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法门经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转至:导航搜索

根本法门经》(巴利语Mulapariyaya Sutta),《巴利三藏》中《中部》第一部经[1]。《根本法门经》说一切法之根本法门,因为凡夫最初不熟知一切法,对一切法,抱种种之悦乐想。解脱之阿拉汉,熟知一切法,有灭尽贪、嗔、痴故,而无患这些事。又如来知喜是苦之根本,灭一切渴爱而成正觉者。[2]

概述

世尊在本经中用八种方法教导一切法的根本法门,依次说明凡夫、有学、阿拉汉和正自觉者四类人对地、水、火、风、生类、天人、生主、梵天、光音天、遍净天、广果天、胜者天、空无边处天、识无边处天、无所有处天、非想非非想处天、所见、所闻、所觉、所知、单一、多样、一切和涅槃的看法。凡夫因未遍知故,对它们生起种种有身见,其余三类圣者因遍知等故,不会对它们生起有身见。[3]

背景

在《根本法门经》中,佛陀指出了佛弟子思考与实修中的一项最基本原则,即没有任何事物(甚至涅磐本身),能被当成是产生一切现象和经验感受的本原。本经并未提及前来听佛陀教导的比库们的背景,但注释指出,他们在皈依佛佗之前曾是婆罗门教徒,即使皈依后,仍然用佛陀所教来解释他们以前修学的东西,这在初期的数论派中尤为明显。

佛陀教导,执着于观念,是产生苦的心的四种执着形式之一。他因此告诫他的弟子,要放弃他们的执着,不仅是基于某个特殊立场的成熟观念,也包括尚在初期阶段的如分类与关系等初级观念,这些让心直接去体验。这正是他在以下讨论中所提出的观点,表明了他对婆罗门教派思想的态度。在佛陀时期,婆罗门教发展为数论派,或分类派。

该思想体系起源于公元前19世纪一位哲学家乌达罗迦(Uddalaka),他提出了一个“根”的概念:一种超越所有事物的抽象本原,所有的事物由此本原产生,此本原也存在于所有事物内部。所有承袭这一思想体系的哲学家在逻辑推理和禅修经验的基础上,对这种究竟本原的性质和由此衍生的体系提出了多种理论解说。在佛陀时代,这些理论记录在《奥义书》(Upanishads)中,并最终发展成为古典数论学派。

根据这一点,所以佛陀一开始就说:“我将教你们一切现象的根本顺序”,以便他们准备好将所听到原因归纳到他们自己的思想体系中。与古典数论相比,本经所涵盖的内容正像是一种佛教数论,包含了24种。从物质世界开始(这里,指四大种物质属性),逐渐导向更加纯净的、包含各种有情和体验的天界层次,最终以佛教概念:解脱(涅磐)为最高目标。按照数论的思维方式,解脱成为最终的“根”,或万物固有而又生成万物的本原。

然而,佛陀反对这种观点恰在于所谓的“根本”:抽象本原这一概念和那种经验感受上的从“内”(内含)到“外”(外延)的逐层演变。他说,只有未受过教育的人才以这种方式理解经验感受。相比之下,一个受过训练的人应当寻找一种不同的“根”:当下的痛苦感受的根源。在快乐的事情中发现苦的根源,对快乐保持平等觉知,才能理解这种苦的成因,舍弃所有的参与性,由此得到真正的觉悟。

这些比库本来希望听到佛陀对自己的赞扬,但却听到佛陀批判他们的整个思想方式和理论是一种无知和孤陋寡闻。尽管如此,注释中提到,他们后来还是克服了不愉快,并通过听闻佛陀教导而最终证得觉悟(见AN 3.123)。

尽管现在很少会像数论派哲学家们那样思考,但一种普遍趋势仍将长期存在(目前也有),就是创造出一种“佛教的”形而上学中的空性,即自性存在、法身、佛性、本觉等,把这些作为存在的根基,由此产生“一切”(我们的全部感受和精神体验),并在禅修时返回本原。而任何沿袭这些观点的教法都会同样受到佛陀批评。[4]

参考文献

  1. 该佛经的《大正藏一》对应经典有《中阿含經一0六·想经》、《乐想经》
  2. 元亨寺汉译《南传佛教经藏》
  3. 玛欣德比库译《根本法门经》
  4. 坦尼沙罗尊者《根本法门经》简介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