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库巴帝摩卡」修訂間的差異

出自 上座部佛教百科
前往:導覽搜尋
巴帝摩卡的制定
巴帝摩卡的制定
行 32: 行 32:
 
==巴帝摩卡的制定==
 
==巴帝摩卡的制定==
  
'''制定包括巴帝摩卡在内的诸学处是拥有一切知智({{NLK|Sabbaññutā}}-{{NLK|ñāṇa}})的正自觉者({{NLK|Sammā}}-{{NLK|sambuddha}})的范畴''',而不是其他诸如天人、人类、梵天、沙门、婆罗门等的能力范围,即使像[[沙利子]]({{NLK|Sāriputta}})尊者如此智慧第一的上首弟子({{NLK|aggasāvaka}})、伍巴离({{NLK|Upāli}})尊者如此持律第一的大弟子({{NLK|mahā}}-{{NLK|sāvaka}}),都没有制戒的权限。
+
'''制定包括巴帝摩卡在内的诸学处是拥有一切知智({{NLK|Sabbaññutā}}-{{NLK|ñāṇa}})的正自觉者({{NLK|Sammā}}-{{NLK|sambuddha}})的范畴'''<ref>《清净道论》.说戒品:“由信而成,因为'''制定学处是超越于声闻之权限的''',如佛曾拒绝其弟子(关于制戒)的请求(有一次舍利弗请佛制戒,佛拒绝了他说:到了时候我自己会知道的。),可为这里的例证。”</ref> ,而不是其他诸如天人、人类、梵天、沙门、婆罗门等的能力范围,即使像[[沙利子]]({{NLK|Sāriputta}})尊者如此智慧第一的上首弟子({{NLK|aggasāvaka}})、伍巴离({{NLK|Upāli}})尊者如此持律第一的大弟子({{NLK|mahā}}-{{NLK|sāvaka}}),都没有制戒的权限。
  
 
 在佛世尊弘法的最初二十年中,由于前来请求出家的人普遍动机纯正,僧团中还没有污垢法出现,所以佛世尊并没有为诸弟子们制定诸多的学处。当时,佛陀只是以“教诫巴帝摩卡”教导诸比库。<ref>(Dp.183-5)“忍耐是最高苦行,诸佛说涅槃最上;恼他实非出家人,害他者不是沙门。莫作一切恶,具足于诸善;净化其自心,此是诸佛教。不谤不恼害,护巴帝摩卡;于食知节量,居边远住处;致力增上心,此是诸佛教。”</ref>
 
 在佛世尊弘法的最初二十年中,由于前来请求出家的人普遍动机纯正,僧团中还没有污垢法出现,所以佛世尊并没有为诸弟子们制定诸多的学处。当时,佛陀只是以“教诫巴帝摩卡”教导诸比库。<ref>(Dp.183-5)“忍耐是最高苦行,诸佛说涅槃最上;恼他实非出家人,害他者不是沙门。莫作一切恶,具足于诸善;净化其自心,此是诸佛教。不谤不恼害,护巴帝摩卡;于食知节量,居边远住处;致力增上心,此是诸佛教。”</ref>

於 2011年9月1日 (四) 14:06 的修訂

比庫巴帝摩卡(巴利語:Bhikkhupātimokkha)是巴利語的音譯,由「比庫」和「巴帝摩卡」兩個詞組成。比庫,巴利語bhikkhu的音譯,有行乞者、持割截衣者、見怖畏等義。即於世尊正法、律中出家並達上的男子。巴帝摩卡,巴利語pātimokkha的音譯。 根據律教法,「巴帝摩卡」含有最初、上首、極殊勝、極尊貴等義[1]。根據經教法,「巴帝摩卡」則為「護解脫」之義[2]

介紹

因為「巴帝摩卡」含有多義,故只作音譯,不作意譯[3]。巴帝摩卡可以分為戒和經籍兩種:

一、戒巴帝摩卡(sīla pātimokkha)

即比庫、比庫尼應持守的巴帝摩卡律儀戒。其中,比庫巴帝摩卡共有227條,比庫尼巴帝摩卡有311條。

比庫巴帝摩卡一共包括了227條學處。這些學處又可以分為八法,即:

1. 巴拉基咖法:4條;
2. 桑喀地謝沙法:13條;
3. 不定法:2條;
4. 尼薩耆亞巴吉帝亞法:30條;
5. 巴吉帝亞法:92條;
6. 應悔過法:4條;
7. 應學法:75條;
8. 止諍法:7條。

二、經籍巴帝摩卡(gantha pātimokkha)

即僧團每半月半月應念誦的戒經。有兩部戒經,即《比庫巴帝摩卡》戒經和《比庫尼巴帝摩卡》戒經。

巴帝摩卡的制定

制定包括巴帝摩卡在內的諸學處是擁有一切知智(Sabbaññutā-ñāṇa)的正自覺者(Sammā-sambuddha)的範疇[4],而不是其他諸如天人、人類、梵天、沙門、婆羅門等的能力範圍,即使像沙利子(Sāriputta)尊者如此智慧第一的上首弟子(aggasāvaka)、伍巴離(Upāli)尊者如此持律第一的大弟子(mahā-sāvaka),都沒有制戒的權限。

在佛世尊弘法的最初二十年中,由於前來請求出家的人普遍動機純正,僧團中還沒有污垢法出現,所以佛世尊並沒有為諸弟子們制定諸多的學處。當時,佛陀只是以「教誡巴帝摩卡」教導諸比庫。[5]

據《律藏》記載,佛世尊在證悟正自覺後的第十二年,住在韋沙離城(Vesālī)的韋蘭迦村(Verañjā)度雨安居。在那時,上首弟子沙利子基於令佛陀教法久住的原因而希望世尊為弟子們制定學處,世尊說在僧團中還未出現有漏法之前不會為弟子們制定學處,誦巴帝摩卡。[6]

此後[7],隨着僧團規模的不斷擴大,僧人成份的不斷複雜,在僧團中的不良現象和不良分子也逐漸增多。每當僧團出現污垢,或者比庫們發生不適當的行為時,佛世尊就此因緣而制定了相應的學處。當制定的學處達到一定數量時,便編集成《巴帝摩卡》。

制定巴帝摩卡的意義

佛世尊制定學處的一般過程是:僧團中有某位或某些比庫發生不適當的行為,引起在家人的譏嫌、非議,比庫們聽到在家人的譏嫌、非議,其中的少欲者也譏嫌、非議。那些比庫們以種種方法呵責後,將此事報告世尊。世尊因此集合僧眾,將當事人叫到跟前查問。當事人承認事實後,世尊以種種方法呵責他,並申明制定學處的十項意義,然後制定學處。[8]

  1. 為了僧團的優越。
  2. 為了僧團的安樂。
  3. 為了折服無恥之人。
  4. 為了善行比庫們的安住。
  5. 為了防護現法諸漏。
  6. 為了防禦後世諸漏。
  7. 為了無信者生信。
  8. 為了已信者增長。
  9. 為了正法住立。
  10. 為了資益於律。[9]

比庫巴帝摩卡的內容

1、僧團伍波薩他的先前工作等方法;
2、序誦;
3、巴拉基咖誦;
4、桑喀地謝沙誦;
5、不定誦;
6、尼薩耆亞巴吉帝亞;
7、巴吉帝亞;
8、應悔過法;
9、應學法;
10、止諍法。
1、取用四資具時的省思
2、蘊護衛經
3、懺悔罪過
4、點淨
5、決意衣物等的受持
6、取消三衣等的受持
7、共有
8、捨棄違律物品法
9、非時入村
10、請求依止
11、隨喜功德與請求原諒
12、入雨安居
13、七日假
14、自恣
15、隨喜咖提那
16、作淨
17、清淨伍波薩他

學處與罪

對於比庫違犯世尊所制定的學處,依其罪過的種類又可分為以下幾種:

一、重罪與輕罪

1、重罪(garukāpatti)有兩種,即:
⑴.巴拉基咖:不可懺之罪(atekicchā);
⑵.桑喀地謝沙:可懺之罪(satekicchā),違犯此罪者先鬚髮露其罪,並經僧團的一系列處分後才能恢復清淨。
2、輕罪(lahukāpatti)有五種,屬於可懺之罪,即: ⑴.土喇吒亞; ⑵.巴吉帝亞; ⑶.應悔過; ⑷.惡作; ⑸.惡說。
違犯這五種輕罪的比庫,只需向另一位比庫發露其罪,然後進行懺悔即可恢復清淨。

二、有心罪與無心罪

1、有心罪(sacittaka):通過故意(有心)違犯學處才構成的罪過。有些學處必須通過故意違犯才構成罪過,若非故意則不犯。如故意殺人犯巴拉基咖,故意殺害生命犯巴吉帝亞等。
2、無心罪(acittaka):無意違犯之罪。有些學處即使無意違犯,只要符合違犯的條件也會構成罪。如施主將金錢裝進袋中供養比庫,比庫誤認為是如法物品而接受,也構成違犯尼薩耆亞巴吉帝亞。

三、由想得脫與非由想得脫

1、由想得脫之罪(saññāvimokkhā):由於沒有違犯學處之想而得以逃脫的罪過。這種罪是指無意違犯有心罪而言。
2、非由想得脫之罪(nosaññāvimokkhā):不管有沒有違犯學處之想,只要符合違犯的條件都不能逃脫的罪過。這種罪過是指故意違犯有心罪和違犯無心罪而言。

四、世間罪與制定罪

1、世間罪(lokavajja):生起不善心故意違犯的行為,或者社會上普遍認為是不合乎道德的行為。有些行為不僅對比庫、比庫尼而言是不能做的,即使對世俗普通人來說也是不道德的行為。如故意殺人、不與取、說虛妄語等。
2、制定罪(paṇṇattivajja):由世尊所制定、只是針對比庫、比庫尼違犯才構成的罪過。有些學處只是規定比庫、比庫尼才不能違越,但是世俗普通人造作並不會構成罪過。如接受金錢、從事買賣、挖掘土地等。

五、身業、語業與身語業

1、身業罪(kāyakamma):通過身體行為違犯的罪過。如從事淫慾法、故意出精、觸摸女人等。
2、語業罪(vacīkamma):通過語言違犯的罪過。如與未達上者同句誦法、對女人說法過限等。
3、身業和語業罪(kāyakammaṃ vacīkammañca):能通過身體行為與語言兩者違犯的罪過。如不與取、故意殺人、說虛妄的上人法等。
須知並沒有純粹由意門(心念)構成的犯戒。

伍波薩他的起源

佛教僧團有每隔半個月念誦《巴帝摩卡》戒經的傳統。因此,僧團誦戒稱為「伍波薩他」。伍波薩他,巴利語uposatha的音譯。該詞源於梵語upavasatha。 若從詞源學的角度來分析,upavasatha 由 upa (近,隨) + vas(住) + atha組成,直譯為「近住」,即在特定的日子裡持齋戒的意思。

伍波薩他有三種意思:

  • 1. 一個月當中特定的日期——齋日
  • 2. 在家居士所持守的學處之一 ——八戒
  • 3. 僧團舉行的甘馬之一 ——誦戒

伍波薩他源於古印度吠陀以來的祭法。佛陀在世時,其他外道團體有於每半個月的八日、十四日、十五日舉行集會的習慣。佛世尊接受馬嘎塔(Magadha,馬嘎塔)國王謝尼亞.賓比薩拉(Rājā māgadha seniya Bimbisāra)的建議,規定比庫僧團應於齋日集會,向信徒們說法,後來又規定於每半月的十五日或十四日齊集誦《巴帝摩卡》。佛教僧團於每半月舉行伍波薩他誦戒的制度由此而來。[10][11][12]

誦巴帝摩卡的時間和地點

佛世尊規定比庫們於每半個月誦一次巴帝摩卡,即在第十四日或第十五日。具體在十四或十五日,則應視曆法而定。[13]

僧團安排誦巴帝摩卡的日期,在每個季節的第三次和第七次誦戒在「十四日」,其餘的六次都在「十五日」。這是僧團舉行誦戒的日期。[14]

至於在誦戒日的什麼時候舉行伍波薩他,則可由各個僧團自行決定。現在許多僧團會選擇在下午或傍晚舉行。

由於伍波薩他甘馬是僧團中比較重要的集會,所以《律藏》中對誦戒的場所有詳細的規定:

住在同一區域的所有比庫僧眾必須集合在一起舉行伍波薩他甘馬。凡舉行甘馬的地方,必須經由僧團共同認定範圍,稱為「結界」(sīmā sammuti)。在結界前,先須設立界相(sãmà nimitta),即範圍的標記。律中允許八種界相:以山為界相、以石為界相、以林為界相、以樹為界相、以道路為界相、以蟻垤為界相、以河流為界相和以水為界相。現在的做法多數是以石為界相。[15][16]

誦巴帝摩卡的基本程序

念誦巴帝摩卡可以分為略誦和廣誦兩種。除非是在發生危難的時候可以略誦,在正常情況下僧團皆須廣誦。[17]

到了誦戒日,僧團通常會出通知,提醒僧眾們今天是誦戒日,並寫明誦戒的時間和地點。 誦巴帝摩卡一般可分為四個程序:

一、準備工作

準備工作又可分為事前工作和事前義務兩種。

1、事前工作包括打掃衛生、點燈、準備飲用水和洗用水、鋪設座位四項。這四項工作必須在僧團齊集界場之前由下座比庫或沙馬內拉等完成。

2、事前義務包括帶來有事比庫的意欲(chanda,請假)和清淨(pārisuddhi)、計算季節與誦戒的次數、計算參加誦戒比庫的人數、教誡比庫尼等四項。

由於世尊規定犯戒的比庫不能參加誦戒,所以,知道自己犯戒的比庫在誦戒之前應該到另外一位比庫面前發露並懺悔自己所犯之罪。如果該比庫所犯的都是輕罪,則在懺罪之後即回復清淨。如果合格的比庫26達到四位或以上,則可開始進行伍波薩他。

僧團在舉行所有甘馬時,處在同一界內的比庫皆須齊集一處,並且不得分離於手臂之距離。也即是說,所有參加甘馬的比庫皆應挨近在一起共坐,兩位比庫之間的距離不能超過伸手所及的距離。 同時,在此比庫聚中,除了比庫之外,其他的所有人,包括比庫尼、沙馬內拉、在家人等皆不得內進,應遠離到至少一個伸手所及的距離之外。

二、問答

在開始誦巴帝摩卡之前,僧團長老會選兩位比庫作為問律者與答律者,以問答的形式報告僧團伍波薩他的各項準備工作做得如何、僧團是否達到誦戒的條件等。問答通常是以巴利語來進行的,但有些派別也用當地的語言來進行,甚至只由一位比庫誦完問答的內容(如緬甸的善法派)。

三、正誦

當一切準備就緒後,僧團中的長老會指派一位比庫誦巴帝摩卡(通常會事先通知)。於是,這位比庫則以巴利語背誦《比庫巴帝摩卡》。 完整地背誦巴帝摩卡一般需要45-50分鐘的時間,如果誦得稍慢一點,則需要一個小時或以上。在背誦的過程中,如果這位比庫有些忘記或誦錯的地方,旁邊的比庫往往會提醒他,使他能流利地、準確無誤地背誦下去。

四、回向

僧團在誦完巴帝摩卡後通常會做回向,回向的內容由各僧團(或派別)決定。斯里蘭卡和緬甸的僧團多數以念誦《護衛經》或散播慈愛等為主,泰國僧團則多數會念些偈頌。做完回向之後,僧團長老通常還會利用僧眾集會的因緣給予教誡。

如果同住在一個界內的合格比庫達到四位或四位以上,到誦戒日則應舉行誦巴帝摩卡,因為四位比庫即組成一個僧團。如果是兩、三位比庫共住,則不用誦巴帝摩卡,只需作「清淨伍波薩他」(pārisuddhi-uposatha)。若只有一位比庫獨住,到了誦戒日只需作「決意伍波薩他」(adhiṭṭhāna-uposatha)。

注釋與引用

  1. 律注《疑惑度脱》中说:“其中,巴帝摩卡为极殊胜、极上首、极尊、极上之义。”
  2. 清净道论》中说:“若他看护、保护此者,能使他解脱、脱离恶趣等苦,所以称为‘巴帝摩卡’。”
  3. 《比库巴帝摩卡》.玛欣德尊者敬译:汉传佛教依梵语 prātimokṣa 音译为波罗提木叉、钵喇底木叉等,意译为别解脱、从解脱、随顺解脱、正顺解脱、处处解脱等。如《根本萨婆多部律摄》卷一云:“言别解脱者,由依别解脱经如说修行,于下下等九品诸惑,渐次断除,永不退故,于诸烦恼而得解脱,名别解脱。又见修烦恼,其类各多,于别别品而能舍离,名别解脱。” 但也有与巴利语释义相似者。如《五分律》卷十八云:“是中波罗提木叉者,以此戒防护诸根,增长善法,于诸善法最为初门故,名为波罗提木叉。”又《毗尼母经》卷三云:“云何名波罗提木叉?波罗提木叉者,名最胜义。以何义故名为最胜?诸善之本,以戒为根,众善得生,故言胜义。”
  4. 《清净道论》.说戒品:“由信而成,因为制定学处是超越于声闻之权限的,如佛曾拒绝其弟子(关于制戒)的请求(有一次舍利弗请佛制戒,佛拒绝了他说:到了时候我自己会知道的。),可为这里的例证。”
  5. (Dp.183-5)“忍耐是最高苦行,诸佛说涅槃最上;恼他实非出家人,害他者不是沙门。莫作一切恶,具足于诸善;净化其自心,此是诸佛教。不谤不恼害,护巴帝摩卡;于食知节量,居边远住处;致力增上心,此是诸佛教。”
  6. 律藏一. 经分别》(Pr.18-21):“沙利子,只有僧团达到广大、庞大后,才会在此僧团中出现一些有漏存续之法,那时导师将会为诸弟子制定学处、诵巴帝摩卡,以便消除那些有漏存续之法。沙利子,只要僧团还没有利养、达到极庞大之前,在此僧团中还不会出现一些有漏存续之法。沙利子,只有僧团有利养、达到极庞大后,才会在此僧团中出现一些有漏存续之法,那时导师将会为诸弟子制定学处、诵巴帝摩卡,以便消除那些有漏存续之法。沙利子,只要僧团还没有达到多闻、庞大之前,在此僧团中还不会出现一些有漏存续之法。沙利子,只有僧团达到多闻、庞大后,才会在此僧团中出现一些有漏存续之法,那时导师将会为诸弟子制定学处、诵巴帝摩卡,以便消除那些有漏存续之法。沙利子,比库僧团实无秽垢、无过患、离污浊、清净,住于坚实。沙利子,此五百位比库中,最后的比库也是入流者,不退堕法,必定趣向正觉。”
  7. 律藏一. 经分别》(Pr.24-39):因具寿苏定那与其前妻三次行淫欲法,他成为无秽垢、无过患的比库僧团中的最初犯戒者,世尊制定了第一条学处:“若比库从事淫欲法者,巴拉基咖,不共住。”从此,世尊开始为比库们制定学处。
  8. 律藏一. 经分别》(Pr.39):“诸比库,缘于十义,我为比库们制定学处:为了僧团的优越,为了僧团的安乐;为了折服无耻之人,为了善行比库们的安住;为了防护现法诸漏,为了防御后世诸漏;为了无信者生信,为了已信者增长;为了正法住立,为了资益于律。”
  9. 律藏的义注《普端严》
  10. 《律藏.诵戒篇》“诸比库,我允许在半月的十四日、十五日及八日集会。”(Mv.132)
  11. 《律藏.诵戒篇》“诸比库,于此,我在僻静处独坐,心中生起如是思维:‘我为比库们所制定的学处,应允许他们诵该巴帝摩卡,他们将以此为伍波萨他甘马。诸比库,我允许诵巴帝摩卡。”(Mv.133)
  12. 《律藏.诵戒篇》“诸比库,不应半个月诵三次巴帝摩卡。若诵者,犯恶作。诸比库,我允许每半个月一次——在十四日或十五日——诵巴帝摩卡。”(Mv.136)
  13. 《律注》“在十四日或十五日是指在一个季节中的第三个和第七个半月两次[诵戒]在十四日,其余六次在十五日。”(Mv.A.136)
  14. 根据古印度的历法,一年分为3个季节:热季(gimhāna)、雨季(vassāna)和凉季(hemanta),每个季节有4个月,共12个月。如此,一个季节有8个诵戒日,每月有2个,即黑月的十五日(月黑日)与白月的十五日(月圆日)。由于每个季节皆由黑月开始,因此逢单数的诵戒日为月黑日,逢双数的诵戒日为月圆日。在每个季节中,第1, 2, 4, 5, 6, 8个半月有15天(paṇṇarasa),而第3和第7个半月只有14天(catuddasa)。也即是说:在每个季节的第3个和第7个月黑日为“十四日”,其余的皆为“十五日”。
  15. 《律藏》中对诵戒的场所有详细的规定:“当时,比库们这样想:‘世尊制定:依和合而为一住处。那怎样才是一住处呢?’此事报告世尊,[世尊说:]‘诸比库,我允许共结界。诸比库,应如此共结:首先应宣告[界]相——山相、石相、林相、树相、道路相、蚁垤相、河相、水相。”(Mv.138)
  16. 在律注《疑惑度脱》中提到,界可以分为“已结之界”(baddhasīmā)和“未结之界”(abaddhasīmā)两类。其中,已结之界又可分为划定界、共住界和不离衣界三种;未结之界又可分为村界七阿邦答勒界泼水界三种。
  17. 《律藏》“那个时候,六众比库在无危难时略诵巴帝摩卡。此事报告世尊,世尊说:‘诸比库,不得在无危难时略诵巴帝摩卡!若诵者,犯恶作。诸比库,我允许在有危难时略诵巴帝摩卡。在此的危难是:王难、贼难、火灾、水灾、人难、非人难、猛兽难、蛇难、命难和梵行难。诸比库,我允许在像这些危难发生时略诵巴帝摩卡,无危难时则广诵。’”(Mv.150)

參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