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解心所

從 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到:導覽搜尋

勝解心所巴利語adhimokkha)六個雜心所之一。直譯巴利文是「把心放開,讓它進入目標」;由此譯為勝解或決意。[1]

經律語源

經藏

《長部經典三·三三·合誦經[2]

一九 五七蕪:友!於此有比庫,於[大]師有疑、有危懼、不能勝解、不能心安淨:友!若有比庫,如是於大師有疑、有危懼、不能勝解、不能心安淨者,彼心雖熱勤、專念、堪忍、精勤而不能向於趣向;如是心之熱勤、專念、堪忍、精勤而不向趣向者,此為第一之心蕪。


一一 八解脫:有色而觀諸色,此為第一解脫;有人於內無色想,於外觀諸色,此為第二解脫;有「清淨」等勝解,此為第三解脫;……


《中部經典四·第一二七·阿奴盧塔經》:

長者!如何為大心解脫?長者!於此,有比庫以限一樹下:「大也」,偏滿勝解而住。長者!此稱為大心解脫。長者!於此,有比庫限於二或三之樹下:「大也」,偏滿勝解而住。長者!此亦稱為大心解脫。長者!於此,限於一村:「大也」,偏滿勝解而住。長者!此亦稱為大心解脫。長者!於此,有比庫,限於二或三村:「大也」,偏滿勝解而住。長者!此亦稱為大心解脫。長者!於此,有比庫限於一大王國:「大也」,偏滿勝解而住。長者!此亦稱為大心解脫。長者!於此,有比庫限於二或三之大王國:「大也」,偏滿勝解而住。長者!此亦稱為大心解脫。長者!於此,有比庫限於繞海之地:「大也」,偏滿勝解而住,長者,此亦稱為大心解脫。長者!從此異門,如何此等法之義異、文亦異耶?應當知之。

論藏出處

法集論·第三篇·概說品》

一三六七 ……所謂解脫者即二解脫-----心與勝解等之涅槃。


注釋書解說

清淨道論·第十四·說蘊品》[3]

(五)行蘊  其次再說:『一切有行作相的總括為行蘊』,這裏的有行作相便是有聚合相

的意思。……(1)(與諸善心相應的行)這裏先說與欲界第一善識相應的36種:即……29.勝解…… (29)勝解等於信解。有確信的特相;有不猶豫的作用;以決定為現狀;以確信之法為近因。當知它於所緣有不動的狀態,如因陀羅的柱石。

《清淨道論導讀·第八章:修觀的五清淨》:

2:十種觀的染。初步修生滅隨觀智,諸行的即生即滅,持續精進修習,會現起很多美妙的境界,它們乃屬十種觀的雜染。若放棄業處,懈怠的行者,行邪道的人,都不會生起這十種觀,聖者則已超越了。執着這十觀的染若就是『非道』,放棄之就是『道』。十種觀的雜染如下: (1)光明,由觀的力量看到光,誤以為開悟。享受光明之樂就是非道,放棄它就是正道。……(6)勝解,由觀的力量而勝妙確解身心,得到極強的信樂。……


現代解釋

菩提長老編譯《阿毗達摩概要精解》

  • 勝解的特相是確定(目標);
  • 作用是不猶豫;
  • 現起是確定或決定;
  • 近因是須要抉擇之事。基於它對目標不可動搖的決心,它被形容為石柱。


瑪欣德尊者《阿毗達摩講要》

  • 勝解是巴利語adhimokkha的直譯。adhi就是殊勝的、卓越的,mokkha就是解放、放開。但這裏不能把勝解理解為:這個是很好的理解,這裏的解mokkha不是理解的解,而是放開的意思。如果從字面的意思來解釋就是把心放開,讓它進入、投入到所緣去
  • 當我們認出一個對象的時候,肯定地知道就是這個,這就是勝解的作用。在我們平時所說到的決定、決意、下決心、發願等等,都是這一種心所在起很大的作用。這種作用對無論是要獲得世俗的成就或者獲得修行的成就都很重要,都離不開勝解。
  • 例如當我們培育專注力的時候,如果心老是飄來飄去,心老是很多妄想、妄想紛飛,這個時候我們就應該決心、決意讓心平靜下來。當妄想雜念很多的時候,我們應該下定決意:用數息,讓我從一數到八心不飄走。當下了這個決意之後,就等於說已經下了決定,心就毫不猶豫地去執行,心很堅固、不動搖地去注意,入出一、入出二、入出三、入出四一直到入出八。之後再重新算起,再重新決意。
  • 對於在證得了禪那之後,禪那的五自在就需要決意。決意有點象命令一樣,給我們的心下達一個命令,命令了就要去做。例如:在練習五自在的時候,你可以對自己下一個決意:「讓我專注在禪相三個小時。」或者你可以跟自己下個決心說:「讓我證得初禪三個小時。」一旦你的心下了這個決意之後,你就不用去再想它了,完全把你的這個決意也放下,(你的心就完全地)這個時候就放開心,把心打開,完全地投入到禪相裏面去。然後,等到你突然生起了這樣一個念頭:現在應該是我要出定的時候。那個時候自然而然你會生起這樣的念頭,之後你再查禪支,然後你再睜開眼睛,它的時間必須得是猶如你決意的那樣,這個才叫自在。就是你跟自己的心決意說:「我要入初禪三個小時。」那等你出定的時候正好是三個小時,這個叫自在。
  • 菩薩之所以能夠成為佛陀,他離不開決意,在菩薩修行的十種巴拉密當中,就有一種稱為決意巴拉密,其實就是這種心所在起着很主導的作用。一旦他決定了做一件事情之後,他的心就不動搖地去完成。 例如:我們的菩薩經過了六年的苦行之後,發現所有這些苦行都是徒勞無益,只是自我摧殘而已。然後他就接受了牧女Sujata(善生)所供養的乳粥。之後就走到了gaya,就是現在neranjara(尼連禪)河邊的一棵樹下,他的心裏面說說:「且讓我剩下皮、讓我剩下腱、讓我剩下骨頭,且讓我的血肉乾枯,除非能夠證悟一切知智,否則我絕不從此座起來!」他這樣下了決心之後,然後他就開始專注呼吸。……正是因為他有決意,他就要坐在此座當中,要證悟。所以,這種決意在很大方助成了我們的菩薩,有很堅毅的精進去完成,他就是做最後的衝刺,結果在那一天晚上,我們的菩薩的巴拉密完全的成熟,於是成為了無上的正自覺者。


參見

注釋與引用

  1. 《阿毗达摩概要精解》
  2. 元亨寺汉译《南传佛教经藏》
  3. 觉音尊者著《清净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