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至導覽跳至搜尋

(巴利語:suññatā涅槃被稱為。依不同的方面,涅槃有三種,即:無相無願。被稱為空是因為它毫無貪嗔痴,也因為它毫無一切有為法[1]

概述

佛陀關於空性的教導,主要以三種突出的方式定義空性:

  • (1)作為一種禪定方式;
  • (2)作為六根六塵[六種官感及其對象]的一種屬性;
  • (3)作為一種定境。

儘管這幾種空性形式定義各異,它們終歸於同一條滅苦之道。空性作為禪定方式,專注的是擾動與張力的問題,空性作為屬性,專注的是我與非我的問題。作為禪定方式的空性起始於止,作為屬性的空性起始於觀。[2]

經藏語源

(1)在《中部·小空經》和《中部·大空經》中,對作為禪定方式的空做了詳細解說。《小空經》是「佛陀為阿難說明空定。空定,因為想念生煩惱而空之,是次第無其想念的方法。所要空的,是色想、人想、地想、四無色處想、六處身想等,於其等之諸想:欲漏、有漏、無明漏成為空時,說可得真解脫。」《大空經》是佛陀為比庫講解「遠離獨住之功德,而當住於內成就空,以得四禪定,更於外和內外作意空,作意不動。為作意不動,於不動,彼之心踴躍、欣喜、定住、解脫。」

(2)在《小部·無礙解道》俱存品第十·空論中,以25種方式[3]來解釋「世間是空」,即六根與六塵的一種屬性:

一時,世尊在沙瓦提國祗樹林給孤獨園。爾時,具壽慶喜詣世尊之前……慶喜白世尊曰:「世尊!有言『世間是空,世間是空』。世尊!如何言『世間是空』耶?」「慶喜!我、我所是空故,言『世間是空』。慶喜!我、我所是空者何耶?慶喜!於眼我、我所亦是空,於色我、我所亦是空,於眼識我、我所亦是空,於眼觸我、我所亦是空,眼觸所緣而生所受之樂、苦、不苦不樂,我、我所亦是空。耳……[乃至]……聲……[乃至]……鼻……[乃至]……香……[乃至]……舌……[乃至]……味……[乃至]……身……[乃至]……所觸……[乃至]……於諸法,我、我所亦空,於意我、我所亦空。於意識我、我所亦是空。於意觸我、我所亦空,意觸所緣而生所受之樂、苦、不苦不樂,我、我所亦是空。慶喜!我、我所是空,故言『世間是空』。」


(3)《中部·有明大經》中,以空心解脫來解釋作為定境的空:

「尊者?云何為心解脫?」「尊者!於此,比庫或至森林、或至樹下、或至空閒處,作如是思惟:『此我或我所是空也。』尊者!此稱為心解脫。」

「尊者!云何為無相心解脫?」尊者!於此,比庫由對一切相不作意,具足無相心定而住。尊者!此稱為無相心解脫。」

「尊者!因有方便,依據方便,此等諸法為義異、名異。複次,尊者!因何方便、依據何方便,此等諸法為義同而名異?」

「尊者!貪為量因,嗔為量因,痴為量因。彼等漏盡比庫,已舍、已斷根[如截]多羅樹頭,歸於非有,未來為不生法。尊者!與無量心解脫相比,彼等不動心解脫稱為最上。彼不動心解脫,即貪空、嗔空、痴空也。……」

論藏出處

《法集論·第一·心生起品》

  • 出世間心·空
三四四 云何為善法耶?即修出世間之靜慮,以出離、還滅而舍離成見,得初地而離欲……乃至……空具足初靜慮而住時,其時有觸……乃至……有不散亂……乃至……是等為善法。

三四五 云何為善法耶?即修出世間之靜慮……乃至……得初地而離尋伺故……乃至……空具足第二靜慮……乃至……第三靜慮……乃至……第四靜慮……乃至……初靜慮……乃至……第五靜慮而住時,其時有觸……乃至……有不散亂……乃至……是等為善法。

注釋書解說

《清淨道論·第二十一·說行道智見清淨品》[4]

(Ⅰ)(三解脫門)因為這(行舍智)是由三種隨觀而轉起,所以說以(信、定、慧)三根為主而入三種解脫門的狀態。即是說以三種隨觀為三解脫門。所謂:「此等三解脫門是引導出離世間的。……(空解脫門是)由屢觀一切法為他,並以導其心入於空界。故此等三解脫門是引導出離世間的」。……

……「憶念無常者,現起諸行為滅盡。憶念苦者,現起諸行為怖畏。憶念無我者,現起諸行為」。然而此等三隨觀門的那些解脫是什麼?即無相,無願,空的三種。即如這樣說:『憶念無常者則勝解多,而獲得無相解脫。憶念苦者則輕安多,而獲得無願解脫。憶念無我者則知多,而獲得空解脫。此中:……以空之相的涅槃為所緣而轉起的(聖道)為空(解脫)

其次於阿毗達磨中只說這樣的二種解脫:「當修習導至出離及滅的出世間之禪時,為除惡見,為得初地,離諸欲,具足無願及空的初禪而住」。這(二解脫)是直接關於從觀而來說的。因為觀智,雖曾於《無礙解道》中這樣說:『無常隨觀智,因為脫離常的住着,故為空解脫;苦隨觀智,因為脫離樂的住着……無我隨觀智,因為脫離我的住着,故為空解脫。如是由於脫離住着而說空解脫。……這(二解脫)是由於從(觀)而來,於聖道的剎那而論解脫的。是故當知(於阿毗達磨)只說無願與的二種解脫。

現代解釋

帕奧禪師講述《大空經》:

基於自身的特質,果定稱為空,但作為其目標的涅槃也稱為空,因為它毫無貪、嗔、痴。另者,也可依據入道的方式來解釋,因為觀智vipassanā-bāṇa)也被稱為suññatā)、無相無願。於此,若比庫……在觀照諸行法為無我時導致聖道從無我當中出起,其導致聖道出起的觀智即稱為「空」。


瑪欣德尊者《阿毗達摩講要》:

如果依一個禪修者在修觀而證得涅槃,依證悟涅槃之門來說,涅槃又可以分為三種:一種是空。由於涅槃是貪、嗔、痴的空無、沒有,所以稱為空;……如果一個禪修者在修無我隨觀的時候證悟涅槃,他證悟的是空涅槃;……他進入涅槃稱為空門,這個時候稱為「空解脫」(suññatā-vimokkha)。


坦尼沙羅尊者問答「緣起與空性」:

佛陀以兩種方式使用「空性」這個詞。從禪修角度,他講的是定的精細層次,在其中空無低等定力層次里存在的細微張力與擾動。從感官體驗角度,他講的是,我們的官感與其對象都是空無「我」或「屬我」——換句話說,那裡沒有什麽內在的「我」或「我的」。

至於蘊涵「空無內在本質」[性空]的那種「空」,那是後來由龍樹提出的。當時他與另外一些佛教哲學家辯論,那些人說,每一種體驗都具有內在本質。他的反駁是,假若事物有內在本質,就不會升起、消逝。更重要的是,假若苦有內在本質,就不可能從中獲得解脫。基本上,他想要表達的,就是佛陀已經用更簡單的話說過的: 事物依緣而起。[5](龍樹本人,當他把常規層次上的空性等同爲緣起時[dependent co-arising,十二因緣],就繞到了這裡。)如果你想從苦中解脫,只要終結它的緣,那麽作爲果報,它就會止息。

因此,如果你不喜歡這個語境裡的「empty」[空],可以用conditioned[依緣]替代,因爲這個詞有一個實用性。它把你指向那些因與緣,特別是你力量所及範圍內的因與緣,你可以朝着正面方向改變它們。Insubstantial 與ephemeral的意思無非是: 事物變化得快速。它們沒有告訴你,朝哪裡看才能獲得解脫。

關於「空」與大乘各派不同觀點的比較

根據巴利文經典,個人只不過是一個複雜的五蘊統一體,每一蘊均有無常無我這三種烙印(基本特性)。任何有關此類瞬息萬變、依賴因緣的五蘊現象所假設出來的「我」,都會被視為「身見」,此「身見」正是系縛眾生於生死輪迴中的最根本的「結」。佛教認為,獲得解脫不能通過實現一個「真我」或「絕對的我」,而是通過消除對五蘊有關的最微細的自我意識,消除所有製造「我」、「我所」等想法、潛在的「我慢」傾向等。

大乘各派雖有很大的分歧,但都同意要堅持一個論點,那就是聲稱:生死輪迴與涅槃、污染與清淨、煩惱與智慧、迷與悟等等,從根本上來說是沒有分別的。[6]但從上座部佛教的角度來看,這是荒誕不經的。對大乘來說,實現佛教修道所要達至的覺悟,正是要喚醒此「不二論」[7]的觀點。大乘否決傳統的、對立的二元論,因為一切現象的本質是「空」。由於缺乏任何內在的實質或本質,因此在共性之「空」中,所有主流佛教所安立之各式各樣明顯相反的現象終於不謀而合:「諸法(現象)皆有一性,那就是『空性』或『無性』。」

在巴利文的藏經中,並無發現佛陀的教導有贊成過任何形式的不二論,也沒有發現不二論的觀點被含藏於佛語之中,也沒有巴利文的經典提出過「二元論」[8],安立一個形而上學的二元論假設,供給知識分子們去認同。佛陀的教導特色,本質上是務實的,不是思辯的。

雖然如此,這種務實主義也非全無哲學根據,而是以佛陀所覺悟到的、洞悉到的諸法實相為根據。相對於不二論系統,佛陀不是要發現隱藏於世間經驗背後或下面的一個統一原則,相反地,它採用具體的現實生活經驗,以當中混亂一片的差異與緊張為它的出發點與框架,從中試圖診斷出人類生存的核心問題,並提供解決方法。因此,佛教修道的指導原則不是最終的統一,而是滅絕苦痛,俾能從根本上解決存在的困境。

當我們如實地審查當下的經驗時,我們會發現,它貫穿着許多極為重要的二元性,對靈修的追求上有深刻的含義。佛陀在巴利文經藏中教導我們,堅定不移地專注着這些相對現象,並且確認它們,才是忠實地尋找解脫智慧所必須的。正是這些對立(善與惡、苦與樂、智與痴)的存在,使追求覺悟與解脫成為那麼一個極其重要的關注。[9]

參見

注釋與引用

  1. 寻法比库中译《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六章·色之概要:巴利文Nibbāna(涅槃)是源自动词nibbāti,意为“被吹灭”或“被熄灭”。因此它是表示熄灭了世间的贪、嗔、痴之火。但诸巴利论师较喜欢解释它为渴爱的纠缠的不存在或离去。只要人们还受到渴爱的纠缠,他们还被绑在生死轮回里;但在灭尽一切渴爱时,人们即会证悟涅槃,解脱生死轮回。
  2. 坦尼沙罗尊者著《空性的诚实》
  3. 《无碍解道》俱存品第十·空论:空空、行空、坏空、最上空、相空、消除空、定空、断空、止灭空、出离空、内空、外空、俱空、同分空、异分空、寻求空、摄受空、获得空、通达空、一性空、异性空、忍空、摄持空、深解空、正知者之流转永尽一切空性中之胜义空。
  4. 觉音尊者著《清净道论》
  5. 龙树《大智度论》:复次、性名自有。不待因缘。若待因缘则是作法。不名为性。诸法中皆无性。何以故。一切有为法。皆从因缘生。从因缘生则是作法。若不从因缘和合。则是无法。如是一切诸法性不可得故。名为性空。
  6. 玄奘译《心经》: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
  7. 维基百科:不二论:不二论(梵语:Advaita Vedānta,天城文:अद्वैत वेदान्त)是印度哲学中最为突出的韦丹塔(即吠檀多),梵文Vedanta的字面意思是吠陀(Veda)的终极结论,也就是吠陀经典(Veda)的最后结论。 Advaita,字面解非二元或不二,是一种一元思想体系。Advaita主要指自我(Atman)和梵(Brahman)是绝对一和同(one and the same);另一个主要的术语Advitiya,意思是除了梵之外没有任何是一切事物)。第一个有系统整理不二论的而且著作还依然广泛流传的是商羯罗。
  8. 维基百科:二元论(dualism)是一种本体论观点。与一元论不同,二元论认为世界由两种不可缺少且相互独立的元素组成(一元论认为世界的本原是唯一的)。哲学上所说的二元论一般指认为世界的本质是物质和意识两个实体的观点。二元论者认为其理论不偏向于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中的的任何一个派别。一些唯物主义者认为二元论的实质是客观唯心主义。二元论是主张世界有意识和物质两个独立本原的哲学学说,强调物质和精神是同等公平地存在的。认为世界的本原是意识和物质两个实体。二元论实质上坚持意识离开物质而独立存在。它和一元论相对立。其主要代表人物是柏拉图和笛卡尔。
  9. 《佛法与不二论》.菩提比库著 梁国雄居士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