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次圣典结集”的版本间的差异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转至:导航搜索
注释与引用
 
第7行: 第7行:
 
==结集==
 
==结集==
  
 在公元前29年瓦嗒嘎马尼王({{NLK|Vaṭṭagāmaṇī}},公元前43-17年)在位时期,五百位博学比库在斯里兰卡小镇马德雷 ({{NLK|Mātale}}, {{NLK|Malaya}})近郊的光明寺(Alu-{{NLK|vihāra}},{{NLK|Āloka}}- {{NLK|vihāra}})集会,以拉奇德大长老({{NLK|Rakkhita}} {{NLK|Mahāthera}})为主持,举行了一次圣典结集。本次结集的成果是把历代口口相传的三藏圣典与义注刻写在棕榈叶({{NLK|tāla}} {{NLK|patta}})<ref>棕榈叶:旧译作多罗树叶,属棕榈科植物,常见于热带地区。其茎干直立,叶片大,呈掌状深裂,晒干后可用来制作扇子或盖屋顶。古代的佛教僧人在其晒干后的叶片上刻写经文,被讹称为“贝叶经"。</ref>上,称为“[[叶片经]]”从此开始出现了以[[新哈勒]]({{NLK|Siṃhaḷa}})字母来拼写的[[巴利语]]记载的三藏圣典,巴利语三藏从此也得以完整系统地保存下来,从这之后,[[叶片经]]传播和出现在缅甸、泰国、柬埔寨、和老挝等地。
+
 在公元前29年瓦嗒嘎马尼王({{NLK|Vaṭṭagāmaṇī}},公元前43-17年)在位时期,五百位博学[[阿拉汉]] 比库在斯里兰卡小镇马德雷 ({{NLK|Mātale}}, {{NLK|Malaya}})近郊的光明寺(Alu-{{NLK|vihāra}},{{NLK|Āloka}}- {{NLK|vihāra}})集会,以拉奇德大长老({{NLK|Rakkhita}} {{NLK|Mahāthera}})为主持,举行了一次圣典结集。本次结集的成果是把历代口口相传的三藏圣典与义注刻写在棕榈叶({{NLK|tāla}} {{NLK|patta}})<ref>棕榈叶:旧译作多罗树叶,属棕榈科植物,常见于热带地区。其茎干直立,叶片大,呈掌状深裂,晒干后可用来制作扇子或盖屋顶。古代的佛教僧人在其晒干后的叶片上刻写经文,被讹称为“贝叶经"。</ref>上,称为“[[叶片经]]”从此开始出现了以[[新哈勒]]({{NLK|Siṃhaḷa}})字母来拼写的[[巴利语]]记载的三藏圣典,巴利语三藏从此也得以完整系统地保存下来,从这之后,[[叶片经]]传播和出现在缅甸、泰国、柬埔寨、和老挝等地。
  
 
 《岛史》第33章:
 
 《岛史》第33章:

2020年1月18日 (六) 14:52的最新版本

第四次圣典结集,又称佛教第四次结集,是公元前一世纪末叶,于斯里兰卡的光明寺举行结集,参加结集的是以拉奇德大长老为首的大寺派的五百比库。首次将巴利三藏用新哈勒字母来拼写巴利语记录于棕榈叶上辑录成册。

缘起

公元前1世纪,兰卡岛由于外敌入侵和连年战乱,大部分比库连生活都成问题,已不可能再像从前那样可以专心致志地从事圣典的诵习,能够完整持诵三藏者日渐稀少。许多长老意识到假如再不改变三藏圣典的保存方式,佛陀的教言将有可能面临隐没的威胁。

结集

在公元前29年瓦嗒嘎马尼王(Vaṭṭagāmaṇī,公元前43-17年)在位时期,五百位博学阿拉汉比库在斯里兰卡小镇马德雷 (Mātale, Malaya)近郊的光明寺(Alu-vihāraĀloka- vihāra)集会,以拉奇德大长老(Rakkhita Mahāthera)为主持,举行了一次圣典结集。本次结集的成果是把历代口口相传的三藏圣典与义注刻写在棕榈叶(tāla patta)[1]上,称为“叶片经”从此开始出现了以新哈勒Siṃhaḷa)字母来拼写的巴利语记载的三藏圣典,巴利语三藏从此也得以完整系统地保存下来,从这之后,叶片经传播和出现在缅甸、泰国、柬埔寨、和老挝等地。

《岛史》第33章:

在此之前,具大智慧的比库们以口口传诵三藏圣典及其义注。

此时,见到其在众生中逐渐失传之诸比库就齐集一处,将圣典及义注书写记录成文,使正法久住于世。

参见条目

外部连接

注释与引用

  1. 棕榈叶:旧译作多罗树叶,属棕榈科植物,常见于热带地区。其茎干直立,叶片大,呈掌状深裂,晒干后可用来制作扇子或盖屋顶。古代的佛教僧人在其晒干后的叶片上刻写经文,被讹称为“贝叶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