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塔拔

出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至導覽跳至搜尋

甘塔拔巴利語gandhabbā)天部眾名,古音譯作乾闼婆、犍闼婆、干沓婆等,意為食香、香阴、香行等。以香氣為滋養的神,服侍帝釋的樂神之一,為東方持國天王之部屬[1]

經藏出處

相應部·三·第十·甘塔拔相應》:[2]

「諸比庫!我為汝等說甘塔拔天,諦聽。

諸比庫!如何為甘塔拔天耶?

諸比庫!有依根香而住之天。諸比庫!有依樹心香而住之天。諸比庫!有依樹膚香而住之天。諸比庫!有依樹皮香而住之天。諸比庫!有依樹芽香而住之天。諸比庫!有依葉香而住之天。諸比庫!有依華香而住之天。諸比庫!有依果香而住之天。諸比庫!有依液香而住之天。諸比庫!有依香香而住之天。諸比庫!如是名為甘塔拔天。」

長部·二·第二一·帝釋所聞經》

複次,天主帝釋,言甘塔拔子般遮翼(五髻):「般遮翼!彼世尊住馬嘎塔王舍城東安巴產達婆羅門聚落之北毗陀山因陀娑羅窟。般遮翼!今我等為見彼世尊、應供、等正覺者,詣往如何?」

[般遮翼]應諾帝釋:「唯然,卿」。甘塔拔子般遮翼即持麥魯瓦木之黃琴,加入天主帝釋之隨行。

概要

公元10世紀越南茶邱(Tra Kieu)的飛天,雕刻於舞蹈台座底部
甘肅安西榆林窟第15窟中的伎樂飛天
  • 甘塔拔是一種半神有情,居住在四大天王天,屬於最底層的天人。[3]他們通常和阿修羅、龍列在一起。生為甘塔拔是由於持守了最低層次的戒行。
  • 對一位比庫而言,投生為甘塔拔不是一件體面的事。[4]甘塔拔被認為是天界的樂神,般遮翼(Pañcasikha,甘塔拔之子,又名五髻、五頂)、Suriyavaccasā和她的父親Timbarū都是甘塔拔。
  • 他們侍奉沙咖天帝及其他天人,男性的甘塔拔成為女性甘塔拔的伴侶。女性甘塔拔叫做accharā,即仙女、飛天,他們的王是統治東方的持國天王(Dhatarattha)。
  • 甘塔拔有時也稱為飛天(vihangamā)。《長部·第三二·阿嗒那帝亞經》中提到,在比庫和比庫尼的獨處修行時,甘塔拔可能會去干擾他們。佛陀說,有情生為甘塔拔是由於他們發願如此,並講述了依植物的根香、皮香、液香、花香等而住的幾種甘塔拔。
  • 有時甘塔拔也被說成是掌管受孕,這是對《中部·第三八·愛盡大經》中gandhabbā一詞的錯誤翻譯,此經中講述了受孕的必要條件:父母結合,母親在受胎期,和甘塔拔現前。在注釋書(MA.i.481f)中,將此處的甘塔拔解釋為tatrūpakasatta,意即「適合和準備投生的到此相應父母的有情」,復注認為tatrūpakasatta一詞代表此處gandhabbā的含義。[5]

甘塔拔誤解為「中有」之辨析

中有:梵語antarābhava,又作中陰中陰有中陰身。古印度部派佛教時期說一切有部等部派所執持的觀點。他們把眾生流轉的過程分為四個階段,稱為四有:中有、生有、本有和死有。其中的「中有」是有情在死後而尚未投胎之間的生命狀態。其理據之一為: 《中部·一·第三八·愛盡大經》:

諸比庫!三事和合而入胎,是有父母之會合,但母還未有經水且甘塔拔不現前,其時不入胎。又此有父母之會合,母已有經水,但甘塔拔不現前,其時不入胎。諸比庫!有父母之會合,母已有經水,且甘塔拔現前者,如是三事和合者,有入胎也。

經文中的「甘塔拔」和作為天界音樂神的巴利語相同。但是,這裏的「甘塔拔」顯然不是指天神。有人把它解釋為所謂的「中有」,並認為這篇經文是佛陀說「中有」存在的證據。《論事覺音註釋註解這是東山住部與正量部的邪執:

"有名中有,其時如具天眼者而無天眼者、如具神通者而無神通者之有情,窺察父母交會之時及月水時,七日或七日以上住"者,乃東山住部與正量部之邪執。

上座部佛教並不承認有此「中有」,因為死與生之間是沒有中斷、間隔的。該經的《義注》解釋說:

甘塔拔:去到那裏的有情。現前:並非父母結合時站在旁邊觀看叫做現前,而是由於業的運作而使一個有情在那個地方出生是這裏的意思。

這段釋文中的「並非父母結合時站在旁邊觀看叫做現前」一句,即否定了所謂「中有」的說法。但是釋文把甘塔拔解釋為去到那裏的有情tatrūpagasatto),其意思還是不夠明確。於是,該經的《復注》繼續解釋說:

甘塔拔:通過相的出現而指示將去投生之趣而得名「去」的導致有(再生)之業的發生、轉起為甘塔拔,即正投生到那裏的有情,因此說為去到那裏的有情。

然而,巴利語gandha的原意是香、氣味,怎麼可以解釋為「去」呢?如果我們再參考律復注《心義解疏》在解釋這段經文時對gandhabba從巴利語法上的分析:

甘塔拔:去到那裏的有情,叫做要去gantabbo)。Ta應作為dha(作,做)來解釋。又或者通過相的出現而指示將去投生之趣而得名為的導致有(再生)之業的發生、轉起為甘塔拔,即投生到那裏的有情,因此說為去到那裏的有情。現前即已去到。在此並非父母結合時站在旁邊觀看叫做現前,而是由於業的運作而使一個有情在那個地方出生,即是只住於[結]生之前,根據趣相等所緣而投向再生的意思。
在巴利語詞源學上,dha有時可以作為ta來解釋,於是,gandha便可解釋為ganta(去到),而gandhabba也可解釋為gantabba(要去,應去到)。所以,本經中的gandhabba是由詞根√gam(行,去)加上未來義務分詞後綴tabba構成(√gam+tabba→gantabba→gandhabba),它並不作gandha+rv+a解。如此,它既不是北傳所解釋的「尋香行」、「食香」等,也不是所謂的「中有」。這裏的gandhabba應解釋為「去到那裏的有情」(tatrūpaga-satto),即正隨業力投生到該投生之趣的有情。[6]

外部連結

注釋與引用

  1. 《巴利中英日词典》
  2. 元亨寺汉译《南传佛教经藏》
  3. 元亨寺汉译《长部·二·第一八·阇尼沙经》:世尊!如是,常童子梵天,自己化为三十三天之形,于三十三天之各座结跏趺坐,告三十三天言:“三十三天!诸卿如何思惟?彼世尊为众生之幸福,为众生之安乐哀愍世间,为人、大之利益、幸福、安乐而行动者,任何人该归依佛陀、归依法、归依僧伽、于教善奉行,彼身坏死后,或者生于他化自在天、化乐天、赌史多天、夜摩天、三十三天、或者生于四天王天。又虽赴最下界方可赴甘塔拔界。”
  4. 《长部·二·第二一·帝释所闻经》:世尊!于此迦毗罗城,有信仰佛、法、僧之戒具足者,瞿毗释女。皆舍弃女心而起丈夫心,身坏命终,生于善趣天界,为忉利天伴,成为我等之公子。而于此处可知此天子瞿波。然,更有三比丘,于世尊之 处修梵行,而生于低位之甘塔拔。彼等唯有享受五欲之快乐,来我等之处,供御奉事。我等之处,供御奉事之彼等,被天子瞿婆咎责言:“卿等未曾听闻世尊之法乎!汝等之面向于何处耶?我虽为女身,尚信佛、法、僧而戒具足,舍弃女心而起丈夫心,身坏命终,生于善趣天界,为忉利天伴,成为天主帝释之公子,而于此处,知我是天子瞿婆。然而卿等,于世尊之处修梵行,却生于低位之甘塔拔,见同修梵行,却生于低位之甘塔拔,此愚痴是我等所见者乎?”世尊!天子瞿婆所咎责彼等二人之中,既[一人]得念,生于梵辅天之位,有一人还住于其他之欲乐。
  5. 英国伦敦巴利圣典协会印刷出版《巴利语专有名词辞典》(Buddhist Dictionary of Pali Proper Names)
  6. 玛欣德比库《甘塔拔是“中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