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心所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Mhss讨论 | 贡献2011年8月31日 (三) 19:33的版本 注释与引用
跳转至:导航搜索

杂心所巴利语pakiṇṇaka-cetasika)六个杂心所包括:1、寻;2、伺;3、胜解;4、精进;5、喜;6、欲。[1]

概说

  • 这组六个心所与遍一切心心所一样,在品德上是可以变更的,即其品德决定于与之相应的其他心所。它们与遍一切心心所的差异是:它们只出现于某些种类的心,不是一切心。[1]

分别

  • 1、vitakka):五禅支的第一个。“寻”一词常不精确地用以代表思考,但在《论藏》里,它精确地代表把心投入或令它朝向目标的心所。犹如国王的亲信有能力带村民入皇宫,寻亦能够把心投入目标里。对于修习禅定,寻的特别作用是对治昏沉睡眠盖。一般的寻只是把心投向目标。然而,通过培育定,寻则能变成禅支。其时它名为“安止”(appanā),即把心安止于目标。寻亦称为“思惟”(saṅkappa),且分为“邪思惟”(micchāsaṅkappa)与“正思惟”(sammāsaṅkappa)两种。后者是八圣道的第二道分。
  • 其特相是把心投向或导向目标;
  • 作用是全面地撞击目标;
  • 现起是把心导向目标;
  • 虽然注释里没有提及它的近因,但可知目标即是它的近因。
  • 2、vicāra):伺也是禅支之一。“伺”一词通常意为检查,然而在此则意为保持心继续专注于目标。寻是把心与心所投向目标,伺则是心继续专注于目标。诸注疏提供了好些不同的比喻,以说明此二禅支之间的差别。寻有如展开翅膀起飞的鸟;伺则有如张着翅膀在天空中滑翔的鸟。寻有如投向花朵的蜜蜂;伺则有如在花朵上方嗡嗡作响的蜜蜂。寻有如持着失去光泽的金属盘之手;伺则有如拭擦该盘的另一只手。禅那中的伺暂时制止疑盖。
  • 其特相是重复地省察目标;
  • 作用是重复地把相应名法置于目标;
  • 现起是把它们钩住目标;
  • 近因是目标。
  • 3、胜解adhimokkha):直译巴利文adhimokkha则是“把心放开,让它进入目标”;由此译为胜解或决意。基于它对目标不可动摇的决心,它被形容为石柱。
  • 其特相是确定(目标);
  • 作用是不犹豫;
  • 现起是确定或决定;
  • 近因是须要抉择之事。
  • 4、精进viriya):有如在一间老旧的屋子加上几支新柱子,以防止它倒塌,或有如作为后援的生力军令国王的军队击败敌方,精进亦能支持所有的相应法,不令它们退减。
  • 其特相是支持、奋斗、或激起力量;
  • 作用是支持或稳固相应名法;
  • 现起是不放弃;
  • 近因是悚惧或逼迫感(saṃvega)或精进事,即任何能够激起精进之事。
  • 5、pīti):巴利文piti(喜)源自动词pinayati(使清新),可解释为喜欢或对目标有兴趣。诸论师把在修定当中生起的喜分为五个层次:小喜、刹那喜、流喜、上升喜、遍满喜。小喜能令体毛竖直;刹那喜有如闪电;流喜有如拍打着海滩的大浪般,一阵阵地流遍全身;上升喜能够令到身体升起;遍满喜则有如洪水注满山洞般遍布全身。禅那之喜是最后一种喜。喜禅支制伏嗔恨盖。
  • 特相是“令欢喜”(sampiyāyanā);
  • 作用是令身与心清新,或遍布(胜心生色至)全身;
  • 现起是(身心)喜悦;
  • 近因是名色(译按:或目标;或目标+依处+触)。
  • 6、chanda):在此欲是指欲行动(kattu-kāmatā),即要实行某件事或要获取某些成就。它可比喻为把心之手伸向目标。
  • 其特相是欲行动;
  • 作用是寻找目标;
  • 现起是需要目标;
  • 近因是所希求的目标。
  • 应分别此“欲”与属于不善的贪(lobha)或贪欲(rāga)。后两者肯定是不善;但前者则不定,当它与善心所配合时,即能作为追求良善目的的善欲。[1]

参见

注释与引用

  1. 1.0 1.1 1.2 菩提比库编译《阿毗达摩概要精解》