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音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觉音(或称佛音)

觉音尊者将写好的《清净道论》交给僧团长老,斯里兰卡凯拉尼亚佛寺(Kelaniya Temple)的壁画。
出生 约公元五世纪上叶人
中印度马嘎塔国
逝世 不详
著名成就 清淨道論
地位 论师
師承 离婆多


觉音(巴利文:Buddhaghosa),又译为佛音,是上座部佛教的著名论师,约公元五世纪上叶人,他对斯里兰卡上座部佛教大寺派的教学和传承,可谓是再创建者,亦不为过。当时印度大部分的佛教学者都已采用梵文巴利语佛教业已衰落,只有菩提伽耶和斯里兰卡的佛教僧人依然忠于巴利文。由于觉音尊者的努力,巴利语系的佛典古语学才又活跃起来。他于斯里兰卡大寺所著的《清净道论》,是综述南传上座部佛教思想的一部最详细、最完整、最著名的作品,是研究上座部教理的必读之书,《大史》称它为“三藏和义注的精要”[1]。觉音论师的伟大事业,是领导完成了巴利三藏圣典的注释,奠定了以后大寺派佛教兴盛的基础。从斯里兰卡佛教史记载,以及今日学者研究,都认为现在南传佛教巴利圣典的注释,是觉音及大寺派传承的僧人所作。[2]

生平

  • 觉音尊者出生于中印度摩揭陀国菩提伽耶附近的婆罗门族,通吠陀学,晓工巧明,精于辩论,常常去找能辩者辩论。一日,觉音背诵瑜迦派哲学巴丹奢黎语典,被当地僧团领袖离婆多(Revata)长老听到,觉得他颇有宿慧,想令他改信佛教。于是去跟他讨论。通过细致认真地抉择,觉音为佛法的精义叹服,便求教于长老,离婆多长老劝他出家。青年的觉音对佛法充满兴趣,为了深入学修佛法,决定出家学习三藏、了悟圣道。[3]
  • 觉音尊者受了比库戒后,依离婆多修学,通达三藏,不久他就完成第一部著作《上智论》,又写了《殊胜义》,这是对《法集论》的解释,又要写《护卫经义解》。离婆多长老告诉他说:“在印度只有根本圣典而没有义注流传,可是有许多用僧伽罗文写成的义注流传于斯里兰卡,希望你到那里去学习,将来把它译成摩揭陀文(即巴利文),将会给全世界带来幸福”。[4]
  • 巴利三藏马兴德尊者带至斯里兰卡,经数百年,有些已被译成僧伽罗语,斯国僧人也有不少注释出现,但其间经过国难和部派分裂,经典的保存难免没有毁坏或遗失。在摩诃那摩王(409~431)的时代,觉音尊者来到斯里兰卡,住在大寺(Mahāvihāra),从僧伽波罗长老学习僧伽罗文的注疏和上座部的三藏教理。通过了努力学习,掌握了僧伽罗文的佛学精义,之后他慎重庄严地对僧团要求说:“我要求能自由地阅读所有典籍,并计划将圣典从僧伽罗语译成巴利文。”大寺僧众为了考验他的学力,从经中选了二节巴利文偈颂,叫他先去试行解释。觉音尊者的第一件工作,就是写了一部定名为《清净道论》的作品,这如同一部佛教百科全书,内容分戒、定、慧三大纲目,引证很多早期的佛教圣典,以及圣典之后的文献。僧众们读了这部著作,非常满意、赞叹和信任,给他一切经论注疏。由他领导在根他伽罗寺(Ganthakāravihāra),开始进行全部圣典的僧伽罗语翻译为巴利文,以及各种巴利文注释的工作。这是约在公元412年前后的事。[5][2]
  • 觉音完成他的伟大工作后,回到他的祖国印度礼拜菩提树[6]至于他如何度过生命中最后的日子,有不同的传说。不过我们应超越这种传记上的观念,而注重他对巴利文献的研究和贡献,是永远光辉不朽的。

著作

关于觉音尊者的著作如下[7]

1. 《清净道论》(Visuddhimagga)──是综述南传上座部佛教思想的一部最详细、最完整、最著名的作品

2. 《一切善见律》(Samantapasādikā)──律藏义注(又译《普端严》,《善见律毗婆沙》是其不完整的汉译古译本。)

3. 《析疑》(Kankhāvitaranī)──巴帝摩卡注释

4. 《吉祥悦意》(Sumangalavilāsinī)──长部经义注

5. 《破除疑障》(Papabcasudanī)──中部经义注

6. 《显扬心义》(Saratthapakāsinī)──相应部经义注

7. 《满足希求》(Manorathapuranī)──增支部经义注

8. 《胜义光明》(Paramatthajotikā)──小部第一(小诵)、第五(经集)义注

9. 《殊胜义》(Atthasālinī)──法集论义注

10. 《迷惑冰消》(Sammohavinodanī)──分别论义注

11. 《五论释义》(Pañcapakaraṇa-aṭṭhakathā)──其余五部论义注

12. 《本生经义注》 (Jātakatthavanjanā)

13. 《法句经义注》(Dhammapadatthakathā)

相关条目

注释与引用

  1. 《清净道论·汉译前言》
  2. 2.0 2.1 《南传佛教史》
  3. 大史·三十七章》:婆罗门问:「这是谁说的?」他回答说:「这是佛说的。」婆罗门要求说:「把这些道理都教给我。」离婆多(Revata)回答说:「只要你出家了,就会懂得。」婆罗门的恳求出家,学习三藏,他认识到这是唯一达到目的的道路。因为他说的话像佛的话一样深刻,所以他叫佛音,就像佛又来到了人世。
  4. 大史·三十七章》:巴利经典只流传于赡波岛,那里没有注释,我们也没有曲解大师的话。 僧伽罗语的注释是可信的,聪明的摩哂陀继承了三次结集的传统,因为这是三藐三佛陀的教诲,也是舍利弗和其他大师的教诲,用僧伽罗语记载下来,在僧伽罗族流传。你到那里以后,要认真听,然后翻译为摩揭陀语,这会给全世界带来幸福。
  5. 摄阿毗达摩义论·附录·上座部佛教源流及其主要文献略讲》:古代僧伽罗僧人,曾用僧伽罗文写了不少注疏,因为其它上座部佛教流行的国家不懂僧伽罗文,所以这些注疏──主要是大寺的作品,“都被伟大的注释家觉音以律藏和经藏中各种典籍的注疏形式译成了巴利文”(《锡兰简明史》122 页)。
  6. Bhikkhu Ñāṇamoli (1999), "Introduction", in Buddhaghosa; Bhikkhu Ñāṇamoli, trans., Visuddhimagga: The Path of Purification, Seattle: Buddhist Publication Society, ISBN 1928706010
  7. 摄阿毗达摩义论·附录·清静道论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