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音

出自 上座部佛教百科
前往: 導覽搜尋
覺音(或稱佛音)

覺音尊者將寫好的《清淨道論》交給僧團長老,斯里蘭卡凱拉尼亞佛寺(Kelaniya Temple)的壁畫。
出生 約公元五世紀上葉人
中印度馬嘎塔國
逝世 不詳
著名成就 清淨道論
地位 論師
師承 勒瓦答


覺音(巴利文:Buddhaghosa),又譯為佛音,是上座部佛教的著名論師,約公元五世紀上葉人,他對斯里蘭卡上座部佛教大寺派的教學和傳承,可謂是再創建者,亦不為過。當時印度大部分的佛教學者都已採用梵文巴利語佛教業已衰落,只有布德嘎亞和斯里蘭卡的佛教僧人依然忠於巴利文。由於覺音尊者的努力,巴利語系的佛典古語學才又活躍起來。他於斯里蘭卡大寺所著的《清淨道論》,是綜述南傳上座部佛教思想的一部最詳細、最完整、最著名的作品,是研究上座部教理的必讀之書,《大史》稱它為「三藏和義注的精要」[1]。覺音論師的偉大事業,是領導完成了巴利三藏聖典的注釋,奠定了以後大寺派佛教興盛的基礎。從斯里蘭卡佛教史記載,以及今日學者研究,都認為現在南傳佛教巴利聖典的注釋,是覺音及大寺派傳承的僧人所作。[2]

生平

  • 覺音尊者出生於中印度馬嘎塔國布德嘎亞附近的婆羅門族,通吠陀學,曉工巧明,精於辯論,常常去找能辯者辯論。一日,覺音背誦瑜迦派哲學巴丹奢黎語典,被當地僧團領袖勒瓦答(Revata)長老聽到,覺得他頗有宿慧,想令他改信佛教。於是去跟他討論。通過細緻認真地抉擇,覺音為佛法的精義嘆服,便求教於長老,勒瓦答長老勸他出家。青年的覺音對佛法充滿興趣,為了深入學修佛法,決定出家學習三藏、了悟聖道。[3]
  • 覺音尊者受了比庫戒後,依勒瓦答修學,通達三藏,不久他就完成第一部著作《上智論》,又寫了《殊勝義》,這是對《法集論》的解釋,又要寫《護衛經義解》。勒瓦答長老告訴他說:「在印度只有根本聖典而沒有義注流傳,可是有許多用僧伽羅文寫成的義注流傳於斯里蘭卡,希望你到那裡去學習,將來把它譯成馬嘎塔文(即巴利文),將會給全世界帶來幸福」。[4]
  • 巴利三藏馬興德尊者帶至斯里蘭卡,經數百年,有些已被譯成僧伽羅語,斯國僧人也有不少注釋出現,但其間經過國難和部派分裂,經典的保存難免沒有毀壞或遺失。在馬哈那馬王(409~431)的時代,覺音尊者來到斯里蘭卡,住在大寺(Mahāvihāra),從僧伽波羅長老學習僧伽羅文的註疏和上座部的三藏教理。通過了努力學習,掌握了僧伽羅文的佛學精義,之後他慎重莊嚴地對僧團要求說:「我要求能自由地閱讀所有典籍,並計劃將聖典從僧伽羅語譯成巴利文。」大寺僧眾為了考驗他的學力,從經中選了二節巴利文偈頌,叫他先去試行解釋。覺音尊者的第一件工作,就是寫了一部定名為《清淨道論》的作品,這如同一部佛教百科全書,內容分戒、定、慧三大綱目,引證很多早期的佛教聖典,以及聖典之後的文獻。僧眾們讀了這部著作,非常滿意、讚嘆和信任,給他一切經論註疏。由他領導在根他伽羅寺(Ganthakāravihāra),開始進行全部聖典的僧伽羅語翻譯為巴利文,以及各種巴利文注釋的工作。這是約在公元412年前後的事。[5][2]
  • 覺音完成他的偉大工作後,回到他的祖國印度禮拜菩提樹[6]至於他如何度過生命中最後的日子,有不同的傳說。不過我們應超越這種傳記上的觀念,而注重他對巴利文獻的研究和貢獻,是永遠光輝不朽的。

著作

關於覺音尊者的著作如下[7]

1. 《清淨道論》(Visuddhimagga)──是綜述南傳上座部佛教思想的一部最詳細、最完整、最著名的作品

2. 《一切善見律》(Samantapasādikā)──律藏義注(又譯《普端嚴》,《善見律毗婆沙》是其不完整的漢譯古譯本。)

3. 《析疑》(Kankhāvitaranī)──巴帝摩卡注釋

4. 《吉祥悅意》(Sumangalavilāsinī)──長部經義注

5. 《破除疑障》(Papabcasudanī)──中部經義注

6. 《顯揚心義》(Saratthapakāsinī)──相應部經義注

7. 《滿足希求》(Manorathapuranī)──增支部經義注

8. 《勝義光明》(Paramatthajotikā)──小部第一(小誦)、第五(經集)義注

9. 《殊勝義》(Atthasālinī)──法集論義注

10. 《迷惑冰消》(Sammohavinodanī)──分別論義注

11. 《五論釋義》(Pañcapakaraṇa-aṭṭhakathā)──其餘五部論義注

12. 《本生經義注》 (Jātakatthavanjanā)

13. 《法句經義注》(Dhammapadatthakathā)

相關條目

注釋與引用

  1. 《清净道论·汉译前言》
  2. 2.0 2.1 《南传佛教史》
  3. 大史·三十七章》:婆罗门问:「这是谁说的?」他回答说:「这是佛说的。」婆罗门要求说:「把这些道理都教给我。」离婆多(Revata)回答说:「只要你出家了,就会懂得。」婆罗门的恳求出家,学习三藏,他认识到这是唯一达到目的的道路。因为他说的话像佛的话一样深刻,所以他叫佛音,就像佛又来到了人世。
  4. 大史·三十七章》:巴利经典只流传于赡波岛,那里没有注释,我们也没有曲解大师的话。 僧伽罗语的注释是可信的,聪明的摩哂陀继承了三次结集的传统,因为这是三藐三佛陀的教诲,也是舍利弗和其他大师的教诲,用僧伽罗语记载下来,在僧伽罗族流传。你到那里以后,要认真听,然后翻译为摩揭陀语,这会给全世界带来幸福。
  5. 摄阿毗达摩义论·附录·上座部佛教源流及其主要文献略讲》:古代僧伽罗僧人,曾用僧伽罗文写了不少注疏,因为其它上座部佛教流行的国家不懂僧伽罗文,所以这些注疏──主要是大寺的作品,“都被伟大的注释家觉音以律藏和经藏中各种典籍的注疏形式译成了巴利文”(《锡兰简明史》122 页)。
  6. Bhikkhu Ñāṇamoli (1999), "Introduction", in Buddhaghosa; Bhikkhu Ñāṇamoli, trans., Visuddhimagga: The Path of Purification, Seattle: Buddhist Publication Society, ISBN 1928706010
  7. 摄阿毗达摩义论·附录·清静道论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