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法”的版本间的差异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转至:导航搜索
参见条目
参见条目
第359行: 第359行:
  
 
[[Category:阿毗达摩]]
 
[[Category:阿毗达摩]]
[[Catgeory:色|*]]
+
[[Category:色|*]]

2011年8月31日 (三) 19:29的版本

(巴利语:rūpa)色法为究竟法的一种,不具有认知的能力,不会有所缘。它的特色是,它会受气温等影响而变坏、改变。在实际修行里,“色”指五根所直接经验到的五种感官对象,如颜色、声音、气味、味道、以及如热、冷、重、轻、硬、软等的触觉。[1]

概述

《经藏·相应部二·因缘相应》[2]

诸比库!何为名?[诸比库!]受、想、思、触、作意、以此谓之名;四大种及四大种所造之色,以此谓之

《经藏·相应部三·蕴相应》[2]

诸比库!说名为者何耶?诸比库!为所恼坏故名为色也。何以为所恼坏耶?以寒受恼坏,以热受恼坏,以饥受恼坏,以渴受恼坏,以虻、蚊、风、热、蝎、蛇所触而为所恼坏。诸比库!为所恼坏故名为色。


的巴利语rūpa 源自意为‘被破坏、干扰、敲击、逼迫、破碎’的巴利语词根 ruppati。诸论师认为:“称为色是因为它遭受热、冷等色法妨害缘所造成的变易之故。”[3]

色法列举

色法有两种:《论藏》列举了二十八种色法,简要来说则可归纳为两大类,即:四大元素及由四大元素所造的色法。

这些是色法不可分离的主要元素;在它们的组合之下造成了小至微粒子,大至山岳的一切的物质。
  • 所造色Upādāya-rūpa)是源自或依靠四大元素而有;它们一共有二十四种。四大元素可譬喻为大地,所造色则有如依靠大地而得以生长的树木。
所有二十八种色法可归纳于十一类。其中七类称为完成色nipphannarūpa),因为它们拥有自性,所以适合作为观禅的目标。
其余四类色法较为抽象,因此称为不完成色anipphannarūpa)。
28种色法 Rūpa
十八种完成色(Nipphannarūpa
(一)元素色(大种) 1.地界
2.水界
3.火界
4.风界
(二)净色 5.眼净色
6.耳净色
7.鼻净色
8.舌净色
9.身净色
(三)境色 10.颜色
11.声音
12.气味
13.味道(* 加 接触=地、火、风三界)
(四)性根色 14.女根色
15.男根色
(五)心色 16.心所依处
(六)命色 17.命根色
(七)食色 18.食素(营养)
十种不完成色(anipphannarūpa
(八)界限色 19.空界
(九)表色 20.身表
21.语表
(十)变化色 22.色轻快性
23.色柔软性
24.色适业性(*加身表色、语表色)
(十一)相色 25.色积集
26.色相续
27.色老性
28.色无常性

(一)地界、水界、火界与风界名为元素色。

(二)眼、耳、鼻、舌与身名为净色。

(三)颜色、声、香、味与触名为境色,后者包含了除去水界的三大元素。

(四)女根色与男根色名为性根色。

(五)心所依处名为心色。

(六)命根色名为命色。

(七)段食名为食色。

从第一至第七组的18种色法合为一组,(因为它们)是有自性色、有相色、完成色、色色(真实色)及观智所思惟色。

(八)空界名为限制色。

(九)身表与语表名为表色。

(十)色轻快性、色柔软性、色适业性及两种表色名为变化色。

(十一)色积集、色相续、色老性及色无常性名为相色。在此,积集与相续是指色法的生(时)。

从第八至第十一组的10种色法被称为“不完成色”,因为它们不是由4种色法之因直接造成,而只是完成色的素质。[3]

色法释义

(一)元素色(种色):四大元素(四大种)称为界(dhātu),因为它们“持有自性”。

  • 地界paṭhavīdhātu):因为它有如地一般,作为俱生色法的支助或立足处。巴利文paṭhavī(地)是源自意为‘扩展’的词根,因此地界是扩展的元素。地界的特相是硬;作用(亦作味)是作为(其他元素与所造色的)立足处;现起是接受;近因(亦作足处)是其他三大元素。
  • 水界āpodhātu):令到其他色法黏在一起,因而避免它们被分散。其特相是流动或溢出;作用是增长其他俱生色法;现起是把(同一粒色聚里的)诸色握在一起或黏着;近因是其他三大元素。根据《论藏》的观点,水界与其他三大元素不一样,是不能够直接通过触觉觉知,而只能间接地从观察其他色法黏在一起而得知。
  • 火界tejodhātu):特相是热(或冷);作用是使到(同一粒色聚里的)其他色法成熟;现起是不断地提供柔软;(近因是其他三界)。火界被体验为热或冷。
  • 风界vāyodhātu):是移动及压力的元素。其特相是支持;作用是导致其他色法移动;现起是带动(俱生色法从一处)至另一处;近因是其他三大元素。它被体验为压力。
从整体来看,四大元素立足于地界;由水界黏在一起;由火界维持;由风界支持。

(二)净色pasādarūpa)是五种个别存在于五根的色法。

应分辨净色与支持它们的五种器官。世俗所称的眼在《论藏》里则称为“混合眼”(sasambhāra-cakkhu),是各种不同色法的组合。
  • 眼净色cakkhu-pasāda)是其中之一,它是位于视网膜里的净色,对光与颜色敏感,以及作为眼识的依处色与门。
  • 耳净色sotapasāda)是在耳洞里:‘在一个状如手指胶片,长着许多细小褐色毛之处’;它是对声音敏感的净色,以及作为耳识的依处色与门。
眼净色的特相是准备让色所缘撞击的四大元素之净(透明性),或缘生于色爱(rūpataṇhā,欲见色所缘)的业生四大元素之净;作用是取色所缘为目标;现起是作为眼识的依处;近因是缘生于色爱的业生四大元素(即同一粒色聚里的四大)。对耳、鼻、舌、身净色的特相等亦可以此类推。

(三)境色gocararūpa):是五根所缘之外境,它们作为与之相符的根识的所缘缘。当知触所缘是由地界、火界与风界三种元素组成。根据《论藏》,属于黏性的水界并不包括在触所缘之内。颜色等其他四种境色是属于所造色。整体来说,境色的特相是撞击净色;作用是作为根识的目标;现起是作为根识之境;近因是四大元素。

(四)性根色bhavarūpa):有女根色与男根色两种。这两根各自的特相是女性与男性。它们各自的作用是显示‘她是女性’及‘他是男性’;各自的现起是女与男特有的色身、特征、行为及工作之因。(近因是同一粒色聚里的业生四大元素)

(五)心色hadayarūpa):关于心所依处(hadaya-vatthu),心所依处的特相是提供意界和意识界依止或支持的色法;作用是作为此二界的依处;现起是支撑此二界;(近因是同一粒色聚里的业生四大元素)它位于心脏里的血,受四大元素所支助,以及由命根色所维持。

(六)命根jīvitindriya):属于遍一切心心所的命根是维持名法的命根;在此的命根则是维持色法的命根。“命”被称为“根”是因为它控制与它俱生之法。命根的特相是维持在住时的俱生色法;作用是使到它们发生;现起是维持这些色法存在;近因是当被维持的四大元素。

(七)段食kabaḷikārahara):名为食色,特相是食物里的营养或食素(ojā);作用是维持色身;现起是滋养身体;近因是必须受到它滋养的处色。

(八)空界ākāsadhātu):于《论藏》,空界并不只是指空间,而是诸色聚之间的空隙,令人能够辨识它们为个别的个体。空界的特相是划定色(聚)的界限;作用是显示色(聚)的边际;现起是色(聚)的界限或(色聚之间的)孔隙;近因是应被区划的色(聚)。

(九)表色vibbattirūpa):(巴利文vibbatti 表)是指把自己的思想、感受与态度表达给他人知道的方法。

有两种表达的方法,即:身表kayavibbatti)及语表vacivibbatti)。
前者是心生风界的特别作用,使到身体移动以表达自己的意念。后者是心生地界的特别作用,使到能够发出声音以表达自己的意志。
这两种都有表达意念的作用。它们各自的现起是身体动及言语之因;各自的近因是心生风界与心生地界。

(十)变化色vikārarūpa):这类色法是完成色的特别呈现方式。它包括了上述两种表色,以及色轻快性、色柔软性、色适业性三种色法。

  • 色轻快性rūpassa-lahutā)的特相是不迟钝;作用是去除色法的沉重;现起是色法轻快地生起及变易;近因是轻快的色。
  • 色柔软性rūpassa-mudutā)的特相是不僵硬;作用是去除色法的僵硬性;现起是不对抗身体的一切作业;近因是柔软的色。
  • 色适业性rūpassa-kammabbata)的特相是适合身体作业的适业性;作用是去除(由于风界不平衡而造成的)不适业性;现起是色法不软弱;近因是适业的色。

(十一)相色lakkhaṇarūpa):这类有四种色法。

  • 色积集rūpassa-upacaya)的特相是开始建立(或成长至诸根具足);作用是令色法开始生起;现起是起始或完成的状态;近因是生起之色法。
  • 色相续rūpassa-santati)的特相是(在诸根具足之后,真实色法)持续不断地生起;作用是连续地结合;现起是不间断;近因是当被系结的色法。
  • 色积集色相续都是指色法的“生”(jāti,生时)。它们之间的差别是:前者是起初或开始时的色相续流之生起;后者是色相续流随后不断地再生起。例如:在结生时身十法聚、性根十法聚与心色十法聚的生起是色积集,(而在五根具足之后)这些色聚的生起是色相续。
  • 色老性rūpassa-jaratā)的特相是色法成熟与老化;作用是导致坏灭;现起是虽然还没消失但已失去新性;近因是正在衰老的色法。

色之分别

依类别

  • 所有二十八种色法可归纳于十一类:
其中七类称为完成色,因为它们拥有自性,所以适合作为观禅的目标:
  • (1)四种元素色:地界、水界、火界、风界;
  • (2)五种净色:眼、耳、鼻、舌与身;
  • (3)五种境色:颜色、声、香、味与触(地界、火界、风界);
  • (4)两种性根色:女根色、男根色;
  • (5)一种心色:心所依处;
  • (6)一种命色:命根色;
  • (7)一种食色:段食;
其余四类色法较为抽象,因此称为不完成色:
  • (8)一种限制色:空界;
  • (9)两种表色:身表、语表;
  • (10)五种变化色:色轻快性、色柔软性、色适业性、身表、语表;
  • (11)四种相色:色积集、色相续、色老性、色无常性。

依各自特性

  • 依据各自的特性,十一类色法可分别为二十八种色:
  • 元素、净色、境色、性根、心色、命根色与段食是18种完成色;
  • 限制(空界)、表色、变化色与相色是10种不完成色。如此一共有28种色。

依种数

  • 一种:一切色是一种,因为它们都是:无因(无根)、有缘、有漏、有为、世间、属于欲界、无所缘、非当断。
  • 无因:因为它们不与善、不善或无记因相应,只有名法才会与因相应;
  • 有缘:因为它们依靠四因生起;
  • 有漏:因为它可以成为四种漏的目标;
  • 有为与世间:因为没有任何色法能够超越五取蕴的世间;
  • 属于欲界:虽然在色地里也有色法,但色法依本性是属于欲界,因为它是欲欲的目标;
  • 无所缘:因为它不能像名法一般识知所缘;
  • 非当断:因为它不能像烦恼一般被四出世间道断除。
  • 多种:
  • 五种净色名为内色,其余的是外色;
  • 净色与心色六种名为依处色,其余的是非依处色;
  • 净色与表色七种名为门色,其余的是非门色;
  • 净色、性根色与命根色八种名为根色,其余的是非根色;
  • 五净色与(七)境色十二种名为粗色、近色与撞击色,其余的是细色、远色与非撞击色;
  • 业生色是“执取色”,其余的是“非执取色”;
  • 色处是可见色,其余的是不可见色;
  • 眼与耳不到达(其所缘境),鼻、舌与身则到达(其所缘境),这五种是取境色,其余的是不取境色;
  • 颜色、香、味、食素(营养)与四大元素是八不分离色,其余的是分离色。

依生起之源

  • 从业、心、时节与食所生的(色法)各有18、15、13与12种。
  • 18种业生色:八不离色、八根色、心色与空界;
  • 15种心生色:八不离色、五变化色、声音与空界;
  • 13种时节生色:八不离色、色轻快性、色柔软性、色适业性、声音与空界;
  • 12种食生色:八不离色、色轻快性、色柔软性、色适业性与空界。
  • 已说相色并非由任何(因)所生,因为它们的自性只是生起等素质。

依因的数目

  • 有一因的色法:八根色、心色及两种表色,一共有11种;
  • 有二因的色法:声音,只有1种;
  • 有三因的色法:色轻快性、色柔软性与色适业性,一共有3种;
  • 有四因的色法:八不离色与空界,一共有9种;
  • 没有因的色法:相色,一共有四种。

依生存地

  • 在欲界里有28种色法:地界、水界、火界、风界;眼净色、耳净色、鼻净色、舌净色与身净色;颜色、声、香、味;食素;女根色、男根色;心所依处;命根色;空界;身表、语表;色轻快性、色柔软性、色适业性;色积集、色相续、色老性、色无常性。
  • 在结生时,对于湿生与化生的有情,最多只有7种十法聚生起,即:眼、耳、鼻、舌、身、性与心所依处十法聚。最少的有时候则不得眼、耳、鼻与性十法聚。当如是知色聚会如何缺少;
  • 对于胎生的有情,(在结生时)有身、性与心所依处3种十法聚生起。然而,有时候则不得性十法聚。此后,在生命期里,则会渐次生起眼十法聚等。
  • 在色界里有23种:地界、水界、火界、风界;眼净色、耳净色;颜色、声、香、味;食素;心所依处;命根色;空界;身表、语表;色轻快性、色柔软性、色适业性;色积集、色相续、色老性、色无常性。
  • 在色世间里并没有鼻、舌、身与性十法聚及食生色聚。
  • 对于色界天的有情,在结生时有4种业生色聚生起,即:眼、耳与心所依处3种十法聚及命根九法聚。在生命期里,也有心生色及时节生色。由于色界天的有情是无性的,所以没有2种性十法聚。虽然他们也有鼻子、舌头与身体,但这些身体部份并没有各自的净色。
  • 于无想有情则有17种:地界、水界、火界、风界;颜色、香、味;食素;命根色;空界;色轻快性、色柔软性、色适业性;色积集、色相续、色老性、色无常性。
  • 于无想有情,眼、耳、心所依处与声音也都没有。同样地,心生色也都没有。因此,在他们结生的那一刹那,只有命根九法聚生起。在生命期里,除了声音之外,也有其余的时节生色。
  • 在无色界里则完全没有色法。
  • 在结生时没有声音、变化色、色老性及死(即:色无常性);在生命期里,则没有任何色法是不可得的。[3]

色的起因

色法生起之源有四种(四因):业生、心生、时节(热能)生与食(营养)生。

(一)业为生起之源

  • 业生色kammasamuṭṭhānarūpa):在此业是指过去善心及不善心里的思心所(cetanā)。二十五种能够产生色法的业是十二种不善心、八大善心及五色界善心里的思心所。无色界善心里的思心所只能产生无色界的结生,因此并不能产生业生色。
从结生的生时小刹那开始,在每一心识刹那里的生、住、灭三个小刹那里,业都产生了色法;业继续在一世当中如此产生色法,直到死亡心之前的第十七个心为止。业生色有十八种:在九种业生色聚里的八不离色、五净色、两种性根色、命根色、心色及空界。当中,八根色及心色只由业产生;对于其余九种,只有在业生色聚里的才是业生色,在其他色聚里的是由其他因所产生。

(二)心为生起之源

  • 心生色cittasamuṭṭhānarūpa):从结生心之后的第一个有分心的生时开始,心生色就开始生起。结生心不能产生心生色,因为此心初来到新一世,所以在投生时只有业生色生起。十种根识(双五识)缺少产生色法之力,而四无色界果报心只能在无色地里生起,所以不能产生心生色。根据诸论师的看法,名法是在生时最强,色法则是在住时最强。因此心只有在它最强的生时才会产生色法,而不会在住时或灭时产生色法。
安止速行等等:保持身体姿势是心的一种作用。二十六种安止速行(十色界、八无色界与八出世间安止速行)只是保持身体坐、立或卧的姿势。上述所提及的确定心、欲界速行心与神通心三十二种则不单只保持姿势,而是也能产生身表及语表。
十三悦俱速行也能生笑:普通凡夫只能通过四种悦俱贪根心及四种悦俱大善心八者之一生笑。有学圣者则通过其中六心之一生笑,即除去两种悦俱邪见相应的贪根心。阿拉汉则通过四种悦俱大唯作心及无因生笑心五者之一生笑。

(三)时节(热能)为生起之源

  • 时节生色utusamuṭṭhānarūpa):从结生心的住时开始,在业生色聚里的火界即能开始产生时节生色。在此后的一世当中,由一切四种因产生的色聚里的火界都能在住时产生时节生色。外在无生命物的火界也能产生时节生色。

(四)食(营养)为生起之源

  • 食生色āhārasamuṭṭhānarūpa):从吞下后开始,在受到(消化之火)支助之下,(食物里属于时节生)色聚的食素即能产生食生色。在已达到住时的食生色聚里的食素能够(在其他食生食素支助之下,)再产生新一代的纯八法聚,而该八法聚里的食素又能产生另一个八法聚;如是食素能够如此产生十至十二代的食生八法聚。当孕妇所吃下的食物的营养传送到胎儿里时,它即能在胎儿里产生色法。由其他三因(即:业、心与时节)产生的色聚里的食素也能连续地产生几代的食生八法聚。一天里所吃下的食物能够维持身体长达七天。
  • 心色与八根色是业生。
  • 两种表色只由心生。
  • 声是心生与时节所生;
  • 说话的声音是由心生,非说话的声音是由时节生。
  • 色轻快性(色柔软性与色适业性)三种是由时节、心与食所生;
  • 色轻快性、色柔软性与色适业性三种是由好的时节、开朗的心与品质高的食素所生;不好的时节、沉重的心与不良的食素则产生色法的沉重性、僵硬性与不适业性。
  • 八不分离色与空界由四因所生;
  • 空界是位于由四种因所生的诸色聚之间的空间,因此视之为由四因所生。
  • 相色则不从任何因而生。
  • 从业、心、时节与食所生的(色法)各有十八、十五、十三与十二种:
  • 十八种业生色是八不离色、八根色、心色与空界;
  • 十五种心生色是八不离色、五变化色、声音与空界;
  • 十三种时节生色是八不离色、色轻快性、色柔软性、色适业性、声音与空界;
  • 十二种食生色是八不离色、色轻快性、色柔软性、色适业性与空界。[3]

聚的构成

由于同生、同灭、拥有同一个依处及同时发生而名为色聚的有二十一种。

色法不会单独生起,必须组合成色聚rūpakalāpa)才能生起,而在此列举了二十一种色聚。有如一切心所拥有四相一般,组成色聚的色法也有四相。在一粒色聚里的所有色法都同生同灭,它们都拥有同一个依处,即俱生的四大元素;此四大元素是所造色的近因,而任何一个元素的近因则是其他三大元素。再者,它们从生至灭都同时发生。

(一)业生色聚

其中,命(根)、八不离色及眼(净色)名为眼十法。同样地,(把首九种)加上个别的耳(净色)等则名为耳十法、鼻十法、舌十法、身十法、女性十法、男性十法、(心)所依处十法。八不离色加上命(根)则名为命根九法。这九种色聚是由业所生。

(二)心生色聚

八不离色组成‘纯八法’。它们加上身表组成身表九法;加上语表与声音组成语表十法;加上轻快性(柔软性及适业性)三种组成轻快性十一法;加上身表与轻快性(柔软性及适业性)三种成十二法;加上语表、声音与轻快性(柔软性及适业性)三种成十三法。这六种色聚是由心生。

(三)时节生色聚

纯八法、声九法、轻快性十一法及声轻快性十二法四种色聚是由时节所生。

(四)食生色聚

纯八法与轻快性十一法是两种由食所生的色聚。
内与外:在外也有时节生的两种色聚:纯八法与声九法。其余一切都只是内在的而已。
一共有二十一种色聚,顺序由业、心、时节及食所生的是九、六、四与两种。
由于空界只是区别,相色只是表相,因此智者说它们不是色聚的成份。[3]

转起次第

这是关于在不同的生存地里,于结生及生命期里生起的有哪些色聚

根据佛教,出生的方式有四种,即:卵生aṇḍaja)、胎生jalābuja)、湿生Saṁsedaja)及化生opapātika)。

湿生的有情包括了某些下等的畜生。一般上肉眼是看不到化生的有情的;而多数的饿鬼与天神都属于这一类。上文里所提到的‘胎生有情’已隐喻式地包括了卵生有情。

在欲世间里,根据情况,于生命期当中能够毫不缺少地获得这一切色法。但在结生时,对于湿生与化生的有情,最多只有七种十法聚生起,即:眼、耳、鼻、舌、身、性与心所依处十法聚。最少的有时候则不得眼、耳、鼻与性十法聚。当如是知色聚会如何缺少。

对于胎生的有情,(在结生时)有身、性与心所依处三种十法聚生起。然而,有时候则不得性十法聚。此后,在生命期里,则会渐次生起眼十法聚等。

  • 欲世间:以四个方式生起的色相续流,即:业生的从结生那一刻开始;心生的从第二个心识刹那开始;时节生的从(结生心的)住时开始;食生的从食素(营养)传到时开始,有如灯火或河水之流一般不断地流下去,直至生命结束。但在死亡时,在死亡心之前的第十七个心的住时开始,业生色即不再生起。在之前生起的业生色会继续存在直至死亡的那一刹那,然后即灭尽。随后,心生色与食生色也灭尽。此后,在尸体里,只是由时节所产生的色相续流。
  • 色世间:没有鼻、舌、身与性十法聚及食生色聚。因此,对于那些(色界天的)有情,在结生时有四种业生色聚生起,即:眼、耳与心所依处三种十法聚及命根九法聚。在生命期里,也有心生色及时节生色。由于色界天的有情是无性的,所以没有两种性十法聚。虽然他们也有鼻子、舌头与身体,但这些身体部份并没有各自的净色。
  • 于无想有情:眼、耳、心所依处与声音也都没有。同样地,心生色也都没有。因此,在他们结生的那一刹那,只有命根九法聚生起。在生命期里,除了声音之外,也有其余的时节生色。

如是当知在欲界色界无想有情三处的色法在结生时与在生命期里这两方面的转起。

在欲界里有二十八种色法;在色界里有二十三种;于无想有情则有十七种;在无色界里则完全没有色法。

在结生时没有声音、变化色、色老性及死(即:色无常性)。在生命期里,则没有任何色法是不可得的。[3]

注释与引用

  1. 《巴利中英日词典》
  2. 2.0 2.1 元亨寺汉译《南传佛教经藏》
  3. 3.0 3.1 3.2 3.3 3.4 3.5 3.6 菩提比库编译《阿毗达摩概要精解》

参见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