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法門經

出自 上座部佛教百科
前往:導覽搜尋

根本法門經》(巴利語Mulapariyaya Sutta),《巴利三藏》中《中部》第一部經[1]。《根本法門經》說一切法之根本法門,因為凡夫最初不熟知一切法,對一切法,抱種種之悅樂想。解脫之阿拉漢,熟知一切法,有滅盡貪、嗔、痴故,而無患這些事。又如來知喜是苦之根本,滅一切渴愛而成正覺者。[2]

概述

世尊在本經中用八種方法教導一切法的根本法門,依次說明凡夫、有學、阿拉漢和正自覺者四類人對地、水、火、風、生類、天人、生主、梵天、光音天、遍淨天、廣果天、勝者天、空無邊處天、識無邊處天、無所有處天、非想非非想處天、所見、所聞、所覺、所知、單一、多樣、一切和涅槃的看法。凡夫因未遍知故,對它們生起種種有身見,其餘三類聖者因遍知等故,不會對它們生起有身見。[3]

背景

在《根本法門經》中,佛陀指出了佛弟子思考與實修中的一項最基本原則,即沒有任何事物(甚至涅磐本身),能被當成是產生一切現象和經驗感受的本原。本經並未提及前來聽佛陀教導的比庫們的背景,但注釋指出,他們在皈依佛佗之前曾是婆羅門教徒,即使皈依後,仍然用佛陀所教來解釋他們以前修學的東西,這在初期的數論派中尤為明顯。

佛陀教導,執着於觀念,是產生苦的心的四種執着形式之一。他因此告誡他的弟子,要放棄他們的執着,不僅是基於某個特殊立場的成熟觀念,也包括尚在初期階段的如分類與關係等初級觀念,這些讓心直接去體驗。這正是他在以下討論中所提出的觀點,表明了他對婆羅門教派思想的態度。在佛陀時期,婆羅門教發展為數論派,或分類派。

該思想體系起源於公元前19世紀一位哲學家烏達羅迦(Uddalaka),他提出了一個「根」的概念:一種超越所有事物的抽象本原,所有的事物由此本原產生,此本原也存在於所有事物內部。所有承襲這一思想體系的哲學家在邏輯推理和禪修經驗的基礎上,對這種究竟本原的性質和由此衍生的體系提出了多種理論解說。在佛陀時代,這些理論記錄在《奧義書》(Upanishads)中,並最終發展成為古典數論學派。

根據這一點,所以佛陀一開始就說:「我將教你們一切現象的根本順序」,以便他們準備好將所聽到原因歸納到他們自己的思想體系中。與古典數論相比,本經所涵蓋的內容正像是一種佛教數論,包含了24種。從物質世界開始(這裡,指四大種物質屬性),逐漸導向更加純淨的、包含各種有情和體驗的天界層次,最終以佛教概念:解脫(涅磐)為最高目標。按照數論的思維方式,解脫成為最終的「根」,或萬物固有而又生成萬物的本原。

然而,佛陀反對這種觀點恰在於所謂的「根本」:抽象本原這一概念和那種經驗感受上的從「內」(內含)到「外」(外延)的逐層演變。他說,只有未受過教育的人才以這種方式理解經驗感受。相比之下,一個受過訓練的人應當尋找一種不同的「根」:當下的痛苦感受的根源。在快樂的事情中發現苦的根源,對快樂保持平等覺知,才能理解這種苦的成因,捨棄所有的參與性,由此得到真正的覺悟。

這些比庫本來希望聽到佛陀對自己的讚揚,但卻聽到佛陀批判他們的整個思想方式和理論是一種無知和孤陋寡聞。儘管如此,注釋中提到,他們後來還是克服了不愉快,並通過聽聞佛陀教導而最終證得覺悟(見AN 3.123)。

儘管現在很少會像數論派哲學家們那樣思考,但一種普遍趨勢仍將長期存在(目前也有),就是創造出一種「佛教的」形而上學中的空性,即自性存在、法身、佛性、本覺等,把這些作為存在的根基,由此產生「一切」(我們的全部感受和精神體驗),並在禪修時返回本原。而任何沿襲這些觀點的教法都會同樣受到佛陀批評。[4]

參考文獻

  1. 该佛经的《大正藏一》对应经典有《中阿含經一0六·想经》、《乐想经》
  2. 元亨寺汉译《南传佛教经藏》
  3. 玛欣德比库译《根本法门经》
  4. 坦尼沙罗尊者《根本法门经》简介

外部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