为世尊所说之‘自身’也。” 《中部·六净经》:凡于识之诸善巧、取著、心之住著、执持、随眠,以尽此等;离贪,灭,舍,退堕,以我心自觉解脱。友!如是知,如是见,于此等之五取蕴无取,由诸漏我心得解脱。 《杂阿含四三经》:佛告比丘:……云何名不取著?多闻圣弟子于色不见我、异我、相在,于色不见我、我所而取;不见我、我所而取已,彼色若变、若异,心不随转;心不随转故,不生取著摄受心住;不摄受住故,则不生恐怖、障碍、心乱,不取著故。如是受、想、行、识,不见我、异我、相在,不见我、我所而取;彼识若变、若异,心不随转;心不随转故,不取著摄受心住;不摄受心住故,心不恐怖、障碍、心乱,以不取著故,是名不取著。是名取著、不取著。
  5. 《相应部·蕴相应》:何为不取著、不恐惧耶?诸比丘!此处有有闻之圣弟子。见圣人,知圣人之法,善顺圣人法,以见善知识,知善知识之法,善顺善知识之法。不观色是我,我以色有,我中有色,色中有我。彼人于色变易、变异。彼人有色之变易、变异,随转色之变易而识不生。彼人有随转色变易所生之恐惧及法之生起,以心不永尽而住,心不永尽故,即不惊愕,不困惑,不希望,不取著而不恐惧。不观受……想……乃至……不观识是我,我以识有,我中有识,识中有我。彼人于识变易、变异。彼人有识之变易、变异,随转识之变易而识不生。彼人有随转识变易所生之恐惧及法之生起,以心不永尽而住,心不永尽故,即不惊愕,不困惑,不希望,不取著而不恐惧。
  6. 《中部·象迹喻大经》: 诸贤! 彼之比丘若其他者,呵责、骂詈、嗔恚、恼害此之比丘者,彼应如次知之:‘于予从此耳触生者即苦受生。有其缘生,而非无缘。于何缘而缘于触?’ 彼其次知:‘触是无常,’知‘受是无常。知‘想是无常,’知‘行是无常,’知‘识是无常。’依于彼界而心满足,清净、祥和、安定。
  7. 《中部·苦蕴大经》:诸比丘!云何是欲味?曰:此等有五种欲分,五者:[一]依眼识色,对色而有所欲、所爱、所好;对所受诸相而欲著,以怂其情者也。[二],依耳识声,……[三]依鼻识香,……[四]依舌识味,……[五]依身识触……诸比丘!此等是五种欲分。缘此等五种欲分而生喜乐,是欲味也。《相应部·根相应》:“婆罗门!五根有异对境,有异行境,对他境互不能领受。以何为五根耶?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是。婆罗门!此五根有异对境,有异行境,对他境互不能领受,以意为归趣,意领受其境。”
  8. 《相应部·因缘相应》:“诸比丘!苦之灭者,何耶?依眼与色生眼识,三之和合乃有触,缘触而有受,缘受而有爱,依其爱之无余,离贪、灭而有取灭,依取灭而有有灭,依有灭而有生灭,依生灭则老死、愁、悲、苦忧、恼灭。如是乃此全苦蕴之灭。诸比丘!此乃苦之灭。依耳与声生耳识。依鼻与香生鼻识。依舌与味……依身与触……依于意与法生意识,三之和合乃有触,缘触而有受,缘受而有爱,依其爱之无余,离贪、灭而有取灭。依取灭而有有灭,依有灭而有生灭,依生灭则老死、愁、悲、苦、忧、恼灭。如是乃此全苦蕴之灭。 《相应部·蕴相应》:诸比丘!以何为受耶?诸比丘!是六受身。[谓:]眼触所生受、耳触所生受、鼻触所生受、舌触所生受、身触所生受、意触所生受是。诸比丘!此名为受,由触之集而有受之集,由触之灭而受之灭。……依触之集而有想之集,由触之灭而想之灭。……诸比丘!以何为行耶?诸比丘!六思身是。[谓:]色思、声思、香思、味思、所触思、法思是,此名之为行。依触之集而有行之集,依触之灭而有行之灭。
  9. 《长部·大缘经》: 如是既言,‘缘识而有名色。’阿难!如何缘识而有名色耶?此乃应如是知,阿难!识不入母胎时,尚且名色能结成于母胎耶?”“世尊!实不然。”“阿难!识若入母胎后而消灭,名色尚能出现于[名色之]相耶?”“世尊!实不然。”……阿难!如何缘名色而有识耶?此乃应如是知,阿难!识若不得依据于名色时,于未来,尚亦施设生、老、死、苦集之存在耶?”“世尊!实不然。” 《相应部·蕴相应》: [尔时,世尊曰:]“诸比丘!虽思量、企画、考虑之任何事,此为识定之所缘。有所缘故而有识住。其识之住增长时,于未来而有再生,于未来至有再生时,生未来之老死、愁、悲、苦、忧、恼。如是乃此全苦蕴之集。
  10. 《长部·大缘经》:阿难!若有人问:‘依此缘而有名色耶?’应该答:‘有。’若言:‘缘何而有名色耶?’应该说:‘缘识而有名色。’阿难!若有人问:‘依此缘而有识耶?’应该答:‘有。’若言:‘缘何而有识耶?’应该说:‘缘名色而有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