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盎嘎国」修訂間的差異

出自 上座部佛教百科
前往:導覽搜尋
首都
行 16: 行 16:
 
 盎嘎的首都是占婆城({{NLK|Campā}})。原名马利尼(Malini),位于恒河右岸,毗邻占婆河,是一个非常繁华的城市,也是古印度6大城市之一,巴利经藏《长部》尼柯耶中提到,佛陀曾在占婆城讲法<ref>巴利经藏《长部·四·[[索纳丹达经]]》:一时,世尊与五百大比丘众俱,游行于盎嘎国而至瞻婆城,世尊住于瞻婆之伽伽莲池畔。尔时,索纳丹达({{NLK|Soṇadaṇḍa}})婆罗门住瞻婆城。此城乃生活丰裕,有丰富之草、木、水、谷物之 王领,是由马嘎塔王斯尼耶频毗婆罗所赐与净施之地。</ref>。通常认为,占婆城的位置是在现在比哈尔邦的帕格尔布尔,至今那里仍有两个村镇叫做占婆-nagara和占婆-pura。
 
 盎嘎的首都是占婆城({{NLK|Campā}})。原名马利尼(Malini),位于恒河右岸,毗邻占婆河,是一个非常繁华的城市,也是古印度6大城市之一,巴利经藏《长部》尼柯耶中提到,佛陀曾在占婆城讲法<ref>巴利经藏《长部·四·[[索纳丹达经]]》:一时,世尊与五百大比丘众俱,游行于盎嘎国而至瞻婆城,世尊住于瞻婆之伽伽莲池畔。尔时,索纳丹达({{NLK|Soṇadaṇḍa}})婆罗门住瞻婆城。此城乃生活丰裕,有丰富之草、木、水、谷物之 王领,是由马嘎塔王斯尼耶频毗婆罗所赐与净施之地。</ref>。通常认为,占婆城的位置是在现在比哈尔邦的帕格尔布尔,至今那里仍有两个村镇叫做占婆-nagara和占婆-pura。
  
 占婆因其富庶和商业而著称。它也是一个大的贸易和商业中心,它的商人定期出海到远方的素万那普从事贸易买卖,它的历史 结束于 元4 世纪 <ref> 东晋法显《佛国记》中 将Chanpo译为 “瞻波”, 提到占婆 仍有许多佛教寺庙。唐代玄奘《大唐西域记》卷十(大正51·926c):瞻波国,周四千余里,国大都城北背殑伽河,周四十余里,土地垫湿,稼穑滋盛,气序温暑,风俗淳质,伽蓝数十所,多有倾毁,僧徒二百余人,习小乘教,天祠二十余所,异道杂居。”</ref>而那时盎嘎国早已不复存在。
+
 占婆因其富庶和商业而著称。它也是一个大的贸易和商业中心,它的商人定期出海到远方的素万那普从事贸易买卖,它的历史 至少延续的 元6 世纪。 东晋法显《佛国 记》和唐代玄奘《大唐西域 记》中 都曾提到 “瞻波”, 当时那里 仍有许多佛教寺庙 。<ref>东晋法显《佛国记》:顺恒水东下十八由延,其南岸有瞻波大国。佛精舍、经行处及四佛坐处,悉起塔,现有僧住 。唐代玄奘《大唐西域记》卷十(大正51·926c):瞻波国,周四千余里,国大都城北背殑伽河,周四十余里,土地垫湿,稼穑滋盛,气序温暑,风俗淳质,伽蓝数十所,多有倾毁,僧徒二百余人,习小乘教,天祠二十余所,异道杂居。”</ref>而那时盎嘎国早已不复存在。
  
 
 有人认为,后来的占婆王国(今天的越南)就起源于此印度东部的占婆,但根据人类学方面的证据,他们来自印-中半岛另一边的婆罗洲(Borneo)。
 
 有人认为,后来的占婆王国(今天的越南)就起源于此印度东部的占婆,但根据人类学方面的证据,他们来自印-中半岛另一边的婆罗洲(Borneo)。

於 2013年1月12日 (六) 20:15 的修訂

盎嘎國巴利語Anga)是公元前6世紀繁榮在印度次大陸東部的16個大的國家之一,後於同世紀被馬嘎塔國兼併。巴利三藏中曾多次提到該國的名字。

概述

盎嘎國最早出現在四吠陀之一的《阿闥婆吠陀》中,跟在馬嘎塔, 甘塔拉和穆加瓦(Mujavats)之後被提及。這裡有古印度的一些主要城市,它也是大型貿易和商業中心,這裡的商人定期到遠方的素萬那普(Suvarnabhumi)從事航海貿易。在賓比薩拉王時代,盎嘎被馬嘎塔國兼併。[1]

地理位置

根據印度古代梵文敘事詩《摩訶婆羅多》(Mahabharata)中記載,盎嘎王國大致相當於現在印度比哈爾邦的帕戈爾布爾(Bhagalpur)、邦加(Banka)、布爾尼亞(Purnia)、蒙吉爾(Munger)、格蒂哈爾(Katihar)、傑穆伊(Jamui)地區和賈坎德邦的代奧克爾(Deoghar)、戈達(Godda)、薩希布根傑(Sahebganj)地區,後來又擴展包括了孟加拉(Bengal)的一部分。

盎嘎與其西邊的馬嘎塔國之間以占婆河(River Champa,古稱瞻波河)為界[2],北邊以咖西河為界。難敵(Duryodhana)曾任命迦爾納(Karna)為盎嘎的國王。

《摩訶婆羅多》(II.44.9)還提到盎嘎和旺嘎(Vaṅga)形成了一個國家。Katha-Sarit-Sagara宣稱,盎嘎的一個城市Vitankapur位於海邊。因此,盎嘎的國界向東達到印度東海岸。巴利經藏《中部》尼柯耶《馬邑大經》和《馬邑小經》中提到盎嘎的另一個重要城市馬邑(Assapura)。

首都

盎嘎的首都是占婆城(Campā)。原名馬利尼(Malini),位於恆河右岸,毗鄰占婆河,是一個非常繁華的城市,也是古印度6大城市之一,巴利經藏《長部》尼柯耶中提到,佛陀曾在占婆城講法[3]。通常認為,占婆城的位置是在現在比哈爾邦的帕格爾布爾,至今那裡仍有兩個村鎮叫做占婆-nagara和占婆-pura。

占婆因其富庶和商業而著稱。它也是一個大的貿易和商業中心,它的商人定期出海到遠方的素萬那普從事貿易買賣,它的歷史至少延續的公元6世紀。在東晉法顯《佛國記》和唐代玄奘《大唐西域記》中都曾提到「瞻波」,當時那裡仍有許多佛教寺廟。[4]而那時盎嘎國早已不復存在。

有人認為,後來的占婆王國(今天的越南)就起源於此印度東部的占婆,但根據人類學方面的證據,他們來自印-中半島另一邊的婆羅洲(Borneo)。

國名起源

在《莫訶婆羅多》(I.104.53-54)和《往世書》(Puranic)中,稱「盎嘎」一名來自盎嘎王子的名字,盎嘎王子是盎國的建立者。

根據另一部梵文史詩《羅摩衍那》(1.23.14),「盎嘎」的名字來源於愛神卡馬提婆(Kamadeva)被濕婆(Siva)燒死的地方,他的身體部分(angas)散落於此。

參考文獻

  1. 《小部·第十五篇·五○六·羌培耶本生谭》:某时马嘎塔王攻取盎嘎国,某时盎嘎王攻取马嘎塔国。某日马嘎塔王与盎嘎王战争,王败战乘马而逃,为盎嘎王之兵士追赶至氾滥之瞻波河边,王思:“于其死于敌手,不如入何而死为宜。”于是与马共同入河。尔时羌培耶龙王建造一宝石之珍亭,受大群水族围绕而享欲,马与王皆沉于水中,降至龙王之前。龙王见充分著饰之王,心生爱慕,由座起立云:“大王勿恐。”使王坐于自己之长椅,寻问沉水之缘由。王语一切,于是彼慰王曰:“大王勿恐,予使王为两国之支配者,七日间得大荣誉。”至第七日马嘎塔王与龙王离龙王住处,彼依龙王之威力,捕获盎嘎王夺其生命,行两国之政治。
  2. 《小部·第十五篇·五○六·羌培耶本生谭》:昔日盎嘎国之盎嘎王,马嘎塔国之马嘎塔王各自治国时,在盎嘎与马嘎塔两国之间有一河名瞻波,彼处为龙王之住处,为羌培耶龙王所支配。
  3. 巴利经藏《长部·四·索纳丹达经》:一时,世尊与五百大比丘众俱,游行于盎嘎国而至瞻婆城,世尊住于瞻婆之伽伽莲池畔。尔时,索纳丹达(Soṇadaṇḍa)婆罗门住瞻婆城。此城乃生活丰裕,有丰富之草、木、水、谷物之 王领,是由马嘎塔王斯尼耶频毗婆罗所赐与净施之地。
  4. 东晋法显《佛国记》:顺恒水东下十八由延,其南岸有瞻波大国。佛精舍、经行处及四佛坐处,悉起塔,现有僧住。唐代玄奘《大唐西域记》卷十(大正51·926c):瞻波国,周四千余里,国大都城北背殑伽河,周四十余里,土地垫湿,稼穑滋盛,气序温暑,风俗淳质,伽蓝数十所,多有倾毁,僧徒二百余人,习小乘教,天祠二十余所,异道杂居。”

外部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