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门心路过程”的版本间的差异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转至:导航搜索
第1行: 第1行:
'''眼门心路过程'''(巴利语:{{NLK|cakkhudvāra}}{{NLK|citta-vīthi}})诸心于眼门门生起以识知目标时,照有条有理的次序一个接着一个地生起的过程。<>寻法比库中译《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四章·心路过程之概要:当诸心于根门或意门生起以识知目标时,它们不会杂乱无章或单独地生起,而是在一系列不同的识知过程阶段,依照有条有理的次序一个接着一个地生起。这次序名为‘心之定法’({{NLK|cittaniyama}})。
+
'''眼门心路过程'''(巴利语:{{NLK|cakkhudvāra}}{{NLK|citta-vīthi}})诸心于眼门门生起以识知目标时,照有条有理的次序一个接着一个地生起的过程。<ref>寻法比库中译《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四章·心路过程之概要:当诸心于根门或意门生起以识知目标时,它们不会杂乱无章或单独地生起,而是在一系列不同的识知过程阶段,依照有条有理的次序一个接着一个地生起。这次序名为‘心之定法’({{NLK|cittaniyama}})。</ref>
  
  

2012年12月8日 (六) 22:58的版本

眼门心路过程(巴利语:cakkhudvāracitta-vīthi)诸心于眼门门生起以识知目标时,照有条有理的次序一个接着一个地生起的过程。[1]


概述

心路过程必须具足一切所须的因缘条件才能发生。根据注疏,于眼门心路过程所须的因缘条件为:(1) 眼净色(cakkhuppasāda)、(2) 色所缘(rūpārammaṇa)、(3) 光(āloka)、(4) 作意(manasikāra)。


经藏语源

论藏出处

注释书解说

《解脱道论》卷第十·五方便品之一[2]

从有分心。转见心。所受心。分别心。令起心。速心。彼事心。

  • (1)于是有分心者。是于此有根心如牵缕。
  • (2)转心者。于眼门色事夹缘故。以缘展转诸界。依处有分心成起。有分心次第。彼为见色事成转生转心。
  • (3)转心次第依眼应转。现得见生见心。见心次第已见以心。
  • (4)现受生受心。受心次第以受义。
  • (5)现分别生分别心。分别心次第以分别义。
  • (6)现令起生令起心。令起心次第以令起义。
  • (7)由业心速行。速行心次第。以速行义。
  • (8)不以方便生彼事果报心。
  • (9)从彼更度有分心。
  • 问何譬喻。答如王殿上闭城门卧。伛女摩王足。夫人坐。大臣及直阁列在王前。聋人守门依城门住。时守园人取庵罗果打门。王闻声觉王。敕偻女。汝当开门。偻女即奉命。以相貌语聋人言。聋人解意。即开城门。见庵罗果。王捉刀。女受果将入现于大臣。大臣授与夫人。夫人洗净。或熟或生。各安一处。然后奉王。王得食之。食已即说彼功德非功德。还复更眠。
如是如王卧。如有分心可知。如守园人取庵罗果打门。如是于眼门色事夹可知。如王闻彼声王觉。教伛女开门。如是以缘展转界。依处有分心起可知。如伛女以相貌教聋人开门。如是转心可知。如聋人开门见庵罗果。如是眼识可知。如捉刀女受彼果将现大臣。如是受持心可知。如大臣取果授与夫人。如是分别心可知。如夫人洗净。或熟或生各安一处然后与王。如是令起心可知。如王食彼果。如是速心可知。如王食已说彼功德非功德利。如是彼事果报心可知。如王更眠。如是有分心度可知。


现代解释

《白话解脱道论》

譬喻《偻女喻》

在一所紧闭着城门的宫殿里,过往正躺卧这歇息,一名驼背的哑女正在按摩国王的双脚。夫人坐在一旁,大臣己护卫整齐的排列在国王前面。看守城门的是一名聋人,他就住在城门旁边。

这时候,守果园的佣人,采摘了一些庵罗果(amra, 芒果),敲打城门,准备奉献予国王。国王听见敲门声,示意哑女前去开门。哑女奉命前去,以动作示意聋人,聋人了解哑女的意思,把城门打开。哑女将水果带入内殿,献予大臣。大臣将水果转呈夫人。夫人将水果按生熟分类,洗涤干净,奉献给国王。国王见到水果,提起水果刀,将水果分割、进食。国王吃过水果后,接着述说自己的功绩(功德),检讨自己的缺点(非功德),然后继续躺下歇息。

释譬喻《偻女喻》

  • 国王躺卧着;这就是:有分心(生有心)。
  • 守园人取庵罗果敲门;就是:于眼门色事夹心。
  • 国王听到声音后,醒觉,示意哑女去开门;就是:依处的有分心(生有心),以缘起辗转界。
  • 哑女以动作,示意聋人开门;就是:转心。
  • 聋人开门,见庵罗果;就是:眼识。
  • 国王提起水果刀,哑女接受水果,然后将水果献予大臣;就是:受持心。
  • 大臣将水果转呈夫人;就是:分别心。
  • 夫人将水果按生、熟分类,洗涤干净,然后献予国王;就是:令起心。
  • 国王吃过水果后,述说自己的功德与非功德;就是:所缘事的果报心。
  • 国王继续躺卧睡眠;就是:再度生起的有分心(生有心)。


寻法比库中译《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四章·心路过程之概要

古代阿毗达摩论师以芒果的比喻来形容心路过程。有个人盖着头睡在芒果树下。其时有粒熟了的芒果掉下撞在地上,其声吵到他的耳朵里。被声音吵醒之后,他张开眼看,伸手取该果,捏一捏及嗅一嗅它。然后把它给吃了,吞下及回味它的味道。过后再倒回去睡觉。

在此,那人睡在芒果树下就有如有分流。芒果掉下撞在地上,其声吵到他的耳朵则有如所缘撞击根门,如:眼门。被声音吵醒即有如五门转向心转向所缘。张开眼看即有如眼识执行看的作用。伸手取该芒果有如领受心领受所缘。捏一捏芒果有如推度心在推度所缘。嗅一嗅它则有如确定心在确定所缘。吃芒果即有如速行在体验所缘的滋味。吞下及回味它的味道有如彼所缘取速行的所缘为所缘。那人过后再倒回去睡觉则有如再沉入有分。


注:《解脱道论》中的比喻与《阿毗达摩概要精解》中不同。前者“芒果”由多人逐次传递,表示自眼识之后,各个心的所缘是其前一个心;后者“芒果”由一人处理,表示整个眼门心路过程中,各个心的所缘都是色所缘。


参见条目

注释与引用

  1. 寻法比库中译《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四章·心路过程之概要:当诸心于根门或意门生起以识知目标时,它们不会杂乱无章或单独地生起,而是在一系列不同的识知过程阶段,依照有条有理的次序一个接着一个地生起。这次序名为‘心之定法’(cittaniyama)。
  2. 《解脱道论》优波底沙造,梁·僧伽婆罗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