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舍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Mhss讨论 | 贡献2011年9月22日 (四) 13:30的版本 注释与引用
(差异) ←上一版本 | 最后版本 (差异) | 下一版本→ (差异)
跳转至:导航搜索

精舍(巴利语:vihāra):“僧伽之精舍”者,为僧伽而设施者[1]。即是专供比库、僧伽使用的建筑物。

律藏

《律藏.小品.第六.卧坐具犍度》:

尔时,王舍城有长者,晨往游园。王舍城长者见彼诸比库,晨从林野…… 威仪具足,见而心明净。时,王舍城长者至彼诸比库处。至已,语彼诸比库曰:“若我造精舍,可住我精舍耶?”“居士!世尊尚未许精舍。”“若尔,请问世尊后,告知我!”“居士!唯!唯!”彼诸比库应诺王舍城长者,诣世尊住处。诣已,敬礼世尊而一面坐。坐于一面之彼诸比库白世尊:“世尊!王舍城长者欲造精舍,应如何为之耶?”时,世尊以是因缘,说法而告诸比库曰:“诸比库!许五种房舍:精舍、 平盖屋、殿楼、楼房、地窟也。”

经藏

《中部.果答木卡经》:

“婆罗门!然盎嘎王如何日日供养常施之物耶?”

“尊者优陀那!此为五百钱。”

“婆罗门!我等不得接受金银。”

“若尊者优陀那不得接纳,我愿为尊者建立精舍。”

“婆罗门!若汝欲为我建立寺院,可于华子城造立僧伽之讲堂。”

“若尊者优陀那,让僧伽受我之供养,尊者优陀那!此乃更使我喜悦满足者。尊者优陀那!我依此常施之物其与他常施之物,于华子城建立僧伽之讲堂。”

不适当的精舍

十八过失:大的,新的,古的,路旁的,有泉,有叶,有花,有果,为人渴仰处,近于城市,近于薪林,近田,有不和合者居住,近贸易场,近边疆,近国界,不妥当者,不得善友者。于此十八种过失中具有任何过失者,即名为不适当的精舍,而不宜住。

1.“大的精舍”,那里有很多不等意见者集合;彼等互相违背不作义务,如菩提树下的周围等亦不扫除,不预备饮水及用的水。在那里如果此比库这样想:“我今当去附近村中行乞了”, 当他拿了衣钵出寺之时,若见未作的义务,或水缸中无水,则此时应作此等义务及预备饮水等;若怠于义务而不作,则犯恶作恶作)之罪;作之,则将错过时间。过时之村,所施的食物完了,能够得些什么?即在房内入禅之时,诸沙马内拉及年青比库的喧声以及大众的作业,亦使其心散乱。如果一切义务都有人作,并无其它扰乱之事,像此等大寺则亦可住。

2.“新精舍”,有甚多新的工作,如不参加工作,则其它比库会出怨言。如果别的比库能作此说:“尊者自由行沙门法,我等当作一切新事”,这样的新精舍则亦可住。

3.“古寺”,有很多修理之事,甚至连自己的坐卧之处若不修理,别人亦出怨言。然从事修理又将间断业处

4.在于大“路旁的”精舍,日夜有客僧来集,若于非时而来者,则须给以自己的床座,而自己当于树下或石上而住宿。翌日亦尔,则无业处的机会了。若无此等客僧搅扰者亦可住。

5.“泉”即石的井泉。为汲饮水,将有许多人集合在那里。又住在城市里为王家亲近的长老的弟子们,为了染衣到这里来,询问关于用具木槽(染衣之具)等,必须指示他们在某处某处。如是则常常忙碌了。

6.如果有各种“菜叶”的精舍,若在那里执取业处而于日间的住处打坐,则采菜的妇女走近采集菜叶及歌唱,以各样的声调而扰乱障碍于业处。

7.如有各种花丛而盛开诸“花”之寺,则那里亦同样的有害。

8.如有各种芒果、阎浮[2]、巴纳萨[3]等果实之寺,有希望采果者来求,不给他则彼等忿怒或以力取。又晚间在寺的中心经行之际,若见彼等如是而对他们说:“诸近事男!你们为什么这样?”则他们将存心怒骂,或扰乱他而使其不能安住于此。

9.如果在南山[4],象腹,支提山,结旦罗山[5]等“为人所渴仰”的山窟精舍之中而住,则他们想:“这是阿拉汉!”如是敬重而欲往礼拜者自四方来集,使他不得安适。如果那里对他是觉得很适当的话,则白天当往他处,而夜间可在此住。

10.“近于城市”则有异样的所缘现行。即诸取水的婢女以水瓮相磨擦而行,(比库)欲通过时亦不让道;又诸有权势者亦在寺中张其天幕而坐等。

11.“近于薪林”之处,那里有各种薪树和木材,诸采薪妇女亦如前面所说采野菜的妇女一样作诸不快之事。又人们想:“寺中有树,我等可以伐它造屋”,便来采伐。如在晚间从禅堂出来在寺中经行之时,看见他们说:“诸近事男!你们为什么这样做?”于是他们便任意恶骂,存心捣乱使其不能安住于此。

12.其次“近田”的精舍,四方都围着田,人们在寺中堆稻、打谷、晒干,并作其它甚多不适之事。又若有大财产的寺院,为寺院耕作的家属,阻止他人放牛,又不准他家应用灌溉的贮水池,于是人们取其谷穗而来示于寺僧说:“看吧!这是你们寺院农家所作的。”由于彼此的理由而诉讼,则须出入于国王或大臣的阁门。这种有大财产的寺院亦包摄于“近田”之内。

13.“有不和合者居住”的精舍,那里住着互相仇视不和的比库,从事斗争,如果劝阻他们说:“尊者,不要这样做。”他们可能反而说道:“自从这个粪扫衣者来了之后,使我们堕落了!”

14.无论近水的“贸易场”或近陆的“贸易场”,那里通常有自船上或商队等来人说:“借一个地方”,“给我一点水”,“给我一点盐”等的种种扰乱不安之事。

15.“近边疆”的精舍,那里的人们对于佛法没有信仰。

16.“近国界”的精舍,则常有国王的畏惧,一边的国王想:“那里不服从我的命令”便攻击之;另一方的国王又想:“那里不服从我的命令”亦攻击之。在那里居住的比库,有时在这个王所征服之处行走,有时又在那个王所征服之处行走。有时未免使人怀疑:“这是间谍”,令受意外的祸害。

17.“不妥当者”,即异性之色等的所缘聚集,或为非人栖止之所,都为不妥当的精舍。据说: 一位住在林野的长老,有一次,一位亚卡女站在他的草庵之门歌唱。他出来站在门口时,她却跑到经行处上面去歌唱。等长老来到经行处时,她又站到百仞的悬崖之上去歌唱,此时长老即回来。然而那女子亦急速追来[6]对他说:“尊者,我曾经吃过像你这样的人不只是一个或两个了。”

18.“不得善友”的精舍,是说不可能获得善友──如阿吒利亚或阿吒利亚同等者、和尚或与和尚同等者的地方。不得善友是大过失。

于此等十八种过失中,具有任何种类的,当知便是不适当的精舍。在义疏中亦曾这样说:

大寺与新寺,古寺及路旁,有泉菜花果,为人渴仰者,近城与林田,或住不和者,近于贸易场,或边疆国界,不得善友者,此等十八处,智者知之已,自应远离之,如避险恶道。[7]

适当的精舍

具备自行乞的乡村不过远不过近等五支的精舍,称为适当。

即如世尊说:“而且,诸比库,什么是具备五支的住所呢? 在此,诸比库,

1.其住所(离乞食的村庄)不太远,也不太近,是适宜往返的;

2.在白天不喧闹,而晚上少声响、少声音;

3.少有虻、蚊、风吹、炎热(及)爬虫类的恼触;

4.对于住在该住处者,容易获得衣服、饮食、坐卧具及病缘医品资具;

5.在该住处住有多闻、通达阿含、持法、持律及持论母的长老比库们,可以时常前往请教他们问题:‘尊者,这是如何?这是什么涵义?’而那些尊者们得以开显其隐蔽的,阐明其所不明了的,而且对于诸法中各种疑惑处得以除去疑惑。诸比库,如此即是具备五支的住处。”[7]

例子

“为修习于定,舍弃不适合的精舍,而住于适合的精舍”。这里是说若与教授业处的阿吒利亚同住一寺,如果那里是安乐的,则应住其处而善净业处;假使那里不安,则应迁到一迦乌多[8]或半由旬或一由旬以内的其它任何处所去住。因为这样,如果对于业处的任何一点发生了疑问或忘记了的时候,他可以早晨起来做完了寺内的义务之后,沿途乞食而行,饭食已竟,再往阿吒利亚的住所,那一天可以亲近阿吒利亚问清关于业 处的问题,第二天早晨,拜别了阿吒利亚,沿途照样乞食而行,这样,则不致于疲劳而能回到自己的住处。若在一由旬之内亦不得安适的住处,则于阿吒利亚之处对于业处中一切困难之处都应解决清楚,再三熟思业处,虽然远一点,为了修定,亦宜舍离不适的精舍而至较远的适当的精舍去住。[7]

祇园精舍

祇园精舍(或 祇林; Jetavana Vihara,又名祇树给孤独园,也简称祇园或陀林),位于沙瓦提城南郊,是释迦牟尼当年传法的另一重要场所,它比王舍城竹林精舍要稍晚一些,是佛教史上第二栋专供佛教僧人使用的建筑物。但是祇园精舍是佛陀在世时规模最大的精舍

由高沙喇国富商给孤独(Anathapindik,又名须达多(Sudatta),意为善授)长者发愿建造。他看到城南郊二公里处的一处园林,景色宜人,清雅幽静,正是设立精舍的理想地点。于是和园林拥有者巴谢那地太子祇陀商议。太子当时不愿意,要求除非他用黄金铺满园子的地面才肯转让。但须达多长者倾家荡产全心诚意照办,从而感动太子祇。最后太子献出树林,由须达多长者捐资兴建精舍,故称“祇树给孤独园”。

佛陀后半生在此安居长达二十多年,许多经典都是在这里讲说的。

照片

注释与引用

  1. 《律藏.经分别》
  2. 阎浮(jambu),是一种玫瑰色的小果
  3. 巴纳萨(panasa),一种树干或枝上长的大果,内心可食,子也可烹食,即菠萝蜜。
  4. “南山”(Dakkhina-Giri)──不是印度摩竭陀国的南山。即锡兰的南山寺,在纪元六世纪初,为界军(Dhatu-Sena)王所建。
  5. 结旦罗山(Cittala-Pabbata)在南锡的Tissamaharama附近。
  6. 若依圣典协会本的Vegena gahetva应译为“急捕”,今依锡兰版本的Vegen’ agantva,译为“急速追来”。
  7. 7.0 7.1 7.2 《清净道论》.说地遍品
  8. 伽乌多(gavuta),一由旬的四分之一。
  9. 專指世尊所居住的房舍,一般稱為「香室」,也稱為「佛殿」。 林許文二‧陳師蘭. 佛陀的生命传奇. 香光莊嚴. 2002-06-20 [2008-10-19] (zh-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