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喀地谢沙”的版本间的差异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转至:导航搜索
第105行: 第105行:
 
==注释与引用==
 
==注释与引用==
 
{{reflist|1}}  
 
{{reflist|1}}  
 
[[Category:戒]]
 
  
 
==相关条目==
 
==相关条目==
 
*[[比库戒]]
 
*[[比库戒]]
 +
*[[比库巴帝摩卡]]
  
*[[ 比库 帝摩卡]]
+
[[Category: 利律藏]]
 +
[[Category:戒]]

2011年9月22日 (四) 14:06的版本

桑喀地谢沙(巴利语:Sanghadisesa,古音译:僧伽婆尸沙, 僧残):巴利语Sanghadisesa的音译,直译作“僧始终”。其由saïgha(僧伽;僧团)+ àdi(最初;开始;首先)+sesa(残余;剩余;剩下)三词组合而成。意谓犯了此一类学处的比库,对其罪的处理过程自始至终皆须由僧团来执行[1]。乃是次于巴拉基嘎之重罪。当某比库承认犯了桑喀地谢沙戒,他必须接受惩罚(缓刑及马那答)。他是一名不合格的比库,不可以享有如一般比库的特权而须遵守众罚。他必须通过至少二十位比库的僧甘马,才能恢复其比库的身份[2]。共十三项。

目录

律藏

律藏一. 经分别》:

诸比库!汝等当如是诵此学处──除梦中外,若故意行泄不净者,僧始终。

“僧始终”者,僧众对于其罪而给与别住,令其返归原来〔之状态〕[3],给与马那答(赎罪之仪式),〔而后〕回复清净,非数人或一人〔之所业〕,是故云“僧始终”。

任何比库,若起欲情变心与女人身相触,或捉手、或捉发、或触其某身支者,僧始终。

任何比库,起欲情变心,对女人言粗恶语[4]者,即如年轻男子向年轻女人言含淫欲法之语者,僧始终。

……

若比库造大精舍,有主而自理,应率同诸比库指示作处,由诸比库指示无难处、有行处之作处。若比库于有难处、无行处之作处,造大精舍;若不率同诸比库指示作处者,僧始终。

……

内容

有意发射精液犯僧始终戒(出精戒)

构成此僧始终戒的违犯须有三个条件: 意图、应用体力的动作及精液的发射。

意图是指有意识, 蓄意享受精液之发射——无意中或与梦中遗精皆为无罪。

应用体力的动作须涉及男性性器官之刺激,无论是直接或间接;自己做或他人做,都是犯僧始终戒。[2]

在情欲的意念之下,与女众有肉体的接触犯僧始终戒(身触戒)

“情欲的意念”指渴望从接触中取得肉体上的欲乐。“女众”于此包括“刚出世之女婴”。

当一个女众初期碰触比库,而比库只在意念上同意时,这还不算犯罪;但如果比库以就算是极细微的体力使这种碰触维持或继续制造进一步的碰触时,即违犯僧始终戒。

在情欲的意念之下:

(i) 和非人类之雌性(如亚卡、鬼)、黄门[5]或女尸碰触, 即违犯土喇吒亚罪

(ii) 和男众、动物或玩具碰触,即违犯恶作罪

在情欲的意念之下碰触:

(i) 女众身着物,即违犯土喇吒亚罪;

(ii) 女尸或黄门身着物,即违犯恶作罪。

在情欲的意念之下碰触误以为是他物的女众,即违犯土喇吒亚罪。在情欲的意念之下碰触女尸、黄门、男众或动物而误以为是他物,即违犯恶作罪。因亲切关系而和自己的母亲、姐妹、女儿等碰触,即违犯恶作罪。

除了女众外, 其他虽然没有导致违犯僧始终戒,但也不适宜比库去碰触的物品例如:女众身着物、金、银、宝石及其他贵重之物; 武器、动物捕捉器、乐器、树上的果实及雌性动物。[2]

在情欲的意念之下,对女众口出淫秽之言犯僧始终戒(粗语戒)

淫秽之言意味直接或间接与生殖器官、肛门、性交有关之语言。他也包括书写淫秽的信件。“女众”于此指能明白以上所述之含义的人。

如果某人口出淫秽之言而彼女众不理解或作暗示而令其理解,即构成违犯土喇吒亚罪。若作暗示而彼女众不明白,即违犯恶作罪。在情欲的意念之下对黄门口出淫秽之言,即违犯土喇吒亚罪;对男众则犯恶作罪。[2]

在情欲的意念之下,邀请女众和他发生性关系犯僧始终戒(自赞叹淫欲戒)

为男女关系做媒,无论是暂时性或永久性即违犯僧始终戒(媒嫁戒)

这包括设法使已离婚之夫妇和好。然而,尝试使合法夫妇和好并没有犯戒。为黄门们做媒,即违犯土喇吒亚罪。[2]

通过自己向他人要求材料以建盖一所自己的住宿,就必须符合以下之条件(造房舍戒)

(i) 它必须是没有被占据的地点,而且有足够广阔的面积

(ii) 该地点必须获得僧甘马(Sanghakamma)的批准

(iii) 住宿户内的长度不可超过7x12 佛张手(Sugata-vidatthi

没有得到僧团之批准而建筑住宿或超越所允许之长度皆犯僧始终戒。

材料可通过亲属、他人事先的咨请或以暗示之方法取得。当建议的地点被清理后,该比库应联络附近的僧团(并于该寺院中)依正式的僧甘马,请求他们巡查该地点。如果该地点的周围无法让车轭(牛、马车)或梯子环绕;又或将导致蛇、老鼠、蜈蚣或白蚁之洞穴毁灭,该地点将即刻被拒绝,否则将于进一步的僧甘马给予批准。

一张佛手的长度大约相等于13⅓寸或33⅓厘米。因此,7 x12 佛张手为2⅓ 米x 4 米。建筑时破坏生物的栖居或没有充足宽大的环境,即违犯恶作罪。

普遍上,为了避免触犯此戒的方法,即把其住宿供给来自四方僧(即任何比库)。[2]

当在家众为比库建立住宿时,须符合以下之条件(造精舍戒)

(i) 它必须是没有被占据的地点,而且有足够广阔的面积。

(ii) 该地点必须获得僧甘马的批准, 没有得到僧团之批准而建筑住宿犯僧始终戒。

这里所提及的条件与第6项大同小异;所不同的是面积之大小不被限制。[2]

由于憎心而毫无凭据地指控一位比库违犯了巴拉基嘎戒,本身犯僧始终戒(第一瞋不懑戒)

若所指控的罪状并不被他人明白,即违犯土喇吒亚罪。由于憎心而毫无凭据地指控一位比库违犯了僧始终戒或较轻的罪行,本身犯巴吉帝亚戒。有意隐瞒某比库所违犯之巴拉基嘎戒,本身犯巴吉帝亚戒。[2]

由于憎心而毫无凭据的以"语言上的扭曲"来指控一位比库违犯巴拉基嘎戒,本身犯僧始终戒(第二瞋不懑戒)

‘语言上的扭曲’指一位比库违犯了较轻的罪行,却被指控为犯了巴拉基嘎戒或事实上犯了此巴拉基嘎戒的是另有其人;而该指控的比库是知晓其真相的。[2]

即使已经过僧团的正式告诫,却仍然竭力地使僧团分裂,即违犯僧始终戒(第一破僧戒)

若见到一位比库竭力使僧团分裂,众比库应告诫他三次(但行动前应先获得认可),否则众比库即违犯恶作罪。若该比库拒绝放弃其尝试,即违犯恶作罪。他应被带到(如有必要可强行拖至)比库集会当中,然后他必须再被非正式的告诫三次。如果他仍然不知悔改,僧团可以对他执行僧甘马(一次动议,三次告诫)。倘若他在两次告诫后,即第三次的正式告诫前忏悔,即违犯土喇吒亚罪。若至第三次的告诫完毕后,则犯僧始终戒。[2]

即使已经过僧团的正式告诫,却仍然坚持放弃支持某人使僧团分裂,即违犯僧始终戒(第二破僧戒)

处理此类事件的程序与第10项相似。

即使已经过僧团的正式告诫,却仍然拒绝接受有关戒律训练的告诫,即违犯僧始终戒(恶口戒)

此程序与第10项相似。比库应该以谦卑之心许可其他比库向他告诫,除却(告诫者是)不知羞耻或正受惩罚(被举罪)的比库。若不是严重的罪行而训诫者又是德高望重的比库,犯规者应基于对该比库的信任而坦诚忏悔。不允许给予他人告诫是导致被隔离于伍波萨他Uposatha)及自恣Pavarana)之外的原因。[2]

即使已经过僧团的正式告诫,却仍然拒绝接受由于“污损良家”及恶行为而被驱逐之惩罚,即违犯僧始终戒(污家戒)

此程序与第10项相似。“污损良家”指的是比库犹如在家众一般奉承别人、为在家众服务,期望得到利益及期待以少得多之利益。他或许能够讨好某些在家众,但其大部分将不会尊敬此比库。而这将促使邻近的比库们受到负面的影响并使在家众渐失信心。

恶行”指的是该比库乖离比库本分的限制,如与女众嬉戏、游戏、幼稚、戏言、歌唱、跳舞、种花浇水、采花及编制花环等等。[2]

补充

违犯这一类学处者,虽然还不至于失去比库的资格,但为了恢复作为正常比库身份,他必须经历发露至出罪的一系列程序——从最初的马那答至最后的出罪,皆须由僧团来执行,而非个人或数人所能执行。如果比库在犯了其中任何一条学处之后,即应向一位或多位比库发露他的罪行。如果犯戒者明知而覆藏该罪行多少天,在忏罪前还必须依其覆藏的天数来行别住(parivàsa)多少天。履行别住之后,他应当通知一个至少有四位比库的僧团,向僧团请求实行为期六夜的马那答。执行马那答圆满之后,犯戒的比库应再向至少有二十位清净比库的僧团请求出罪(abbhana)。如果在不满二十位比库的僧团为这个比库出罪,即使才少一位,这个比库也无法出罪。从履行别住到出罪期间,犯戒比库的某些僧权将被中止。经出罪后,该比库才能恢复正常比库的身份。 对于此十三桑喀地谢沙法,前面九条学处只需做一次即犯,后面四条学处则须经劝告三次才犯。[1]

第1及第2项较有可能发生。第10至13项的发生可能性不大,因为固执的比库通常会离开僧团而不愿意留下接受惩罚。[2]

注释与引用

  1. 1.0 1.1 《比库巴帝摩卡》.玛欣德尊者敬译
  2.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佛教比丘戒》. 达摩悟陀长老著
  3. 《比库巴帝摩卡》.玛欣德尊者敬译:退回原本 (målàyapañikassana):målàya (到原本,到根本) + pañikassana(退回;撤回;倒退)。 假如比库在行别住期间又再重犯桑喀地谢沙罪,他必须停止其所行的别住,重新向僧团请求别住,称为“退回原本”。对于行马那答也是如此。 汉传古律多译为“本日治”,唐义净法师译为“复本”“重收根本”。
  4. 《汉译南传大藏经》.律藏.经分别:“粗恶语”者,有关大小便道淫欲法之语。
  5. 黄门是巴利语中“Pandaka”的通称。其意包括了同性恋(实践)者,阴阳人、中性人、阉人。

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